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花开彼岸情动忘川 > 第十七章 丑闻 1

第十七章 丑闻 1


  在一株偌大的粉紫色珊瑚礁中,并没有太多繁杂的装饰,也与长安城华丽的宫殿大不相同,苏浅汐见到了她们此行要见的那位鲛人族族长。
  初入其中,映入眼帘的是一位侧卧在长椅上的鲛人女子,与她们一路过来所见到的其他鲛人不同,她们面前的这个鲛人的鱼尾,和如同海藻一般茂密的长发,都是银色的。
  而直到方才的那位鲛人族长老恭敬地行至她的面前,右手伏在胸口处向她弯腰行礼时,苏浅汐才确定了那人的身份。
  “族长,人带到了,我先退下了。”
  那闭目的鲛人族长微微颔首,长老便退下了。这里便只剩下了族长,幽恒和苏浅汐。
  周围一片寂静。
  苏浅汐的手自始至终都没有放开过幽恒,来到这么个陌生之地,她更是连多看一眼都觉得紧张。而幽恒却显得泰然自若,毕竟她在冥界时整日看着不懂种族不同身份地位的人神鬼进进出出冥王的宫殿,早就已经习惯了。
  “族长安好。”
  幽恒十分客气的道了一句,却对她这种对自己和姐姐视若无睹的态度有些不满。
  闻声,鲛人族长的长长地睫毛微颤,缓缓睁开了眼睛。
  苏浅汐又震惊了——她的眼睛,竟与她的鱼尾和长发一般是银色的!七分冷清之中带有三分魅惑,剩下的便是与忘川有些相似的不易近人。
  而这双眼睛呈现的那一瞬,苏浅汐仿佛瞬间就顿悟了“惊鸿一瞥”这个词的精髓所在。
  一时间,她被惊得瞪大了眼睛,说不出一个字。
  而她的反常也立刻就被那位族长尽收眼底,苏浅汐的眸子与普通人不同,所以同样十分吸睛。族长微微坐起身,银色的鱼尾随着扭动,她仔仔细细的打量了苏浅汐,面不改色的将目光落在了一直护在她身前的幽恒身上。
  原来这就是千年前震惊三界的彼岸花神转世?
  除了眉间的一抹朱砂,她倒真的找不出什么别的能证明她的身份了。
  如今看来也只是个小孩子的模样,尽管她没见过,但只凭那些道听途说也足够判定那时的她已然是个不折不扣为情所伤的疯子了,以血为诅,以命为咒,生生地将三界搅得不得安宁,还冒出来了个半神之域......甚至牵连到了鲛人一族......不过......
  面前这个还略显唯唯诺诺的孩子,毕竟不是当年的她,她也不好将这一切都怪罪到她身上,否则,岂不会被人议论不休。
  至少为了自己耳根清净,她也不会去做这种事。
  “劳烦二位挂心,”族长略显慵懒的起身,“你们的来意,本座已经知晓。”
  苏浅汐的眼睛瞬间亮了:“那、那族长您是否愿意帮我们?”
  这是她能救忘川唯一的机会,所以哪怕让她付出任何代价,她都绝不会犹豫。
  “哦?”族长意味深长的勾了勾唇角,饶有兴趣的打趣她道:“小姑娘,是不是无论本座提什么要求,你都会答应?”
  尽管知道是玩笑,可苏浅汐还是坚定地回答:“是!只要您愿意将淬血珠给我,等救活了阿川,我便任您处置。”
  “姐姐!”幽恒皱了皱眉,用力拉了拉她的衣角。
  “哈哈.......”族长被他这有些认真的态度逗笑了,“我怎么会处置你呢?即便鲛人族与人类渊源颇深,彼此之间也曾反目成仇,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如今我们久居深海,你们居于陆地,彼此互不干扰互不侵犯,便是最好的结局了,我又怎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怪罪到你头上呢?”
  听她所言,苏浅汐顿时松了一口气。说实话,虽然她方才说得信誓旦旦,但心底还是有些怕的。尤其,还有旧事在先。
  “可是,”族长话锋一转,忽然逼近苏浅汐,一时间,四目相对,二人之间不过一指之距。
  苏浅汐猝不及防地向后一倾。
  “小姑娘,你可听过一句话?”
  “什、什么?”
