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家夫人不愿生崽子 > 第九十二章 魔物出现+ 作者有话

第九十二章 魔物出现+ 作者有话


  “怎么办?”九黎打破了良久的沉默,鏖战犬和彤二人看着再一次昏睡过去的木芽,面露难色。“这样一直沉默也不是办法啊,很快晚自习就要结束了,木芽再不醒过来,咋应付她室友?”九黎淡淡地说着眼下最棘手的问题,鏖战犬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但是如果木芽真的如亚奥说的一般成了魔,那就势必需要彤的力量,但是……
  鏖战犬将视线落到了一旁彤的身上,和之前的气质完全不同,此刻彤身上时刻散发着的气息是完全无法遮掩的魔族气息,从她的发色、瞳色以及衣袍的颜色都可以看出,她魔化的是越来越彻底了。想到木芽也可能会被彤影响,鏖战犬迟迟下不定决心。
  彤自是看出了鏖战犬内心的担忧,挪走了视线没好气道:“你喜欢的是木芽还是人类,木芽就算成魔了,就不是木芽了?看不起你。”彤的话语脱口而出砸在了鏖战犬的心上,鏖战犬没有反驳只是深深地看了眼彤,像是妥协一般叹了口气说道:“我自是知道我喜欢的是木芽,只不过……哎,算了,你去吧,这里也只有你和木芽是真的生死与共了。”说到最后,鏖战犬感觉自己的心仿佛在滴血。彤听到鏖战犬的话,眼神微微动了一动,复杂地看着鏖战犬,垂下眼眸走到木芽的身边蹲下,轻轻地用神识探查了一下,没想到木芽体内的魔族气息竟然如此强大,而且看起来竟然十分的纯粹,彤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突然一道光线飞过。
  彤立刻抱着木芽转了个身,另外二人也立刻围了上来,三人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一个小小的玩偶,并没有觉得诡异或者可笑,反而互相紧了紧缩了缩,面色凝重地看着站在眼前只有十几厘米高的玩偶,瞳孔里闪烁着紫色的光芒。
  还没等到三人开口,那玩偶就已经开口了,声音竟然出其的好听,带着几分糯米团的味道:“我要玩具,我要玩具~”鏖战犬看了看九黎,又看了看彤,见他们也是一脸莫名其妙,扭头看向了玩偶,虽然不清楚由头,但是这玩偶身上的气息是错不了的,是很明显的魔性味道,而且这味道还有几分熟悉,几人皱着眉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遇到过同样的魔物。
  “这应该就是之前的魔物。”彤出口道,难怪自己觉得熟悉,原来是之前有接触过。听到彤的解释,鏖战犬二人心里也大概明了了,看来这眼前的玩偶就是潜伏在这学校里的魔物了。“这魔物很可能生了灵智,因为它之前隐蔽地特别好,只有偶尔会出现,一开始木芽都怀疑是不是我出了问题。”说到后来,彤还带了几分不悦,鏖战犬听了心中更是诧异,连木芽都怀疑彤的实力,这是得有多高超的实力才能完全遮盖自己的气息,鏖战犬和九黎更是全身心地调动起自己的法术,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的玩偶。
  玩偶见几人都不理睬自己,有些不愉快地皱了皱眉头,撅了撅嘴巴,双手一叉腰:“不可以哦,你们这样是不对的。我这么可爱,为什么不听我的?”说着,两只缝着补丁的手抬了起来,对着三人就是一阵胡乱打击,躲闪之间彤看到了玩偶手臂上的补丁,脑子中闪过一道亮光,惊呼道:“我知道了,这果然就是木芽宿舍隔壁床新来的那个姑娘的挂件,我之前就有看到过,这木芽还死活不肯相信我,就说那陈政有问题啊。”说着,彤因为不虞身上的气息泄露得更快,面前的玩偶似乎有些害怕,正躲在木芽桌子下放鞋子的地方后面,隔着挡板看着,心里也不那么紧张了。
  而三人看着玩偶的举动,都愣了一下,还是九黎先呆呆地问道:“这魔物还有这么胆小的吗?”“不知道……不过有点儿可爱~”彤摇摇头,带着几分喜悦的心情看着。而鏖战犬则是意味深长地看着这个玩偶,这种举动实在是太不合理了。魔物之所以成为魔物就是因为它们从不在意人性、道德和伦理这些束缚,它们只作自己喜欢的,追求的只有实力和地位,而这样的魔物自然不会懂得害怕是什么。鏖战犬冷眼看着玩偶的举动,眼里带着深深的打量。
  “好了,不要怕,你要什么玩具,我给你拿。”彤觉得自己好歹也算是魔族的候选人之一,怎么也不应该被一个小魔给吓到,虽然它之前躲避的技巧十分高超,但是既然自己主动选择来这里,那一定是想要有新的开始,相信也能和自己一样吧。于是,彤带着耐心一点点靠近,说服着,眼见只差三步的距离,彤蹲下身子脸庞柔和了几分,带着一点点的暖意看着还在瑟瑟发抖的魔物,抚平自己的声音轻柔地说着:“你好啊,不要害怕,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想要什么玩具啊?只要你说出来,我们就会努力帮你找到的。”
  “真的吗?”玩偶异常快速地回答,彤都楞了一下,随后莞尔一笑,应该没什么大事,但还是温柔地点点头:“恩,最乖了,要做听话的小孩,来和我一起去买东西不?”
