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萌与天齐 > 第一百六十一章:上古隐秘下

第一百六十一章:上古隐秘下


  煞央对着聂鸢肆意嘲笑着,“哈哈哈,为了些无关紧要的人就放弃你,你在他心目中也不过如此!”
  聂鸢并没有将煞央的话听进去,只是傻傻的看着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邵莫白的背影,果然在他心中,那些道友那些苍生更重要一些,虽然可悲,可这是邵莫白早就告诉过她的事实,要不然他也不会让自己出现在煞央身边。只是自己不曾甘心,以为终有一日,自己会比天下苍生的分量更重!可到底是她高估了自己……
  聂鸢沉浸在自己那壮烈的情感中,完全忽视了身边的煞央,而煞央看到聂鸢那副悲伤欲泣的模样,竟还有些心疼,连嘲讽的话也说不下去了,转而只能将满腔的怒火对准云端上的邵莫白!
  煞央拉着聂鸢回到地面,在她身边设下最强的禁制,并且命魔族士兵在此看守。他则转身化作一道黑光直冲云霄!
  云端上的邵莫白刚刚才化解完那些仙修身上的魔气,紧接着一道满是杀气的黑光便从身后袭来,他匆匆避过,马上也化作一道金光与其缠斗在了一起,两人从天上打到地下,山川河海都跟着剧烈摇晃起来。
  而其余仙修与魔族只能看到眼前有东西一闪而过,却完全捉摸不到这两人的身形。但他们也不是闲的,自然也是唤出武器寻找起对手来,一时间仙修与魔族也是各种混战,天地风云尽皆变色。
  但魔族却越渐渐落于下风,很多魔族士兵感到体内魔气开始溃散,法术通通失灵,这下子,魔族士兵成了那些仙修们案板上的鱼肉了,张灯结彩的广场上此起彼伏的都是魔族士兵被杀的声音。
  煞央也注意到了,他不可思议的瞪向被困在禁制中的聂鸢,他料到她会对他动手,但他万万没想到她竟会对魔族的士兵们下消魔散!
  那些剩余的魔族们也同样想到了,之前在婚礼上,众人为庆祝魔尊大婚之喜而狂歌痛饮,他们饮下的是被这个人下了消魔散的酒!
  一时间群情激昂,所有剩余的魔族都用满是弑杀的眼神看向聂鸢,他们再也顾不得魔尊的命令,都是这个女人!如果不是这个女人的出现,他们早就在魔尊的带领下拿下了辰沧大陆!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出尔反尔,他们今日不会再此血战!如果不是这个女人阴险下毒,他们不会有那么多同族惨遭杀戮!
  他们要杀了这个女人!那些魔族士兵满是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聂鸢,纷纷向她冲过去,不要命的攻击着困住她同时也是护住她的禁制。
  聂鸢看着那么多魔族想要杀她,整个人慌乱了,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这个时候,她多希望有人快来救她,而她也知道,此时此刻能够义无反顾出现救她的恐怕只有煞央了,她实在害怕了,大声呼喊道,“煞央!救我!快来救我!”
  果然煞央听到了,即便是在与邵莫白决战的关头,即便在聂鸢做下那么多对不起他的事后,他依旧做不到对聂鸢不闻不问,一咬牙拼着被邵莫白打伤的风险,他冲回了聂鸢的身边,将她护在了怀中。
  魔族士兵对事到如今依旧护着聂鸢的魔尊感到失望无比,有几个甚至哽咽道“魔尊,在您心中,我们整个魔族都比不上这一个女人重要吗?您看看!她都把我们害成什么样了!!”
  煞央看着这些平日即便受再重的伤也不曾掉一滴眼泪的铮铮魔族士兵,如今竟然因为他而落泪,再看到整个广场上尸骸遍地,大部分都是他们魔族的,他忍不住问自己,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了怀中的女子,弄得众叛亲离,全族灭亡吗?
  “煞央,你怎么了?我好害怕,带我离开好吗?”聂鸢怯生生的声音响起。聂鸢似乎很有把握,只要自己表现的温顺柔情,无论自己提什么条件,煞央都会答应。
  煞央看向怀中那一脸温情的女子,他终是无法割舍她的吧,只是为了一个她,让整个魔族陪葬,他做不到!
  煞央痛苦的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他轻轻的抚摸着聂鸢的脸颊,温柔的说道“鸢娘,你该知道我有多爱你的,为了你,我可以放弃一切!”煞央的话让聂鸢的脸上染上甜美的笑容,她就知道!
  而煞央却继续说道“但是,我不能让魔族陪葬!”
  话音刚落,聂鸢还没反应过来,只见煞央一手撕开一道黑色的空间缝隙,将剩下的魔族通通推进了缝隙之中,然后对着围困着自己的仙修还有从天上飘然而至的邵莫白说道,“我今天会输,是因为一个她,但我不后悔,不过你也不要以为你就这么赢了,世间自有轮回!”
  说完煞央的身体开始从内往外的释放魔气,凡是魔气所沾染之处尽皆化作飞灰!
  “魔尊降解了!”有认识此法的仙修开始惊呼。
  众人不可思议的看向煞央,果然见他正一点一点化作飞灰!而他怀中的聂鸢也开始从下而上化作飞灰。
  聂鸢难以置信的看着慢慢化灰的煞央还有自己的身体,她不敢相信那么深爱她的男人竟然要杀了她!她赶忙救助的看向邵莫白,但得到的是邵莫白皱着眉的叹息,耳边是煞央最后的话语,“我这么爱你,死也要与你化作一堆尘土。”
  最后两人真的化作了一堆尘土,被风一吹,便四散飘开了。
  那些剩下的仙修们本还在看戏,毕竟魔尊自我降解可是从未见过的奇观,但很快他们发现,那些魔气并没有随着煞央的死亡而消失,反而铺天盖地的向众人袭来,大家赶紧御起法器逃命,但他们到底低估了煞央,没有多少仙修逃过那遮天蔽日的魔气,可以说当日去的仙修几乎都为煞央陪葬了。
  等墨辛赶去时,外围还有一些尸身,而梵古极里都已经全是灰土了,连收葬都做不到了。而神尊邵莫白也下落不明。
  后来墨辛将能收敛的道友尸身都归葬到了混灵境中,为了守护这些道友最后的安宁,他选择牺牲自己,布下血蛊禁制。也算成全了自己的道吧,虽然他无法违背自己的内心去为这世间的规则而战,但最起码他可以遵从本心为守护道友们死后安宁而牺牲。
  这场神魔大战最终以仙修们的惨胜画上了句号,那本来举办盛世魔尊婚礼的广场成了神魔大战的修罗场,最后变成了荒凉至极的梵古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