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史前恐龙小妹 > 北山跑路

  白夜还是一副笑眯眯的少年公子模样,咬着像苹果的水果时,矮矮的龙小妹就突然发现了白夜腿上的吻…痕?
  “卡崩”
  龙小妹一口咬了满嘴的苹果汁,原来是有爱人的啦!
  “昨天真是抱歉,今天不知贵客可否有时间。”
  白夜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一副柔弱好欺负的样子。
  靠在门外拎着一只断翅大金雕的古黑,发出不屑的一声。
  “让他看着吧!我还要去狩猎。”
  古黑把神通扔到地上就走了。
  看着不认识自己的炎岩和多德,神通小心的捋好自己被古黑整乱的羽毛。
  还好,还好,他们不认识我。
  龙小妹嘴里咬着大苹果,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金雕,怎么这只大鸟这么熟悉。
  神通心砰砰的跳,眼睛装作不经意的看向别处,没认出来吧…
  “我怎么看你这么熟呢?”龙小妹目不转睛的盯着不断看向别的地方的金雕。
  神通脑袋上已经满是汗,还好自己不是人形,毛多看不出来。
  “在看什么。”
  谈完话的多德伸手就把蹲在地上啃苹果的龙小妹抱起来了。
  “哥,没事,要出去吗?我也想去。”
  龙小妹把没啃完的苹果递给自己哥哥。
  多德顺着小妹的牙印,一点也不嫌弃这个啃的满是坑的苹果核,两口就给吃没了。
  “不要盯着人家,要不然人家也会不好意思的。”
  多德直接把龙小妹抱回来屋里,白夜嘴角带着一股捉摸不透的笑意看着头快低到地里的神通。
  “呵呵,这是我的朋友,他…有点害羞。”
  炎岩却若有所思的看着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金雕,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个大胆的想法。
  “族长,我们先去那条道看看吧。”炎岩拽着白夜和那只金雕往外走,脸上挂着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小子最好我的猜想是错的。
  龙小妹靠着大哥坚强的胸膛,光明正大的把手上的果汁擦到了大哥的衣服上。
  “哥,你说大嫂是不是有点怪…”
  多德看着自己本不该有的家务,又要加上一见衣服。
  真是不教训就要上天。
  “龙小妹,你一天天怎么这么皮啊。”
  多德“狠狠的”拍了龙小妹的小屁股。
  “啊,哥,好疼的,我错了,我就是手粘。”
  大森部落(多德的原部落)里隔两三天就要来个格外不受欢迎的“客人”。
  “王,我们也说过了,真的不在,你能不能别总这么来。”
  狂角好不容易背着老婆和自家的小兔崽子去偷吃烤得油滋滋的肥肉块。
  结果被部落里的族人疯狂的找,给发现了自己秘密烤肉的地方,一想到刚刚自己在找自己的族人里的小兔崽子。
  狂角就觉得脑袋疼,自己回家免不了要跪外面一晚上了。
  这,真是他&#*%
  狂角在心里狂骂一通,但在王面前还不能表现出自己想要骂人发泄的糙样。
  “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
  我自己去找,大哥和二哥也说要帮自己,自己只要先回家一趟参加圣山兽神祭。
  一想到自己那两个哥哥,王脸黑了一下。
  龙小妹你别让我抓到你,我回去收到的痛苦,都是你以后的没有的加餐和点心。
  王最后来到龙小妹曾经住过的山洞,看了眼门前开的正艳的鲜花和果树。
  “泽,拔了,带走。”王穿着黑红的大披风,大步流星的走了。
  “……”
  夫人走的太久了,族长大人居然连门口的花花草草也不放过了。
  打工仔认命的撸起袖子把东西给拔了。
  “这一趟去圣山,你说族长大人为什么要把这几个花也带走啊。”
  泽不解的问向汪野,难道是睹目思情,可就族长那个冰块脸,有感情吗?
  “别废话了!族长大人带咱们去就行了,我们一会还得把兽医厄瑟带走,也不知道兽医又要拿什么奇怪的东西。”
  泽这么一想,果然,比起族长的花花草草,还不如想想兽医又要带什么奇怪的物件。
  “把他们装进去。”
  说曹操曹操到,厄瑟一片绿色的长发遮住了一只幽绿的碧眼,但看着厄瑟身后的东西,泽和汪野都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卧槽!果然变态。
  “兄弟靠你了,我不行了。”汪野刚捂嘴拍向泽的肩膀,泽就先吐了。
  汪野:我手还没…下去,还有为什么抢我一步先吐了。
  没法,两人都是搀着腿把东西装到了双翼狮子的身上。
  双翼狮子不满的看向了两人。
  “没法,必须得带兽医,兽医还必须要带这些东西,你们就忍忍吧。”
  说完两人马不停蹄的逃到了龙一二三的双翼狮子的车上。
  驯服猛兽做座驾还是兽城那边,族长的大哥送来的双翼狮子坐骑。
  这几只狮子死贵死贵的,还尽吃好的,欺软怕硬,族里多数的龙都碰不到他们的毛。
  “都好了吗?好了就走吧。”
  王坐在最前头一个由晶核镶嵌的金子做的南瓜型的车里,周围是深海鲛人织的珍贵的绞杀做的帘。
  王穿着一身黑色带金丝的长衣,脖子上带着缠了三圈的黑色珍珠项链,十个手指上带着各色的戒指。
  王冷漠的做到车里,驾驶的龙六把帘子放下。
  一声兽吼,六辆有着两只双翼狮子的兽车,飞向天空。
  王沉默的摸着大拇指手指头上的红色的龙形戒指,自己也几十年没回家了吧。
  远在圣山兽城的黑发夹着几丝金丝的男人,穿着一身金黄的衣服的站在兽城的最高处,远望着王来的方向。
  “城主,你应保重身体,三皇子马上回来了,他也一定不希望你生病。”
  身旁一个穿的花花绿绿的少年,把一见厚厚的金黄的毛绒绒的金色的衣服给城主披上。
  “也不知道小三过的怎么样,他怎么就这么狠心,一个人走了。”
  城主英明霸气的脸上带着一丝伤感。
  “城主,三皇子一定更亲近你的,毕竟这次都找您了,不过二皇子也马上回来了,这个…”
  花花绿绿的男人看了眼,轻哼一声的城主。
  “随便找个地方让他带着,别打扰我和三弟就行。”
  “可是…,我知道了。”。
  城主手一挥,让男人成功闭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