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隔壁青梅超甜 > 34

  余老大毫不客气的指着余安骂道:“没有妨碍别人?你这是资本主义的余毒你知不知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就知道投机倒把,还将魔爪伸向学校了!”
  余老二一开始还义正言辞的,这会儿听了这话就有些心虚,他望向余安问道:“二妮子,你到底干了啥?”
  余安不知道余正山向余天海说了多少,但是现在看来,怕是事情真的不简单!
  余安低声说道:“事情是我惹出来的,你们对付我好了,与余斐什么关系?”
  余老大冷笑,“你现在知道错了?你这种性质可是十分的恶劣,余叔不让余斐去考学,可是为了咱们大队好,若是都跟着你学,咱们大队不就乱套了?”
  余老大气势汹汹的骂了半天,最后临出门的时候,竟然跑到菜地里去,将那一陇陇的菜畦子踩了一个遍,嘴里骂着,“让你翘资本主义的尾巴,让你翘资本主义的尾巴!”
  那菜畦里,土豆都已经冒出小牙来,全都被余老大踩得稀巴烂。
  余安气的浑身颤抖,撸了袖子上前恨不得将余老大踹出去,但是被朱骏声拦住。
  余老二捂着脑袋,无助的蹲在院子里,不断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余老二一家,再次陷入愁云惨淡之中。
  高秀娥下午也没去上工,只是低声抽泣,余老二仔细的问过余安让余正山做的事情之后,抬起手来想要打余安,但是最后还是将手收了回去。
  “这学都不用考了,二妮子,你以后就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待着吧!”余老二说着,出门上了山,那背影从来没有过的苍老。
  余安想到之前余老二要培养出一个大学生的豪言壮语,怕是这件事情对余老二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余安让余正山一个学生兜售糖果是不对,可是去镇子里倒换东西她却没有后悔,余老二夫妇,总有一日会想明白的!
  今日是余安与欧阳霖约定见面的日子,这会儿余安却有些顾及不上,她想了想,决定进城去找那公社书记,好歹是认识,或许能帮助余斐!
  余安悄悄的出了门,沿着大路去了镇子。
  路很长,一路上也没有马车,余安有些想念她买的旧自行车,当时生怕余老二理解不了,余安没有跟余家说过自行车的事情,只说是高战孝借着,当日回村的时候,看到余天海与余老大那架势,高战孝就将自行车带回了高家村,这几日,高战孝也没敢露面。
  走了半个多小时,余安的腿都要走断了,后面就传来自行车的车铃铛响,余安回眸看了一眼,就看到朱骏声骑着自行车追了上来。
  “朱老师,你这是……”余安望着朱骏声。
  “上来吧!”朱骏声拍了拍自行车的后座,“这路还远着呢,天气又热,你受不了!”
  “你知道我要去哪儿?”余安问他。
  “你心里一定是不甘心!我这也打算去公社,找找人,看看这事儿能解决不!”朱骏声一边说着,一边拉着余安坐在了后座上。
  余安拗不过他,只得坐上,小手扶住了朱骏声的蜂腰。
  朱骏声别看瘦,腰上倒是有肉,扶起来很舒服。
  “之前我因为学校的事情,与教育部门打过交道,我再去问问,看看还有别的法子不!”朱骏声说道,“但是也别抱太大的希望,这大队里不盖章,最基本的程序都走不了,怕是真的不好办!”
  余安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们去找公社书记郑书记,我认识他!”
  朱骏声一愣,不敢置信的回头看了一眼余安,“你认识公社书记?”
  余安点头,“我之前想他告过状,因为我姐姐换亲的事儿!”
  朱骏声刚刚燃起的希望又沉了下来。
  这算哪门子的认识?
  朱骏声对余安“认识”郑贵和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他带着余安到了公社之后,就去打听教育部门,而余安则直接去了公社书记的办公室。
  “找谁的?”办公室里正好之前见过的那位胖大姐在,她看了一眼余安,问了一句之后就觉着面熟,“你不是……”
  “大姐,我是余安,之前来找郑书记告过状的,也辛苦您去了咱们村子里一趟!”余安赶紧上前说道,讨好的望着那胖大姐。
  “是,是,我倒是记起来了,怎么?那事情还没解决?”胖大姐皱眉,问道。
  “解决了,有书记跟您亲自出面,这事儿还能解决不了?我这次也是想来谢谢您跟书记,不知道书记在不?”余安笑眯眯的说道。
  胖大姐摆摆手说道:“解决了就好,道谢就免了,这都是咱们应该做的!”
