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心中想要的江湖 > 6我本一庸人

6我本一庸人


  “老鬼,干嘛子泥?获酒。{口音问题}”“酒鬼,这天下最近很太平那?”“你火太平那撒子肯定不太平!你撒子没说过繁话?”“你正常点,所谓天下,分久必和,和久必分,这一次我肯定没算错!”“你有哈子把握?”“你不是没赢过我?这次一定是个机会!”“真嘞?”“算话!”“哈哈哈,能赢得了你内审算,我也不算白活,没吃和你打赌,我总得脑壳痛!话说你哈时出世?”“我就是一庸人,谈什么出世,每天种种田,蹭蹭你的酒,我就满足了,对了,买盐的钱还没有着落,喝完这酒,我要去多种两亩田。”“行不到堂堂天下第一智竟然混到这种地步,窝天下第一酒好蓝馊哦!别鬼我扯你不想出世,你教了徒弟,海不思位喽天下麻子?”那男人也不说话,仰着那破的不能再破点椅子,会想着往事,睡了。旁边那酒鬼见他久久不语,讨了个没趣,也走了。“梦里,那男人还喃喃说着“老子的徒弟现在不是宰相就是国师!””
  泰山之巅,一小青年站在那,俯视着大地,大声说道“这天下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哈哈哈哈!!!”突然,一个锤子抛了过来,还夹杂着谩骂声“别偷懒,快点太水!”“好嘞。”
  这中二少年,就是天下第一智的徒弟,学艺大成,唯一的缺点就是装逼或者说是自恋,下山时,看见别人求婚,这逼不去祝福,反而说那男的没他好看,这能忍?加上这孩儿不会功夫,被打了一顿后老实了,加上新郎人家父亲是泰山上的掌门,这不,免费得了一个苦力,开始,这贱货还不服,让人几顿打下来瞬间就老实了,这逼看着师傅就在隔壁山头上,每天一有空就朝那喊,天天喊,嗓子喊哑了,他放弃了。
  “哎?我怎么感觉那里有人在喊我?”“就里?算哈子了,会有人喊里?你肯定听错了!”“那好吧,一会帮我耕田,跑什么呀?”。
  镜头一转,转到两位皇子那,正常的叫“李玄霸”不正常的,在那哭的叫“李玄民”各位一定有疑问,这身份怎么是反的。好的,这位帅哥问的好,让我们看看他们之前的对话“皇弟,以后叫我帅民,记住了没?”“记住了,皇哥。”“算了,碰到人你不用说话就行了。”“霸弟,钱呢?霸弟?”“你怎么不说话?”那小孩指了指嘴巴,又指了指他。利玄民一脸黑线,仔细想了想,好像,好像在旅店被偷了,“卧槽!”李玄民爆了句粗口,到现在路已经很远了,现在想回都回不去了,正好,那里有两个人,两个货就跑去问,这两个人一个人黑衣,一个人白衣,慌慌张张的跑着,“请问你们......”“兄弟们,他们有同伙,一起抓住,咱们去领赏。”李玄民看到一群饿狼似的人冲向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带上李玄霸二话不说撒腿就跑。“你们抓错人了,我们不认识他。”“你当我们傻子么?这通缉令贴满了整个明国,难不成你们是别国人?那更好了,一个人几十辆银子呢!”四个人跑着。一句话也不说了,害怕等会叛国罪都出来。
  {话说搞基队怎么被抓到的?两个人跑到另外的城市,正在换装的时候,店小二来了,原来,这个店是捕快的暗店,店小二正要提醒两个人小心点,谁知道一看两个人在换装,起了疑心,再看看通缉令,大喊一声抓犯人,好家伙,全店都动了,刚刚在抹桌子的脸色一变,瞬间从桌子下抽出刀,刚刚在做饭的,立马从菜刀中的暗格打开,拿起刀冲了出来,看着越来越多的捕快,两个人无语了,但是没人感上,为什么?面对一个基佬你会接触他?看着众人嫌弃恶心等的表情,祖安人朱崇惠忍不了了,把戟拿出来,开了一条路,边开边问候,跑了出来,没跑多久没便碰到两个倒霉蛋,然后,然后继续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