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凤落永恒 > 第217章 为卿陨落

第217章 为卿陨落


  “先前的事,还有这几日,多谢你了,咳咳咳。”梁玉卿躺在床上,面色苍白。放凤落离开这份情,他梁玉卿会始终记得。他没想到,尹元作为神界执法的光明神使,竟会违反神的命令放了落儿他们。
  “我并没有做什么”尹元瞧了眼先前梁玉卿吐下的血道,“梁玉卿,你若是不肯吃药,再小的伤,也禁不住你这般折腾,若不是杜义将你送回来,我都难以想象医术极佳的你,能容忍自己的伤拖上半个月之久。”
  梁玉卿眼中满是落寞:“那一位已经下了令,要诛杀落儿,我不能这样看着她送死。”
  “你真是魔怔了。”尹元觉得此时的梁玉卿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找到了又能怎么样呢?凤落带梁邺逃离神界是事实,尽管那些事情不是梁邺做的,但只要一日找不到真凶,那一位的命令便不会更改。先前放他们走,自己也差点被神重罚,好在杜义以寸人届需要自己为由求情,这才延迟惩罚的时间。
  但追杀凤落和梁邺的命令仍在执行。
  “都是我的错,都怪我没有拦住她,我若是早些,再早些察觉到异常,她也不会被神界追杀。如今,除了我与杜义,剩下的你们四人,都已接到那一位的命令要杀落儿,我,我……噗!”梁玉卿一时间又悔又急,再次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尹元赶忙将元灵力输入梁玉卿体内,严肃道:“你若再这般,只会辜负她的一番心意。”
  梁玉卿如何不知道凤落打伤自己是因为什么!?可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他觉得痛,痛得撕心裂肺。
  落儿舍不得自己成为千夫所指,被神界追杀,难道自己就舍得了吗?
  梁玉卿终于从袖中拿出一颗药服下,眼睛逐渐闭上。
  也许等睡醒,就好了。
  真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荒唐的大梦。醒来她还是她,自己也还是那个陪在她身边的自己。
  门外的杜义侧身瞧了梁玉卿一眼,转身撕裂空间离开。
  杜义找到凤落和梁邺的时候,二人正在街上闲逛,面上很是轻松。若不是用植物作为探查二人踪迹的办法,他还真找不到他们俩。
  “等等”杜义止住凤落作势要有所行动的手,“我不是来杀你们的。凤落,梁玉卿他的伤还未好。”
  凤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心中思绪百转。半月了,他还没有将自己治好吗?一颗丹药便能解决的事,竟拖到现在。他真的明白自己的本意了吗?还是自己伤了他太深?
  “落,回去看看他吧!”梁邺看着凤落突然的沉默,心中了然。当日的事,落已经同自己讲了。对于梁玉卿这个朋友,她应该是唯一放心不下的。自己已经知道了她的选择了,应该大度一些,放她回去的,不是吗?
  “邺?”凤落没想到梁邺在这个关头还会让自己回去。
  “我陪你一起回去。”梁邺浅笑。男人嘛,不能对情敌太过吝啬。既然自己已经得到了凤落的心,让他梁玉卿得到些关心又能怎么样?
  “那里太危险了,你不能……”
  “如果我不跟着你,只会更危险。”梁邺打断了凤落的话。他知道她在想什么,但只要他们二人在一起,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那一位近日每日都出去神界两个时辰,你若现在去神界,还有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可以见见他。”杜义浅浅道。
  “谢谢。”凤落点头。
  杜义看着凤落离去,自己却不愿再去神界,也学着凤落和梁邺,转身去往寰宇中闲逛。
  凤落将梁邺送入空间,隐藏气息回到神界时,梁玉卿正独自在房中沉睡。
  此时的他面色苍白,头上都是汗,连睡觉都深深皱着眉,不停梦呓:“落儿,落儿……”
  坐在梁玉卿身边,凤落从没有一瞬间,像如今这般后悔,她不想让他这样的。
  睡梦中的梁玉卿突然觉得自己身边有人。鼻尖仿佛飘来了紫樱花树的香味,这种熟悉的感觉,让他想到了凤落。
  是她回来了吗?