  “那郑书记……”余安不死心,眼巴巴的望着胖大姐。
  “咱们书记这会儿正见重要客人呢,忙着呢,小姑娘,感谢的话我会替你转达的,你就回去吧!”胖大姐摆摆手,打算继续坐下来忙自己的事情。
  余安就是来见郑贵和的,这人见不到事情怎么解决?她笑嘻嘻的说道:“大姐,我还是想当面感谢一下郑书记,还打算送面为百姓做实事的锦旗呢!”
  那胖大姐一开始有些厌烦,但是听说余安要送锦旗,觉着这也能当成一个典型,也不好使劲赶人,只是说道:“书记今天很忙,你怕是等不到了,你若是想送直接送来就行!”
  余安就是磨蹭着不走,等着郑贵和见完客人,这一等就是一上午。
  此刻郑贵和正在与欧阳霖在办公室里看着一副规划图。
  郑贵和皱皱眉说道:“现在政策是有些松动,但是这么一大片商业区,你确定真的可以?”
  欧阳霖说道:“这次我回市里就是打听政策的,如今国家已经出了相关政策,我相信只要咱们镇子在这改革开放上抢先一步,咱们清河镇一定会成为市里、甚至省里的重点城镇,带头城镇!”
  郑贵和有些拿不定主意,“这个事情是不是有些冒险?你父亲,首长是怎么指示的?”
  欧阳霖微微的扬眉,“郑叔叔,您也知道,我父亲一辈子都在部队,他对这些没有兴趣!”
  郑贵和点点头,仔细的研究了规划图,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
  欧阳霖皱眉,有些不耐烦的站起身来望着窗外,正好看到坐在外面认真看报纸的余安。
  “她怎么来了?”欧阳霖低低的说道。
  郑贵和抬眸向外面望去,他一见余安,立刻就想了起来,“是那个小姑娘,好像叫做……”
  “余安!”欧阳霖说道。
  郑贵和一愣,问道:“你认识她?”
  欧阳霖勾勾唇,“算是认识!”
  余安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报纸,她希望找到教育局颁发的考学相关的各项政策,正努力找着呢,就听见旁边一直催她的胖大姐喊了一声郑书记。
  余安抬眸,就见郑贵和正笑眯眯的望着她。
  “郑书记,我可等到你了!”余安上前说道。
  “你找我有事?”郑贵和问道。
  “那个我……”余安咬咬唇,望着里面的办公室,“郑书记,咱们去里面说!”
  郑贵和点点头。
  办公室里,余安一直在表达郑贵和的感激之情,将郑贵和歌颂成人民的公仆,为老百姓干实事的人。
  里面的房间里,欧阳霖听着余安那些拍马屁的话,想想之前看到她贼兮兮的给郑贵和拔气门芯的事情,唇角忍不住讽刺的翘起来。
  这个余安今日怕是又有事情来求郑贵和了!
  郑贵和被余安夸得实在是不好意思了,赶紧摆摆手说道:“小姑娘,这些客套的虚话就不要说了,你就直说你这次来的目的吧!”
  余安立刻说道:“郑书记就是郑书记,一下子就看出我有难处了!这件事情,在郑书记看来或许是一件小事,但是这关系着一个人的一生,所以我还是腆着脸来求书记,求书记帮帮我姐姐!”
  郑贵和一愣,“又是你姐姐,她又怎么了?”
  余安将事情说了一遍。
  郑贵和皱眉,“前些日子上面是刚下来一个文件,只要符合高考、中考要求的,任何人不得干涉!”
  “那就太好了,我大姐符合条件的,而且我大姐为了能考上中专,这几日都是熬夜学到很晚!郑书记请你帮帮我大姐!”余安再次恳求的说道。
  郑贵和向里面的办公室瞄了一眼,也就说道:“这样吧,我让下面的人过问一下这个事情,你就回家等通知去吧!”
  余安赶紧起身道谢。
  余安走了之后,郑贵和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喝着,看着欧阳霖从里面的办公室里出来,优雅的坐在他身旁,接过他递过去的茶杯。
  “这个小姑娘运气不错,竟然能让你上心!”郑贵和说道。
  “说不上上心,只是觉着有趣!”欧阳霖吹了吹上面的茶叶,呷了一口。
  “有趣?”郑贵和皱眉,他怎么就觉着是个普通小姑娘啊,哪里有趣了?