  族长的的双目中似乎有极强的穿透力,像要把人看穿一般,苏浅汐瞬时觉得有些站不稳。银色的双瞳直逼苏浅汐的眼睛。宛如冬日里的雾凇,虽是极美,却给人一种冰冷彻骨的感觉。
  “情之一字,误尽苍生。”
  苏浅汐愣在了原地,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幽恒原本心中对这位族长的戒备心顿时低了许多,此时却又不得不开始多想了。她不像苏浅汐那般会胡思乱想,而是直截了当将已经石化的苏浅汐拉到一旁,问道:“那么淬血珠,在何处?”
  呃.......
  愣了瞬间,苏浅汐才后知后觉,回过神赶忙附和道:“对呀,您既然答应帮我们,那快告诉我淬血珠在何处吧。”
  族长脸上的笑容微微凝结,眼中一闪而过的落寞。
  “叫我银鳞便好,你们非我族中人,自然也不必过于拘谨。况且,你们唤我族长,但让我觉得自己已经老了......”
  幽恒心中默念:一千多岁的老妖婆,难道还很年轻吗......
  “淬血珠是我族至宝,是第一任族长的双目所化,在我这里,已经保存了千年......如今,也到了让它去到它的主人手中的时候了......”
  “淬血珠的......主人?”
  苏浅汐和幽恒面面相觑,有些不明所以。
  既然淬血珠是第一任族长的眼睛所化,那它的主人自然是第一任的族长......为什么,是回到它的主人手中?莫非,是第一任的族长还活着?又或者是它的主人另有其人?
  可苏浅汐明明记得,幽恒说过,鲛人族的第一任族长早在那场大战时就已经变为了泡沫消失了......
  银鳞见二人陷入了沉思,便开口打断了她们:“这是只有鲛人族族长才知道的秘密,事关重大,所以每一任鲛人族族长禅位之时,便会将这个秘密一并传承下去。”
  “你们跟我来吧。”银鳞游到前方,回眸向她们招手,“我带你们去寻淬血珠。”
  第十七章丑闻(1)
  在这株巨大的珊瑚礁的深处,是鲛人族的禁地,只因这里有着鲛人族的至宝——淬血珠,而淬血珠,则埋葬着鲛人族最大的秘密。
  或者说,是一桩不为人知的丑闻。
  银鳞所居之处的一处不起眼的珊瑚桌上,有一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大贝壳,不知道的人,只觉得这是一个简单的装饰品。只有族长才知晓,这便是通往禁地的机关。
  银鳞缓缓游至贝壳处,繁密的睫毛上下相合,再度睁开之时,一颗珍珠便落在了她的手中。
  这是苏浅汐第一次见到,鲛人之泪化作珍珠。原来,书中记载的都是真的。
  那颗泪水化作的珍珠被银鳞轻轻放入那个空空的贝壳,然后合上。霎时,原本安静地石壁之上猛然打开了一道门,苏浅汐向里望去,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
  “同我来吧。”银鳞轻声道,“你们要的东西,就在里面。”
  ....................................................................................................................................................
  石门在她们进入后,便自动合上了,衔接之处毫无缝隙,丝毫看不出打开过的痕迹。师门之后,是一道悠长的隧道,两边的石壁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彩色晶石,以便照亮前方的路。这里安静的很,只有咕嘟咕嘟上升的水泡声。
  “我们鲛人出生之时,是没有性别之分的,像你们人一样,在成年之时才能选择自己的性别。”
  银鳞声音响起,苏浅汐回过神,对她突然所说的这些有些不明所以。
  而这些,幽恒是知道的。
  “世人只知,鲛人族的族长是由未结亲的女子担任,却不知,这是第二任族长才有的规矩。”
  “第二任族长?”一个想法在苏浅汐脑海中一闪而过,“莫非,第一任族长,是男子?”
  银鳞并未作声,算是默认。
  “这件事,就连天帝也不知道。”银鳞继续道:“上古时期,盘古大神开天辟地,天地之间一片混沌,深海之处也不例外,女娲大神捏土造人,一部分人留在了陆地,而另一部分则选择了大海,就成为了鲛人。”
  “为了适应环境,进入大海的那一部分人的双腿进化出了鱼尾,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开始有了修炼法术的能力,便成为了深海之中的一方霸主。”
  “与陆地之上的人类同源的我们,既拥有与人类相同的智慧,也有着与之不相上下的野心。战争,由此开始......”
