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帝辰天道 > 第七十九章 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第七十九章 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这都几个月了,周复礼他怎么还没有来啊。难道他没有收到消息,还不知道这边的情况吧。”林玲踢着脚边的石头,泄气地说道。
  “应该不会,听那些修士说,这边发现灵界的消息,早就传遍神域了,复礼他到现在还没来,应该是有什么事耽搁了。”秦若琳笑了笑,表现得波澜不惊。
  “他能有什么事,我看他是嫌这里太远了,不想过来,想让我们自己去找他吧!”林玲道,她咬着银牙,做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秦若琳看到她这个样子,笑了笑没接话。
  “玲儿,天墟和周复礼是谁啊?”龙雪晴见她又开始生起了闷气,便想转移她的注意力。
  龙雪晴很早以前就知道,他们三个留在这里不走,是为了等天墟和周复礼。
  而当她第一次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也是被吓了一跳。
  不过后来细细一想,又觉得不可能。那应该就是一个单纯的名字,与她所知的存在并无关系。
  但心中却还存有疑虑,所以现在的她,也迫切地想要见到,那两个被他们时常挂在嘴边的人,然后亲自印证一番,好消解心中的疑惑。
  “咦?雪晴姐,我没有跟你说过吗?”林玲道,她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她,心中的气立马消失无踪。
  “没有啊!”龙雪晴道,林玲确实没有跟她说过这个,不过她也从来没问过。
  “哦,若琳姐?”林玲有些拿不定主意,纠结的看向秦若琳。
  “你这丫头,雪晴是在问你呢!”秦若琳心中一惊,暗道大意了,但脸上的表情却无变化。
  一起相处的久了,对她的防备在不知不觉间就松懈了,所以说话的时候,就没有刻意地避开她。
  现在就连秦若琳都不记得,他们在她的面前,第一次提起天墟的名字,是在什么时候了。
  她知道此事事关重大,必须要尽快解决才行。
  但又该如何解决呢?秦若琳紧紧地盯着龙雪晴,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没过多久,她像是做出了某种决定,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而后眉目一凝,微不可查地点了一下头。
  龙雪晴感受到身后的目光,突然间汗毛倒竖,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战。
  心中疑惑刚起,就想明白了前因后果,都还没有来得及激动,就开始担忧了起来。
  “雪晴姐,天墟他是穆清的弟弟,而周复礼是我们的朋友,他们很早就来神域了,而我们这次来神域,也是来找他们的。”虽然得到了秦若琳的首肯,但林玲也没有细说,只是大概的说明一下。
  “哦!”
  龙雪晴现在心乱如麻,林玲说的虽然很简单,但是她从秦若琳刚才的反应中,已经可以确定,关于天墟的身份,很可能与她之前的想法是一致的。
  林玲见她心不在焉,问道:“雪晴姐,你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玲儿,我有些不舒服,先回房了。”龙雪晴挤出一丝笑容,话未说完,便朝着她的房间走去。
  看着她急急忙忙地背影,林玲变得更加迷糊了,道:“雪晴姐怎么了?”
  秦若琳见状心中了然,知道她已经猜出来了,却也没有说什么。既然事已至此,尽快出手解决就是。
  但看到旁边傻乎乎,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小姑娘,她摇了摇头,不打算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免得到时候她难过。
  “若琳姐,我怎么感觉她今天怎么怪怪的呀!”林玲见没人回应她,便走到秦若琳身边,目标明确的问道。
  “你啊,真是个傻丫头!”秦若琳伸手点了一下她的额头,宠溺的说道。
  林玲在她的身上蹭了蹭,娇憨道:“呜,若琳姐~”
  “走吧,我们进去看一看,这会儿清哥他应该突破了。”秦若琳发现穆清的房间沉静下来,那股强大的波动也消失了,便转移话题道。
  “哦!”
  咣当
  秦若琳和林玲刚走到门前,那扇破旧的木门便应声而开。
  “玲儿你怎么了?”穆清见她们联袂而来,而林玲脸上还挂着一副有心事的表情,便误以为是在想他。
  “我没事,那个你们先聊,我去找雪晴姐。”林玲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明悟,立即就丢下他们跑开了。
  “她这又是闹哪出啊!”穆清道,原来不是在想他啊,心中暗道了一句失败。
  待到她的背影消失在眼前后,秦若琳才回过头,道:“我也正要跟你说这件事。”
  “什么事,进来再说!”穆清道,他疑惑地看着秦若琳,总感觉她们两个今天怪怪的。
  按照以往的情形,他和林玲不是应该先来个拥抱的吗?
  还有秦若琳也是,以往都是先问再说的,今天怎么直接说了呢?
  “雪晴她可能知道天墟的身份了,这也怪我们,不该当着她的面提起天墟的。”刚一坐下,秦若琳便直接开口道。
  “嗯~”
  穆清闻言心中一跳,这才突然想起,不知不觉间,他们当着龙雪晴的面,数次提起天墟的名字。
  第一次提起是在什么时候来着?唉!忘了。
  不过转念一想,穆清又有些不解,便道:“若琳你是不是想多了,光凭一个名字,她应该不会这么快就猜到吧!”
  秦若琳摇了摇头,道:“我刚才已经试过她了,从她的反应来看,我很确定,她知道很多事,只是我也有点想不通,她是怎么通过一个名字,知道那么多的!”
  “这样啊!”
  穆清眉头一皱,手指轻轻地敲打在桌面上,在脑中思索了一会,才继续道:“那我等一下先去探探她的口风,听听她到底知道多少,还有,她是如何知道的。”
  最后一个问题才是最关键的,穆清自问,他们除了提起过天墟的名字,其他的就从来没有说过。
  然而如今却有人仅凭一个名字,就疑似猜到了所有,这叫他怎么不紧张呢!!
  “这样也可以,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秦若琳道,她说这话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啊?做什么?哦哦!”穆清初闻其言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很快就反应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