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1255再铸鼎 > 第370章 骑炮兵

第370章 骑炮兵

1262年,7月29日,立秋第17日,滨棣路,厌次县。
  
  范龙城看着守备森严的高丽军营寨,有些意外。
  
  泰山之战后,军委会将骑一营、骑三营和一部分勇敢营集中起来,调到了北清河以北的滨州地,又将在乐安待命的一个骑兵训练营正式编入作战序列,给了一个临时骑兵第四营的番号,当作骑马步兵使用。
  
  这三个半骑兵营上千人马被编成一个“快速反应团”,部署在滨州,以配合冒险者协会的行动,打击河北的零散蒙军,并且给商社收集物资和人口。
  
  总之,相比南边到处是山地和河流的零碎地形,滨棣路的广阔平原才是适合骑兵发挥的好地方。
  
  范龙城在利津县接到蒙军南下的情报后,就发布命令将快速反应团召集起来,北上应战。今天,他们借用冒险者们的船只,渡过土河到达了之前已经被东海军占领的厌次县,准备确认一下蒙军的情报,并且挫挫他们先锋的锐气。
  
  当时一听说蒙军打头阵的是一部高丽军,他顿时就像见到了肥肉一样精神焕发。高丽棒子,那不是弱鸡的代名词吗?于是他立刻率领先行渡河的骑一营和临四营赶到了前面,想先把这个软柿子给捏了。
  
  没想到,见了面之后,他居然发现高丽军营寨设立得很有章法。士兵衣甲齐全,长矛刀盾弓箭诸兵种一应俱全,相互之间配合有度,俨然一副精锐气质,实在让他有些意外。
  
  于是范龙城就在营寨外停了下来,迟迟没有发动进攻。
  
  呃,实际上,虽然后世的朝鲜常常给人一种羸弱的印象,但那是在中央王朝数百年的庇护之下文恬武嬉渐渐荒废的结果,现在这个时代的高丽人还是颇有武德的。
  
  在这个时期,高丽所处的是所谓的“百年武人时代”,掌握高丽的是一整个武臣阶级,拥有大量有传承的战士,战力并不可小觑。之前,中国东北地区先后出现辽、女真、蒙古三个强力的少数民族政权,无一例外都曾经与高丽进行过战争,但是始终无法彻底将它压服,只能收为附庸国而不能吞并,由此就可看出这个国家的坚韧。
  
  而且相比正牌高丽军,这支沈阳高丽军由于常年随蒙古人作战,技战术和团队配合还要更上一筹。嗯,说不定,这次入关的三部里面,高丽军才是最强大的一支——东辽军虽然马军众多,但是单打独斗还行,真的阵战起来也就是一堆乌合之众,还真不一定能打过高丽军,当然后者也追不上他们;而塔察儿的本部倒是南征北战经验丰富,但以往都是让汉军去送死自己在后面压阵,等到追杀溃军的时候再上,真实战斗力到底有多少还真不好说……
  
  不过,也就仅此而已罢了。
  
  可能是时间太急没来得及找遮护地,高丽军的营寨就孤零零立在旷野之上,虽然士兵的素质还可以,但是并没有太多的凭依,简直可称绝地。范龙城观察了一会儿之后,已经胸有成竹,当即下令道:“骑一营第一连,向北散开警戒,二三连待命!临四营,下马备战!骑三营和勇敢营到了没,我们的宝贝呢?……哦,来了。”
  
  话音刚落,南面便出现了烟尘的迹象,稍后便有一大群骑兵护送着六辆马车向这边奔驰过来,没过多久便到了营寨之前。
  
  这群骑兵相互分开,其中的第三骑兵营向右转向,在野地上停下整队。而那十辆车则在几十名骑兵的护送下驶向了范龙城的大旗。然后,队首的孙镇河上尉策马前出,向范龙城报到道:“报告!骑炮连向您报到!”
  
  范龙城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后方列队的车和炮,赞许地点头道:“很好,布置阵地吧,今天就该你们表现了!”
  
