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末世烽烟 > 第二百零七章 齐木的计划

第二百零七章 齐木的计划


  群星群星前两场全胜,而且都是秒杀,似乎事先谁都没有预料到这个结果。的确,谁都没想到群星竟然可以这么生猛,那么第三场——是霍也吗?
  如果是霍也那可就太恐怖了,单人赛横扫,霍也再在擂台上压轴,和霍夏岚大战一番,双方胜率应该是半对半,群星貌似已经有了大优势的局面。
  但并非如他们所想,霍也就那么老神在在地继续坐在席位之中,而群星之中站起身的是……爱丽丝。
  爱丽丝·霍尔斯,艾迪·霍尔斯的亲生女儿,霍也无血缘的妹妹,但是与两人的风格完全不同,爱丽丝是个枪手。
  让一个枪手一对一?
  这个几乎所有人心中第一想法,毕竟枪手的威慑力,需要拉开一定的距离才得以施展。如果对手同样是与远距离攻击手还好说,如果是近战,那风筝起来没人掩护,可是会有些吃力的。
  要说圣戒之光的远程攻击手,原本是有的,就是爱丽丝。
  圣戒之光的成员们现在想起来就有些牙疼,爱丽丝好端端一个大姑娘,原本应该是他们圣戒之光的团宠来着。但是自从霍也在开学式上说出那一段话之后,爱丽丝到圣戒之光社团室递出退社请求的时候,那就一个干脆果决,还笑嘻嘻地说:“我哥要组建社团,我做妹妹的当然要挺他嘛!”
  道理我们都懂,但是你连一点留恋都没有,让我们很难受啊!说白了,圣戒之光这几位,就是觉得自己在爱丽丝心中地位有点低,不平衡!
  都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但是在班克洛夫,能真正做到这点的社团少之又少,毕竟竞争了这么多年,多多少少都会有点陈年旧怨。
  但是群星不同,群星是今年新兴起的社团,社长霍也和霍夏岚还有风无鸣两位大社长关系都十分密切,连带着社团之间都是关系融洽。
  而这一场圣戒之光上场的这位,则是圣戒之光之中和群星关系最近的人,社长——霍夏岚!
  现如今的赛制,除了群星,几乎所有参赛的社团都是才用社长单人擂台全打,而且都是大轴上场。
  说起大轴一词,就要涉及到戏曲方面的知识,通常来讲,一场折子戏的最后一场名为“大轴”,而不是人们认为的“压轴。”
  压轴的意思,就是将戏曲带往最后一个高潮,戏曲的压轴戏上场之人通常都是班子中最红火的角,要压住收场的“大轴”,给观众一种看尽人间繁华,最后缓缓收尾,意味绵长的感觉。
  说回正题,霍夏岚朝爱丽丝淡淡一笑,然后走向了休眠舱。
  ——————————————
  金普贤在被押送着,他的手脚都被束缚住,也被灌下了会限制异能的药物,异能行者在失去了异能之后,就好像常年锻炼的运动员一夜之间变成骨瘦如柴的豆芽菜,完全无法适应力量的急剧削弱,反倒比不上普通人。
  负责押送金普贤的是班克洛夫内部的驻防驱猎团士兵,人不多,只有三人。
  只是押送一个脱了力的异能行者,人太多反倒是尾大不掉,祸野之中,躲避灾祸才是最重要的,需要的是灵活性。
  班克洛夫附近的祸野,几乎都是戈壁,一望无际,光秃秃的赤红色岩壁像是一个巨人,静静地矗立在那里。荒凉无人的戈壁,曾是一片生机盎然的草原。
  这里不再是人类的家园,而是充斥着危险与鲜血的修罗场。
  “我说……为什么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一个士兵忽然这样说道。
  另一个人骂道:“靠,别自己吓自己。不就是祸野吗?当驱猎团的士兵还怕进祸野,那你还是趁早退出好了!”
  “不是!就是……一种感觉,总觉得附近有什么危险在靠近。”
  第三人说道:“这个你就放心吧,我们走的是绝对安全的路线,不是灾祸的活动区,也不是那帮子游荡在祸野当中的雇佣兵的底盘,而且就算是雇佣兵,只要我们穿着这身制服,难不成他们还敢动我们?”
  然而他说这话的时候,却有一根枪管在石壁上缓缓探出,准星已经指向了载着被束缚住的金普贤的他!
  “嘭!”
