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全球首富 > 0810 强龙偏压地头蛇!

0810 强龙偏压地头蛇!


  宋远义至!
  景刹分院这头,上上下下,一片讨好谄媚!
  如见圣尊!
  说白了,宋远义这般人物,哪怕是在孙帮主眼中,也是当得上这般地位……
  什么是排面,什么是威压震慑,如斯!
  宋远义寡言。
  喜怒不形于色。
  在众人眼中,更是再寻常不过的姿态。
  要真是宋远义太过平易近人,倒是会让众人倍感压力。
  这般云端人物,就应该是这般姿态!
  毕竟,哪怕是孙帮主这等人物,想要见一面宋家这个大后台的第二人,都不是那么容易。
  “二爷,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呐!”
  “二爷,当真好气度!要我说,要不是二爷跟宋家主出手,我等估计过不了这个年……”
  “是啊,那小子毕竟是王家的血脉,此前又是调动了那般能量,真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哈哈,说句不好听的,牛犊就是牛犊,遇到二爷这等真虎,还不得是兵败如山倒?说到底,还是二爷威武,宋老之威,不可冒犯呐!”
  面对潮水一般的奉承谄媚,宋远义只是随意落座,指示柳如去应对什么,自身似乎乏了一般,阖上眼眸,索性是进入假寐状态。
  众人先是有些愕然,但无人敢说些什么,都是替宋远义找着借口。
  无非是远道而来,车马劳顿等等,人这般人物能亲自珲鸾城,是大家伙面上有光,大光!
  良久,宋远义这才有些“突兀”地开口。
  问的对象,自然是分量最重的那位珲鸾城诸多势力之首,孙帮主。
  “人都齐了吧?”
  孙帮主绽放笑容,不敢怠慢,连连点头,说是!
  还以为宋二爷这是准备开口说些什么,也好让自身这些联盟能量振奋、展望着什么……
  谁都想不断壮大呐!
  这是势力能量的宿命,也是基因里头的东西……
  宋远义却是嘴角微微一动,神色很浅,几乎无任何表情。
  “那就好!花开花落,因缘聚散!诸位于我宋家,也算有过一点贡献,但也不免有做错的地方……我这次来,是代表宋家,代表本人长兄而来,有功当赏,再接再厉,有责,当究!”
  众人安静聆听。
  没人听得出什么异常,顶多是觉得这都是宋二爷的客套话,寻常开场白。
  “那是当然!二爷说的是!这次二爷能亲临指导,是我们的荣幸,今后必会努力,争取不辜负二爷宋老的期望!”
  孙帮主回应一番,也是极为漂亮,滴水不漏。
  掌声响起,众人眼神明灭,开怀,自在!
  宋远义只是轻轻颌首,便拿起电话,给某人拨了过去……
  王起!
  ……
  ……
  接风洗尘宴席,刚开始,宋远义没有落座主位,客气几句,随便落座,而没多久,一辆普通轿车驶来,司机者,是宋家在珲鸾城的秘密办事处人员。
  当那寸头青年负手行来时,那边厢,几位眼尖的珲鸾城势力人物,直接是石化!
  有人石化,有人瞠目结舌,也有人面色如冬,目光如剑……
  “你还敢来?!”
  开口的,正是余若!
  靠着王家血脉这一点,苟且偷生已经是天大的幸运,还敢出现在这里?!
  王起神情平和。
  身后两位老者神情慵懒,眸色里头,时而闪烁丝丝神芒。
  真人之境,本身就是武道界行走的杀神大物……
  王起心念一声,仍是漫步行来……
  是的,老子来了,既是悼念那些殉派的弟兄和至亲干爹,也是来见见你们这些人。
  仇人!
  仇人的血,分外的红!
  转眼,全场死寂!
  “你真不怕死?!王少,这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不要以为王家能保你一世!”
  余若踏前一步,当头一喝,厉芒夺目!
  所有人,除了宋远义那几人之外,全部瞩目王起。
  便是那孙帮主也是眉头猛沉,要不是顾忌宋二爷在场,他甚至想下令把这狂妄小子给拿下先。
  至于后头,王家人那边要是不管不顾,杀了此子,也不是什么稀奇之事。
  当然,宋二爷在场,孙帮主余若等人,更是底气十足。
  哪怕是面对燕京王家这层巨大压力,也是瞬间抵消大半……
  此时,余若也绝非是煞有其事,而是真的上火,蕴藏杀机。
  诸多珲鸾城势力大物聚集,又有宋二爷坐镇,这是何等级别,你一个王家废少算老几?
