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救赎2020 > 076章:村庄婚礼

076章:村庄婚礼


  法希尔带着一个年轻女孩等在外面,他看到杨凡等人之后立刻迎了上来,说道:“各位好,辛苦大家了!”
  他又指向身后的一个身穿当地服饰的文静女孩,说道:“她叫苏珊,是哈迪的未婚妻,以前她做过护士的,也经常在村子里的大夫那里帮忙,今天就由他来协助绷带先生吧。
  你们知道的,昨天的情况太乱啦,苏珊现在还不能跟哈迪见面,所以昨天就没有出来帮忙!”
  尤纳斯点了点,说道:“很好,法希尔先生,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他又转过头对杨凡等人说道:“队长,麻烦让独龙去帮助火玫瑰,虎子兄弟留下来帮我,其他人就负责警戒吧!”
  “好,没问题。辛苦你们了!”杨凡说道。
  整个上午,尤纳斯和娜塔丽都在忙碌当中。午饭时间,娜塔丽终于完成了最后一个的人的治疗,而尤纳斯那里还有5个人在排队等候。
  法希尔已经准备好了午饭,杨凡等人却坚持等尤纳斯结束之后一起吃饭。
  下午两点,尤纳斯终于也完成了最后一名村民的治疗,大家一起来到了村长家里吃饭。法希尔和哈迪陪B组的人一起用餐,而苏珊一直没有出现。
  杨凡也知道一些阿拉伯的传统,没有结婚的男女是不能随便见面的。
  就在用餐快要结束的时候一个小女孩跑了进来,她先是四下张望,看到这么多人显得有些害羞,低下了头,翻着眼睛扫视着众人。
  哈迪轻声问道:“丽玛,你有什么事吗?”
  那个小女孩并没有回答,继续看着众人。当她发现了人群中的尤纳斯之后立刻跑到他的身前,将手里的一个挂坠扔给了尤纳斯面前,随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转身跑掉了。
  尤纳斯拿起那个吊坠,吊坠是一个椭圆形的深蓝色石头,中间被钻开了一个小洞,用一根黑色的绳子给串了起来。
  布鲁斯指了指尤纳斯手里的吊坠,说道:“这好像也不是钻石吧?看着有些普通……”
  法希尔“哈哈”一笑,说道:“这个小丫头名叫丽玛,这块石头是她三年前在后山捡到的。因为这块石头的颜色比较特殊,所以丽玛固执的认为这是一块宝石。村里的很多人都嘲笑她,说这就是一块很普通的石头。
  后来她找到了我,我就骗她这是一块幸运石,于是我就帮她做了这个吊坠。从那时候起,她就一直戴在身上。我和他的爸爸是好朋友,我们俩家的关系也一直很好。”
  法希尔又对尤纳斯说道:“对了,他的爸爸就是你昨天医治的那位糖尿病的病人。哎,我们这半年来被那些雇佣兵们欺负,他们怕我们泄露他们的行踪。
  除非得到他们的允许,否则不准我们离开,很多人的病情都被耽误了。我想,丽玛是为了感激你,所以将这个她认为最珍贵的吊坠送给了你!”
  “哦,那很有意义啊,绷带!”娜塔丽也看着那个吊坠说道。
  “是啊。”
  尤纳斯点了点头,将吊坠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收下了,希望它也能为我带来好运!法希尔先生,请您代我谢谢丽玛!”
  “怎么,你们这就要走了吗?”法希尔惊讶地问道。
  “是啊。”尤纳斯说道:“这里暂时没有什么危险,我们的工作也都完成了,所以我们吃过饭之后就打算离开了!”
  法希尔与哈迪互相看了看对方,两人显然都有话想说,又都显得有些难以启齿。
  杨凡放下了餐具,问道:“法希尔先生,哈迪先生,你们是还有别的事情吗?你们不要客气,如果我们能帮忙的一定会帮忙的。”
  法希尔犹豫了一下,说道:“是,是有些事情,但这是我个人的请求。”
  他稍微顿了顿,继续说道:“是这样的。其实哈迪与苏珊在半年前就已经订婚了,但是因为那支雇佣兵的到来,他们婚礼一直没有举行。今天,我打算为他们举办婚礼!”
  “哇,这是好事啊!”布鲁斯激动地说道。
  法希尔点了点头,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微笑,继续说道:“是啊。这些日子来,村里的人都被那些雇佣兵迫害得很惨,是需要有一件喜事来扭转一下了。
  按照我们村的习俗,如果新婚夫妇的婚礼上能够请受人尊敬的人作为证婚人,并且得到他的祝福,那那对新人就会一生幸福的!
  所以……我们想请绷带先生作为哈迪与苏珊的证婚人,婚礼今天晚上就会举行。不知道……这会不会耽误你们的行程?”
  “我?”
  尤纳斯惊讶道:“法希尔先生,感谢您的信任!可是,恐怕我还不够资格吧!”
  “不,不,不,您完全够资格!”哈迪在一旁说道:“这是我、苏珊还有我父亲的请求,请您务必要答应!”
  “是啊,绷带先生!”法希尔也说道:“你们帮主我们消灭了那些雇佣兵和武装分子,使村庄恢复了安宁。又帮我们的村民治病,这里的人都很感激您,您是绝对够资格的!”
  布鲁斯站了起来走到尤纳斯的身后,双手抓着他的肩膀,说道:“我说绷带,人家都说你够资格了,你还推辞什么呢?”
  “就是啊,绷带,我也觉得你够资格,不要推辞了。”娜塔丽说道:“而且我还没有参加过阿拉伯的婚礼呢!”
