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江湖有间八卦社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幸还是不幸

第二百二十八章 幸还是不幸


  “画面?”祁轩追问,“什么样的画面?”
  唐柔挤着眉毛,“说不清,我刚刚不是提到江泽霖吗?就在说到他名字的时候,眼前突然闪过一个江泽霖浑身是血的画面,而且他的身边好像还有一个人。”
  “哦?谁?”
  “姬澜大哥,”唐柔说着,摇头道,“很像,但又觉得不可能,姬澜大哥和江泽霖应该是不认识的。”
  “凌霄阁主姬澜?”祁轩双眼微眯,“你怎么会觉得像他?”
  而且还是和江泽霖在一起,这一点更让人难以置信了。
  唐柔趴在桌子上,“我也不知道,脑子里为什么会突然闪过这样的画面,而且是这么不好的一个画面。”
  唐柔也觉得一阵莫名,就算她会因为解筱豪的伤想到江泽霖,也应该是和怪医在一起,怎么会出现姬澜的身影。
  祁轩看到唐柔的眉头越皱越紧,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别想那么多,也许是最近的形式,让你觉得,总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其实,并没有那么糟糕。”
  唐柔撅着嘴抬头看祁轩,“祁轩公子这安慰人的话,说的可真糟糕。”
  “哦?”祁轩无语笑道,“很糟糕吗?”
  “当然糟糕了,你都没有发现了,你自己都没有以前那么自信了,你之前说话,可是十分笃定的,从来不会说这么轻飘飘的话,这样,还好意思安慰我?”
  “哈,被你看穿了。”
  唐柔高傲仰头,“早就告诉你本姑娘很厉害了。”
  “是是,你很厉害。”
  说话间,外面又传来了玉凌枫怒吼的声音,这个声音似乎已经成为霏雨小驻的一道风景线,如果哪一天没有响起,众人都会觉得这一日似乎缺少一点什么。
  祁轩眉头微皱,轻轻摇了摇头。
  唐柔之前去劝过一两次,玉凌枫的说法是他在练武。
  除了唐柔其他人都不敢靠近,解筱豪和祁轩则都是选择无视。
  唐柔转头看了看外面的方向,问祁轩,“你猜,这霏雨小驻能支撑多长时间?”
  祁轩轻笑不语。
  外面又突然传来雪莹的喊声。
  这就不正常了,唐柔和祁轩同时起身往出走。
  唐柔跑过去拦住雪莹,“雪莹姐,发生什么事了?”
  看到唐柔和祁轩,“我……那边……”雪莹指着身后的方向,“有两个人,不对……是三个人,漂了……漂进了……”
  “三个人?什么样的人?”
  眼看雪莹话都说不清楚,祁轩上前道,“带我们去看看。”
  雪莹点头转身带路。
  严奕也闻声赶来,并没有多问,而是直接跟在了祁轩他们身后。
  雪莹带祁轩他们来到连接霏雨小驻的河边,雪莹已经将她口中说的那三个人捞到了河岸才回去叫人的。
  “就是他们。”
  唐柔看着躺在河岸上的三个人,脸上全是惊讶和难以置信的表情,她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她是希望见到他们,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见到这个样子的他们。
  “姬澜大哥?江泽霖?姬蕊?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在这一瞬间,唐柔再没有如此讨厌自己的预感,刚刚脑海中闪过的画面,却成为了现实。
  更让人难以相信的是,唐柔清楚的看到,刺入江泽霖体内的那把剑正是姬澜的剑,这说明了什么?唐柔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
  “严大哥,”祁轩转头看向严奕,“先带他们回去吧。”
  江泽霖和姬澜重伤,姬蕊身死。
  当唐柔听到这样的结果时,整个人都是懵的。
  唐柔一个人坐在河边,她知道江湖从来都是残酷的,但却从来没有想到会如此的残酷。
  “你没事吧?”雪莹走到唐柔身边坐下,“他们……是你的朋友?”
  唐柔缓缓点头。
  “都是吗?”
  不明白雪莹为何有这种疑问的唐柔转头看向雪莹。
  只见雪莹一脸同情的看着她,“看到他们那个样子,你一定很伤心。”
  然而,她除了伤心之外,没有任何办法。
  “能跟我说说吗?”
  唐柔狐疑的看着雪莹。
  “说说你的事情。”雪莹认真的看着唐柔,“可以吗?”
  “你为什么想知道?”
  对于雪莹,唐柔只觉得她是一个美丽温柔的女子,却始终亲近不起来,即使雪莹总会让唐柔想起若仙,明明这两个是十分相似的人,感觉也应该是一样的才对。
  也许是因为玉凌枫吧?
