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穿越之我不是拖油瓶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真假华云

第二百一十五章 真假华云


  “想不到这梅庄的密道居然隐藏地这么深,居然会在太湖石的下方。”就算是见多识广的宜墨,在看到突然裂开的地面后,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毕竟这个时代的密室,大多数都是隐藏在房间的下方,或者内部,就这样明目张胆的摆放在外面的,还真是第一次。
  不过能够进入梅庄欣赏梅花的不是贵族,就是富甲一方的人物。对于这随处可见的太湖石,自然是没有任何兴趣。
  或许这就是应了那句古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萧离月并没有理睬她的惊讶,所有的目光都被那黑漆漆的洞口所吸引。仿佛里面有着某种神秘的力量,正一步步催促着她往里面深入。
  一步,两步,就连她自己都毫无意识到自己的行动。
  “公主,您要不要再想想?这密道出现的突然,若是里面有什么危险......”宜墨也是真心为了她着想。
  萧离月却只是摆了摆手,继续朝着下方走去。
  世界上的事情都是这样,但凡迟上这么一步,或许线索就会在面前悄悄溜走。
  见她完全没有想要后退的想法,宜墨也只能迅速跟上。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下方后,宜墨迅速点上随时准备好的火折子。
  之前一直处于黑暗中,并不能估算附近有多大。直到火光升起,萧离月不免微微张开嘴角。
  本以为无非只是一间房子大小的密室,此时竟一下无法看到边际。
  “呜呜!”有细微的声音从远方传出,萧离月不免仔细朝着那个方向望去,就见一个长相与华云一模一样的女子被捆在石柱上,眼神哀切地注视着她,正不断发出各种声音企图引起她的注意。
  如此空旷的房间内,突然出现一个人影,而且还和华云长的一模一样,这自然引起了萧离月的注意。
  情不自禁就朝着对方缓缓走去,上下打量一眼面前的人,确认她的确与华云一般无二。就连嘴角的一颗小痔,居然都一模一样。
  “呜呜呜!”对方的情绪越发激动起来,好像有满腹的话语要对她说。
  萧离月一把将她嘴里的布条给挑开,眯着狭长的眼睛审视她来:“你究竟是谁?”
  似乎是许久都没有这样畅快的呼吸,对方深呼吸一口气,这才缓缓说道:“我是华云,是梅庄的庄主。”
  “你撒谎!”话音才刚落下,萧离月毫无犹豫打断了她的话,全身都散发出一种威压,给人强烈的压迫感。
  “你说你是梅庄庄主,可真正的华云却在上面招待客人。不要以为你们长了同样的脸,就可以糊弄我。”萧离月表情严肃,冷冷说着。
  宜墨就这样静静立在一边,尽管不知道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那人苦涩一笑,声音变得有些凄凉:“她不是真正的华云,我才是。她戴了人皮-面具,伪装成我的模样......”
  她的表情是那样的哀婉,以至于萧离月有一瞬间觉得,她说的就是事实。
  只是最近这些事情发生的太过蹊跷,让她没有办法仅仅凭借对方的一面之词就去相信。若是再遇上之前那样的事情,那她是月姬女儿的事情就会彻底曝光。
  短暂的思索后,萧离月嘴角扬起淡淡的笑容,浅浅说着:“我有方法知道你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华云。”
  她缓缓站起,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的人,轻声说道:“马羚这次派我前来,是想询问当年的那件事情。如果你不清楚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那就恕我无法相信你的真实身份。”
  听到这里,她明显有片刻的出神,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
  萧离月清楚时间有限,她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同她在这里浪费,索性直接转身,作势离开。
  看到这个光景的她明显急了,毕竟能通过这条秘道下来的人几乎是没有。若是等到萧离月离开,或许她这辈子都没有再出去的时候。
  “月姬的遗物。”清清楚楚五个字传入萧离月的耳中,她当即就停下了脚步。
  相比于之前自己说了无数次都没有反应的那个华云,现在这位明显更加有说服力。
  朝着宜墨的方向使了个眼色,后者便立即朝着阶梯的方向往上走,在即将到达地面的方向停下,开始察看四周的情况。
  “既然我已经确定了你的身份,自然也该告诉你我究竟是谁。”萧离月面容一扫之前的冷漠,“你口中的月姬,就是我的母亲,此次来这里,就是为了找到母亲的遗物。”
  她很清楚,要想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必须坦诚相待。反正都已经确认了对方的关系,她自然也没有再多想。
  这次,轮到华云一双眼紧紧注视着她,长久都没有说话。
  看样子,似乎是对于她是月姬女儿这件事情保持一定的怀疑。
  “那你看看这样东西,应该就清楚了吧?”说话间,萧离月从脖子上拿出一直随身携带的夜明珠。
  皎洁的夜明珠,此时散发出淡淡的幽光,落入真华云的眼中,只觉得分外柔和。
  “你......果然是月姬的女儿。”她的眼角不免有些湿润,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辈子居然还能够看到与月姬相关的人事。
  萧离月清楚现在并非是叙旧的时候,连忙开门见山:“此时我来这里,主要是想要拿到母亲所给予的遗物。相信你一定会帮我的吧?”
