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全球首富 > 0738 震撼!

  古沉山。
  苍穹之下,山脉连绵,“缓冲”地带,是一片的小集镇……
  好比是华国某些边境之地的小城镇一般,属于经济不甚发达,但传承悠久的那种……
  大有自成一派的迹象……
  只不过很多边境小镇,譬如粤西那一带,有跟小国通婚习俗,很多文化乡俗,甚至有小国的影子。
  而古沉镇这头,则是差不多类似,只不过民风彪悍无比,习武者不知凡几。
  很正常,古沉山深处,毕竟是诸多古武世家子弟都向往的历练子弟。
  传闻此地,曾有天门宗隶属门派留下的“宝贵财产”……
  且武道资源,譬如丹药药材,譬如玄奥的武道典籍,譬如隐世的武道惊蛰大物……
  当然,传闻如何,在此刻的王起眼里,根本提不起什么兴致。
  他能踏入这片区域,为的,也不过是卧薪尝胆,或者更精准一点,不过是等待时机大反扑!
  杀他个天昏地暗。
  如果说一开始他想登顶这座城,为的,很大方面是王家家主测试,但现在,他只有复仇之心。
  踏入古沉镇之前,他朝一个方向深深的鞠了一躬。
  为了那些死去的兄弟,尽管是煞狼的手下,但如今战死,说是出生入死的弟兄,也不为过。
  对于兄弟,他王起从来不会忘却什么……
  他说过要为秦里仁复仇,就一定会说到做到,而那些永远躺在王府的弟兄们,他虽然没有机会说些什么,但想法上,并没有什么不同。
  血债血偿!
  但他也知道,如今跟随自己的,都是近乎失去战斗力的,当下最重要的,是找到一处安全的落脚之地……
  而虽然数辆豪车驶进,显得有些扎眼,但也是无形中得到了一些便利。
  古沉镇的居民,也都不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见这伙人应该是阔客,当然不会缺乏上前示好者。
  而在这片区域,武者之间因为资源的争斗,死伤之事,也不是什么罕见,所以王起等人出现,并没有引起什么骚动。
  花了一大笔租金后,王起已经找到了一处古沉镇较为不错的三层建筑,而在房主的帮忙下,镇上的诊所医生,也已经出现……
  在煞狼等弟兄的伤情得到医治的同时,王起驱车,寻找寿衣店……
  他不可能丢下韩芬芬,即便韩芬芬已经是离开了这个尘世……
  半天功夫,棺材入地,一切从简,当他丢下铁铲,整个人似乎抽空了一般,一屁股坐在地上。
  旋即,他起身,在镇民的出力下,眼见新坟起,眼眸却是闭上……
  如果……
  没有如果!
  张宁阳在一旁,一直没有吱声,但内心也是受到震动。
  武当玄脉,毕竟是属于古武大门派,这么些年来,格局已经平衡,鲜少出现什么死伤,张宁阳当然没有经历过这些……
  但某种震撼感,却是连这等实力强悍者,也是压制不住!
  抛开武道天赋不说,眼前这年轻人,可是燕京王家的准少主呐……
  印象中,他张宁阳不是没接触过那些豪门大少,但能有几个是这般有情有义,恩怨分明?!
  大多时候,要么是嚣张跋扈,要么是城府深如海,这种心性的大少,寥寥无几!
  “王少,生死有命,不是你的错……”
  张宁阳终于开口。
  王起沉默,不知心思。
  而没多久,新墓碑已经立起,韩芬芬之墓!
  几个大字,触人心肺。
  下头有一行竖行小字,写着友人王起!
