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穿越之我不是拖油瓶 > 第二百一十六章 蒙面熟人

第二百一十六章 蒙面熟人


  突如其来的变故,就连萧离月都没有反应过来。
  刚还装成是弱女子的真华云,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迅速朝着皇上的方向猛刺过去。
  好在宜墨发现及时,只一个欺身就冲了上去,立即拔出长剑将那匕首给挡下。
  清脆的声音落地,真华云也被反应过来的那些侍从们团团围住,明晃晃的数把长剑落在她的脖颈。
  尽管如此,她那双眼依旧极其怨恨地看着前方的皇上,恨不得现在能够生吞了他的皮肉。
  “真是棋差一招,就差这么一点点。只要这一点点,我就能够杀了你,为月姬报仇!”华云不满地嘟囔着,说出的话让萧离月心中一阵翻腾。
  如果说马羚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为什么华云也说要杀了皇上。
  难不成,母亲的死,真的与父皇脱不了干系?
  她的目光鬼使神差就朝着皇上的方向看了过去,正好对上他望向自己的目光。不知怎的,竟觉得一阵害怕,最终还是将目光移向了别的方向。
  “朕已经同你们说过很多遍,月姬的死与朕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如果可以重来一遍的话,我也不希望月姬就这样死去。所以我这次微服私访,是想要找到你们,将当年的误会统统解开。”
  皇上的话语里充满了无奈与真诚,就连萧离月都察觉到了那极其罕见的情绪。
  但华云始终用那怨恨的目光望着他,不管他说什么,都在嘴里嘀咕着:“杀人凶手,杀人犯!”
  或许是皇上也意识到,自己这样同她说没有任何的作用,只能叹息一声:“也罢,当年的事情,或许这些就是老天给我的惩罚吧。”
  他背转过身,给萧离月留下诸多疑惑。
  “先带她回京城。”冷漠的声音重新传出,他再次成为那个万人之上的君王。只是那个背影,竟多了几分萧瑟之感。
  “父皇......”萧离月还想要说些什么,就看到前面的人微微摆了摆手。
  “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只是现在朕心里很乱,等过了今夜,朕一定将所有当年与你母亲有关的事情统统都告诉你。”
  都已经这样说了,萧离月若是再冲上去,指不定会被定下什么样的罪责。只能点了点头,就这样静静立在原地。
  众人逐渐散去,萧离月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才刚将房门给关上,人就直接倚靠在门前发愣。
  本以为找到真华云之后,就可以得到母亲的遗物,从而将那件看似隐藏了多年的秘密给解开。
  可如今,事情仿佛越发麻烦起来,与圣上更是有着解不开的关系。
  倘若母亲当真是被父皇所杀,那为何还要留下自己?还对自己诸多疼爱?
  可若是母亲并非是父皇所杀,那为何这么多的人都误会了父皇?
  究竟当年经历了什么事情?这背后又隐藏了怎样的真相?她实在是疑惑到了极点。
  “公主,刚刚我在阻拦华云的时候,她偷偷将这张纸条塞给了我。”宜墨突兀出声,吓得萧离月差点惊叫出声。
  等反应过来,发现她那双纤长的手掌内部,正静静躺着一个揉捏成圆形的纸团。
  不等对方再催促第二遍,萧离月已然上前将纸团给打开,就见上面写着几个大字:“鬼阳村,玉如意。”
  刚将这几个字念出声,屋外一个黑影闪现,强烈的风动引得房中的蜡烛剧烈摇摆,使得影子左右摇晃,甚是吓人。
  “公主,小心!”宜墨惊恐的声音才刚落下,萧离月已然察觉到一双手紧紧抱住了自己的腰肢。还没等反应过来,双脚已经顿然离地,整个人在对方的怀中迅速跃出了窗外,直接朝着远处的小树林飞去。
  宜墨自然在后面紧追不舍,可每次在即将接触到前方的人后,那黑衣人便会突然快上几步,让两人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五六步左右。
  这段时间以来,萧离月也曾暗中分析过宜墨的功夫。
  虽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但宜墨的武功在整个皇宫可以排上前十。用来对付所谓的采花贼可谓是绰绰有余,就算是功夫比她高上一些,在轻功这方面,也绝对不会是她的对手。
  可现在,距离黑衣人这么近的距离,却未曾听到他有任何喘息,足以见得此人的武功之高。
  只是这样的人,为何要将自己给掳走?