  “不要。”玩偶拼命地摇着我的脑袋劝说彤,彤有些诧异地看着自己被拉住的胳膊,后背紧张地沁出了一层汗。彤有些哭笑不得,最后还是认真地问了句:“那你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礼物,我给你买个你喜欢你比较实用的。如果你觉得不需要也和我说一声吧,刚好省顿饭钱。”
  就见玩偶突然露出一个巨大的笑容,一直咧到了耳朵根,彤后知后觉地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已经晚了,自己被抓住的手根本挣脱不开,那玩偶的手竟然一直吸附在我的身上,而且,彤脸色大变:这玩偶竟然在蚕食自己的力量。彤暗道一声:“不好!”立马开始调动体内的能量来抵抗,让自己体内的气体运转起来,而随着不断地催动,渐渐地风扇开始慢慢地转动了起来。
  鏖战犬和九黎二人已经看出了问题,早早就带着木芽躲到了稍远一些的地方,而那玩偶见木芽即将被带走了,立刻松开抓着彤的手,起身跟了上去,彤这时才恍然大悟,眼见那玩偶就要追上木芽了,连忙大喊:“快让它碰木芽!”突如其来的吼声,让鏖战犬和九黎两人一愣,尤其是鏖战犬更是扭头立刻开骂:“你疯了,如果让它碰到木芽,木芽肯定死翘翘了,你是想让木芽早点死吗?”
  彤翻了个白眼,没有功夫仔细解释,拖着脱力的右手,快速赶上他们,和鏖战犬一起并排着跑着,身后则是那个玩偶追着,彤看着还使劲护着木芽的鏖战犬,终于没忍住一个暴和就把木芽夺了过来,冷眼扫了一眼,然后直接扶着木芽看着玩偶,冷笑了一声:“你就是个冒牌货吧。”
  本来看到木芽被拦住的玩偶眼角还带着几分喜悦,但是听到彤的话,眼角立刻耷拉了下来,眯成一条缝注视着彤。彤见此,淡淡地说了句:“来啊,你不是想要玩具吗,就是想要木芽对吧,木芽就是你的玩具,或者说是容器对吧?”那玩偶起初还十分不悦,但是听着彤的分析,眼睛里闪过一道光芒,抿抿嘴角说道:“恩,你说的不错,就是这样的,怎么这个容器是不是真的很不错,你也这么觉得对吧。”
  彤笑着点点头,看到一旁鏖战犬和九黎的眼神,尤其是鏖战犬感觉生扒了自己的心都有了,但还是不动声色地继续道:“那你就把她带走吧,反正他们也不会允许我这个魔物在和她在一起了,而且,我也没有心思在去杀害魔物了,不都是我自己的族人吗?”
  玩偶听了瞪了瞪眼睛,打量着彤,但是只是歪了歪脑袋,就走到了木芽的身边,见彤真的没有阻拦自己的意思,立刻紫色的眼睛发出贪婪的红色的光芒,像吸血虫一般立刻粘附在了木芽的脸上,开始大口大口地吮吸着,肉眼可见地那玩偶的身子越来越大,一旁的鏖战犬见了,难以置信地看着彤,眼睛里写满了质问,却见彤只是瞥了眼自己就撤走了视线,而自己的体力早就消失殆尽了,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完全修复,而现在……鏖战犬将眼神又落在了九黎的身上,九黎的情况根本没有比自己好多少,这一刻鏖战犬真的是想杀了彤。
  安静的空间中,只能听见那玩偶扒在木芽的脸上发出吮吸的声音,像婴儿喝奶一般,吧唧着嘴巴,而它的身体也是肉眼可见的膨胀,很快身子就掉到了木芽的腰部,而玩偶本身的布料都被撑得薄薄的,隐隐约约似乎可以看见那玩偶里面稀少的棉絮。
  【作者有话】
  今天因为一直奔波在路上,疲于找工作和面试,所以只能吃了晚饭之后坐在这儿把今日的章节更新了。写到这里,自己也是发现这本小说的问题可以说是大大的,等这本完结之后,自己会吸取教学、总结经验,认真筹备下一本,争取能够有进步。
  其实,真正的意图是为了记录一下昨日的梦境,深怕自己忘了。
  昨日应该是我外公去世之后的第六次梦到,第一二次分别是他去世不久后,一次是拿着手机还有一次是拄着拐杖,都是和我说些什么。
