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擒天传 > 第五百一十九章 生死两宽与惊梦一觉

第五百一十九章 生死两宽与惊梦一觉


  徐庆九看着眼前的二人如断截的柳。
  截面光滑如镜,甚至没有多少血洒出。
  他们就这样倒下毫无防备,身上还有着炙热的体温暖化了地上的雪。
  徐庆九看着那个走来的人,他不知道对方怎么甩脱老祖的,只是一眼一眼之后他便断定此人不是月少旭。
  尽管容貌无二,但他绝对不是。
  他是如此肯定。
  ···
  ···
  “尽管我与月少旭并不熟络,但我知道他不是个嗜杀的人。”
  徐庆九看着对方不为所动,
  “所以你是谁?”
  那张脸真的与月少旭没有丝毫差异,不久前他就在眼前,两个人的身影甚至可以完美的重叠。
  只是这个手中多了把剑,然而他一直记得月少旭的那把剑从不离身。
  “声东击西?调虎离山?”
  对方没有开口,而是走到了两具尸体旁然后蹲下。
  徐庆九看着几根黑色的触手插入了尸体之中,眨眼的功夫便化作了白骨,连一点皮肉都不剩。
  他瞳孔阵阵收缩,有震惊但绝无恐惧。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他在‘释仙金城’的时候也看到过。
  弱肉强食这恒古不变的道理他一直信奉,即便对方吃的是同为修士的人,但他只是吃惊并无害怕。
  野兽妖魔中强大的也会吃掉弱小的,甚至弱小的合力扳倒强大的也会将其食之。
  不当屠夫,便成羔羊。
  “所以这算什么?分身?还是什么把戏?”
  “徐庆九其实我应当欣赏你,你的冷静与缜密都超乎常人,没有恐惧没有多余复杂的情感,在某些方面来讲我们才更像同类。”
  徐庆九谢绝了对方的谬赞,他的面具上继续呈现着不同的图案,那实际是某种演变而它所映射出的图案则是有着某种寒意。
  月少旭抬起了手,手指点在了徐庆九的脸上。
  咔擦声碎裂,白色面具四分五裂。
  “很可惜道不同,终是留不得你。”
  说完他提起了剑笔直的朝着徐庆九走了过去。
  徐庆九无路可退,对方很强而且不是个善茬。
  但他没退,他还一如既往的站的笔挺,他的一只手还负在身后仿若胜券在握。
  月少旭挥剑,剑光犹如月光洒下,然而徐庆九却伸出手随意一捏,月光被捏碎然后变成了碎裂数块的镜片被扔了回来。
  月少旭一个侧身,那些剑光碎片将雪地斩出了好几道不知深浅的沟壑。
  他看了过去,徐庆九的气息大变,境界竟在不断疯涨。
  “聚灵···”
  ···
  ···
  “汤玉成的法力?”
  他很快便猜到,徐庆九是不可能达到聚灵的,那么这一身法力绝不是他的,而且即便是汤玉成的法力也不可能让他长时间达到聚灵的地步,所以这必然有着很短的时间限制。
  “来吧,为了和你一战我不惜向汤长老借来了他近四成的功力。”
  徐庆九的战意很高昂,他邀战本以为这会是场精彩绝伦的较量,然后月少旭却是收了剑转身便走。
  “等等!”
  他急忙开口,却不料对方根本不理会。
  走的很干脆,没有丝毫逗留的余地。
  徐庆九的脸变得很是难看,他一声喝到震停了落下的雪花,
  “想逃吗!?”
  他猛地出现在了月少旭前进的路上,他看着对方脸色变得狰狞。
  “我干吗要跟你打,你的聚灵实力也最多撑不到一个时辰,时间一过你便会重新落到守宫的境界,到时候我再来杀你不是易如反掌,何必现在在这跟你死斗。”
  “···”
  这个理由没什么不好,甚至可以算的上机智,若是徐庆九的话也会这么做,但对方不是他。
  那个他所了解的月少旭不该是这样,避退锋芒小忍而不乱大谋,他所知的月少旭应该是一腔热血永不退缩,遇上强硬的对手只会更加兴奋才是。
  “我是他,但不是那样的他,我来并不是打算和你较量的,我要的只是你的命,既然如此那我自然选择更简单的方法。”
  徐庆九听不懂对方嘴中的所谓他和他之分,但他只需留下对方便可。
  “从书院离去之后我便一直卧薪尝胆,在宗门中我不仅比下了所有同代弟子甚至连上面几代的弟子也被我用各种诡计方法给推翻,至此宗内年轻一辈中我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然后我得到了长老的重视,手中的权利慢慢变得越来越大,我开始发展自己的势力,暗中拉拢各个长老,甚至派人插手吴国朝政,因为我知道我要赢你拿回我的脸面在修为境界上已经是没有可能,所以在其他事上我必须做出成绩有所建树才行。”
  “我本以为楠香会战就会是我在正面彻底击败你的机会,但没想到你在边关呆了没几日就跑到了北荒后面又去了吴国辗转几日之后就又回到了大唐。”
  “然后楠香边关破了,大军长驱直入,而我知道大唐那边筱震阳有着绝对的主权,若我像在大唐的土地上与你较量是绝无可能,所以我才会在楠香等你。”
  徐庆九的拳头捏的作响,他的脸上那些可怖的伤疤像一条条黑虫扭动着身躯。