  就连闽P,也已经是分崩离析!
  “我来看看各位。”
  王起这才驻足,淡淡开口。
  “你这是什么态度?!当真活腻了?”
  余若“再下一城”,语气严厉,面色铁青,若是皮肤黝黑些,当如判官!
  转念一想,余若也是有些释然。
  说不好这小子活明白了,趁着这个机会,是来负荆请罪来的,为的也是能安稳苟活下半生……
  当然,如果这般猜想是对的,至于这小子能不能“得逞”,还说不好。
  心念一转,余若直视王起,却是心头一恼。
  这小子看上去“若无其事”,哪里有半点知错求和的样子?
  “姓王的小子,你要是来求和求饶的,也就算了,要是想搞什么小动作,余某奉劝一声,小心小命!”
  众人闻言皆是点头,深以为然。
  不愧是珲鸾城的“余先生”,不怒自威!
  是啊!
  王家这小子,还是太年轻了!
  珲鸾城一战之后,现在双方可谓是天壤之别,一方是王家近乎废弃的少爷,一方是屹立珲鸾城几十年的诸多联合势力能量,没有可比性!
  “看看我等?小子,说实话,这大过年的,余某再警告一句,还是乖乖滚回燕京吧!这里不是你能待的地方,别说你是我等的手下败将,要知道,在场有位大人物在,余某之所以客气跟你说这些,只不过是不想在这大好日子见血,不吉利罢了!”
  余若话落,道道目光落在王起身上,不过是几个呼吸时间,却是显得极为漫长。
  怎么回事?!
  这小子是耳聋了,怎地看上去巍然不动?
  难道是上次的打击太大了,吓傻了?
  人余先生语气虽严厉,却已经给足了余地,便是做戏也得有个态度出来不是,偏偏仍是这么个云淡风轻的鬼样子,蠢不可及!
  “是啊,余先生说的对,这大过年的,见血,的确是不吉利!但我倒是无所谓,我喜欢算账,算账嘛,难免会见血!”
  王起淡淡开口,目光扫荡,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那日搞偷袭这一套,是那位前辈下的命令?”
  王起目光微现冷芒。
  正是因为这次偷袭行动,导致韩芬芬香消玉殒,且导致后头他的判断出现某些错误,引发后续的一系列连锁反应。
  如果不是因为对方的这次行动,兴许他未必会调动闽P精英过来,未必会发生后头那悲壮惨痛的一战……
  他是睚眦必报之人,但未必会这么极端,这么不冷静……
  “放肆!”
  上首位置那头,孙帮主大喝一声。
  主位空着,即便宋二爷并未落座,可见这位景刹话事人的行事城府,绝非尔尔。
  “你以为你的底细,瞒得了我们?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孙帮主起身,杀机暴涨。
  “要不是顾及在场有大人物在,我现在就能让你开不了口!”
  孙帮主再喝,煞气颇是浓郁,做不得假。
  王起却是摇头一笑。
  都说强龙难压地头蛇!
  这一次,他打算破了这个所谓的规矩……
  可还不等王起目光看向宋远义,想要开口说些什么,身后的李凝尘已经雷喝一声。
  真人元气贯入其中,声震全场。
  “讳言!王长老乃我玄脉推崇备至之才俊之尊,轮得到你指手画脚?!”
  玄脉?!
  孙帮主和余若等人,刹那皱眉,面色僵硬。
  还未回神过来,更震撼的一幕直接掀翻全场!
  “王少,人齐了……”
  开口的,正是宋远义!
  “二爷,您怎么……”
  您认识王家这小子?!
  全场惊骇!
  紧跟着,宋远义还没回应什么,一幕令这些人永生难忘的景象,现!
  却见李凝尘真元气息暴涨,青竹剑出鞘,大院上空有异响扫过,如雷!
  雷声一爆,巨大青芒遮空,笼罩,恢弘,这一片天地,竟是呈现一种难以形容的牢笼压制感。
  天地为笼,小雀怎逃?!
  真人之威,本是如杀神从天而降,更何况,不止一位真人……
  “冒犯王长老者,等同不敬我武当玄脉,我李凝尘岂能轻饶?!”
  转眼,李凝尘目中无悲无喜,手心一抖,这片大院上空,巨大青芒剑影横空,遮空……
  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