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贵女难淑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死而复生的怀王

第四百七十六章 死而复生的怀王


  “苏哥哥,你真是把洛珍管得死死的。”洪戈笑道。
  “嗯。洪戈啊,其实是洛珍把我管得死死的。哎,你这种单身汉啊,现在不能懂。”苏禹辰叹道:“不如,你也成亲吧,这样,以后咱们兄弟在一起有更多的可以聊啊。”
  洪戈一听,什么?还想给他做媒?
  “那个,谢谢苏哥哥,我觉得我现在年纪还小,我要先建功立业。不过苏哥哥,现在的传言有点不准,他们说你是宠妻狂魔,我倒是觉得,该叫你护妻狂魔。不过,你没必要防着我吧,我不会对洛珍怎么样的。如今,我把你当哥哥,把她当嫂子。”
  林洛珍听洪戈这么一说,就立马掐了一下还靠着她的苏禹辰,说道:“你呀,经历了这么多事,你还不知道洪戈是什么人嘛。我一直把她当弟弟呢。还有,我都成亲,生孩子了,对于洪戈这样的小后生来说,我都是老妈子了。”
  洪戈听林洛珍这样诋毁自己,赶紧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认输了,而且苏哥哥这人我可不敢得罪。这大伙可都再传,这得罪谁都好,千万不能得罪苏家的少夫人。”
  林洛珍也不知道怎么外面这么说,“哎呀,外面都是瞎说的。外面的人可还把我说成了母老虎呢。”
  洪戈也笑道:“她们啊,都是吃不着葡萄说不葡萄酸。”
  苏禹辰继续半睁着眼说道:“洪戈,我早看出来了,你是个聪明人。我喜欢跟聪明人做朋友。”
  林洛珍看苏禹辰好像真的醉了,就陪着笑脸说道:“今天他跟你说的话,你都别放在心上。咱们可早就是好朋友了。对了,那个谢昌义的事情,明日我也去听听。”
  洪戈自然是愿意讲给她听得,不过还是指着闭着眼睛靠在林洛珍身上的苏禹辰说道:“不然,你还是等苏哥哥醒了酒,你问问他吧。既然苏哥哥不行了,我去徐大哥那边看看,要不要我帮忙的。”
  洪戈赶紧起身离开了二人。
  林洛珍等洪戈离开后,就推了推苏禹辰,“喂,别装醉了,你明天带我去,听到了没?”
  “嗯。”苏禹辰只是嗯了一声,继续靠着林洛珍,林洛珍没法,他这一副不愿意醒来的模样,她也只能先扶着苏禹辰去厢房休息一下。
  他们二人也不是什么主角,所以就算是去客房休息了,也不怎么引人注目,再说又都是老熟人了。只是他们两的儿子,苏越泽已经有点懂事了,今日在给徐景和袁芬做小花童,他身边跟着奶奶和外婆,所以就算没有父母陪着他,他也玩得特别开心。
  他一下叫舅舅,一下叫干爹的,徐景爱屋及乌,多给他塞了几个红包。
  还想着若是袁芬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孩,就得早点把缘分给牵起来,于是就盘算着,自己婚后要把苏越泽弄到身边来学艺,这之前林洛珍也跟他说过,所以徐景看苏越泽的眼光,那是越来也有爱了。
  一旁的袁芬倒是有些吃醋,可终究也是忍了,不过她心里想的是,自己的孩子,不会跟苏家的孩子结亲。
  这边各怀心思的新婚夫妇最终还是热热闹闹地把喜事给办完了。
  喜事办完之后,第二日客人就都相继离开了。
  林洛珍和苏禹辰也还约了洪戈谈事,所以等徐家的客人走的差不多的时候,他们二人也打算告辞。
  徐景这个时候,就与苏禹辰说道:“辰辰,洛珍之前与我提过,要让越泽跟着我学艺。”
  苏禹辰一听,觉得有些好笑,这小子是有多热爱事业啊,这么早就找传人了?
  而一旁的林洛珍倒是来了精神,“是啊,是啊。我说过。你不是说还要考虑一下嘛?”
  徐景笑了笑,“嗯,考虑好了,这以后,我可以收越泽为徒。”
  林洛珍觉得不错,奈何苏越泽到底是苏家唯一的孩子,还得看看她夫君的意思,“相公,你觉得呢?”
  苏禹辰觉得也行,毕竟跟着徐景日后一定能有所作为,“我同意,爹娘那边,我会去说的。”
  就这样,小苏越泽就被徐景给骗到了神医谷。
  而另一方面,林洛珍和苏禹辰又想洪戈打听了谢昌义的事情。
  他们二人没想到谢昌义也跟杨丽珠一样,竟然都使用这种金蝉脱壳的计策。
  林洛珍点评,“别说,怀王和杨丽珠还真的很配,当年杨丽珠没有嫁给怀王,真是可惜了。”
  洪戈却说:“可不可惜的,我不知道,不过怀王是个很有魅力的人。”
  “有魅力?”林洛珍倒是看不出来,“在哪里?论相貌他也不出众,论才华,他也一般。”
  “是,你说的都是事实,可是怀王他有本事让人家芳心暗许啊。”洪戈说道:“还记得那位牵蓝郡主吗?她可一直想着怀王呢。”
  林洛珍和苏禹辰都点点头,苏禹辰说道:“那时候,我们可没少给怀王创造机会呢。”
  洪戈认同地说:“可不?你们猜,怀王如今在哪?”
  苏禹辰已经知道了,“难道他是将计就计摆脱怀王的身份,做人家的郡马了?”
  洪戈一副你说的太多了的表情,“没错,没错,不过如今人家已经不是郡马了,是驸马!”
  林洛珍一听,怪不得怀王要假死呢,“那,也就是说,有人谋反?”
  “苏哥哥,洛珍,这乌巴托国国王被舒克哈王爷给害死了,如今在位的是舒克哈王爷,怀王如今就在那边入赘了。”洪戈说道。
  林洛珍冷笑一声,“他倒是还蛮会想的,毕竟一个受宠的驸马,比一个贫瘠之地的王爷强啊。”
  可苏禹辰却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此事,你或者你父亲可有奏给皇上?”
  “没有,父亲也正犹豫要不要上奏,所以这次我来喝徐哥哥的喜酒,我才问问苏哥哥你。”洪戈说道,“毕竟怀王对于朝廷已经是个死人的存在,可现在又活着还入赘到了别国,这种事情,不敢随便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