  但是这之后,就直到我大四上的暑假,在经历多重梦境的时候,终于在第四重梦境中遇到了。扯个题外话,那时候刚好是自己治病期间,多梦睡不好。那段时间梦中梦是常有的事儿,自己也不是很在意,因为自己从小到大还是蛮有这种感受的,直到那次连续三次(先是在家捉迷藏结果被怪物追杀、再是水底被妖怪追杀、接着是藏在草堆里被人绑着活活烧死),而这三个梦还不是互相独立的,如果用A、B、C来区别,那是我先做了个梦,梦到A;然后我醒了之后发现原来是做梦啊,于是我继续睡过去接着A做起了B;之后,我又因为害怕惊醒了发现原来是做梦啊,这时候我是清楚地知道我前面也是在做梦的,于是我又睡了过去接着B梦到了C;再次因为无处可逃的害怕而惊醒,这一回醒来我是身心俱疲,因为反复被追杀的滋味着实令我难受,于是这次醒来我觉得解脱了,终于不用再梦了,终于醒了(然而并没有)。之后,我发现我突然在家,然后外公来了。记得很清楚,爸爸让我去楼上拿东西,我下来之后发现外公站在玻璃门外面,看着诺基亚,外面的天空阴阴的,但有些闷热,那时候我听到爸爸让我倒可乐,我还十分生气,为什么不让外公一起吃饭,或者让外公上去在房间里休息一下。之后,我又心道:外公是不是还没原谅我,因为我没有看到他的最后一面,所以不肯和我说话。紧接着,我像是断片了一般,再一次内心独白着:我就说嘛,外公压根没有走,全部都是骗人的,还十分厌恶地看了眼我父母。这时候,闹钟响了(定的三点钟),那时候我朦朦胧胧地醒了过来,第一反应是:别让我醒过来啊,就在梦里啊,外公还在啊(当然是带着眼泪的)。这是第三次。久违的第三次。
  再之后,是这次寒假,先是清明节梦到了一回,但是具体内容记不清了。
  紧接着,是考研调剂面试失败后的几天,外公在浴室角落,我弟弟正在给他洗身子,(不知道为什么我小学同学也在帮忙,就我不在),然后这个梦里头,院子里有个大叔(爷爷)正在舀水(第二天真来了个爷爷),然后我就是想要碰下我外公的时候,(我外公坐在轮椅上),我外公突然开口说了句:研究生有点儿难上的。
  早晨醒来的时候,记起这句话,真的很神奇地让自己似乎缓了口气。说实话,得知面试失败,没能如愿升学的时候,自己真的觉得拖了宿舍的后腿。(不夸张,自己这之前的经历怎么都是宿舍前几,甚至综合能力都不算差的,也是自己早早就说要在大四希望全寝室都可以顺利升学,结果就是自己拖了后腿),这种滋味儿,让自己无地自容。
  在这之后,就是昨晚!昨晚的简直是神了。
  (或许大家不至于读的这么仔细,但作为写作品的人,曾经的某个片段中,自己在写到小说主人公木芽上一世再一次逃离,从高楼上跳下后,灵魂分离之后看到外公和亚奥的片段),那时候外公对木芽说了一句:你辛苦了,木芽哭了(作为作者也哭了)。
  而昨晚,真的神奇。
  前面记不清了,不外乎就是我又被追杀什么的,或者是和父母关系不好吧。
  然后就是我外公重病……之间发生了些什么(有父母对我的指责,和对我弟弟的维护—衔接的很奇怪),只记得后面我是怒吼着,扯着我弟弟(说是我弟弟,但我又觉得那似乎是个女生,貌似是我,但是我的确喊着我弟弟的名字)吼道:你疯了,外公都这样了,你还要借着外公的由头骗钱,我还以为你只拿了2000,你竟然骗了一万,你是想杀了谁啊!(至今还能清楚地感受到梦中的自己是如何的声嘶力竭,就想把一个装睡的人叫醒,即使嗓子哑了喊出血了,还是虐待着喊着),而这时候我自己本身就因为愤怒快哭了,结果我外公突然站起来对我说了一句:你辛苦了!
  我听到的时候瞬间抱着自己狂哭,这时候我的室友突然出现摸着我的头说,我才最像猫咪了。
  (真的,没有撒谎,我真的半夜从梦中哭醒的)然后,又猛地一想:我为什么辛苦……一系列怪怪的想法,促使我逼迫自己清醒,然后给我外婆打了个电话,一切安好之后,我又带着眼泪入睡了。
  真的,外公有一种陪着自己,虽然还是很菜吧,也活得很糊涂,甚至有些颓废,还有些荒唐,迷信,堕落,只想做只米虫、蛀虫。但是,梦到外公还是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安慰,感觉就是终于得到了一次答案的样子。
  虽然面试还是不理想,主要是文科生的薪资也太低了。我又不想作销售、推广、市场(这几个岗位找的还尤其的多),虽然我想着要么干喜欢钱少,要么不喜欢钱多,可是不喜欢的真的……想到要和人打交道就反感。
  无药可救了。。
  主要是记录一下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