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秦立六十年 > 第九十章 狼羊之盟 三

第九十章 狼羊之盟 三


  帐中突如起来的丝竹声,让本就沉醉在酒肉香气之中的众人,越发亢奋起来,再加上在焰火映衬下白玉儿那动人的舞姿,白戎族诸位百夫长不知不觉也随着节拍,唱起了族中的歌谣。
  望着四周跟着节拍放声高歌的草原人,魏开现在即使再装聋做哑,也不可能视而不见。
  再说在帐中自从刚才开始,便一直都有一只脸色铁青的老虎,正死死盯着堂下的魏开。
  唉,真是横生枝节,魏开眉头微微一皱,心中一叹。
  毕竟若是自己再继续强行假装下去,那帐中自从刚才便一直对自己怒目而视的白戎族长干路谭,怕是不会善罢甘休,因而不仅不会拖延时间,反而还会坏了大事呀。
  白玉儿在营中主动献舞,对于干路谭是所料未及的,对于魏开而言,也是没有料到。
  但是这并不是说,在出使之前,魏开没有设想到白戎族会用美女拉拢自己。要知道两国利益争夺,说到底也便是争夺女人和财物,因而贿赂使者也不外乎权色二字。
  相反白戎族主动贿赂自己,这正是魏开所希望看到的。
  毕竟这便意味这魏开这个魏使,在与白戎族之间的博弈中,从开始便占领了绝对的主动权,这也意味着话语权一直在魏开手中,也便于魏开拖延时间。
  要知道博弈的双方,往往谁的底牌更加有用,谁便有可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不过,这对于魏开这个毫无底牌的人而言,装聋做哑,无牌胜有牌的做法,却也不失为一种良策。此外,若是以底牌而论,魏开注定会输,毕竟,魏开乃是一个假魏使。
  而魏开现在要做的便是,让白戎族族长摸不到头绪,营造一种僵局来拖延时间,毕竟若是主动交锋,终究会露出马脚,反而不美,毕竟假的终究是假的。
  不过,高明的猎人,在捕捉猛兽的时候,从来都不是寄希望于一蹴而就的,而是在反复拉扯之中,与龇牙咧嘴的野兽斗智斗勇,等到嘴边的猎物精疲力竭之后,才会一举擒获看似唾手可得的猎物。
  而现在横亘在洛水之畔的不仅不是一只吃人的野兽,而是一望无际,遮天蔽日的几万草原八国铁骑,这不容魏开不小心谨慎。
  若是魏开一招不中,魏开自己身死事小,放跑了这几万来袭之敌,对于秦国而言才是最大的灾难。
  虽说秦国自穆公起,东征西讨,收服周边各个草原部落,俨然成为西垂一霸。但是现在秦国国势衰弱,又适逢秦国国君交替,外敌入侵之时,秦国虽有大国之名,实在外强中干,容不得半点闪失。
  不过也幸亏草原部落与中原之前消息不通,也没有能够看穿局势的能臣良将,蛰伏在秦国周边的草原部落才没有趁机对秦国群起而攻。
  恐怕这也是现在草原八国为什么侵入秦国腹部后,却迟迟暗忍不发,只是眼巴巴等待魏国,意欲伙同中原诸国一起进攻秦国的原因。
  毕竟秦人立国,乃是一刀一枪杀出来的,秦国的每一片土地,都浸染了秦人的热血和草原人的苦泪,秦军悍勇,草原人皆知。
  但是若是这次让他们一击而走,那么秦国现在虚弱的境地,便瞬间会被草原部落所知,从而生出一些心思,那么对于秦国的威胁恐怕不亚于这次中原五国来袭。
  虽然戎,羟等草原部族势力没有秦国势大,但是也捺不住群狼四面出击。时间一长,偌大的秦国是无法应对过来,反而会被他们不断牵制,白白消耗秦国本就不多的元气。
  因而洛水河畔的敌军,魏开是势在必得,就算无法全歼,但也要让这些不安分的草原野狼感到切肤之痛,老老实实地继续安分下来。
  否则,秦国变法还没开始,便会在中原诸国与草原部落的连番袭扰之下,逐渐体力不支,国力越发衰微,从而无法开展变法,这又何谈变法强国,大争于世。
  不过,望着现在在营中如同仙女一般,光彩照人的白玉儿,魏开就感到心中发堵,实在是不知该如何应对。
  当然,这并不是说魏开对于草原男女风俗大胆热烈,而感到难为情。
  若是魏开刚刚转生过来,还可能会有一丝羞涩,但是这对于已经久经人世起伏的魏开而言,完全没有一些所谓的尴尬之情。
  之所谓让魏开所彷徨的,可能便是前世所仅存的一点良知吧。
