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遇见你对我有多重要 > 第244章:古堡魅影 五

第244章:古堡魅影 五


  安玲冷静下来之后,一位身穿护士的女子走到安玲的面前,安玲看着眼前走来的女子,一眼便认出,就是被自己打晕的人,不过瞧女子看自己的目光,目光中都是对自己的憎恨。
  安玲的拳头不自觉的握紧,她心里清楚,自己不能反抗,他们即便可以放过自己,可不一定会放过木烊乐箐和关晓沫。
  安玲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自己恐怕不好过,眼前的人还不知道会怎么折磨自己,不过不管怎么样,她都能承受,只是她的身份不要被人知道,还有木烊乐箐和关晓沫两人不要受伤就好。
  安玲吸了一口气,目光看向眼前的女子,女子走到安玲的面前,伸手抓住安玲的手,便朝手术室走去,安玲并未有任何的反抗,而且安玲明显的感觉到,眼前女子的手劲慢慢的加大,安玲的手腕感觉到一阵疼痛,安玲把眉头一皱,并未吭一声,跟随着女子的步伐。
  来到手术室,女子把安玲使劲的一拉,安玲差点摔倒在地上,不过好在安玲反应得快,并未摔倒,只是手臂不小心被一旁尖锐的东西刮伤。
  安玲看了一眼流血的手,并未过多去理会,只是目光再一次的看向眼前的女子,只见眼前的女子朝安玲走过去,安玲就站在原地,无动于衷,虽然不知眼前的女子到底要做什么,但是看女子的样子,恐怕并非善类。
  安玲不顾流血的手臂,双手紧紧的握成一个拳头,目光看着走向自己的女子。
  安玲叹了一口气,最终慢慢的松开双手,她知道,不管自己有多气愤,都是没有用的,毕竟现在木烊乐箐和关晓沫在他们的手里,她也不敢有什么举动。
  若是她们两人并未被抓,她还可以拼死一搏,可是现在两人在他们手里,她不得不去考虑这方面的问题,至少保证两人的安危,不能让两人受伤。
  双手慢慢的松开,看着走来的女子,安玲还未反应过来,女子就直接给了安玲一拳头。安玲被打得眼冒金星,扶着身旁的墙,尽量不让自己倒在地上,即便被打,她也要站着,不让自己倒下。
  安玲站在原地愣了一会,最终缓过来,看着眼前的女子依旧非常的气愤,安玲站在原地无动于衷。
  她完全能理解,知道眼前女子为何会如此的气愤。如果自己被一个人给打了,自己恐怕也会像眼前女子一样,所以安玲站在一旁想着这件事情,最终想通,也不再去纠结,而不再纠结之后,安玲心中的怒火也在慢慢的消失。
  安玲最终安静下心来,目光看向眼前的女子,女子这时候走到安玲的面前,握住安玲的手腕,走到一旁的手术台上,安玲并未反抗,因为她知道,现在的她,就如同要被实验的小白鼠一样,甚至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安玲躺在床上,看着女子走到一旁,拿着针管,不知把什么东西打了进去,安玲看着女子的举动,安玲只是害怕的咽了咽口水,但是她并未有任何多余的举动,只是这么看着。
  看着女子一系列的动作做完之后,女子朝安玲走来,安玲这时候也没有任何的改变,只是躺在手术台上,她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她已经准备好要承受了。
  女子走到安玲的身边,把手里的注射器直接朝安玲的手臂处打,而且手上的力度很重,安玲只是‘吱’了一声,把眉头一皱,并未喊一句痛。
  液体全部注入到安玲的手臂里,而此时的安玲只感觉身体十分的沉重,便慢慢的睡了过去。
  安玲并未看到,在她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女子脸上难过的表情。
  若是安玲瞧见了,一定会很诧异,诧异女子为何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女子这时候走到一旁,戴好医用手套,又拿了手术刀,来到安玲的身边,把一旁的托盘拿到一旁,目光落在安玲的手臂上,看着手臂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女子此时微微的把眉头一皱。
  女子拿出酒精,为安玲消毒,又为她把伤口包扎好,看着包扎好的伤口,女子拿着托盘,走到一旁,拿着一张椅子坐在一旁。
  女子看着安玲的手臂,伸手摸了摸,女子把眉头再一次的一皱,拿起手术刀,目光看向四周,可是并未有所发现。女子这时不知为何,竟然松了一口气。
  女子手里拿着手术刀,看着安玲的手臂,女子轻轻的划了一条小伤口,不知为何,女子所划的伤口并未流血,这倒是没有让女子感到惊讶,倒是有点窃喜。
  女子的目光一直都在安玲的手臂上,从一旁拿出一个容器,放在安玲的手臂下来。刚才轻轻的划了一刀,手臂并未流血,而这时女子又换了一把手术刀,在原本的伤口上,继续划着,只是这时候女子的动作很慢,而且很轻,好想害怕把安玲弄痛一样。
  而这时候只见女子又划了一刀之后,安玲的手臂这时候迅速的流出血液来。
  而且血液此时流得非常的多,女子也没有着急的去处理此事,而是看着安玲手臂里的东西,不由的感到惊讶。
  女子十分的小心,甚至担心伤到安玲,所以女子的动作更加的缓慢。
  女子把安玲手臂里的那一小块黑色的东西放在一旁,便把目光看向安玲的手腕,看着安玲的手臂不断的流血,这时候女子依旧不紧不慢,把一旁的碘酒拿了过来,便为安玲处理伤口。
  看着安玲的伤口并未再流血,女子把手里黑色的小东西拿起来,用酒精洗去小东西的血迹。
  看着熟睡的安玲,女子站在一旁,时不时的摸摸安玲的手臂。
  看着安玲现在的样子,女子坐在一旁,目光落在安玲的身上,但是脸上毫无任何的表情。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手术台上的安玲并未醒来,而且女子也坐在一旁,目光时不时的看向手术台上的安玲。。
  其实此时她的心很慌,因为这种事情以前发生过,而且她确实也担心安玲醒不过来,而且那药的分量,她这一次加得比较重,她真的担心有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