  其余人也都开始劝尤纳斯,像他们这种每天都穿梭在枪林弹雨中的人来说,能够遇到这种事是很少见的,每个人都充满了好奇,也都觉得这象征着好运气。
  尤纳斯在大家的劝说下终于答应了下来,但他最后又犹豫道:“可以,队长说我们今天中午必须撤离,现在已经因为我耽误了时间——”
  杨凡摆了摆手,打断了尤纳斯,说道:“绷带,我的命令今天对你无效!现在,我们也都想留下来参加哈迪和苏珊的婚礼!而且,我们都是沾了你的光……”
  尤纳斯看了看杨凡,又看了看B组的众人,最后将目光落到法希尔父子身上,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既然您认为我够资格,那我很荣幸能够作为哈迪和苏珊的证婚人。”
  “哈哈,太好了!”法希尔对哈迪说道:“你赶紧去准备吧,一切从简,婚礼于晚上九点开始!”
  “好,我这就去。谢谢你,绷带先生,也谢谢你们!”哈迪兴奋地跑了出去。
  整个下午,快乐村忙碌了起来。村里的人都来村长家帮忙,有的人帮着一起布置新房,有的人开始杀鸡宰羊准备晚上的宴席,还有的人跑到苏珊的家里帮她打扮了起来。
  可能是由于半年来村民们的生活太过压抑,对于这突然的喜事都非常的兴奋,哈迪和苏珊的婚礼就像整个村子的庆典一样。
  B组的人则待在村长家里,丽玛的父母也来村长家帮忙。丽玛则一直跟娜塔丽和绷带在一起,很快,她就跟B组的人“熟悉”了。
  布鲁斯、尤纳斯、韩龙、帕克和娜塔丽开始跟丽玛玩起了捉迷藏,几个人跑跑跳跳非常开心。
  杨凡看到眼前的一幕感到非常满足,虽然还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但这个小村庄给他带来了平静,他也从来没有看到过队员们如此放松的状态。
  杨凡看向索科洛夫,说道:“飓风,我现在迫不及待地想见见你的女儿,我想她一定跟丽玛一样可爱!”
  索科洛夫也看着丽玛和布鲁斯等人,面带微笑地说道:“是啊,她和丽玛差不多的年纪,也一样的可爱!”
  凯文看了看村庄中忙碌的人们,又将目光转向正在高高兴兴玩乐的丽玛等人,感叹道:“有时候,幸福真的很简单!希望有一天我们也都能享受这种平静和满足!”
  杨凡低下了头,看着旁边的幸运星说道:“其实,你们——”
  “好了,杨凡,这个问题我们都讨论过了!你就不要再说了!”凯文说道。
  “是啊!”索科洛夫也说道:“家庭是我们生命中的一部分,可兄弟也是!”
  杨凡也不再说话,他知道自己在B组兄弟们心中的位置,就像他们在自己心中的位置一样,谁也不可能为了自己的自由而放弃任何一个兄弟。
  但这一刻的平静真地打动了杨凡,他只希望所有的事情都能很快结束。
  终于到了婚礼的时间,村庄家的院子里一共摆了十几桌酒席。B组的人被奉为上宾,坐在男女双方家长的后面。
  苏珊正穿着当地的民族服饰,坐在了院子中间一把用彩带和丝绸装饰的椅子上。很多妇女和年轻的女孩都围绕着她,挥动着手帕,摇动着扇子,高声唱着代表祝福的名族歌曲。
  苏珊坐在中间,表情严肃,没有一丝笑容,感觉跟婚礼喜庆的氛围格格不入。
  娜塔丽向B组的人解释,这是阿拉伯婚礼的规矩,新娘在婚礼上露出笑容代表愿意离开父母,会被认为是不孝的女儿。
  杨凡虽然觉得这好像缺少了一点婚礼该有的喜庆,身边的本地人却没有丝毫的介意。
  终于,尤纳斯出场了。他作为证婚人表达了对新郎和新娘的祝福之后就回到了B组人的身边,尤纳斯得到了村民们的热烈回应,看来他在村民们心中的地位已经无法撼动。
  婚礼的活动一直持续着,热情丝毫没有减退。
  丽玛又跑到了B组的身边,她拉起了哈迪和苏珊一起与B组的人挑起了舞。
  丽玛的父亲和母亲也加入了进来,大家围成了一个圆圈,杨凡等人模仿着丽玛他们的动作,与他们一起跳起了当地的舞蹈。
  其他的人也都开始各自结对跳起了舞,那一刻,这个宁静的小山村被一种快乐和幸福的氛围所笼罩。
  杨凡看着幸福满满的哈迪和苏珊以及喜笑颜开的B组兄弟们,他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了这里,这里也有一种家的感觉。虽然这距离华夏很远,但那种温馨是一模一样的。
  忽然,杨凡眉头一紧,心头涌上一种不详的预感,这种直觉曾经多次在战场上救过他的命。
  杨凡绝不敢怠慢,他下意识的停止的动作,他的举动直接影响了其他人,原本不停移动的人也全都停了下来。
  娜塔丽一脸诧异地问道:“老大,怎么——”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颗狙击弹的破空声打破了夜有的宁静,带着一股恐怖的能量冲击波,无情地射入了丽玛父亲的头部。
  “砰”的一声,献血四溅。
  丽玛的父亲向后一仰,瘫倒了在了地上,而原本应该到那个位置的是尤纳斯。
  “狙击手!趴下!”杰森大喊道。
  布鲁斯一把将丽玛按在了地上,拖着她开始向墙边爬去。B组的人也都掩护着村民躲到掩体内,村民们都惊慌地跑到了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