E8中文网 > 双侠绝命判官笔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神秘算卦老道士 下

第一百五十八章 神秘算卦老道士 下


  宋仙缘和上官小碗闻听此位之言,虽然知道他这是在说那醉话和疯话,但却怎么听怎么都有些不舒服,尤其是这位上官小碗,她是柳眉倒竖,杏眼圆翻,心说,这位道爷,这是怎么说话呢?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我们好心管你吃,管你喝,还管你住,这倒成了夜猫子了,真实岂有此理,这要不是看在你若大的年纪,还是醉言之语的份上,我上官小碗今天绝跟你没完……
  上官小碗的心中是愤愤然,而宋仙缘则也十分生气,不过他却还的耐着性子,而店掌柜的这时忙又道:“嘿!我说这位道爷,你可真是那壶不开提拿壶啊!人家这两位,花银子管你吃,管你住,你怎么这么说话呢?什么夜猫子进宅,是无事不来呀,这都那跟那呀,桌子上的酒坛怎么是空的啊,哦,我明白了,您这八成是喝多了吧……”
  “哈哈哈……我店掌柜的……你可真会帮着打圆场啊!.......”
  “不过,本道爷说他们是夜猫子进宅,就是夜猫子进宅,你不必多说了…..”
  “将军……支士……”
  好吗?此位算卦的老道士,还认定了宋仙缘和上官小碗是那夜猫子,这一下可把上官小碗给激怒了,她迈步上前,是用手一指这位算卦的老道士言:
  “我说这位老道士,你本是个出家之人,出家之人讲究的是慈悲为本,善念为怀,不喝酒来,不吃肉,可你倒好,身为出家之人,不守戒律,喝酒吃肉也就罢了,可你竟然还做这坑蒙拐骗之事,这是否也太过份了,虽然你一大把年纪,可我们对你如何?敬如上宾,又管你吃饭,又管你住宿,到头来你却还骂我们是夜猫子进宅,你这良心何在?……”
  上官小碗这一席话说出,再看对面这位老道士,根本就没理这茬,人家倒好,还继续自己和自己来下棋,宋仙缘一看,心道,这算完呀!这银子是白花了,这位道爷的脸皮简直是太厚了,和着我小碗姐姐这一套话,竟然没起任何的作用,你说这位,哎……
  宋仙缘无奈,可上官小碗的眼中不揉沙子,他一看这位道爷没理她,她可真有些急了,是一个健步上前,他用手一抓那棋盘上的棋子,本想将那棋子给扔了,可那知道那么大的上官小碗竟然没有拨动一个棋子,而这棋子就好似生了根一般,是长在了棋盘之上,这上官小碗就是大吃一惊,宋仙缘一看上官小碗在那里抓着一颗棋子不动,而那脸上还带有一丝惊讶的表情,他心中不解,于是忙走过去也抓了一颗棋子,结果这宋仙缘一抓棋子,顿时便也大吃了一惊!
  “这…..这…..这怎么可能呢?…….”
  宋仙缘与上官小碗又用了一番力气,而棋子则还是纹丝不动,他们二位这才知道,眼前的这位算卦的老道士绝非一般等闲之人,所以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便都双双抱拳道:
  “这位大师,晚辈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大师恕罪,敢问大师是江湖之中的那位世外的高人,还请赐一下名姓,也好让我等知晓…..”
  再看这位算卦的老道士。忽然是哈哈一声大笑并道:“我说两位呀,时刚才你们火气怎么那么大,而现在是如此的客气呀,是不是看我这个破老道,会两下子内功,所以才客气的,哈哈!看来呀,这人必须要有真才实学呀,算了,不和你俩开玩笑了,至于你俩问我的名和姓,这个我暂时是不会告诉你俩的,但是我既然吃了你,喝了你,而且你们也给我拿了住店钱,总的来说还算是个好人,所以呀按照江湖的规矩,受人点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俩说吧,有啥难事,让我这个破老道给你们算上一卦,咱们就算两抵了,你们看意下如何?”
  宋仙缘与上官小碗闻听,不知这位算卦的老道士那言语到底是真还是假,于是忙又言:
  “大师,前辈,你这话到底是真还是假,如果是真,那我们还真有难事所求,如果是假的话,那我们说了岂不白说…….”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世间之事,就是如此的变化无常,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二位来到此处,无非就是为那大印与尚方宝剑而来,对也不对……”
  算卦的老道士突然间是说出这一套话来,顿时惊的宋仙缘和上官小碗是半晌无语,他俩做梦都没有想到,此时眼前的这位算卦老道士是一语击中要害。还是上官小碗机灵一些,她忙接言道:“前辈,你真是活神仙呀,的确我们二人是奔此而来,还望前辈指点”
  “好吧!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谁叫我吃了你们,喝了你们呢?我就给你们算上一卦”
  说着,这位老道士便让那位店家掌柜的先行出去,之后他便开始走到卧榻床前,并脱鞋上了卧榻是双腿盘膝坐好,然后便伸出手指来是闭目掐算,而那嘴中还念叨着一些听不懂的言语,大约一杯茶的功夫,这位老道士才缓缓地把眼睛挣开,然后便念了一首诗,北行城外蜈蚣塔,深山之中度春秋,奥妙无穷谁人解,谜团一切尽其中……
  宋仙缘和上官小碗闻听,心中不解,忙又言问道:“大师,前辈,你这四句诗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北行城外蜈蚣塔,?什么深山之中度春秋?”
  但不管宋仙缘和上官小碗怎么言问,这算卦老道士却不再开口,只是又闭上眼睛,大约一顿饭的功夫,便鼾声四起,他竟然盘膝睡着了……
  宋仙缘和上官小碗一看,好吗?这位道爷这真是吃的饱睡的着啊,时刚才还活蹦乱跳,而此时却已经进入了梦乡,他们无奈,只好是退出了老道士的房间,而店家掌柜的在外一看,急忙言问道:“我说二位,怎么样?这个老道士怎么样?他是继续住下去呢?还是明日把他赶走呀…….”
  “店家,这位道爷乃是我的好朋友,你千万不要去难为于他,他一切的吃喝住全由我宋仙缘来出……”
  “是来,客爷……”
  店家应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