  欧阳霖忍住没笑,若是郑贵和这只官场的老狐狸知道自己被一个小姑娘骗了,不知道会怎么暴跳如雷呢!这个游戏看起来很好玩,让郑贵和一直帮余安,等到最后的时候揭穿气门芯的事情,如果郑贵和知道一开始感念余安那点好心原来是被设计的话……
  欧阳霖越发的觉着好玩!
  余安出了公社大门没有等到朱骏声,却看到了欧阳霖。
  欧阳霖穿着大领的西服,铮亮的皮鞋,打了摩斯的头发四六分,这造型虽然算不上有多么时尚,但是却没有让元一个二十一世纪过来的白富美感觉到有多土气,主要是那张脸英气帅气,这就已经足够!
  “你怎么在这里?”余安四处看了一眼。
  “被人放了鸽子,没事出来溜达,倒没有想到竟然碰见敢放我鸽子的人!”欧阳霖懒懒的倚在红色的砖墙上,双腿帅气的交叉,双手插在裤兜里,斜眼若有所指的望着余安,“看来你是不敢前去应约了!”
  余安立刻说道:“我不是不敢,是因为我家出了一点事情,有些耽误了!”
  “现在呢?现在有时间了?”欧阳霖问道。
  余安点头,“有了,走吧,我们谈谈!”
  这个时代,没有咖啡厅,没有茶馆,两人只能到欧阳霖的会所进行谈判。
  “这是我这一周的收入!”余安将所有的钱全都摊到了欧阳霖的面前,“七百块,不过我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花了八十!”
  欧阳霖忍不住笑道:“七天赚了七百块,的确是一个做生意的好苗子!”
  “我没有本钱,没有货源,如果这两样都有的话,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余安立刻说道,如今的情形让她有些不适应,毕竟是做过上亿买卖的人,如今却四处求人给机会!
  “但是这七百块钱对我来说太少了!”欧阳霖眯了眯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带着一丝挑衅望着余安,“你还不够与我合作的条件!”
  余安心里忍不住一下子沉了一下,她抬眸,“不够资格?”
  “对!”欧阳霖将那些钱推到余安的面前,“等你成为万元户的时候,再来找我!”
  万元户是这个时代的专有名词,就是家里有一万元的人家,看看现在的物价,一套二百平的复式小楼才一千块,小麦一毛四一斤,玉米一毛二一斤,猪肉七八毛,过年走亲戚送一包点心十个馒头,工人工资一般是每个月二三十元,这一万元在这个年代,可是能买很多东西了!
  余安皱皱眉,她抬眸望向欧阳霖,“如果半年之内我能成为万元户,你确定能履行诺言?”
  欧阳霖笑道:“这个是自然,如果我食言,这会所我送给你!”
  余安抬眸看了一眼,走到欧阳霖的书桌旁,拿了纸张与钢笔,“我从来不相信口头约定,我们来签合同!白纸黑字,你想赖账也不可能!”
  欧阳霖本来只是说着玩,就类似朋友之前打赌那样,却没有想到余安会这么认真!
  “签合同?”欧阳霖扬眉。
  “你不敢?”余安盯着他。
  欧阳霖勾唇一笑,将纸张接过,仔细的看了余安写的合同条款,刷刷刷,十分潇洒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余安小心翼翼的将那张合同放起来,“欧阳先生,咱们下次见!”
  余安说完,转身走出了会所。
  欧阳霖将身子靠做在办公桌上,忍不住摇头笑笑,他什么时候这么闲了,竟然陪着一个小姑娘玩起这种游戏!
  余安从会所出来,再次回到公社门口,终于遇到了朱骏声。
  朱骏声脸色涨红,似乎与什么人吵过,一见到余安,脸色有些尴尬。
  “朱老师,我已经找到郑书记了,他说会让下面的工作人员过问这件事情!”安安没有问朱骏声事情如何了,而是直接说道。
  朱骏声一愣,问道:“郑书记真的是这么说的?”
  余安点点头,“上次我姐姐的事情,也是郑书记找人办的,郑书记既然说了这话,我姐姐的事情应该是有希望的!”
  朱骏声松了一口气说道:“这样就好,我真的生怕你姐姐错过了今年,毕竟她的年纪不小了,而且这件事情之后,我看对她的打击也十分的大!”。
  余安自然知道考学对于余斐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果这次不能考,余斐的一生恐怕就要在痛苦之中度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