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全球首富 > 0249 大宴前夕! 二合一大章节

0249 大宴前夕! 二合一大章节


  一声枪响!\r
  售楼中心大厅,在短暂的死寂之后,直接是爆发出宛如山呼海啸的骚动。\r
  能有几人是不怕死的?\r
  就算铁面派系的那些成员,也都是些底层打手,不是什么高层人物,没这个定力!\r
  更不用说那些保安人员,以及在场躲得远远的那些售楼小姐先生……\r
  啊啊啊的惊呼声此起彼伏,抱头鼠窜的,腿脚发软的,狂吸凉气的,头皮发麻的,不知凡几!\r
  就连售楼经理乃至冯帅等人,也是直接心脏猛然抽搐!\r
  他们毕竟不是什么灰色势力内部人士,顶多是打过交道,对于这种场面,根本是消受不住。\r
  只见那售楼经理踏步而来,本想气场十足地警告一句,让“中泰”的社会人赶紧住手,且后续肯定是没啥后果子吃。\r
  当下,早已是迈不动腿……\r
  而凤凰城广场那头,警车已经呼啸而来,与此同时,钟昊也是心急火燎的,正在路上。\r
  老爷子钟棠的命令不敢违背,且还是涉及到王少的“垂青”,要不是路上堵车啥的,这钟棠的亲孙子,恨不得长翅膀飞过来……\r
  与此同时,售楼中心已经濒临失控!\r
  那些不认识光头的看客们,在巨大的惊恐之后,一度产生恍然感,这尼玛是在拍电影呢?!\r
  这社会人究竟是谁,这也太狂了吧……\r
  电影是电影,现实是现实,这除非是军警身份啥的,否则在华国境内,敢当众搞出这种大动静的,可谓是闻所未闻。\r
  至少在秦城这些小资小开的认知里头,无!\r
  当当当!\r
  光头当然不是冲着什么无辜人员,而是那几个掏出开山刀的铁面派系人员。\r
  一枪朝空,手臂再一落,光头浑身绽放煞气,眸色冷冽。\r
  没有多说什么,那些个冲着好处和私人关系来的铁面派系成员,不少人已经自行蹲下,抱头者不知凡几。\r
  当当当的金属声,正是那几把开山刀落地之声。\r
  气势被压制是一码事,枪火的震慑,更是令这伙人头皮发麻。\r
  铁面派系成员,又只是底层身份,也就是比起寻常的小混混要混得开一些,哪里会料得到,这一趟势在必得的帮忙行动,会遇到这么一尊杀神。\r
  这家伙究竟谁啊?!\r
  这些人心中好奇不已,且一听警笛传来,当下也是心中难免有些幸灾乐祸。\r
  狂,一时爽,既然辖区这头出警了,就不是简简单单的寻衅滋事,而是……\r
  这下看你小子怎么脱身?!\r
  这时,冯帅跟太子乐以及严放,本来就是心思不同,前者有些顾虑,后两者则是兴致不减,一听枪声响起,皆是驻足不动,慌得一比。\r
  蓦地,太子乐眼神大亮。\r
  王少!\r
  那叫一个激动,与此同时,心中更是忐忑不安。\r
  王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一片狼藉的场面,又是怎么一回事?!\r
  太子乐毕竟不能未卜先知,且不会将王起跟中泰的什么社会人联想在一起,当下当然是懵比了。\r
  但见到王少之后,不管是他,还是严放,都跟见到主子一般,眼中的神芒大绽,当下也是压下心中惧意,小跑进来。\r
  真大腿呐!\r
  岂止是敬畏那么简单!\r
  “王少!”\r
  “王少!您怎么来了,这是……”\r
  这俩人屁颠屁颠的,带着讨好的笑容跑来,看到光头手中的枪火之后,又难免是吞了吞口水,步子也是慢了下来。\r
  也怕呐!\r
  王起当下的神色气场,都是爆发着一股怒狂之势,这要是一个擦枪走火,子弹可是不长眼啊!\r
  “王少,您先放下这……有话好说,我跟严放在,要是谁得罪您,我俩出马就行……”\r
  太子乐强压心境,敬畏无匹!\r
