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三国大文圣 > 第248章 刘禅身世很耐人寻味

第248章 刘禅身世很耐人寻味

孙尚香突然跑来找孙权,说刘备有个独子,还是刚出生不久的襁褓幼儿。
  
  “妹妹什么意思?”
  
  孙权有些懵,搞不清楚孙尚香葫芦里是什么药。
  
  “刘备早年生不出儿子,认了个义子刘封,不久前老来得子取名为刘禅,一个封,一个禅,合起来就是封禅的意思,此大耳贼野心不小啊!”
  
  孙尚香悠悠说着。
  
  孙权顿时就明白了,这个大耳贼天天嚷着光复汉室,可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好你个大耳贼,人模狗样的,原来是包含龌蹉的心思啊。
  
  不过,孙权很理解,任谁辛辛苦苦中兴了汉室,都不会凭白给予他人。
  
  汉武帝中兴汉室,也是自己坐上了那宝座,怎么可能交还给其他刘氏族人?
  
  虽然都是皇族,但江山是自己打下来的!
  
  孙权毫不在意道:“在是人之常情嘛,就像江东,我们孙家经营了这么久,怎么可能交出去?别说刘协是个傀儡天子了,哪怕他击败了曹操,重新拿回实权,也休想让我们孙家将江东拱手相让!”
  
  孙权的一番话,换作以前,孙尚香肯定是没心没肺,左耳进,右耳出。
  
  然后,继续她的跨马游街,舞刀弄剑,游猎城外的生活。
  
  可是如今不一样了。
  
  她不是小孩子了,离家出走这一趟,她也成长了不少。
  
  尤其是那‘步公子’说的那两句话,在她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人心黑暗,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凡事得都思考,遇到困难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得用心思考,想明白了,就不会为难自己了。
  
  孙尚香不是花瓶,更不是一根筋的女汉纸,她其实很聪明,只是平常都不爱看书,更不爱费脑筋去想问题,因为她是孙家的香香公主!
  
  向来过着优渥的生活,哪有什么烦恼?
  
  可人总会长大,到了她出阁的年龄,仅仅婚姻一事,她就没有任何选择!
  
  为了家族的利益,她只能顺从家族的安排。
  
  如果都是年轻公子争着要娶自己还好说,可一个年纪比父亲还大的糟老头子,居然也惦记自己,问题是谣言还传了孙权动心了!
  
  孙尚香接受不了,就逃之夭夭!
  
  离开了孙家,一时迷惘,天大地大,不知何处是她的安宁的港湾。
  
  想了半天。
  
  孙尚香觉得是曹军来了,才造成她如此局面,如是便女扮男装,混入了曹营。
  
  虽然短短一天的功夫,但她也认识了好些个人,孙叔财便是其中一个。
  
  在交谈里知道,他们在没有从军前,大多数人都是淳朴的庄稼汉,可连年兵祸,天灾人祸,搞得他们都没了饭吃,才从军的。
  
  他们并不是为了杀敌立功,封侯拜相,仅仅只是为了一口饭,能活下去!
  
  对于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孙尚香来说,触动很大,心弦被拨动了一下,一种从未有的思绪在心头蔓延。
  
  活着,仅仅是活着!
  
  为了活下去,为了活得开心,她也开始了改变。
  
  孙尚香收回思绪,看着二哥说道:“二哥,妹妹想说的不是这个。他刘皇叔想要与我们江东联盟,无非是为了巩固两家的关系,对抗曹军么。那么,嫁个孙家女给他,仅仅只是为了绑我们孙家上他的战船而已!”
  
  孙权欣慰点点头,妹妹长大了啊。
  
  只是她怎么还记挂着要将她嫁给刘备这件谣传的事呢,不是跟她解释过了一遍吗?
  
  他刚张开口想再解释一遍,却被孙尚香打断了。
  
  “妹妹想跟你说的是,孙家女嫁给刘备,是我们孙家被绑上了他的战船,可是他刘备却没有跟我们孙家同一条船!”
  
  孙尚香目光定定看着孙权。
  
  可是这话却让孙权糊涂了。
  
  孙家女嫁给刘备,孙家被他刘备绑上了战船,这不就是同一条船吗?
  
  怎么孙尚香却说,刘备不是与他们孙家一条船了?
  
  这把孙权有点绕晕了,“妹妹啊,你说的什么话啊?”
  
  脑子瓦特了?
  
  孙权一脸狐疑上下打量着孙尚香,看起来跟平时确实不同!
  
  往常她总是嘴角上扬,目光傲然,有股小视天下英雄的刁蛮。
  
  如今的孙尚香,目光平静,表情干净,如同寻常女子般,再无那种给人泼辣的感觉了。
  
  咦?
  
  这应该是变回正常人了吧?
  
  怎么说的话,却尽是糊涂话了?
  
  孙权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奇了怪了!
  
  孙尚香脸色有点发黑,二哥你那什么眼神!
  
  “二哥没听明白吗。”
  
  孙权皱了皱眉头,难道咱们兄妹脑回路不同,“不明白!”
  
  孙尚香抬眼想了一下,从新组织语言,“就是我们跟刘备联盟,刘备拿捏着我们江东,而我们江东却拿捏不了他刘备!”
  
  原来是这个意思!
  
  听懂了。
  
  不过,孙权不由失笑,“拿捏他做什么?”
  
  刘备就是个破落魄户,江夏郡的县城都占不完呢,他们孙家,以及曹军,都占理一部分县城。
  
  说句难听的,刘备跟他这个江东之主比起来,提鞋都不配!
  
  要地盘没地盘,要钱没钱,要粮没粮,若不是那几个臣子和猛将撑着,他敢以皇叔的名号自居?
  
  也不怕人笑话!
  
  天下皇叔,皇爷海了去,可你看有谁天天把皇叔名号挂嘴边的?
  
  刘备就是独一份!
  
  “兄长,不知你可曾听过刘备的一句名言?”
  
  孙尚香想了想,就把黄子健告诉她的话搬了出来,“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衣服破了就随便换,但兄弟没了就是痛失左膀右臂,活都活不下去了!”
  
  唰!
  
  孙权的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
  
  好个不要脸的大耳贼,如此轻视女人,莫不成他是从石头里蹦跶出来的?!
  
  哼!
  
  孙权是风流权贵,最是怜香惜玉,与这种自私自利的小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活该他一直都生不出儿子!
  
  那刘禅,说不定是他的夫人跟别人私通生的呢!
  
  想到这一茬,孙权顿时失笑,还别说真有这可能!
  
  虽然老来得子的人不少,但其中很多都是年轻貌美的夫人小妾,与他人私通生的!
  
  刘备这般年纪了,早年生不出来,突然就生出来了,想想都觉得耐人寻味。
  
  “兄长为何发笑?”
  
  孙尚香皱着娥眉,她不知道这话有什么好笑的!
  
  这话她刚听到时,简直生把刘备割了的心思都有!
  
  这种男人,还想争霸天下?
  
  滚回家找你娘说道说道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