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穿越之我不是拖油瓶 > 第二百一十七章意外大火

第二百一十七章意外大火


  “这段时日我每日都派人在林皇后的寝宫附近守着,发现她的随身丫鬟每日都会带着一盒饭食去天牢送饭给一个带着铁面具的人。”
  萧楚狂的声音想来低沉,此时在耳边说话显得更是酥酥麻麻。不过此时的萧离月根本没有心思去管这些。
  她的眉头紧紧皱起,不由疑惑出声:“那个戴着铁面具的人是谁?”
  萧楚狂并没有直接回应,反而继续往后说道:“不光如此,此前被送出宫外的洛依依,我的手下也已经知道了她的下落。据说,她现在正以你的名义去往了北方,只是不知道究竟想要去做什么。”
  “北方?”狭长的眼眸在这一瞬间微微眯起,萧离月依旧没能弄清事情的真相,“我在北方又没有熟识的人,她用我的名义去那边做什么?”
  “真的没有熟悉的人吗?”萧楚狂的声音突然增大,更是带上一丝危险。
  萧离月不免偏着头想了想,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一个念头,当即惊呼出声:“难道是,母亲的遗物?”
  两人视线相对,萧楚狂不免微微点了点头,表示确认。
  本以为这件事情只是牵扯了当今的皇上,没想到连皇后也牵扯其中。
  如今看来这并非只是皇上的私人恩怨,若是将所有的一切统统挖出来,或许会让当今的朝政都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当初马羚告诉自己母亲的遗物分为四份,分别放在四位不同人的手中
  她所知道的两人,一个在西边,一个则是南方的梅庄,至于另外两个人,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北方与东方。
  “皇后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行动?难道她就不害怕皇上.......”话音刚刚落下,脑子里迅速浮现出一个恐怖的想法,她的情绪瞬间变得狰狞起来,紧张地看着面前的人,“难道说,林皇后和父皇.......”
  “我怀疑,这件事情或许与母后被杀也有联系。”提及先皇后,萧楚狂的神情变得很是哀伤。
  与此同时,耳边传来阵阵敲锣的声音,喧嚣的人声立即引起了二人的注意。
  二人不免朝着那个方向看去,就看到漫天的火光将整个天空都给照亮。萧离月脸上的情绪越发变得阴沉起来,因为,那个方向如果没有看错的话,正是本该今晚自己休息的场所。
  若非萧楚狂来的及时,或许现在她已经葬身火海之中。
  “看来,她们的行动远比我们预想中的还要快。”萧离月嘴角划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两人对看一眼,她便朝着那边的方向走去。
  “慢着。”胳膊被人拉住,萧离月再无法迈开步子。
  此时的她心绪纷乱到了极点,当下就发狂起来:“她们都已经在我的房间里放火了,摆明了是想要杀人灭口。如果这个时候我还躲在这里不出声,是打算等到被杀的那一刻吗?”
  话音落下,萧离月也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有些失控,不免低下头不敢去看面前人的目光。
  “我知道你现在的情绪很复杂,也没有想要阻拦你的意思。只是对方来势汹汹,我实在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外面。”萧楚狂的声音较之刚才不知道温柔了多少倍,一双眼睛满是柔情。
  “既然我们已经识破了她们的计谋,自然不能够坐以待毙。最好的方式就是将计就计,我倒想看看,她们究竟还有什么样的手段。”说话间,萧楚狂已经将手紧紧揽住萧离月的腰肢,用宽阔的胸膛来告诉她,她的身后永远有他守护。
  “父皇,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萧离月气喘吁吁地冲到梅庄宽阔的地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里一脸焦急的皇上,不免开口询问。
  皇上听到她的声响,立即回头。
  确认面前的人是活生生存在的,不免喜极而泣:“月儿,你刚刚去了什么地方?可把为父给吓坏了。”
  一边说着,一边就伸出手想要去抱萧离月,却被对方给闪开。
  此时此刻,还不清楚放火的人究竟是谁,是否与皇上也有关系。在没有弄清事情的真相之前,她必须保持冷静,不让对方有一丝一毫的空隙。
  “今天发生的诸多事情实在是太过让我震惊,所以晚上便想着同宜墨一块去那边的树林走走,就当是散散心。怎么也没有想到,回来的时候,整个梅庄居然已经起火了。”
  说话的当口,她的神情表现的是那样焦急,完全令人看不出有任何表演的痕迹。眼角的泪滴就那样一滴滴的落下,也不知只是为了表演,还是内心真的害怕。
  “大晚上的还出去乱跑,我看这火八成就是你放的。目的就是和那个华云串通好了,想要将我们所有人都烧死在这里。”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的萧雪晴,一见面就朝着萧离月的方向掐架。
  此时的她根本没有那份心思与她打嘴仗,只当没有看到。
  “平时不是很能说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要我说,你就是做贼心虚,你就是想要放火烧死我们。就因为你的母亲做过的那些事情,所以你......”