  ‘这一战我等了许久,怎么会让你就此逃掉。’
  说完他出手了一掌重重拍下,就拍在了月少旭的天灵盖上。
  没拍中,但掌力余威却将他震出老远。
  徐庆九没有给对方喘息的机会,他一个脚步来到对方身前,法力化作猛虎一爪从对方胸襟爪过留下三道血痕。
  尽管有着四成功力的加持,但因为他自身并不是金丹以上的修士所有没有修习太多的法术,他选择的仍旧是近身肉搏。
  月少旭看了看胸前的伤,伤口细长但却极深。
  “逃?你是在说笑吗。”
  ···
  ···
  徐庆九真的想多了,汤玉成四成的功力确实将近元婴巅峰,尽管这让他足以在元婴巅峰之下立处不败之势。
  双拳相对,这一次徐庆九的手骨近乎碎裂。
  月少旭全身气焰似魔,妖邪的异常。
  此时对于二人来讲都没有所谓的境界之分,徐庆九用的是汤玉成赠予的道家玄气,而月少旭在头顶长出犄角之后便已化入魔物。
  降妖除魔本是正道,然而现在正道却被反向压制。
  月少旭依旧可以施展出《都天坤罗大法》,黄泉剑在他手中更是运用自如。
  不时而来的各系法术,以及变化多端的进攻路数让他难以招架,徐庆九有的仅仅是法力上的增幅,但自身却没能达到那样的境界。
  他错误的以为眼前这个邪气凛然的家伙至少不是月少旭本体,应该是什么法术分出的类似化身,就像汤玉成的那具观世身。
  然而与眼前这个月少旭交手让他体会到了与本尊交手无二,甚至出手更为狠辣阴毒。
  月少旭喘着粗气,徐庆九的近身作战仍旧是可怕的,道家的玄气也对他颇有克制。
  他受了不轻的伤,这一点他不得不承认。
  “可惜了那些玄气···”
  他走到躺倒在地的徐庆九身前有些惋惜的说道,那是真的可惜若是他一早便得手他会毫不犹豫吃掉对方,这样那四成的法力对他来说将是大补之物。
  不过徐庆九真的很顽强,他骨头至少碎过三次,有些是和他交手时造成,有些是身体支撑不起法力造成。
  这一刻他高高在上的俯瞰着对方,似乎他才是故事里的大反派。
  而徐庆九玄气缥缈咬牙坚持,撑着沉重的身躯眼神不甘臣服。
  他更像故事里那个独立迎战反派,为了大义舍生忘死的主角。
  每个人都是自身故事里的主角,但当你为了一件事而认真努力不顾一切时,他就一定会成为别人故事里的大反派。
  月少旭是徐庆九故事里的反派,而徐庆九是月少旭故事了的反派。
  他们之间从来就没有对错之分,有的仅仅只是对立。
  “你的那些话很振奋人心但对我没用,我没有那些多余的情感,恰恰相反你的那些话只会激起我强烈的杀意。”
  徐庆九身上的玄气已经去的七七八八,其实他本身也没有报多大的希望。
  只是可惜罢了···
  “很可惜,没能与真正的月少旭交上手。”
  “你错了,在你面前站着的是如假包换的月少旭,只不过是抽离了那些低级情感后变得更强的月少旭。”
  徐庆九的眼神变得古怪,他看着对方心思有些沉重。
  一瞬间他想了很多,或许是快死了的缘故,人死前似乎都要回顾这一生,他的这一生很无趣,但也是那些情感爱恨支撑着他,哪怕只有纯粹的恨。
  然而此刻的月少旭却将那些称作低级的情感。
  “现在的你真让人厌恶,尽管曾经的你也不叫人喜欢。”
  月少旭无所谓,但他不是心大而是真的没有感觉。
  他提着黄泉剑走到了对方身前,剑架在脖子上只需轻轻一动对方就会脑袋落地。
  徐庆九闭上了眼,死亡对他来讲从来都不陌生,他随时都做好了迎接的准备,只是闭上眼时他竟发现脑海中没有可以挂念的东西。
  剑起,便是要斩。
  但有一人以力之,强行将月少旭卷了起来扔在了一旁。
  对方实力霸道,任凭月少旭如何也是挣脱不了。
  徐庆九睁开了眼,有人落下站在了他身前。
  那背影并不宽广,不能为他挡下所有的风雪,但至少挡下了月少旭。
  “头上长犄角,真是魔不成?”
  “那是《玄狱三生经》分裂出的至恶至邪的欲望面。”
  两个声音,但徐庆九只能看到眼前的人,另一个老头的声音却仿佛从整个天地间发出。
  “可为何实力如此之强?”
  “这便是这功法的玄妙之处,即使是分裂但也没有主次之分。”
  “那不就相当于两个自我?这比汤玉成的‘观世身’还要高明的多啊。”
  “所以当年我才会败···”
  徐庆九表情有些糊涂了,对方的话还没听个明白对面月少旭从雪地里蹦了出来,身后长出一堆妖翼。
  “道袍!逍遥宗的?”
  对方没有回答而是打量着月少旭身后的一对妖翼,还有很有兴趣的扫视着对方全身。
  “有点意思啊,这实力有元婴后期了吧,这已经无视了境界划分啊。”
  月少旭没再理会徐庆九身前的这个人,他在找那个老头声音的主人,《玄狱三生经》这功法怎么能是下界凡人可以知晓的,除非是修炼这个功法的人。
  但鲲鹏告诉过他,这功法是大师兄曾在书院偶然习得,按理来讲除了大师兄或者书院的热以外应当无人所知才对。
  除非是对方与修炼这功法的人交过手。
  他想起了某些传闻,
  “逍遥宗上代逍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