  这一次,他没有交待石匠凿上王江山,而是用自己的本名。
  远处,荒凉,村民们拿到报酬,感激几句,已经离开。
  放眼过去,新茔旧坟无数,而整个坟山,山风阵阵,吹不散的,只是满腔的心绪,还有那不斩尽仇人头绝不罢休的极致仇火。
  “王少,恕我多问一句……我也是听说一点关于你王家家主测试一事,如果你现在离开此地,我有办法让你全身而退……要不要考虑一下?我想,王老也是希望你能顾全大局,如果你的人马真的入城,也许你能复仇,但测试一事,应该是……”
  张宁阳没有把话说完,但彼此之间,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事实上,张宁阳的猜测没有错。
  且王家那位老爷子,本身早有铺路的想法,不管是谁当选,王尊也好,王羽也罢,亦或是当众宣布的王起,之后的路,按部就班……
  武道天赋霸道,也不过是在某方面加分,并非是绝对的。
  而王天的深思远离里头,王起顶多到时候,会多了一个龙组的名号,可能是大校,可能是偏将,在勾界有点资历,之后,则必然是要到基层历练,十几二十年之后,成为封疆大吏的秘书人物,再之后,一步步进入上京,再再之后,就算不入中枢,也是差不多有一席之地了……
  这便是王天最开始的打算,而王起之前,这个人选,正是他的父亲,王沧澜……
  王起当然不是没想过这一点,只不过有些模糊罢了,且人在江湖,很多事情,很多阅历层次,心境层面,当然还到不了那个档次……
  张宁阳这番话,无形中也是点醒了什么……
  沉默之后,王起却是面无表情开口。
  “张老兄,老爷子让我用这个名字在这珲鸾城测试,我知道里子,王江山,呵,江山,江山……”
  “江山虽好,可人要是活着,处处受制,便是连自己的情感,自己的热血,都得磨灭,我想,也没啥意思了……”
  “什么大局观,什么家族绵延,什么武道之争,我不是不懂,但如果我王起连自己的朋友弟兄,连跟随我的女人都保不住,都不能血仇,这江山二字,这名字,还是给王尊王羽他们俩吧。”
  他似乎情绪有些爆发,这些话,与其是在回答张宁阳,不如是说出自己的本心。
  “我王起也不是什么蠢驴,奋斗了这么久,难不成我会不想通过测试?不想让我干爹他们高枕无忧?不想让闽派的弟兄洗白上岸,跟着我吃香喝辣,尊优一世?我也想啊!”
  “可是我若是连这个仇都不报,狼哥他们会怎么想?他们的性命就不值钱?就是草芥?芬芬能白死?里仁兄弟为了我冒险,也只能这么不明不白地惨烈死去?试问,换做是张老兄你,你能心安?!”
  不等张宁阳回答,王起已经摇头。
  “我王起办不到!我心难安!”
  话落,他已经朝山下走去……
  张宁阳在身后,这一次,没有疾步跟上,而是陷入了沉思。
  这世上道理那么多,谁又敢说前人说的,就都是对的?!
  或许,眼前的王少有些不顾大局了,可他张宁阳就能保证,他的劝说,就一定是对的?
  不多时,张宁阳似乎想到什么,跟上了脚步。
  “王少,那王老方面,你该如何回应?”
  “规矩是他立下的,标准也是他定下的,能不能通过,其实不重要,一切,都是他老人家说了算?就算我真能如你所说,不这么做,你觉得,这个测试,就一定能过?!”
  一番话,说的张宁阳哑口无言。
  王起已经没有再开口,而是掏出手机,驱车,找了个信号不错的地方,再度拨通了吴老九的号码。
  “干爹,事后,我会给你一个解释……我答应经受这个测试,说到底,也是希望我们闽派能再上一层楼,而绝非是王家少主这个位置……就算这个位置,我坐不住,也是无妨,只要我闽派能安安稳稳就成。”
  电话那头,吴老九沉默颇久。
  身边,站着的,赫然是沈鸣。
  越是安静的氛围,越是磨人。
  “小起,你现在是龙头,你决定吧!干爹跟你卫国干爹,终有一天是要老去,能看到你现在成长到这个地步,已经无憾,能更进一步当然是最好,如果不能,只求你平安!”
  王起闻言,心情错杂,良久才吐出几字。
  “干爹,对不住了!”
  千言万语,敌不过人在江湖!
  敌不过一句誓言承诺……
  电话挂断,寸头青年回眸,望一眼那已经看不大清楚的新坟……
  一个灵动活泼的女子,就这般陨落,如果他现在不这么做,就算他日他登上那个位置,坐稳那个位置,就真的一世尊优渥而心无波澜么?!
  片刻之后,他给出了答案。
  而很快的,中海,秦城,北河大区,粤东等等,诸多个闽派分部,诸多个早已是打心底奉他王起为新龙头的闽派重要人物,皆是收到一个电话,或者,说是死令更为恰当。
  “带上精英人马,来珲鸾城!”
  没有解释太多,只有那四个字,才是最为炸裂的。
  来珲鸾城!
  而子弹飞了一会,整个华国,无数个闽派分部,直接炸锅。
  自从王起当上龙头以来,这是第一次,如此大规模的调动人马……
  炸!
  半个小时之后,大多数接收到王起电话的闽派大物,已经做出回应。
  豪车大队,私人飞机,全副武装,上千悍士,精英无数,雄兵南下!
  珲鸾城临近城市的港口,机场,各个交通关口,悍气如龙,隐杀之下,仍是煌煌赫赫,势难挡!
  而有关武器,则是由专门私密要道运送,剑指珲鸾!
  那青年回到租住的古沉镇,闭目养神,轻叩桌子,等待着什么……
  还有两天,就是余若定下的宴席时间,还有两天,就是除夕之夜……
  珲鸾城,将会是一片繁荣昌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