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全球首富 > 0736 干爹,是我!

0736 干爹,是我!


  还有三天,便是除夕……
  华国乃至全球炎黄子孙最为传统盛大的节日。
  余若跟王起在电话里头定下的时间,正是这一天。
  地点,则是天胜国际大酒店。
  名义是国际大酒店,但也就是三颗星级别,毕竟在珲鸾城这种地方,像是希尔顿等全球著名品牌的集团,不可能会有投资的意向……
  但是,在珲鸾城,这已经是规格最高的酒店……
  顶级的设宴场所,却是一场杀局……
  杀局,却是比想象中还来的快……
  第二日,王起一夜未眠,乍醒,还在想尽办法打探秦里仁的消息,一声爆炸巨响,已经在王府附近响起。
  玻璃碎裂,浓烟和火光惊人,王起惊神,便是大厅那头静坐养神的张宁阳,也是睁开了眸子。
  精芒闪烁!
  有时候,到了张宁阳这等修为者,嗅觉方面,已经不是常人所能想象。
  不仅仅是身体素质方面,超越常人,力量气息等,也是超凡的存在。
  “王少,我去看看!”
  危险的信号,已经很明显,张宁阳不敢怠慢。
  可这声巨大爆炸声之后,却是后续的动静方面,显得突兀的不匹配。
  没有警笛声,没有喧闹声,一切,仿佛静悄悄的。
  不过是几个呼吸时间,煞狼跟个血人一样出现在大厅门口,煞狼派众人,更是如临大敌,守护在王府大厅跟前。
  水泄不通,呈守势。
  “狼哥你……”
  看上去,煞狼受伤不轻,头发有烧焦迹象,面上更是不乏烧伤,脖子很大一片肌肤,泛红,起泡……
  却见煞狼目赤欲裂,拳头怒攥,钢牙猛咬,两颊乃至太阳穴两侧,都是鼓起。
  然,眸色里头,却是危机浓郁……
  “王少,这地方已经不安全了,冰狼他……”
  煞狼收住话头,男儿有泪不轻弹,语气却已经带着呜咽……
  冰狼是他的兄弟,是在落魄时候一起成长的挚友,不曾想,一大早,刚跟煞狼打声招呼,准备回煞狼总部大厦拿点东西……
  车钥匙刚一按,车门还没打开,人已经直接被炸飞……
  这,也是那声巨大爆炸声的起因……
  很显然,这或许是个警告,又或者,杀局已经布下……
  煞狼毕竟一派龙头人物,当下压制内心的巨大悲痛,为的,也是希望在王少安全撤离之后,再作打算。
  “老大,我们的一开始的选择,真的是对的吗?”
  这时候,煞狼手下,其中一人,本身跟冰狼关系就匪浅,也是冰狼这一分支的有分量人物,此前也是冰狼一手提携上来者。
  面对这种局面,此人实在是按捺不住。
  这话,虽然是对煞狼所说,但谁都听得出来,这是对王起开始了不满。
  也许,很多东西堆积着,只是出现了导火线……
  又或者,煞狼这些手下,对煞狼当然是誓死跟随,但如今跟随王起,却未必都是心甘情愿的,只不过是看在冰狼和煞狼的面子。
  之前没有其它的声音,也不过是因为一切太过平静,此刻,却是不免有情绪爆发……
  “住口!老冰出事,你以为我想?!这不怪王少,我们煞狼派树敌不少,兴许就是针对我们的,而不是因为王少……”
  煞狼是条汉子,也知道当下,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直接压下手下的声音……
  王起眸中波动涟涟,正想说些什么,此时韩芬芬披着睡袍慌慌张张跑出来。
  估计着是在睡梦中被吓醒……
  “狼哥,各位弟兄,事情已经发生,多说无益,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也不管是针对我本人还是狼哥原先的旧敌,既然找上门来,我们唯有团结,才是解决的根本!而不是……”
  王起实话实说,当下,这话虽然显得有些苍白,但他也只能这么说。
  稳定军心,才是至关重要的。
  而就在王起稍作安抚一下韩芬芬后,还未跟煞狼提及火器营那批订货之际,他的手机响起,这一次,不是电话,而是某个通讯软件的视频通话。
  王起一看,眼中几乎是要喷出怒火……
  却见不知何处的一片沼泽地环境,露出一个人头,尚有生机,只是气色恹恹,看上去应该是遭受过一番毒打,且除了头颅之外,皆是被埋在软泥之下……
  秦里仁!
  画面有些摇晃,很快便固定,视角正是与秦里仁的眼睛平行。
  不远处,引擎轰鸣,是辆高配版的越野……
  紧跟着,有人上前,掐住秦里仁的两颊,而当秦里仁恹恹地睁开双眼,整个人看上去,已经生机渺渺。
  “王江山,你小子挺有脑子的吗,要不是我们的人警惕心高一些,差点就着了你的道……可惜了,这小子藏的再深,还是被我们的人给揪了出来……”
  王起钢牙欲裂,心绪一动,赶忙压制下内心的狂怒。
  “这位兄弟,其它的话我王江山觉得也没必要多说……人是我安排的,你们可以找我算账,放过我这位弟兄的性命,跟你们的头说一声,任何条件,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能答应!”