  真华云激动地点头,但很快又说道:“就算我想帮你又怎样?我现在被她关在这里。就算我现在出去,外面那些人也未必会听我的话。除非你能找到方法,让外面那个人暴露真实的面目,否则,我也只能是有心无力。”
  萧离月自然早就料到了这一点,嘴角微微向上扬起:“你放心,只要你答应将母亲的遗物给我,其他的事情完全不用担心。”
  “庄主,你这梅庄的梅花可真是好看,比宫中那些稀有的品种还要好看呢。”萧离月正抬头看着一望无际的梅林,嘴里发出感叹。
  同样在一旁陪同皇上赏梅的萧雪晴则用眼扫视她一眼,小声说着:“真是会说话,后花园的繁花可比这里好看多了,怎么不见你平日里惊叹连连。”
  两人才见面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便已然开始针锋相对。
  四周那些奴才们自然清楚两人的相处模式,只是将头放低,一句话也不说。
  萧离月就好像没有听到她所说的话一样,继续往前走着,并不停赞叹着四周的一切,越发惹得萧雪晴不满起来。
  “庄主,这株梅花看起来真是好看,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品种?若是将它移送到宫中,就种植在我书房外面,每日闲暇的时候能看到,那该有多好。”萧离月看似天真地询问着。
  “无非就是几根破树罢了,非得附庸风雅。你那月汐阁里面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不知名的花草了,现在还想将梅庄的树给搬过去?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你那月汐阁是种植花草的地方呢。”
  萧雪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但凡能找到诋毁的地方就倾尽全力。
  若非萧离月此时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定然已经和萧雪晴争论起来。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程,萧离月指着不远处的一颗罕见树种询问:“庄主,这株梅树看起来颇有一番风味,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来历?”
  这一路上已经不知道问了多少次,可华云每次都是推脱下人来进行讲解。
  现在又朝着身边的人望去,对方则低下头来,用极小的声音说道:“这株梅树是前段时间庄主让小的挪过来的,当时也没有告诉小的这棵树的名字,所以小的也不清楚。”
  “难怪这颗梅树看起来这么奇特,原来是稀有品种啊。那我就更得听听庄主仔细说说了。”萧离月说完,便停在这里不再前行。
  一旁的皇上听到那侍从如此说,便也停了下来,朝着这株梅树看去。
  万般无奈之下,华云只好亲自上阵。当被问到这种品种的树名叫什么的时候,她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
  萧离月嘴角一扬,当即就呵斥起来:“大胆贼人,居然敢冒充梅庄庄主,真以为自己的这点伎俩能够瞒天过海不成?”
  话音刚落,一直静静跟在后方的宜墨一个飞跃,人就从华云的面前跳过。
  等到她重新回到后方时,手里已经多了一张人皮-面具。
  “你不是庄主?真正的庄主在什么地方?”白管家就在身边,看着眼前突然变换的人脸,当下就质问起来。
  萧离月帮忙回应:“她利用人皮-面具假扮成梅庄庄主,至于真正的庄主,已经被她锁在密室之中。”
  话音刚落,萧离月连忙拍了拍手。
  在众人的疑惑中,她身后的一名侍从缓缓走到正中间,将包裹在头上的头巾一摘,一张与刚才一模一样的脸便露了出来。
  “庄主?”白管家不免惊呼出声,回头看看露馅的人,又看一眼前方。
  “父皇,此人假装梅庄庄主,不知道安得是什么心思。你......”萧离月正要告状,皇上的目光已经朝着真华云的方向看去。
  冷漠的话音传出:“来人,给我将这贼子给拿下!”
  话音刚落,立即从四面八方走出一堆侍从,统统朝着真华云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