  梁玉卿努力撑开眼皮,看向来人,但因为药力未过,整个人仿佛处于半梦半醒之间:“落儿?”用力抬起手,却不过抬起半寸。
  “你醒了。”凤落见状抓住了梁玉卿的手。如杜义所说,他的状况的确很不好。
  “落儿,你去哪儿了”梁玉卿突然浅笑,仿佛眼前的一切都是梦境,眼中却都是悲伤,“我方才梦见你带走了梁邺,师父震怒,要杀了你们,梦里我喊你别犯傻,可为什么你宁愿不要我,都要去救他。落儿,为什么?我与你当了这么久的朋友,从幼时,我们便只有彼此。为什么?”
  梁玉卿颠三倒四地说完这一切,自己都没发觉,自己的眼角不知不觉中,已经悬上了一滴泪,声音也逐渐哽咽。
  凤落听着梁玉卿的话,心中愧疚,可再多的理由与接口,此时都无法说出口。擦去梁玉卿眼角的泪,浅笑:“那只是个梦,玉卿。你看,我不是好好地在你身边吗?你安心睡吧。”凤落放下梁玉卿的手。时间差不多了,自己得走了。
  聪明如梁玉卿,察觉到了凤落有要走的意思,手中反抓住凤落:“你要去哪儿?能不能就待在这儿?”眼皮越发沉重。
  凤落再次放下梁玉卿的手:“放心,我只是师父的任务还未完成。你且放心安睡,我……去去就来,你醒来就能见到我,如此可好?”
  “当真去去就来?”缓缓闭上眼的梁玉卿轻声反问道。
  “当真。”一直到凤落低声应下,梁玉卿才继续心满意足地陷入沉睡,眉间的褶皱终于消失。
  对不起,玉卿。
  凤落站起身的那一刹,眼中的坚决未改。
  “叙完旧了,不如咱们来算算账。”炎煜的声音突然从凤落身后传来。
  凤落瞧见是炎煜,知道今日这一仗是非打不可了:“想杀我,那也得能抓得住我。”说完便撕裂空间离开。
  凤落到了处灰色的平台。
  “邺,你先在这里休息,我……”凤落原本想让梁邺一人待在这里,自己引开其他人,至少就算自己身死,梁邺也能活下去,却发现炎煜带着金珏、墨韵卜和尹元三人已经追到了。
  好快!
  凤落没想到四人追得竟如此之快。来不及细想,凤落就听到了对面金珏的声音。
  “凤落,你今日同罪使梁邺必死无疑!”金珏看着凤落,恨不得能立刻杀了她。凤落那边的梁邺现在连个寸人都不如,她倒要看看凤落究竟要怎么以一敌四!
  “那便战!”说罢,凤落手中的焰冰鞭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梁邺见此也站在了一旁。
  凤落对面的四人一齐动了,纷纷挥出自己的武器,一同攻向凤落,但尹元却在中途停下了攻势,收起了武器!
  “尹元,你究竟在做什么?我们已经接到命令了不是吗?”金珏一边攻向凤落,一边怒斥尹元这种帮助对手的行径。
  “这件事我不会参与,因为我看见了我会输,会受伤。”尹元面色如常。方才炎煜逼自己带他们来找凤落时,自己就很不情愿,现在竟还让自己送过去让凤落打,难道自己放了一次凤落,就已经到了要任他们这群人拿捏的地步?哼!
  “两次都不动手,你必然也是同党,等我解决了他们,你就是下一个。”金珏口中说出的话带着狠厉,一如手下的攻势!趁着凤落挡住墨韵卜回过来的黑色大锤之际,将羽虎环形刀飞出手掌,砍向凤落现下毫无防备之处!
  一时间,火焰,金刀,飓风,铁球,大锤在空中交错飞舞!
  “你也得能够解决了……”尹元站在一旁的小声呢喃并未被正在战斗的几人听见,转身就坐在了半空中看着几人打架。
  短棍化为长鞭,鞭子上的火焰伴着飓风挥向周围,凤落将身边的三人狠狠震开!
  “我来主攻。”炎煜见到凤落的实力一如往常,终于看清了局面,沉下脸对身边的二人说道。很快,几人过不了百招就落败的局势就开始好转,但始终不敌凤落!
  砰地一声,炎煜被凤落狠狠震开,退到了一旁:“尹元,你还不来帮忙,莫非你真的不想活了?”炎煜对着尹元的方向大声吼道。若尹元不加入,今日定然又会让她们逃了!