  “骑炮连”这个编制在早期的义勇队中出现过,当时是把骑兵和炮兵混编,以节约成本,但后来随着军队规模的扩大而分拆了。现在它重新出现,却不再是一个“凑合”的方案,而是一支配属了轻便火炮、能够伴随骑兵一同行动的快速炮兵。
  
  骑兵作战的精义,在于“秩序、士气、队形、配合”等概念。真实历史上,绝大多数骑兵之间的战斗,并不是两支骑兵勇敢地对撞在一起然后展开搏命厮杀,而是两方装作士气鼓鼓地对冲,然后一方坚持不住怂了下来,调头撤离,另一方再展开追杀,直到自己的队形也被扯碎不得不重新整队。
  
  骑兵对付步兵的时候也是这样,大多数时候不是像吐里哈那样傻傻向步兵发动冲锋,而是佯作冲锋,如果发现对面发生动摇,就直接撞进去,否则就撤离整队后换个方向再试一下。一般来说一场战役中那么多的步兵,不可能总是训练有素,总有些面对骑兵冲击的气势吓软了的,以他们为突破口,就能扯碎整个战线。
  
  不管是骑兵还是步兵,秩序井然、士气高昂、队形合理、配合紧密的部队,也就是组织度更高的一方,大多数时候都能击败做不到这一点的其它部队。
  
  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提升组织度谈何容易呢?东海骑兵已经在尽力做这一点了,但是受限于人力物力和社会基础,总是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具体来说,在战术层面他们做得不错,正面对战数量相当的敌军之时有相当大的胜率;但在战略层面上来说,东海骑兵的数量还是太少,迎战以万记的蒙古骑兵的时候还是捉襟见肘,即使连战连胜也不免自己有所损失,胜着胜着就没兵可用了。
  
  为了进一步强化骑兵的战斗力,范龙城就想到了骑炮兵这一个方案,也就是组建一支跟随骑兵前进的炮兵,为骑兵提供重火力支援。它并不能提升己方的组织度,但可以打击对方的组织度。想象一下,两支骑兵相遇,一方武备精良,一方却遭遇了意想不到的炮火打击,那么战斗的天平会向哪边倾斜呢?不言而喻。
  
  不久前的泰山之战中,东海骑兵对蒙古骑兵展现出了一面倒的优势,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之前的炮击已经大大摧毁了蒙军的组织度,对付一帮乌合之众并不比杀猪更困难。
  
  在与步兵配合作战的时候,骑炮兵作用不大,因为打击组织度的任务可以由随营火炮和步兵火枪完成,骑兵只需要冲锋追杀就行了。但现在骑兵单独成团,重火力需求就凸显出来了。当然,单凭他们那身钢胆甲和复数的火枪,打起来也未必会落了下风,但是哪个指挥官会嫌自己战力低呢?用一个骑兵连换一个骑炮连,很划算的买卖啊!更何况这个骑炮连是额外配备的呢?
  
  所以范龙城对这个骑炮连寄予厚望,让老部下孙镇河以上尉军衔担任这个连级单位的长官,足见其重视。
  
  在他们的指挥下,骑炮连转移到高丽军营寨的西侧,在临四营的左翼展开,六门崭新的幼龙炮就在寨外三百米外的距离上排了开来。
  
  范龙城策马前来,看着这些涂着亮色锌漆的袖珍小炮:“不错,工业部总算是拿了些好东西出来了。”
  
  为了实现骑炮兵跟随骑兵行动所必须的快速机动性,火炮系统必须尽可能减重才行,为此标准的龙吟炮肯定是不行了,而更轻便的狮牙炮的射程又嫌短了点,所以范龙城直接报给了工业部,让他们搞一款足够轻又足够强力的炮出来。
  
  工业部诸人将这个项目作为一个承前启后的重点项目进行了攻关。内膛设计上,他们参考了之前设计的幼龙炮,这种前膛炮在海军之中很常见,100mm口径,10倍径,铸铁材质,约300kg,一般是给小船补充火力的,使用方便、威力不错,很受好评,正符合骑炮兵的应用场景——当然,这300kg的重量显然超标了,不可能直接拿来用。为了尽可能减重,他们先是换成了青铜,又进一步尝试了锻钢工艺——也就是仿照之前制造狮牙炮子铳的法子,锻造钢胚、反复钻孔……耗用了不少工时,最后终于制造出了一款钢材质的幼龙炮,内膛参数不变,重量却足足减轻了一半,只有150kg左右!
  
  这种锻钢版的幼龙炮成本颇高,但骑炮连的需求也就个位数,所以还是立项做出来了,既是满足军方的需求,也是为未来的新工艺进行探索。
  
  当然,高机动性的代价就是威力要打个折扣,相比标准的龙吟炮要弱上不少。不过,反正这重火力的意义也就是听个响,扰乱一下敌阵,不指望能打死几匹马,所以也够用了。而且,这个缺点也不是没办法弥补……
  
  不仅火炮轻便,配备炮车也进行了特制,在小号四轮炮车的基础上,使用了大量的钢制部件以减轻重量,同时也增加强度以适应在恶劣地形中快速运动的时候所产生的颠簸。随车配置的弹药数也大幅削减,只有两个小箱子24发,对于骑炮兵快节奏的战斗也够用了,实在不够就让别的马匹再驮运一部分。这样一来,整套火炮系统的总重控制到了350kg,也就跟一门龙吟炮一般重,四匹马拉起来毫不费力,完全能跟上骑兵行动的速度。
  