  “你可知晓我是谁?我可是当今的五公主。你现在掳走我,只会给你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识相的,现在立刻就将我放下,否则,让我知道你是谁,一定有你好看。”见宜墨在后面追了这么久都没有追上,萧离月决定依靠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
  没想到对方只是轻笑一声,那声音让她觉得有些熟悉。
  脑海里有了大致一个印象后,萧离月不由吸了吸鼻子,仔仔细细闻着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当即眉头皱起,惊呼:“是你?”
  两个字刚刚冒出,那人便一个倒栽葱落到地上,将萧离月安稳放置于平面,转身就与追上来的宜墨打到一起。
  两人都穿着深色的衣裳,在月光并非浓烈的夜晚,一时间令人难以分清。
  萧离月已然从惊吓中缓和过来,此时已然来到距离二人不是特别远的地方。
  就见宜墨被打中一掌,整个人极速后退,脚下迅速划出两道长印。回头就看到萧离月正欲走近,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公主快走,此人武功高出我太多。我没有能力再保护公主,只能与他同归于尽!”
  话音落下,一个黑不溜秋的圆球已然在掌心露出,宜墨闭上眼,似乎已然做好了必死的决心。
  就在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你果然是用心在守护月儿,这我就放心了。”
  熟悉的声音是那样的清晰,不由让宜墨睁开双眼,就见那蒙面人将面巾除去,露出一张她朝思暮想的脸。
  “太子殿下?”
  对于她的震惊,萧楚狂只是浅浅点了点头,便朝着萧离月的方向缓缓走去,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
  “这么久没见我,居然连我的气味都忘记了?该罚。”
  如此温柔的话语,似乎只要在面对她的时候才会拥有。宜墨看着这一对璧人,不免慢慢将身形隐入黑夜。
  萧离月刚刚一直处于想问题之中,突如其来的掳虐,让她一时间慌了神。哪里还去仔细闻对方的味道。
  若不是那一丝轻笑让她觉得不对劲,恐怕她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呢。
  “哼,一来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你是觉得吓我很好玩吗?”明明见到对方的瞬间,心中高兴地不得了。
  可偏偏要装作一脸不满的模样,或许,这就是女人的奇怪之处吧。
  “我好不容易从京都到这里来一趟,你却是这样的表情。还以为你会特别激动呢,原来一切都是我想多了。既然如此,那我走就是了。”萧楚狂叹息一声,转身便是一跳。
  良久,都没有任何声响。
  萧离月这才有些慌张,连忙朝着后方看去。可哪里还有人的踪影。
  “不是吧,我就只是心中不舒服说些话而已,居然就走了?”嘴上嘟哝念叨着,眉眼里全都是不甘的神色。
  落寞地转身,头却撞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次,不需要抬头,她也知道对方是谁。
  害怕对方会再次溜走,索性一把将对方给抱住:“小样,调戏了本公主就想走?未免也太过小瞧本公主了吧?”
  似乎是没想到萧离月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萧楚狂明显有些愣怔,但很快嘴角就扬起一丝愉悦的笑容。
  “原来调戏了你就会有这样的待遇?那我可得好好跟宜墨说说,日后若是有哪个想要调戏你的人,一定要将他拦在十米之外。”萧楚狂配合着她,也说些平日里不会说的话。
  这些话落在萧离月的心中,只觉得分外温暖。
  就连这树林里的寒风,似乎都不那么冷了。
  两人互相说着调笑的话有一段时间,萧离月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免抬头:“你不是在京都仔细察看皇后的动作吗?怎么会大半夜的孤身一人到这里来?莫非是京都发生了什么异常?”
  萧离月并不是一个轻易陷入爱情就无法逃脱的女子,短暂的温存后,她立即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不对劲。
  提及京都,刚还一脸温柔的萧楚狂,身上突然笼罩一层阴郁。
  他那如同深潭无法窥见到底的双眸,缓缓朝着密林深处望去,冷冷说着:“大事倒是没有发生,只不过我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想到或许与你母亲有关,有从宜墨寄回去的信件中看到些许异样,想着来这里帮帮你或许会更好。”
  “母亲?”萧离月当下就从对方的怀中离开,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其实,她对于这具身体的母亲并没有多大的眷恋。只是这段时间以来,围绕着她母亲发生了太多的额事情。
  甚至一度让她认为,自己之所以会来到这个世界,或许就和这个叫月姬的女人有着某种联系。
  只是她的这种震惊落在萧楚狂的眼中,只当是她心下激动,并未有过多的想法。
  就见他点点头,朝着四周巡视一圈,确认没有其余人在附近,这才微微俯身,贴近了萧离月的耳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