  尹元听到这里,低下头考虑了一下。自己已经放走了一次凤落,若是真的袖手旁观,那一位会立即杀了自己。思及此,尹元微微叹了口气,只得走上前,手中却没有拿出任何武器。
  凤落见此皱了一下眉,并没有说什么。她知道尹元的处境和立场,她不怪她。手下的防御和攻击招式不停。此时的凤落,就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戮机器,每一招每一式都饱含杀意,因为这就是她——毁灭神使。
  就在五人打得难舍难分之时,对战中的凤落突然感觉到了股足以毁去一个星球的攻击力量,直奔梁邺的方向而去!
  邺!
  手上使出全力,凤落一鞭将几人挥开,一个闪身朝着梁邺的方向而去。
  嘣!
  炎煜几人被震得纷纷向后退去,到了虚空之中,同时也躲过了这股强悍异常的力量,回过头才发现方才众人所站之地,如今被炸得只剩下一个黑黑的大窟窿!
  好强悍的力量!
  炎煜、金珏、墨韵卜三人看到这里,心中不免被震惊到了。
  难道这就是师父口中天道的力量吗?炎煜如此想道。
  金珏心中直喊痛快!凤落终于死了!
  墨韵卜看着身边的金珏,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样的话,今后她就能快乐些了吧?
  尹元心中只有恐惧。这股陌生又强悍的力量竟然改变了事情的走向!早晨自己曾预见过凤落和梁邺的下场,预见他们今日会安然离开的!到底是谁发出的?为何自己根本看不透,而且今日丝毫也没有预见到这股力量?这太奇怪了!第二次,这是第二次发生自己没有预见到却影响极大的事了。上一次是大半寰宇被毁,如今又是凤落和梁邺身死。那下一次,会是什么?
  一切发生得太快,凤落还来不及赶到梁邺身边,就被巨大的攻击力震到身体粉碎,就连魂魄也在逐渐化为点点星光!再瞧对面的梁邺,发现也是一样的结果。
  梁邺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和力量正在消失,看着凤落也正在羽化,心中涌起了深深的后悔。
  “对不起,对不起……”
  “我后悔了,我不该牵扯上你的。凤落,若是有来生,我还你一世深情。”消失的最后一刹那,梁邺如此说道。
  身穿浅蓝色长袍的梁玉卿突然出现,跪在了凤落身影消失的地方,用灵力企图挽留住凤落正在消散的魂魄。
  “不要……不要……落儿!落儿”梁玉卿施展出全身的灵力,想要留住凤落的魂魄,却发现根本没有用,一时间神色悲恸,泪流不止,“落儿~~啊!!!”
  凤落最后留下的,只有看着梁玉卿时,那浅浅的一抹笑。龙凤镯此时也被巨大的吸力吸入黑洞之中……
  梁玉卿见到这副情景,只觉得天塌地陷,肝胆俱裂!他以为那只是个梦,醒来才发现手上还有她的气息。这才确定她真的来过。可紧接着,就察觉到了寰宇中突然出现的力量,没想到,没想到见到的是身魂逐渐消散的凤落!
  “任务完成,走吧!”一旁,金珏说完后,四人纷纷离开了原地。
  “你说过你去去就来的!你骗我!你骗我!啊!!!”梁玉卿早已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心仿佛正在随着凤落消散的魂魄逐渐粉碎。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骗我!
  “你骗我,你骗我……”如今凤落身魂俱灭,梁玉卿的眼泪干了,心也快死了。良久,终于不再低声呢喃,只留下一副死气沉沉的躯壳。
  杜义从远处赶回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一幕。
  “杜义,帮帮落儿,她不应该就这样陨落于天地。你是永生神使,你一定有办法的!只要你同意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蓝发墨瞳的梁玉卿瘫坐在虚空之中,眼神中满是祈求。
  这幅凄惨模样与以往杜义认识的梁玉卿有着巨大的差异。这真的是梁玉卿吗?杜义不禁说道:“梁玉卿,凤落她是梁邺同党,今日若是你我帮了她,那么你我最终也难逃一死。”说是这般说,但方才知道了是神发出那一股强悍力量的时候,杜义已经知道了自己要做什么。所以他回来了这里。
  “若是真的被问罪,我会一力承担。你说此话,意思是有办法,对不对?”梁玉卿铁了心。他什么都不管了,他只要凤落能活!什么他都可以接受!哪怕是用自己的死来交换她的平安!
  是自己害了她,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