  要知道魏开出现在此的目的,自始至终可都是魏开剿灭这几万草原军队,这也意味着对于白戎族而言,魏开迟早是白戎一族口中可耻的奸贼,而不是称心如意的族长女婿。
  世间之事,往往就是如此。
  有时候,掠夺别人的生命,往往就是一瞬,那怕是千千万万的生命,但是违背自己的信念,恐怕却比狠心挥下那杀人的一刀,还要花费更大的心血。
  不过,当帐中白戎族族长干路谭的脸色由青逐渐变黑,高声唱歌的白戎百夫长们瞪大双眼,一脸不相信,纷纷吃惊望着魏开的时候,魏开很快便转换了自己的角色。
  少年懵懂般接过了眼前少女的热酒,脸上洋溢着突如起来的喜悦之神色,呆呆望着眼前脸颊微红的少女,魏开惊讶而有坚定的眼神,又好像下了什么样的决定,一切都是如此自然,以至于刚才还吃惊的众人瞬间发出羡慕,喜悦的声音。
  虽然说魏开这一番做派,可能看起来有点恶心,但是看着那面容逐渐舒展的干路谭,魏开就知道自己刚才所做的决定的正确与否。
  若是刚才魏开因为心中不忍而拒绝,恐怕早已经在愤怒边缘的干路谭怕是会当场发作,那时就算白戎族有求于魏国,也不会善罢甘休。
  毕竟,在白戎族族长干路谭看来,自己的最珍宝今日已经做出这么大的牺牲,这已经是自己这个父亲的无能。
  若是再让自己的白玉儿继续受辱,让自己的白戎族受辱,就算威震中原的魏国,他也要拔刀相向。何况自己之所以对眼前这个魏使阿谀奉承,不就是为了能获取魏国的帮助,不使自己部落被义渠王所辱吗?
  “请,干路谭族长”,望着跪坐在自己身旁,正细心帮自己斟酒的白玉儿,原本沉默不言的魏开,此时却感激地主动向坐在堂上的白戎族族长干路谭道。
  望着自己视如珍宝的女儿,此时乖巧地帮其他男人斟酒,原本因魏开主动开口而略微欣喜的干路谭,此时心中甚是苦闷。
  毕竟虽说现在白戎族算是和魏国联络上,但是这却是以自己的女儿为代价。
  而且自己的这件小棉袄好像有点漏风呀,白戎族长干路谭本来以为自己女儿心中不愿意,可现在望着自己女儿此时没有丝毫不情愿,那害羞欣喜的模样,也丝毫不像假装,心中顿时叹息道。
  也好,也算圆了他母亲的念想吧,干路谭摸摸自己的胡须轻叹道。毕竟那位可怜的晋室公主,直到去世也念叨着她的母国。
  等到白玉儿嫁到魏国,顺便也带着他的弟弟却邦一同前去,毕竟草原现在已经越来越不太平了,干路谭稍微抿了口手中的美酒,随后心中盘算道。
  要知道现在魏国的使者愿意迎娶白玉儿,那么白戎族和魏国结盟之事基本上便注定的事情。或者准确地说,眼前的这位魏使在这草原八国之中,肯定是倾向于他白戎一族。
  而且帐中此人还是魏国已故相国公孙痤的亲近之人,现在公孙痤一死,魏国朝堂局势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心中的大患一消,白戎族族长干路谭顿时全身一松,望着堂下的魏开,隐藏商人本性又显现出来。
  毕竟在魏国新贵公子卬的连番打压之下,才去世没多久的公孙痤在魏国朝堂上的一派却仿佛遭遇了无数个寒冬。不仅朝堂之上的重要职位尽数丢失,而且公孙一脉得以生存发展的河西之地也隐隐有丢失的趋势。
  现在眼前的魏使魏无忌公子,一人一马前来出使,一来的确反映了此人的不凡,但另一面又何不是显现出公孙痤一派此时的急切与糟糕的处境?
  毕竟,若是公孙痤一派再不拿出来点功劳,恐怕到时就算魏王惦记公孙痤的旧情,也没有借口来拒绝那些意欲瓜分公孙一脉在河西之地的利益。
  而且,据干路谭了解,魏国已故相国公孙痤和当今魏王瑩的关系,恐怕没有传言所说的君臣相交,如鱼得水,这就更值得玩味了。
  不过,现在对于干路谭而言,并不是说准备要挟魏使魏无忌,伺机索取一定的利益,但是却让干路谭心中有了一定的谋划。
  毕竟对于魏国而言,白戎族的势力肯定远远不如,但是对于那些魏国朝堂之上的贵族势力而言,白戎族的势力却是不容小觑,若是再加上公孙痤现在的残存力量,一内一外,相互扶持,公孙痤的残党未必不能绝处逢生。
  这也算自己给白玉儿的一点嫁妆吧,干路谭心中怅然地叹道,毕竟白玉儿远嫁到魏国,也是为了帮助自己这个无能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