  “住口!”不等她说完,皇上极度不满的目光已经朝着萧雪晴的方向狠狠看去,那眼神似乎是在警告什么。
  萧雪晴这才不甘心地低下头,静静走到一边,目光却死死瞪着萧离月的方向。
  萧离月则从她的表现中可以猜测,她一定知道部分自己所不知道的关于母亲的事情。这件事情错综复杂,要想找到机会,必须得逐个攻破。
  至于第一个开头的嘛,自然就是萧雪晴这个嘴上不带把的典型人物。
  在梅庄众多家仆,以及皇上身边侍从的不断努力下,这场大火总算是彻底熄灭了。
  “启禀皇上,这火虽然熄灭,但是华云的面目已然被毁掉,除非请来宫中的神医进行医治,否则会全身因火毒而溃烂身亡。”陈总管几步走到皇上的面前,冷冷说道。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皇上不免叹息几声,抬头看着已然被乌云所遮挡的月色,最终挥了挥衣袖,“也罢,反正这次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吩咐下去,明日启程,所有人即刻回宫。”
  说完这些,皇上便在侍从的保护下,缓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场大火分明就是萧离月那个不怀好意的家伙放的,否则怎么会这么恰好她不在房间里。”等到皇上的身影逐渐消失,萧雪晴再次朝着萧离月的方向乱嚷嚷起来。
  旁边的冷乐吟在中间打着哈哈:“所有人都知道这次的火灾是从五公主所居住的地方燃起来的,若是五公主当真想要放火,完全可以去找其他的地方,她没有这么傻。”
  周围众人闻言,都不由得点了点头。
  看到这样的光景,萧雪晴越发不满起来:“我们姐妹之间说话,同你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丞相的女儿罢了,日后也是嫁给四哥那样的人。到时候你究竟是妻,还是妾,还说不定呢。要不是沾了我的光,你怎么配来这趟微服私访?”
  说话间,对冷乐吟的嘲讽完全展现无遗。
  冷乐吟双手紧攥成拳,眼中已然隐隐有泪水涌现。若非因为萧雪晴是皇后的女儿,她必然已经一巴掌直接打了过去。
  四皇子同洛依依的那件事情,宫中谁人不知,更是成为不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想她冷乐吟,虽不是皇上的女儿,却也是丞相府捧在手掌心的明珠。还没有出嫁就碰上这样的事情,如今还多次被人提出,自然是将萧雪晴恨到了骨子里。
  “若是你之后回京路上,再敢对我有任何不敬。回到宫中,我就让四哥休了你,让你们整个丞相府都因为你脸上无光!”或许是知道说不过萧离月,萧雪晴便戳着冷乐吟的伤心处一个劲的说。
  “啪”的一声脆响,萧雪晴的左脸已经肿起一个小小的山包,此时更是火辣辣的生疼。
  “萧离月,你是不是疯了?你居然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母后若是知道了这件事情,她会.......”
  话音还未落下,便再次遭到一巴掌,那沉重的力道让她身形一个不稳,直接就坐到了地上。
  “你母后?你母后知道了又能怎样?现在我们可不是在京都,这里距离京都有多远你不是不知道。若是你惹急了我,我就算在这里要了你的性命又如何?”一股浓重的杀气从萧离月的身上传出,不由让萧雪晴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几步走到冷乐吟的身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冷冷说道:“她是我的人,为我说话也是应该。你若是不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就尽管试试。我自然有方法让你清楚,有什么话,是不能乱说的。”
  倒不是萧离月要在她的面前展示些什么,而是刚刚那一番话,落在萧离月的心中实在是不爽到了极点。
  大家同为女人,自然知道刚刚那些话对于一个还没有出嫁的女人来说有多重要。
  原本就憋了一天脾气,突然听到这样的话语,她怎么还能够忍得下去。没有直接将她推进火堆已经算是她的大度。
  冷乐吟则被她牵着,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时不时还会回头朝着仍旧呆愣在地上的萧雪晴看上一眼,露出意味不明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