  一声枪响,在这寂寥空旷的隔壁之中显得是那么渺小。
  一声之后,还有第二声,第三声……
  “一号完成任务。”
  “二号完成任务。”
  “三号完成任务。”
  “嗯,很好,抓人!”一个男子的声音从三名狙击手的晶脑中响起,但命令不是给他们的,这是整个雇佣兵军团的加密频道。
  毫无底线唯利是图,臭名昭著的雇佣兵组织——金蟾!
  三个月前,他们在班克洛夫举办的夜雨寒鸦大型签售会上大闹一场,只为了给齐木制造一个浑水摸鱼的机会,而且还是在明确知道,齐木是灾祸的情况下。
  金蟾的宗旨,就是万事万物都有一个价值,我们不做,只是因为你出的不够多!
  而作为常年在人类世界各处潜伏的寄生体,齐木会缺少金钱这种俗套的东西吗?显然不会!
  这次齐木委托他们的任务——是把金普贤抓住,带到他的面前,其他人……做的干净些!
  区区雇佣兵胆敢截杀驱猎团正规军,若是消息传了出去,这必定会为金蟾带来灭顶之灾,因为这等同于他们金蟾在向殖民地政府宣战!
  金蟾的首领金蟾本想严词拒绝,但是齐木出的太多了!有钱不赚王八蛋!
  要问命重要还是钱重要,金蟾的成员的答案恐怕都会一般无二。
  命——————丢了下辈子可以再来,钱这辈子赚不够,死了都闭不了眼!
  当这群亡命之徒来到已经被击毙的三名驱猎团士兵身边时,金蟾淡淡说了一句:“尸体带走,以后还有用!”
  手下人将三名士兵的尸体扛起带走,而金蟾则来道金普贤身边。
  金普贤此时被过得想个粽子一般,嘴巴也被堵住,完全说不出话来,但是他看清楚了发生的一切。
  当嘴上的封条被撕下之后,金普贤大口呼吸着空气,他如今的身体已经虚弱一场,恐怕要等药效过去几天之后才能完全恢复过来。
  “金普贤?”金蟾不屑一顾地挑了挑眉问道。
  金普贤问道:“是,你们……是来救我的吗?”
  金蟾冷哼一声说道:“哼,你说对了一半,我们的确是来找你的,但不是来救你,而是来抓你的!把他带走,去班克洛夫!”
  说完,金蟾又将封条贴了回去,再次将金普贤的嘴死死封住。
  金普贤还没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却又已经问不出口了。
  为了方便,金蟾的人将金普贤打晕带走,当金普贤再次睁眼之时,却发现自己还是被捆绑着,而眼前只有两个人,齐木,金蟾!
  “哈哈,您还真是我的大金主啊!这次做的事情风险如此之大,您尽然还愿意花天价雇我们!”金蟾的的语气中充满谄媚。无论什么时代,都从不缺少他这样的人。
  齐木却显得十分淡然,他随意地倚着一个木箱子,说道:“钱对我来说就是工具而已,我倒是很欣赏你们要钱不要命的态度,金钱对你们人类来说,这么重要吗?”
  “瞧您这话说的,在人类的世界,金钱买不来的东西,有!但是少之又少!至少,它能买来纸醉金迷,还有一直持续到死亡之前的快乐!我们这种刀尖上舔血过日子的人,指不定哪天就死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了,所以及时行乐才是王道!”
  齐木点了点头,说道:“明白了,感谢你又让我见识到了一种人性,按人类的价值观来讲,你应该是堕落的,但我很欣赏你!过些日子的计划,照常进行!”
  “明白!那我就先下去了!”金蟾搓着手离开,那一副连他亲生父母都没见到过的表情,完全不像是曾因为对方损失了一个左膀右臂金钱豹的样子。
  当金蟾离开之后,齐木来到金普贤面前,将金普贤松绑,最后撕开金普贤的嘴上的封条。
  “齐木大人……”
  “啪!”
  还没等金普贤说完话,齐木就一个狠狠的耳光甩在了金普贤脸上,他大骂道:“混蛋!你竟然敢擅自行动!破坏我的计划!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你,我还能平平安安地再潜伏两年!两年,我能做多少布置?到时候从内部摧毁班克洛夫都不是不可能!
  可是现在全都毁了!就算我脱了身,那些被我感染的人也一定会在大检查之后被找出来,真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你个老鼠屎!”
  说完,没等金普贤有任何辩解,齐木就用手堵住了金普贤的嘴,他冷冷地说道:“至少,你这身臭皮囊还有点作用,那么……该换豪宅了!”
  “唔……唔……唔!”金普贤想要叫喊,但是却无法发出半点声响,他两颊流泪,想要抵抗,却毫无力量。
  当你凝视着深渊,深渊也同样凝视着你。将灵魂出卖给恶魔,也终将被恶魔所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