  ....................................................................................................................................................
  “战争持续了将近百年,各个部落损伤惨重,直到罹诀的出现。”
  苏浅汐和幽恒相视一眼。
  “是第一任的鲛人族族长?”
  银鳞点了点头,神情却变得有些不对劲,沉默片刻后,像是下定了什么重大的决心一般:“他是鲛人与人类的后代。”
  “什么?!”苏浅汐和幽恒四目震惊,这是她们万万没想到的。
  “这是鲛人族的秘密,除了历任族长,没有旁人知晓。”银鳞继续道,“因为和人类关系的特殊性,这犯了族中大忌,他的父母是在战乱中丧生的,而他却在这场战争中活了下来。”
  “相较于我们鲛人一族,罹诀则更多的继承了人类的智慧,他不仅骁勇善战,更懂得收服人心,很快,分散在海洋深处的各个部落就被他收于麾下,这才成就了如今的和平局面,而他,便理所当然的成为了鲛人族第一任的族长。”
  很快,她们便到达了珊瑚礁的最深处,在一个三面包围的小空间里,勉强能进入四个人,最夺目的便是那颗被封印在这里的淬血珠。
  四分血色,六分光泽,被这一颗只有苹果大小的珠子所包裹其中,散发出柔和的光,照亮了整个水洞。
  就像是,倾慕之人之彼此间最温暖的那个眼神,满是爱意与柔和。
  苏浅汐开始好奇了,这么一颗珠子,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银鳞姐姐,你方才说得这些,便是淬血珠的秘密吗?”
  听到这一声“姐姐”,银鳞原本紧绷的脸顿时舒缓了许多,她十分友好的回眸,“这只是其中的一点。”
  “那另一点是什么?”幽恒锁眉,话赶话的追问。
  银鳞不明意味的看了她一眼,没有作声,而是径直向着淬血珠游过去,薄唇微启,一阵歌声从她的口中传出,形成道道微波,解开了淬血珠的封印。
  在三双眼睛的注视下,解开了封印的淬血珠自封印台缓缓飞起,落在了银鳞的手中。
  “方才说得那些,其实并不算是秘密。这一点,您应该是知道的。”
  银鳞的目光忽的就落在了幽恒的身上。幽恒一愣,下意识地瞥了一眼身旁的苏浅汐,果然,她也向自己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银鳞方才说得那些,她自然是知道的,这些对于一个冥界之人来说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只是......
  若是让姐姐知道了她的身份,怕是会引起许多不必要的祸端。
  “我知道什么,并不重要,”幽恒故作镇定,“重要的是,那些我们都不知道的。”
  说罢,她拉住了苏浅汐的手,成功将她变成了自己的挡箭牌。
  银鳞自是明白的,便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继续讲她未说完的话。
  “之前我说过,淬血珠是罹诀的双目所化,但它的主人却另有其人......”
  苏浅汐和幽恒静静地听着,一个字也未多言。
  “那个人,就是你们想要的,姽婳城的主人。”
  幽恒锁了眉,苏浅汐也是一惊,却又忽然记起,月老曾说过,如果想要进到姽婳城,就必须拿到淬血珠,原来竟是因为姽婳城的城主是淬血珠的主人吗?
  银鳞开口解释道:“淬血珠,是罹诀临死前想要送给那个人的礼物,这里面保留着他们相识相知的一点一滴的记忆,和他想要对那人说的话。”
  苏浅汐恍然大悟道:“既是想要交由爱慕之人保管的东西,怎么会......还在这里?”
  幽恒试探性的说道:“姽婳城的城主千百年来无人知其身份,行踪更是不定,甚至都没有什么人见过他的真面目,莫非,他并非是鲛人?”
  苏浅汐的目光从幽恒身上又转移到了银鳞身上。
  “的确,他并非是我族中人,而是人类。”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幽恒却不解:“就算是人类,那时候还并没有两族大战,况且,他也是鲛人与人类所生,又是族长,即便他真的爱上了人类,应当也无人能阻止吧。”
  银鳞轻叹了口气,双目紧闭,面露难色,似乎是什么难以启齿之事。可终究,该说的还是要说。
  “因为,姽婳城的城主,那个人类,是个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