  此时,光头一看场面也差不多控制了,再一看是太子乐跟严放过来,只是点点头,算是收回了枪火。\r
  此后,也没跟太子乐和严放多说什么,而是目光扫了众人一遍,再喝一声。\r
  “谁是负责人?赶紧把事情了结了,老子还有事!”\r
  来的路上,他接到过苏雯的电话,说是要见自己一面,他当然是放在心上。\r
  要不是因为李龙跟舍长在这头出了岔子,他肯定不会这么急着赶过来,顶多是等兄弟们看好房源后,再来办相关手续……\r
  不曾想……\r
  而此时,那一头站着的,别说是售楼经理,就是那冯帅,也已经是肝胆一颤。\r
  冯帅可是销售界的奇才人物,爬到这个位置,脑子可是相当灵光,一看太子乐跟严放对此人都是这个态度,肯定也是猜到了一二。\r
  这一刻,这个冯帅感觉自己的口才反应啥的,在巨大的震惊讶然下,一度是大失水准,等王起喊了这一声,隔了好几分钟,此人在太子乐跟严放的疯狂使眼色下,这才慢吞吞地走了过来。\r
  每一步踏出,都是沉甸甸的,脸色,更是丧的一比,想要努力露出笑容,却是发现僵硬到不行。\r
  “您好,您…您就是王少吧,我,我就是凤凰城这个项目的总监……”\r
  冯帅欲哭无泪!\r
  太子乐跟严放的疯狂使眼色,相当于宣告了王起的身份,正是此前这冯帅拼命想要结交认识的大人物。\r
  严放口中的如天人物,王少!\r
  “我是谁,你不用管!说吧,这个沙盘模型,你的手下先前说是十几万造价,我兄弟碰坏了一点,你说个数,一码归一码,咱把账清了,后头的事情,你方想要怎么做,到时候可以找我!”\r
  这话一落,冯帅可算是有点回神过来,当下面色一沉,冲着的,当然是售楼经理。\r
  这时候,必然是要找出一个替罪羊!\r
  “是谁这么没脑子,跟王少兄弟这么个态度的?!站出来!还有你,平时怎么管理的?”\r
  放眼过去,售楼经理低着头,大气不敢出,而那一头,躲得远远的那些售楼小姐先生,噤若寒蝉一片,至于大厅里头那些伤的晕的,保安人员以及那个窄肩代表,倒在地上一大片,跟躺尸似的,不忍直视……\r
  没人站出来,冯帅心中那叫一个焦灼,正要命令售楼经理喊那些售楼小姐客服人员过来问话,说到底,就是要给王起一个态度。\r
  光头却是失去了耐心。\r
  目光落向太子乐跟严放,心绪微微波动,有时候多几个忠心点的派系外马仔,倒也能省事不少。\r
  “常少,严放,既然你俩跟这凤凰城的人认识,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有啥事情,回头可以找我。你俩记住一点就行,碰坏东西,该怎么赔偿,那是小事,但是谁要敢动我王起的兄弟,就是找死!”\r
  太子乐跟严放连连点头,心中长舒一口气,但面色仍是凝重,神经仍是绷着。\r
  事实上,这俩人还是根据以往的印象,也就是说,王起现在的高度,比起他俩之前印象中的,已经高出了太多,饶是如此,这俩人眼里,先前的王起,也是他俩高不可攀的存在。\r
  那冯帅更是顺势躬身,连连说着好话,只希望赶紧送走这尊大佛,回头再慢慢整理事情来龙去脉,争取有个好的收场……\r
  而许辰跟李龙,先前也是见过光头威风的时刻,倒也没太大反应,随着光头的一声招呼,已经朝售楼中心大门那头走去。\r
  购房的心情,自然是不再,后头再说了……\r
  就在这时,数辆警车呼啸而来,是凤凰城所在的城南辖区警所干警。\r
  “……我所接到警情通报……这里发生了什么情况,涉事人员现在呢……”\r
  有警员开口,为首的一人,是此次出警的支队长人物。\r
  一看这大厅跟打砸过一般,判断里头,必然是涉事人员逃离了,至于这些倒地伤者,肯定是受害的一方……\r
  光头就这么擦肩而过,不闻不问,而那些警员也是有所嗅觉,正想拦下王起这伙人,却是被冯帅跟太子乐等人连忙凑近,扯东扯西的,根本不敢往王起身上说及什么……\r
