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带着系统来大唐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工匠亦有鄙视链

第二百八十三章 工匠亦有鄙视链


  现在李成器所在的工匠联盟是‘好快’,工匠的已经很漂亮了。
  可是比起李家庄子庄户的衣服,差了一大截,同样是帆布,庄上工匠的更细密,穿在身上舒适。
  而且庄上工匠的衣服袖子长出来一大截,可以挽上去扣住。
  挽上去扣住后,又短一截。
  长的时候是为了防止飞溅什么东西伤到手腕,挽上去是担心有什么缠绕的东西卷住袖子。
  看干什么活,然后自己调整。
  “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有一点肉在锅里炖,我尽量叫人给你多盛肉。”李成器对庄子工匠比较亲。
  “不用,我们有车过来,来了六个工匠,车里有砂锅,等吃饭的时候我们进去偷摸吃。”工匠指一个方向。
  李成器看过去,果然,那里停了辆四轮大车,还有个人站在车边等着,车夫。
  “其他人呢?”李成器左右看看,没有。
  “上面呢,上面才重要,东主怕有的工匠看几眼,就觉得自己会了,一旦操作不好,会出事故。”
  工匠又往上指,他对眼前的其他工匠有种来自食物链顶端的蔑视。
  不是瞧不起技术,是看不上纪律,乱糟糟的。
  一群人,配合不默契,喊来喊去,还有人明明做错了,偏要抬下杠。
  在庄子里不庄子中不存在此类问题,大家在干活前会分配好。
  谁负责哪一块,还有谁是指挥,谁是副指挥。
  指挥出问题由副指挥纠正或纪录,只要没危险,其他工匠必须照着指挥说的操作。
  若是发现危险,可以径直躲开。
  回头会有其他人来调查,不然即便是委屈了,也要做,然后再向上反映。
  最开始的时候特殊情况多,现在基本上没问题,大家配合流畅,各司其职。
  鄙视便出现了,你们不行,少了团队精神啊。
  李成器抬头看,果然,上面几个关键的位置是庄子上的工匠。
  他放心了,他从未生出过让自己联盟的工匠与李家庄子工匠比较的心思。
  “等吃饭的时候,我去跟你们一起吃哦。”
  李成器本想在吃饭的时候给自己多盛点小碎肉,看到了车,他不想了。
  他现在的身份是联盟巡视员,除了负责联盟的心腹以外,别人不知道他的身份。
  他不需要亲民,不用跟工匠同甘共苦。
  工匠使劲点头,表示没问题。
  “今天带来的是什么砂锅?”李成器知道有庄子六个工匠在,放松后,馋了。
  “就一样,小鸡炖蘑菇,猴头菇,我们六个人自己商量后跟厨房说,厨房给专门做。白米饭。
  另外有小葱拌豆腐、蒜茄子、蒜泥黄瓜条、香菜拌的一些狗肉。”
  工匠回答,说着自己都咽口水。
  “易弟不是说不爱吃狗肉么?老死的狗?”李成器纳闷。
  “老死的狗不吃,意外死掉的也不吃,这个是张家村子的狗,咬主人,东主检查了,说没有病,啊,有病,阶级病,所以勒死,我们拿回来吃。”
  工匠介绍一下情况。
  “什么叫阶级病?”李成器头一次听说过这种病。
  “东主说,狗是有阶级性的动物,和狼一样。不同的是,狗对人的认同感时间长,比如一生。
  当它们觉得你比它们强的时候,会始终听你的,即使你往死里打它,它都不敢反抗。
  但当它们觉得它们应该在你上面的时候,就会咬你,让你听它们的话。
  东主说,凡是咬主人的狗,必须处理掉;而那种听话的,不要总是打,没有意义。”
  工匠又给李成器进行养狗科普,这都是在庄子上学来的。
  “唉!”李成器不知道该说什么。
  当然,他不是为狗惋惜,他是觉得自己距离易弟的差距太大。
  明明一直在学习,却发现需要学习的越来越多。
  “你别担心,咱庄子的狗不咬主人,东主有训狗的方法,狗可听话了。”工匠以为这个皇亲国戚心疼狗。
  然后李成器更郁闷了。
  “好了,下竹筒,接实了,榫头和榫槽对正。”那边喊上了,庄子的工匠喊。
  其他的工匠头一次遇到这么好玩的事情,比较茫然,不会。
  一根根打通了的粗细差不多的竹子下进去,有榫卯结构,加一点麻线就卡稳了。
  “固定支架,上压力井主体。”庄户又喊。
  拼接抹了胶的大肚子筒子接上去,下面支架给稳住。
  其他人把压力井的配件组装上,加水、引水,哗哗哗,井水出来。
  “成了,成了,小孔打井成了。”一个工匠先欢呼起来。
  其他联盟的工匠跟着一起又蹦又跳的,他们见证了历史。
  就那么粗的一个孔,一路钻下去,井有了。
  他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比起挖的井,快了十倍不止,而且还没什么坍塌埋人的危险。
  在地面上钻,下面全坏了,大不了重新选个地方,人没事。
  庄上的工匠们眼中有了笑意,不过很快又平静下去。
  东主给出的技术,作到此等程度,正常。
  “得李易者得天下。”李成器莫名奇妙地嘟囔了一句,又摇头自嘲般地笑:“给我当皇帝,我也忙不过来。”
  李成器内心承认,自己不是当皇帝的料。
  三弟确实比自己强,至少知道怎么用人。
  之前三弟也很慌,当皇帝了,怎么处理呀。
  所以用姚崇这个元老,一边看一边学,偏向姚崇。
  等学差不多的那一天,就是姚崇被废的那一天。
  可惜,易弟出来了,姚崇地位下来,但是被废的时间也可能延长。
  李成器对此还是很明白的,他觉得姚崇应该感谢自己的易弟。
  “去,再买些个熟食过来,离着西市不远,给大家吃。”
  李成器不去想更多的事情,决定让联盟参与此次钻井的工匠们吃顿好的。
  然后他转身跟六个工匠进车里,他才不吃什么西市买的熟食呢,车里有砂锅。
  他刚进去,另一辆看着比较不同的车过来。
  “租的车就是不舒服。”张说在车中抱怨。
  “钻孔打井,好本事。”姚崇根本不在乎舒适与否,他已经派人来打探了,得到一个结果,现在是要亲眼看。。
  卢怀慎挑起窗帘,看几眼,摇头:“果然是压力井,打出来水了,李易,夺天之功。”
  “我是知道了。”张说又开口:“宋王没说谎,一日万缗之财,这是要去蜀地打盐井啊。”
  “打井,打盐井,好,好一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就给我们用上了。”姚崇笑了,表示服气,真服!
  “是瞒天过海吧?”卢怀慎有另外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