  所以这骑炮连拉着火炮轻松一跑一拐一分列,很快就进入战斗位置了。
  
  “报告!骑炮连全连108人,六门幼龙炮,已经全部就位,请指示!”布置好炮阵后,骑炮连连长孙镇河上尉立刻打马前来向范龙城报道。
  
  骑炮连的成员大都是骑兵出身而不是专业炮兵,但是骑兵出于侦察的需要,也进行过一些数学、几何学和地理学的培训,所以半路出家做个炮兵也能胜任。反正就是视距内射击听听响,不需要多么高深的射术。
  
  当然,能选进骑炮兵的,肯定是考核出来的基础知识过硬的,而孙镇河之所以能出任连长,除了他资格老、立功多,也是因为他数学成绩特别好。所以说,知识改变命运,在哪里都成立,相比宋蒙军那些大字不识一个的武夫,东海军从根子上就拉开差距了。
  
  范龙城看看这个自己一手带起来连名字都是自己给改的部下,满意地说道:“好,先把营寨打个口子出来,然后把莱芜那边给的新家伙拿出来试试。哈,最近的新东西还真多,我们都成武器试验员了。”
  
  “是!”孙镇河接了命令,立刻带部下准备去了。
  
  骑炮连的编制是一个指挥排和两个火炮排,前者负责指挥、侦察、护卫等职责,后者每排三班,每班10-12人,负责一门火炮。骑炮兵装备较轻便,但也因此不像正规炮兵那样需要复杂的后勤系统,实际上每门炮只要五人炮组就能操作得过来,剩下的兵力只是备用和辅助。但这么多人也并不浪费,他们就算闲着也能当普通骑兵用,还能负载一些弹药,在随时可能减员的战场上留些冗余是很有必要的。
  
  现在情况并不紧急,为了不人马挤成一堆给炮阵造成混乱,一门炮只留五人炮组在旁边操作,剩下的有的在后面看着马,有的在测距和解算诸元,有的向两翼散开警戒,充分展现了训练的成果。
  
  与此同时,范龙城又命炮阵右侧的临四营进入备战状态,随时应对轰开营寨后可能发生的变化。为了防止这群新兵出什么纰漏,他又命人从其它几个营抽了一些重骑兵下马补充进去,以给这群没见过血的菜鸟做个示范。
  
  临四营是下马骑兵,队形不能像步兵那般紧密,每班出一个人在后方看好本班的马,然后剩下的士兵以连为单位散为三组,每连列成两行横阵,呈倒品字布置。
  
  他们装备精良,但却是初出茅庐的菜鸟;而对面的高丽军正好相反,经验丰富,装备却不咋地。在炮阵准备的时候,双方都紧张万分,在各自的军官和老兵的指挥下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对峙着。
  
  从刚才临四营下马列阵,高丽军就意识到了东海军会从这一面发动进攻,等到后来骑炮连过来准备的时候,他们更是紧张了起来。但是紧张归紧张,他们并未意识到火炮的真正威力,只当是东海军准备了什么攻城器械会从这边大举进攻,因此不但没有疏散,反而进一步向这边调集了兵力,以应付可能的猛攻。这倒是符合兵家常理的,看来洪俊奇果然是知兵的,只是可惜,他们遇到了规格外的东西……
  
  其实这两百米的距离直瞄即可,也没什么可准备的,很快孙镇河就检查完毕,下令道:“开火吧!”
  
  炮兵们早已饥渴难耐,听到上面确认的命令,顺手就拉响了拉火管。六门幼龙炮一齐发射,立刻就给刚刚出山的高丽军造成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轰……砰砰砰……啊啊!”
  
  短短三百米的距离,六枚实心弹准确地撞入营寨,摧毁了一大片木制的营栅,还有余力冲入栅后的军阵之中,造成了惨烈的杀伤。不仅于此,木栅栏崩解断裂之时溅出大量碎屑,如同霰弹一样散射入人群,伤到了不少盔甲不全的士卒。
  
  “好!”范龙城看到这个战果,非常满意,但是没有下达进一步的命令妨碍孙镇河的指挥。
  
  孙镇河确认破坏效果之后,认为缺口有必要进一步扩大,因此下令道:“全体都有:装填实心弹!二排打左,三排打右,把他们的龟壳敲开!两轮射击过后,装填榴霰弹,调整诸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