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全球首富 > 0250 天王老子也不好使!

0250 天王老子也不好使!


  炸!\r
  狂妄!\r
  狂之嚣张所狂,妄之肆意妄为!\r
  简直就是极端自高自大,嚣张无比,目中无人。\r
  可知电话那头是何人?\r
  那可是国F部长的贴身秘书人物呐,那等人物说是整个华夏的人之龙凤都不为过呐,倘若这电话换做封疆大吏,省J书记接听,都得唯唯是诺,战战兢兢。\r
  “最好是取消……”\r
  往客气了说,是最好……\r
  实则其中的警告意味不言而喻!\r
  这是身份的差距,是地位的差距,便是说不同级别都不枉为过。\r
  国F部长的贴身秘书人物,准特使,即便不是那32位上将之一,其所代表的人物,级别也要比韩卫国,韩中将要高上一些。\r
  否则,韩卫国也不会因为一通电话即赴燕京,被接见。\r
  重点强调,是接见!\r
  敢想?\r
  在秦城,闹得满城风雨,更是兵临秦海大厦,不惧韩家与上头的双重试压,不惧生死,依旧对刘少卿刘阎王拔枪怒射,这等气魄,这等威霸的国之中将,在事了后,还不得乖乖赴京!\r
  与之相比,王起又算得了什么!\r
  闽帮大佬?\r
  便是闽帮全球大佬齐静春,当然现在应该说是翟天阿,那又如何?\r
  与国家相比,终究是上不了台面的势力组织而已。\r
  或许,在其他国,对于这贯穿全球的闽帮势力,华夏不会做出什么。但至少,在华夏还轮不到一方势力权利滔天,剑指苍穹!\r
  即便你是王家血脉,即便你是那华夏望族的直系血脉,亦不可!\r
  这就是国威!\r
  话锋一转,其实也上升不到这个高度,往根本了说,秦城这些天闹的风雨根本算不得什么,无非就是王家直系子弟与昔日王老身边红人的较量。\r
  较量有生死,是为大事,但在这些人眼中,不过尔尔。\r
  只不过其中掺杂的人有些复杂而已,并不是说吴老九,也不是现在的闽帮全球大佬翟天阿,而是国之中将,韩卫国。\r
  当然,韩卫国这次前往燕京被接见,是否又是出于上面对这位国之中将的压制或者保护,也说不得准。\r
  另外作为昔年王老身边的红人,刘少卿的情况也很复杂。\r
  这么一算,王起的身份与境地又显得扑朔迷离,如云端迷雾。\r
  只因一人。\r
  王老!\r
  这位国之望族的掌舵人!\r
  因为自始至终,这位老者从未表明过自己的态度,亦或者说流露出自己的一丝半点想法与情感。\r
  ……\r
  燕京,王家。\r
  这处宛若世外桃源的庄园,低调尽显奢华,便是与名迹故宫相比,那五观来的感触都要来得浑厚与真实。\r
  这就是顶级望族的底蕴。\r
  一方厅堂,中年男子负手而立,是王沧儒,男子一身中山装,看似安静站立,实则思绪运转飞快。\r
  作为王家的长子,王沧儒又岂是等闲。\r
  此时此刻,便是重剑锋芒的王家大少爷王尊,此刻也是安安静静,等着父亲教诲。\r
  即便远在燕京,秦城那边的满城风雨也逃不过如来的双瞳。\r
  “父亲……“\r
  在王沧儒面前,王尊那重剑出窍的霸气早已收敛。\r
  只是刚刚开口,就被打断。\r
  这位王家长子,这位地位极高的中年男子,摆了摆手,走了出去。\r
  甚至,连看都未看自己的宝贝儿子一眼!\r
  足以可见,王沧儒此刻心中的压力是有多大!\r
  而能给王沧儒如此压力的,整个王家,也只有一人,那就是自己的父亲,华夏王家这艘华夏巨舰的掌舵人!\r
  同时,另一处雅苑。\r
  王家的二少爷,王羽还准备跟自己的父亲再争取些什么时,王沧海已经面色凝重的走出。\r
  当然,走出了雅苑,男子那原本多少有些愁眉的面部,已经恢复如初。\r
  虎父无犬子,腾龙岂有蛟。\r
  不论是王沧儒,还是王沧海,都不是简单之人!\r
  这一些,从王家大少爷王尊,二少爷王羽的气魄表现看来,初具一二。\r
  如果非要给他们所谓的低调或者平淡找一个理由,那也只能说当年的三少爷太过璀璨!\r
  璀璨亦繁华,繁华亦刹那!\r
  王沧澜!\r
  任由时光流逝,昔年的璀璨,却是如烙印一般实打实的深深印在所有人的心头。\r
  王沧澜,三少爷,无愧于望族王家之后!无愧于王老之子!\r