  王起努力克制着,但他内心已经沉入谷底。
  以他现在的位置和身份,也已经猜到,自己就算说什么,估摸着也是无济于事……
  果然,一阵狞笑传来,几道脚步声走动,随着一道声音响起,不远处的越野车,已经启动……
  “王江山,你当真以为珲鸾城是你姓王的说了算?你要不是个白痴,现在要做的,是如何保住你的这条小命!当真以为我们景刹派是开慈善堂的,这种打入我们内部的家伙,会有活命的可能?!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
  话落,越野车已经加速,车轮飞速碾压而来……
  韩芬芬已经是捂住眼睛,吓的尖叫连连……
  而此时,全场却是显得异常安静。
  哪怕是煞狼这等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当下也是面色凝重,内心不由得一震。
  这种手段,实在是太过残忍……
  出自景刹派之手,的确不算稀奇,但……
  当全部目光都是聚集在王起身上时,却见王起眼眶已经泛红,握着手机的手,发狠地使劲,似乎要将手机都给捏爆……
  可就在这一瞬间,他却是露出了个微笑,朝话筒那头大喊着。
  “里仁,我的兄弟,是我王起对不住你,来生咱再做兄弟,记住,我王起就算死在这座城,只要一息尚存,一定会替你报仇……”
  他笑着,眼泪却是无声落下……
  大颗大颗的……
  而画面当中,那到面色恹恹之人,似乎是很费劲地听到了王起的声音,面色错杂,有释然,有害怕,有其它形容不上来的……
  一阵呼啸声过去,便是煞狼都是别过了头……
  唯有王起瞪着眼睛,没有眨眼,完完全全的将这血腥残暴到极致的画面,给烙在脑海里……
  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他的心脏,他的五脏六腑,他的周身,都只是被一个念头充斥着……
  杀!
  他不知道画面什么停止,也不知道周围的人是什么反应,他只是走到沙发那头,坐下来,喝了口水,目光有些发愣,有些空洞,望向大厅外头……
  砰砰砰!
  而就在王起陷入沉思,心脏似乎要爆炸一般之际,大厅一侧的玻璃碎裂,几发子弹打进来,前头,已经有几位兄弟反应及时,开始朝远处影影绰绰之处反击……
  枪火!
  但也已经有几人倒下,彻底闭上了眼睛……
  枪火开始密集,煞狼已经招呼弟兄们散开,开始就近找到掩体给予反击……
  有人浴血,有人倒下,有人还没来得及换弹夹……
  唯有枪火声不断……
  王起也已经冲出大厅,手中多了把微冲……
  但张宁阳已经拦在他身前,目光扫向的,是这座古宅的周边环境。
  脱身!
  立场不同,想法不同。
  王起想的,是跟煞狼他们战到最后,张宁阳却是不尽然……
  嘭!
  又是一声枪火声,这一次,是来自狙击枪手,而哪怕是张宁阳,瞬间反应绽放气息,也是面色大惊。
  改制过的大口径……
  显然,这次杀局的背后之人,知道他张宁阳的存在,且显然是有专门的对付路子……
  寻常的枪火,对于张宁阳根本没有威胁,但改制过的,且枪火密集的情况下,未必就有十足的全身而退把握……
  砰!
  砰!
  花瓶碎裂,桌几炸开,韩芬芬花容失色尖叫不停,钢化玻璃前门弹孔无数,煞狼等人不少人又是倒下……
  这一次,对方是冲着全灭王起等新崛起势力……
  此时,张宁阳的目光锁定不远处的一辆保时捷911,是煞狼的座驾,当下没有任何迟疑,一把抓住王起的腰部,在王起杀红眼,几乎打光弹夹的间隙,身影闪烁,直接激荡出一片防御气息气浪,嗖的一声,朝保时捷冲去……
  “张老兄,你走吧。”
  王起厉喝一声。
  无奈他的实力,在张宁阳跟前,根本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
  天赋是一码事,绝对实力面前,王起还真算不得什么。
  武道天赋之争,说白了,不过是长期角度而言……
  见张宁阳面色不动,王起知道多说无益,连忙朝煞狼等人开口。
  “狼哥,撤!弟兄们,对方有备而来,咱干不过,先上车,快!”
  “狼哥,照顾好芬芬……”
  而当煞狼听到王起的喊声,稍一分神,他跟前的石柱,直接是冒起尘烟,差一寸,直接是会被爆头。
  而就在张宁阳不太熟练地启动这辆保时捷,狂猛冲出王府庭院时,密集的火力,几乎是在车身上开了花……
  只不过,霸道的气息防御气浪,抵御了不少,有惊无险,但王起在这短短间隙挣开张宁阳的气息力量锁定,扭着脖子望向车窗外时,却是看到煞狼抱着韩芬芬的腰,跟其它弟兄纷纷往车辆跑去,一道火花,却是在韩芬芬的睡袍之上,炸开了血花……
  王起的心沉入谷底……
  而车,已经冲出了火力射程,进入了主干道,一片繁华城景中,这一次,王起瞪着眼睛,眸波不再闪烁,唯有那无尽的冷杀之芒……
  无奈,悲痛,悲壮,仇恨,怒火……
  一切的一切,交织在一起,心境强大如他,也是不知为何,感受到过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力感……
  “王少,城貌变化太大,你知道古沉山方向,怎么走比较近?”
  张宁阳侧头。
  唯有沉默,以及看到的,是一双仿佛没有了神辉的眸子……
  失去芒彩的背后,是巨大而痛苦的抉择!
  宁可不要家主之位,宁可无视这次测试,也要血仇!
  “就在这等着,我希望狼哥他们能跟过来……”
  一句话,缓缓说出,道不尽的错杂……
  他希望而已,却是不知道,会不会等到了……
  但他在前一刻,已经做好的决定,却是不会再改变。
  新闽可以不建,这座城,所有仇敌,必须得斩尽!!
  张宁阳愣了愣,终于是踩住了油门,而那青年已经掏出了手机,手上的血迹,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弟兄们的……
  “干爹,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