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最强之龙的白银幻想 > 第八百四十五章 妖精的世界

第八百四十五章 妖精的世界


  啪啪啪啪啪……
  一阵清脆的声响不断传出,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刚刚还是一场高超到看不懂的战斗,怎么突然感觉整个画风都变了?
  “呐,那个……是在做什么啊?”蜜雪莉雅看着光幕内的情况,有点不能理解地问道。
  艾薇拉微微扶额,一副受不了的模样,无奈道:“看了不就明白了吗?在惩罚对手。”
  “惩罚……吗?”蜜雪莉雅微微抽动了一下眉头,虽然她对于骑士之间的决斗不甚了解,但是现在这画面,怎么样都不像是一个骑士在接受惩罚吧!
  这完全是小孩子不听话,大人生气了之后的状况吧!
  没错,伊莱恩将拉提法放在自己身上,然后开始猛击她的臀部,发出的声响甚至都传到光罩外面来了,可见下手之狠。
  而拉提法似乎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拼命叫喊着,但伊莱恩完全不管她说什么,只管下手,并且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另外,从他们的对话之中可以听出,这种情况曾经也发生过一次,好像是在拉提法挑战霸龙输掉之后,也被这般惩罚过的样子。
  “话说,她之所以那么在意曾经的事情,难不成是因为这个?”西斯塔不禁怀疑道。
  虚空中的小雪也深深地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会帮助自己的敌人,或者说在他眼中,那女人根本不是敌人,而是别的什么!”
  西斯塔坏笑了起来,道:“没错,以拉提法的个性,输了决斗,还断了宝剑,估计会死钻牛角尖,搞不好还会一蹶不振,这样确实能让她忘记一些事情,说不定还能就此迈过这一道坎。不过……嘿呵呵……”
  “你干嘛笑的那么猥琐?”小雪吐槽道。
  西斯塔拿出一颗留影宝珠,开始记录眼前的影像,道:“拉提法出丑的样子,记录下来的话,以后就能随时作弄这小妞了!”
  “你……”小雪一阵无语,“你还真是恶劣呢!”
  “要你管!”
  ……
  大约过了五分钟,光罩消失,伊莱恩和拉提法回到了众人的面前,只不过此时拉提法一副万分怨恨的模样,仿佛想要将伊莱恩生吞下去,可除此之外,并没有受伤的痕迹,到底是她的肉体强悍呢,还是伊莱恩没真的下重手呢?
  “战斗花了三分钟,‘惩罚’却花了五分钟,你还真是会享受呢!真替艾薇拉不值得。”传来了小雪吐槽的声音。
  伊莱恩也不回应,只是看向拉提法,道:“好了,现在可以让我们进去妖精之乡了吧!”
  拉提法咬了咬牙,然后拿出一块拳头大小的宝石,随即宝石上一阵光芒扫过,宝石变成了一把钥匙,钥匙嵌入虚空,一扇被荆棘包围的大门出现在了众人眼前,这扇大门之上雕刻着一座小岛的图案,众人都知道,那便是妖精乡的代表。
  独立于世界之外的妖精居所。
  拉提法推开门,率先进入门中,同时道:“跟紧我,否则会迷路的。”
  大家按她所说的,紧紧地跟随在她身后,进入门中。随即众人来到了一条由光芒构成的通道内部,拉提法迈开步子,缓缓前行,而在她迈出一步的时候,通道开始飞速向后拉伸,仿佛那一步跨越了以光年计算的距离。
  在这样的通道之内,众人前行了一段,时间的概念依旧是混乱的,所以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是注意到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一处平台之上,随后平台周围的景色和某种幻境重合,下一瞬间,幻境和现实交替,众人来到了一片起起伏伏的草原之上。
  随着拉提法的出现,许多的小妖精从草原上飞了过来,他们围绕着拉提法,不断地询问着。
  有的问拉提法最近生活的怎么样,有的问拉提法为何带外人进来,还有人询问为何突然回归,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各种小妖精都有着鲜明的特色,但无一例外都非常的纯洁,仿佛不知“恶”为何物。
  所有人都可以感受到,这个世界和外面的世界不同,处处透露出“美丽”,这种美不仅仅是外在的,同时还是内在的。
  如果要形容的话,那就是世界本身拥有着善良的属性。一切都向着“善”的方向发展着,让人有一种身心都得到了净化的感觉。
  而进入这里之后,蜜雪莉雅和艾薇拉略微有点不适应了,她们的内心仿佛有那么一点点的烦躁,就仿佛是心脏之上,有羽毛拂过,让她们感觉有点痒痒的。
  “小雪,这种痒痒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艾薇拉问道。
  小雪道:“很正常,妖精乡是我们的居所,世界本身没有‘恶’的概念,所以你心中的那一点‘恶’成为了杂质,所以你才会有那种感觉。”
  “诶——原来艾薇拉和我一样,也是坏孩子啊!”蜜雪莉雅很惊讶地说道,随后她看向了伊莱恩,道:“那么伊莱恩呢?你也感觉痒痒的吗?那么你也是坏孩子?”
  可伊莱恩摇了摇头,道:“我没感觉。”
  “没感觉?怎么可能!”拉提法震惊地看向伊莱恩,但她真的没有在伊莱恩身上感受到“恶”的存在,这让她完全不能理解,这条龙的内心没有“恶”?
  这不可能!
  如果不是妖精这种天生和“恶”无缘的存在,无论多么善良的人,心中都会有“恶”的存在。况且以杀戮著称的龙族,没有“恶”的一面,这怎么想都不可能!
  对此,西斯塔摆了摆手,道:“不对,不对!他的情况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这家伙不是没有‘恶’,而纯粹,极度的纯粹。”
  “什么意思?”拉提法不解道。
  西斯塔瞟了她一眼,道:“我问你,你的剑杀过敌,染过血,那么你的剑就会被‘恶’沾染吗?”
  西斯塔停顿了片刻,道:“就是这么回事。这条龙无比的纯粹,在他的世界中,一切的存在都是理所当然,如同万事万物最自然的状态那般,杀戮并不是罪恶,感情并不会混入杂质。爱即使爱,恨即使恨,一切都明明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