  甚至说,他就是王家数十年来最为璀璨的骄傲!\r
  不知是巧合,还是多年来无形的默契,王沧儒与王沧海两兄弟几乎差不多的时间来到一方深院,说是四合院也差不多。\r
  院门轻掩,两人相视一笑,从对方的眼中都不难看出一丝无奈与苦笑。\r
  这一切,自然都是因为一个人,秦城小子,王起!\r
  他,不是别人。\r
  他是王沧澜的儿子!\r
  沧澜之子,岂非蛟龙,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r
  这秦城是风,这刘少卿是云。\r
  而现在,他王沧澜的儿子,在这风云变化下这已然成龙!\r
  吱~\r
  轻掩的院门被推开,是王沧儒。\r
  震撼!\r
  惊讶!\r
  疑惑!\r
  王沧儒,王沧海两兄弟同时驻足,甚至王沧儒那刚刚迈进院子一只腿都不由得静止不前!\r
  止!\r
  疑惑又担心着什么,真的是越担心什么越发生什么?\r
  顾不得王沧儒多想。\r
  老太太虽年老,却是精气神饱满,甚至那煌煌族威不减当年!\r
  是宋老太太!\r
  同样也是王沧儒,王沧海两位亲兄弟的亲生母亲。\r
  “母亲大人……”\r
  “母亲大人……”\r
  大人,这是对父亲以及母亲的尊称,虽然这些年王沧儒,王沧海两兄弟对自己的父亲,也就是王家巨舰掌舵人的称呼多为父亲,但是对于自己的母亲,依旧还是如儿时那般必须得恭敬称呼为母亲大人!\r
  要知道,宋家可也是当年甚至隐隐压过王家半头的华夏望族啊!\r
  这一声母亲大人叫的尊敬,叫得服气,而且得叫一辈子!即便宋老太太怡然仙去,也少不得母亲大人两字!\r
  只是这两位兄弟微微低着头的眼中,都有着那么一丝不甘,嫉妒,与不解。\r
  甚至是叛逆!\r
  如同孩童时期的叛逆!\r
  为何三弟就可以叫你母亲,而并非母亲大人!\r
  饶是年过中年,饶是膝下有子,有妻有房,这一刻,在这位老太太面前,两位足以搅乱华夏风云的人物,竟是升起了如小时候那般的不忿与醋意!\r
  “回去吧,你们的父亲累了,要休息了。”宋老太太语气平静说完,转身进屋。\r
  送人!\r
  亦送客!\r
  还是自己的两位亲儿子,宋老太太的心境其实也很复杂。\r
  只是……\r
  当年对于三儿子的愧疚,不得不让宋老太太如此。\r
  宋老太太本就不是平凡人,莫说秦城,便是整个王家的事,宋老太太又怎会不知,只是不愿意去劳心。\r
  “这个小孙子,跟当年的沧澜一样,不让人省心呐……”\r
  宋老太太进屋时,摇头一笑,似乎是想起了当年的人儿。\r
  笑容发自内心,很开心。\r
  多年未见。\r
  就是很开心。\r
  便是如此,白发老者依旧面色自若,品着茶,看着书,不为所动。\r
  而随着宋老太太从怀中掏出那张略显老旧,依旧整洁无比的相片时,神色忽然开始变得神往起来……\r
  “老头子,你可知道,我想沧澜了,我的三儿啊,诶……”\r
  刹那。\r
  谁都没有注意到,或许就是自顾品茶看书的白发老者都没有发觉,那端着书的手,不禁自觉的颤抖了一下……\r
  ……\r
  秦城!\r
  凌晨两点多,在闽帮总部大厦顶层的沙发上,光头手中还端着电话。\r
  整个闽帮总部大厦寂静无比,如同死寂一般。\r
  光头没有再说话。\r
  同样,电话的那头在得到光头的回复后。\r
  亦沉寂。\r
  彼此没有继续言语,气氛压抑得可怕,这绝对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不,这是爆炸前的宁静!\r
  光头知道在这样的节骨眼上,自己不会退步,也不可能退步。\r
  不论对面是谁!\r
  便是天王老子也不好使!\r
  腾龙起势,冲破云霄,便是九天雷劫,也做不得数!\r
  努力压下内心的沸腾之血与霸气之色,光头语气平静甚至带着淡漠生命的口吻道:\r
  “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挂电话了。\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