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千机录 >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灵魂暴击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灵魂暴击

    诗云:煽风点火剑舟行,暗藏杀机士无名;珈蓝一爆蛋蛋碎,豪门圣子孤星泪。
  
      炎阳紫光冲顶,乍现浑身金鳞异种一只、头生丈许金角、棱眼金瞳、四蹄蓝火悠悠、身躯三百余丈炎火升腾、双翅齐展微动两许便是逐月之速,四纵之外围满修士,纷纷抄家伙进战准备开抢,等待第一个炮灰出手。
  
      四纵之距遥不可及,当二蛋飞出紫光的刹那,冻彻骨髓的寒气化为一股炎流热浪,以光速漫延,太空荡起涟漪似水纹散开;有几个星辰老油条瞧着不对,莫不吱声御剑作战术性后撤、暂避锋芒。
  
      果然,两个时辰后无数看热闹的为此负出代价,至少近千修士瞬间化为灰烬,吓得吃鸡群众鸡兽散,奔逃不及者重伤甚多,其中大部分因晶皇石熔化,身体暴露太空,分分钟安静躺尸,随后被十余万度高温直接气化。
  
      而那位秦家圣子还在攀爬高度的路上,有见如此大感欣慰,省了他不少事。
  
      借炎阳余威、挟紫光之能,二蛋暴力加速,后拽残光快似流星赶月,百余时辰便累吐了舌头,为啥?相对而言,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震元,四纵之距够它飞好年的,为尽快离开事非之地,这厮没脑袋苍蝇四处乱窜踅摸安子。
  
      那些狩猎修士借机从四面八方汇集,其中不泛阵道者,太空时有短距离传送乍现,予二蛋方向渐渐形成一个豁口,坐等金甲傻冒入套。
  
      小翼紧张不行,房子嵊怕它又坏事,强行拽走溜之大吉;再说二蛋,贼起来比人还鬼,耗了半年干脆歇了,还用百丈长尾直勾勾,那意思是:有种上这来。
  
      许是距离太过遥远,众修士没什么反应,口布阵依旧张着大嘴;于是两方信息不通,形成僵局,无数双眼睛瞪了一年多,为秦亦挣得大把时间;眼看快到,前方千里突现漩窝传送,走出位中老年大修,背后长方器匣仙风道骨、神采飘逸。
  
      前方高能,秦亦如惊弓之鸟,方星舟速度大减,怎知五族弟子挂上晶皇石立刻出舟,面有喜色御剑与其汇合。
  
      问后方知,此人乃珈蓝神府五族牛人之一步兮佟,震元大修未曾得道,身兼空间阵道大师;双方碰面简短交流几许,闻听众小辈早已知晓丰宝斋一事愣惊,第七感告诉他,遇上阵道狠人了。
  
      然野生异种盘旋在上,步兮佟惊喜莫名,抄上了!立马破空而去,目标陆尘金蹄兽。
  
      强人插手,勾陈境二蛋直觉敏捷,浑身金甲逆起炸了毛,大骂安子为何还没到,眼看漆黑太空时有传送闪烁越来越近,再不想折必落贼人之手。
  
      苦待不来使得二蛋惊慌失措,没办法,暂回炎阳紫光躲躲先;刚调头,打头顶飞来一把明晃晃的黄金战刀,刀身附有玉简一枚,可惜二蛋逃命在即没瞧见,转身一百八十度长尾横扫。
  
      “砰~~~”金鳞长尾扫中玉简,碎裂中炸出一道传送漩窝。
  
      再生变数,无数修士扽足捶胸,步兮佟大怒,凭大师之能暴起超远传送,千钧一发之际二蛋叼上刀兄钻进星空漩窝没了踪影,几乎同一时间大修赶到,以残相道纹迅速推测,五指掐算几许抬头向上,呢喃自语:“宗师!看来是有主之物,哼~”
  
      是的,安子传送紫光中段,冒险出舱发现一点不冷,才知道是二蛋搞的鬼,于是依仗极境炼体与千层晶片估算时间,将玉简附在冷寒域刀身,以免被高温气化,提前掷投助二蛋脱困,可谓惊险之极。
  
      接回二蛋、收刀入匣再次传送,全虚全影回到惑神海边,未等二蛋嘚琴,安子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为了画图差点被冻死!
  
      二蛋也不是吃素的,同样差点被炎阳烤熟,一人一兽吃饱了撑的争执不下,直到气喘嘘嘘才罢嘴。
  
      “老子上辈子造了什么孽,遇你这头蠢驴,草~”
  
      “没准我老爸就是你上辈子干掉的,特意派我来报仇的。”二蛋。
  
      “噗~~~”魅影捂嘴偷笑。
  
      “废什么话,赶紧给我变回去,爷还有正事要办。”
  
      “报告你个不幸的消息,变不回去了,驴爷从此迈入高级形态,一辈子就这模样。”
  
      “……”安子。
  
      “那应该能变小吧?”魅影问道。
  
      “这个可以有。”说罢,二蛋跟漏了气的玩具,缩成三丈来长、丈许来高的迷你个头。
  
      “给我缩到最小。”
  
      “没问题。”
  
      二蛋逞能,五息后变成个迷你手办,安子拿捏掌心瞪眼仔细打量,道:“魅影,你说这玩儿意摆在那合适。”
  