  “雪莹姐姐。”
  唐柔终于出声,问出了自己这些天来一直想要问的问题,“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开玉凌枫楼主,和严奕大哥在一起?”
  只见雪莹缓缓转过头去。
  “抱歉,是我失礼了。”唐柔知道自己问的有些唐突,连忙道歉。
  雪莹摇着头,“没关系,其实当我第一天见到你,以及你听到我身份时的反应,我就知道,总有一天你也许会问我这个问题。”
  “我……”唐柔不好意思的看着雪莹,“那雪莹姐姐你愿意告诉我吗?”
  “当然可以,”雪莹再一次转过头与唐柔四目相对,“你是一个明事理的姑娘,这些天的相处,我更加肯定了,难怪他们都会说你与众不同。”
  雪莹说着,更靠近唐柔一些,问她,“你觉得凌枫是个什么样的人?”
  唐柔看着河水,答道,“楼主他,是一个很直率的人,对朋友十分真诚,无论是对解公子还是江泽霖,而且也很善良,虽然脾气不太好。”
  听到唐柔对玉凌枫的评价,雪莹轻声笑道,“原来在你看来他是这样一个人啊。”
  “怎么?难道不是?”
  “是,你说的也不错,他对别人,确实是这样,但对自己,却不一样了,他很难看清楚自己的心,从来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他总是为别人多过于为自己,是个十足的傻子。”
  “啊?”
  雪莹轻叹一口气继续说:“他很爱自己的大哥,对我也很好,但他却分不清自己的感情,其实,他不爱我,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他从来没有爱过我,只是在欺骗他自己而已,如果我不离开他,那么我们两个都会一辈子活在欺骗当中的,这样,无论是对他还是对于我,都是残忍的。”
  “可是……”唐柔不解,“你和严奕大哥双双背叛他,就是为了让他看清自己?那如今,你们认为,他看清自己了吗?”
  “当然,”雪莹看着唐柔,“他已经看的十分清楚了。”
  “是吗?我怎么觉得,他并没有啊,每天这个发脾气,他还是很恨你们不是吗?”
  雪莹摇了摇头,“你觉得他现在还恨我们?唐柔姑娘,最近江湖上的事情,让你烦心了吧?不然以你的聪慧,不会看不出来。”
  雪莹的这句话,倒让唐柔无言以对了。
  “唐柔姑娘呢?可以跟我说说你的事情了吗?”
  “我啊,”唐柔咬了咬嘴唇,“我的事情比较扯,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一个自以为可以玩转江湖的傻姑娘,信心满满的闯荡江湖,想要揭开江湖上所有以前自己一知半解,甚至不知道的事情,结果被这个江湖打击的开始怀疑人生。”
  “那你想要放弃吗?”
  唐柔虽然迟疑了片刻,但最终还是摇头,“不,我才不要放弃,我的朋友,我重视的人,都身在江湖,也许我并不能像自己原本想象中的那样玩转江湖,但也绝对不可能轻易放弃,可能凭我的本事,帮不上他们什么忙,即使这样,我也想要一直陪着他们。”
  两个人坐在河边聊了很长时间,直到黄昏来临,才起身回去。
  刚走进房间,唐柔就听到祁轩的声音。
  “伤心够了?”
  唐柔走到祁轩对面坐下,不满的看着祁轩,“你以为本姑娘想你一样无情吗?”
  “哈,”祁轩无语到,“原来在唐柔姑娘眼里,我是一个无情的人。”
  “对,没错,就是这样,你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
  唐柔就知道祁轩会这样说,其实唐柔明白,祁轩才不是什么无情的人,他只是比任何人都要懂得隐藏自己的感情罢了。
  “对了,姬澜大哥和江泽霖怎么样?他们能好起来吗”
  “江泽霖应该没有没什么问题,并没有伤到要害处,至于姬澜,很严重,必须等江泽霖醒来,看他有没有办法救姬澜。”
  这是唐柔所担心的问题。
  “可是,插在江泽霖身上的剑,是姬澜大哥的,如果姬澜大哥想要杀江泽霖,江泽霖怎么可能会救他?”
  祁轩却摇头道,“我觉得事情恐怕没有我们看到的这么简单,江泽霖身上的伤,除了姬澜所造成的之外,还有另一个人,一切只能等江泽霖醒来之后才能知道。”
  唐柔趴在桌子上大叹气,“怎么会这样呢?那姬蕊是怎么回事?她是怎么死的?能看出来吗?”
  祁轩犹豫了一瞬才说,“以我看,应该是自杀,是由内冲破经脉而死的。”
  “什么?”唐柔腾的一下站起身,“自杀?怎么可能?好好的,姬蕊为什么要自杀?”
  “少一个人。”
  “啊?少一个人?谁?”唐柔猛然想到,“尹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