  这一幕,被外头寥寥几个看客看到,心中不由得感慨万千。\r
  千万种念头,最后只是化为啧啧称奇,以及那久久挪不开的目光,当然,是落在那光头身上。\r
  这年轻人,究竟是何等身份!\r
  便是凤凰城的负责人出现了,都能“颠倒黑白”,主动将过错拦在己方……\r
  而就在王起等人驾车离开凤凰城之后,最终被带走的“替罪羊”,赫然是那些铁面派系的人员……\r
  当然,冯帅跟太子乐等人很会办事,跟这伙人的首脑说了几句,无非是以好处打底,将此事,就此划上了休止符!\r
  殊不知,太子乐跟严放的出现,相当于是挽救了冯帅等人的事业前程,如果不是如此,兴许光头的处理方式,就不是一走了之,而是……\r
  到那个时候,秦城这头,凤凰城,乃至凤凰城在北河的碧桂园分部,都将没有宁日……\r
  钟昊赶来的时候,这场风波已经收尾,唯有兴叹,跟钟棠通话之后,难免有些埋怨,提及王少放鸽子一说。\r
  “你小子悠着点,放鸽子?现在的王少,别说是你,就是你爷爷我,有啥想法,也只能吞进肚子里……小昊啊,你是不知道山河居即将举行的一个宴会,邀请名单上的,都是些什么人物……”\r
  电话那头,钟棠没多说什么,就此挂掉。\r
  多说无益!\r
  自己这个孙子有什么能耐,他这个当爷爷的怎么可能不清楚,跟现在的王少比起,说是萤火皓月,没有丝毫夸张。\r
  当晚,城南辖区警所出了警情通报,却是没有任何提及枪声一说,通篇,没有提到王少等人,为何如此,知者自知了!\r
  而城南辖区警所的所长在了解了相关情况后,汗衫不知何时,已经湿透,头皮阵阵发麻,持续了很久……\r
  ……\r
  ……\r
  当晚,一位老者出现在军医院,在吴老九被转移到北河三甲医院之前,见到了吴老九一面。\r
  赫然是苏老!\r
  这番短谈,是秘密进行,而相隔不长时间,一架专机从燕京出发,先至北河,此行数人,在北河石州逗留了一段时间,于凌晨时分,至秦城!\r
  而此行数人里头为首者,如果说中枢班子大佬的贴身人物,堪称特使,那么此人则是如假包换的准特使人物!\r
  此行,不为其它,为的,正是这次秦城空前绝后的一场宴会!\r
  说穿了,冲着的就是闽帮派系,或者换个角度,冲着的就是那个光头……\r
  或是打压,或是“招安”,或是其它,没人知道,就连吴老九翟天阿这等人物,这次的消息也是把握不住,而能事先得到有关情报的苏老,在见到吴老九时,也只是透露了几句,不多……\r
  这一夜,韩卫国在燕京,受到了接见,注意,是接见!\r
  凌晨一点,跟王起在一起出现在夜色酒吧聚会喝酒的苏雯,接到了苏老让其回到庄园式别墅的电话。\r
  分别之后,苏雯被苏老当面告知,且是面色凝重的情况下。\r
  明晚的宴会,他这个苏家掌舵人,将会因为身体忽然不适而缺席,至于苏雯本人,明晚究竟要不要出席,等通知!\r
  秦城起风!\r
  凌晨两点,在闽帮总部大厦顶层的沙发上,准备将就睡一宿的光头,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r
  电话内容很简单,说话之人的语气威压,却是让如今的光头都不免出现波动。\r
  “……王少,明晚的宴会,最好是取消……”\r
  电话那头之人,燕京顶级大物之一的贴身秘书!\r
  国F部长的贴身秘书人物。\r
  准特使!\r
  光头皱了皱眉,却是连问此人是何身份都给省了,目光坚决无比,一如此前他在蒋小鱼雪墓前立下誓言的那种眼神。\r
  “不管你是谁,抱着什么想法,听着,取消不了!”\r
  炸!\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