      “……”魅影。
  
      摆在哪都不合适,二蛋气得够呛,赌气变为原样,说什么也不缩小,别哪天真当个物件给扔了。
  
      ……
  
      两天后,秦亦借步兮佟之能安全返回珈蓝,次日失踪没人知道去了哪里,再半个月后丰宝斋如打不死的小强第三次开张;所谓一遭被蛇咬,n年怕蛆,二人再也不敢下班回家了,紧守铺面寸步不离。
  
      然星云一役影响甚广,九幽第一圣子轮为笑柄,经时间酝酿传为佳话,名声可谓臭了半边珈蓝;安子得知消息特意加了把火,编了首极其打脸的顺口溜放出去,内容能把人活活气死。
  
      顺口溜云:名门出圣子,狗揽八泡屎;玄宗有宝树,养出一口猪;若问为什么,他爹娘家叔。
  
      前文书有言:如果在实力上干不倒对手,就从道德层面敌毁对手,百试百灵;区区数字朗朗上口,被无数修士争相歌颂,不光喷了秦亦,还稍带着秦宗宝和他一大家子,恶心到舅舅家了。
  
      外界舆论欲演欲烈,一发不可收拾,房子嵊困在珈蓝急着偷渡回太玄,闻得顺口溜望风小半年,左等右等,秦亦无任务动作,乐了,直觉告诉他,安子并未出卖行踪,应该是计策略有偏差;那么秦亦在哪呢?甭猜就知道,十有**缩到珈蓝月球,忍辱负重去了。
  
      主子躲了,总得有人承受压力,谁?当然是丰宝斋守铺面两倒霉货,安子岂能过这等机会,满珈蓝城修士,有一个算一个,基本全知道那是秦亦的产业,明着不敢来,暗地没少指指点点,整得掌柜的得了忧郁症,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再次破产只是时间问题;徐睿政治智慧敏感,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不辞而别,另谋出路。
  
      我一般不杀人,只诛心;乃安子的座右铭,丰宝斋的下场房子嵊时刻关注,惊出虚汗一把,那厮简直坏到骨子里了。
  
      报复手段三板斧抡完,安子暂时蛰伏海底,全心研究珈蓝星云图,魅影没什么事进入闭关状态;以前兔子老趴二蛋脑袋上打盹,现在整反了,二蛋缩成手办大小歇兔子脑袋上了,心眼儿忒小。
  
      房子嵊同样隐匿珈蓝城守着传送区,等待那个扒皮抽筋的申屠南,希望顺口溜会让他闻着味。
  
      因为等待,所以坚持;小翼携通讯阵盘,跟着常有容到处跑江湖卖艺,尽情挥霍青春,金蝉瞧着新鲜当了跟班,数十年后名满珈蓝,凡见识过的无不点赞,深称这哥们吉他弹不错,跟藏獒挠门似的……
  
      时光穿棱,转眼已是百年,不挫眼珠苦苦等待终于迎来胜利曙光;珈蓝城某日,天阴有雪,对外传送阵白光冲顶冒出一老头,道髻油光水滑、下颚山羊胡须、袍子深蓝一脸风尘,一幅谁也不鸟的模样迈步出阵吸引无数眼球,包括九幽祭祀殿那位老修士,瞧着很不爽,忒特么狂。
  
      狠人驾临,众守卫纷纷行礼口称“前辈,”那厮却人五人六哼哼两声,昂着脑袋甩袖而去,待淹没街头,立有守卫回府报告,珈蓝城来了震元大修。
  
      半个时辰后某无名客栈密室,申屠南满眼打量四周,那模样很是欠揍,从接头到现在都没正眼瞧过房子嵊。
  
      “呵~~果然跟他一个德性。”面对牛人,败家仔一点不给面子。
  
      “小辈,活腻了是吧?”胆敢挑衅,申屠化身二踢脚要炸。
  
      “嘿~~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严格来说,安博天是你师叔,我就不信你真敢欺师灭祖。”
  
      “你特么谁呀?报上名来。”三句遭人揭了老底,申屠本性暴露。
  
      “在下房子嵊,九幽圣子,想与前辈做笔交易。”
  
      “说。”
  
      “我知道安兄在哪,但你得帮我个忙,引开珈蓝传区那个震元大修。”
  
      “找到人再说。”
  
      “没问题。”
  
      二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合,当天顶风冒雪赶往惑神星海,震元狠人本事了得片刻就到,房子手持元力探测晃了好几天,许是信号太差,愣感应不到半分元力;安子是炼体士不假,可魅影不是。
  
      “你到底行不行啊?”申屠不悦,板脸问道。
  
      “妈的~那厮肯定有所准备!要不……咱们下去找找?”
  
      “技不如人就直说,老夫没那功夫。”说罢扭头要走。
  
      “哎哎哎~~前辈稍安勿躁,我有办法,保证将那厮引出来。”
  
      “说。”
  
      “前辈修为牛逼,何不闹出点动静?安兄向来谨慎,一担突发变数肯定第一时间跑路,只要启动传送,晚辈就能知道他在哪。”
  
      “你确定他在这?”
  
      “子嵊敢拿脑袋担保。”
  
      两坏鸟商量对策,出于对安子见死不救的做派,申屠满脑子报复失去警惕,殊不知千里海面缓缓冒出半个脑袋,水下手持阵盘观察二人动向,忽见老头绽放豪光、修为大起、顿时风起云涌、海浪滔天。
  
      “不好!”**失神大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