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带着系统来大唐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半日不到一井完

第二百八十二章 半日不到一井完


  “臣闻,京中及地方,多有克扣贪腐之官吏,现如今大唐盛世在此,岂可因些许宵小败坏朝纲,臣请从京兆府始,严查一应官吏,以正陛下朝堂之威。”
  翌日一早,昨天吃到沙子的姚崇开始在早朝的时候要求收拾人。
  他不是只收拾那九个人,九个人哪怕被抄家,又有何用?
  他姚崇说话不管用了,必须杀一些人才行。
  “臣附议。”张说跟着说,同时看向卢怀慎。
  “臣附议。”卢怀慎同样支持,百工的事情是三个人一起操作。
  结果就在旁边,克扣、贪污,政事堂要脸啊。
  “可!”李隆基对此表示支持,反正是你姚崇提出来的,以前你怎么不说?昨天你吃到沙子难受是吧。
  其他官员不吱声,姚崇昨天经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于是大唐的整风运动在开元三年未出正月的时候开始了。
  长安两县的衙役和县丞、县尉、主簿等官吏直擦冷汗。
  他们感谢,感谢李易。
  是李易给他们找到了拉投资得奖励的工作,那笔钱拿得正当。
  不然他们利用职务便利捞其他方面的好处,被收拾的会有他们。
  ‘李东主好人哪!’这是众人的呼声。
  **
  “东主,今天买酱油和其他东西的人说,姚崇几个人弄的百工之事的地方,出了贪腐的事情。
  姚崇昨天晚上又去看一眼,工匠们吃咸菜和有沙子的小米饭,姚崇自己盛饭,果然吃出沙子。
  一早就开始查人、抓人,可吓人了,被抓的人倒霉喽,这回不好的官吏终于怕了。”
  卖完东西的宋德来汇报听来的消息。
  李易抱着彻底好了的、很活泼的、要下地走路的小家伙,听了点点头。
  “一个实在是被抓住大把柄的,一个是站错了队的,不然没事,这官吏呀,这么查,查不干净。”
  “啊,查。”小宝宝听李易出声,眨动大眼睛看,以为在和自己说话,跟着喊。
  “等你烧百日那天,就是你抓周的那天,我一定抓紧时间教你说会几个字,并且能走两步。”
  李易对着孩子说,他在等。
  孩子八个多月被埋,正好一周岁那天又是‘死’掉的百日。
  他要把孩子养得健健康康的再还回去,百日的时候,人更迷信,讲起来才容易接受。
  当然,迷信的人始终都有。
  迷鬼神的、迷什么什么功的,还有现在大哥、三哥、嫂嫂、一些其他人迷自己的。
  一说治病,其实拿出来再厉害的东西,别人也能接受。
  现在可是有咒禁的时代,人家太医署正经八百的学科。
  比如医院。
  处置室、手术室、放射科等等,加一个咒语室,病人进去后,先跳一顿大神,再往脑门上贴个符,这个保证挨打。
  不过,换一个依旧迷信那什么功的患者,自己亮出来一个身份,说也是谁的弟子,给你发个功,对方就信,别人劝都劝不住的那种。
  注射消毒液可以治病的事情都有人信,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孩子百日那天,就按照王兴的办法跟他们说。
  说自己拳打阎王不还手,脚踹判官贴地走。黑白无常泪满面,跪在地上猛磕头。
  不服?不信?来庄子里,叫你们看看设备,见识过么?懵圈不?傻眼不?
  李易想着,嘿嘿笑起来。
  “咯咯咯!”小家伙看他笑,觉得此处有笑点,便跟着笑。
  李易扭头亲一口,小家伙笑得更欢畅了。
  宋德想着东主说的话,看宝宝笑,突然感慨:“还是孩子好啊,有一点小事情就能开心很久。”
  “所以让更多的孩子开心,你我也跟着开心,宋德,你提拔一些人吧,这大唐的繁荣,必定有你我一份功劳。”
  李易对管事说。
  宋德激动了:“知道了东主。”
  扔下一句话,他转身斗志昂扬地走了,李易一句话就让他从伤感状态变成了此时的样子。
  李易没说‘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的话,大唐的人,希望千古流芳。
  **
  大唐第一个新式足球场旁边,李成器指挥着工匠搭架子。
  像磨盘一样的大架子,架子上面是风帆是风车,与地面平行旋转,风一吹,转动的时候可以带动磨盘。
  这样在任何风向的情况下,它都转。
  加上钻头、连杆,没风。
  李成器一摆手,工匠们懂了,一个人站个位置,自己推,有人负责浇热水。
  开春化冻,外面先化,里面还冻着,不浇水钻泥费劲。
  即使钻透冻土层,依旧要跟着浇水,软化下面的泥,减少圆刃锉的磨损和加快速度。
  上面有重物压着,圆刃锉始终在和泥土磨。
  眼看着两米多长的圆刃锉下去,工匠们眼中出现了吃惊的神色。
  快,太快了,下面是冻土层,挖得挖多长时间?转这个东西,吭哧吭哧往下落。
  起风了,所有人散开,看着风车在那里自动旋转。
  或许是这里的泥土没有石头,不到两刻,整个圆刃锉钻下去了。
  “加连杆。”有人喊。
  上面有人松箍,又带上去一截两米多长的杆子,继续钻,浇水不能停。
  “此处是软泥,所以下得快,但一样了不得啊,人挖要怎么个挖法才能挖进去那一大截。”一个工匠激动地说。
  旁边的同伴摇头:“神人,琢磨出这东西的人,实在不敢想掌柜的花多少钱请来。”
  “若这个东西放到益州等地钻盐井呢?”有聪明人出现。
  “保密条例,不可说。”老工匠警告,别以为就你明白。
  这时没想到的人也懂了,对呀,打盐卤的井用此方法才最厉害。
  李成器听着,撇一下嘴,不说话。
  此技术正是为盐井准备的,那天易弟可是犹豫好一会儿。
  你们外传?等你们传的事情经过确认后,再传到蜀地,蜀地已经用此法打出来好多口盐井了。
  哦,天然气的也行,对,叫天然气。
  盐卤需要煮,天然气就和沼气池的沼气一样能燃烧。
  李成器想着,时间一点点过去。
  快到午时,顺着连杆筒子往下浇水的人突然喊:“水下去了,下面打出了水。”
  “水下去了怎么是有水?”李成器又不懂了,扭头问旁边的人。
  “水井里的水是不是照比地面下去一截,当然有的是喷泉,那个管子里往外出水就是喷泉。
  原来水是一直满着灌,下去了说明下面空了,要么是下面有空洞,要么就是连上了地底的水。”
  旁边有人给出解释。
  “这么说,井打完了?”李成器不敢相信。
  “泥软,这边是八水绕长安,地下的水位高。换个地方打上个两三天,三五天也不一定有水。”旁边的人又解释。
  “你懂的很多呀?”李成器纳闷地问。
  “我是庄子上的工匠啊,李东主叫我过来看。”对方回答。
  李成器再一看,果然,衣服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