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二十七章 与禽兽浴血战 上

第二十七章 与禽兽浴血战 上


  话说黄海海面,1894年9月17日,北洋海军与日本联合舰队在黄海大东沟遭遇,午12点50分,中日双方开始了决战!
  虽然旗舰定远被倭寇舰炮轰坏了舰桥与信号旗,提督丁汝昌受重伤,但是北洋军舰仍然一身是胆,出生入死,与倭寇浴血奋战!
  灭绝人性丧心病狂的小表渣和格格,在这国家正在存亡之秋,朝廷摇摇欲坠,大清国难当头之际,却歇斯底里丧心病狂地对珍妃进行了更下流卑劣的迫害!
  光绪在后宫护着珍妃,回到寝宫,与珍妃一同看着前线的地图!
  午后13点20分,北洋舰队的犄角雁行阵,向日舰本队军舰猛冲,成功把日本联合舰队的弱舰比叡、赤城、西京丸截住,舰炮对比叡进行了凶猛地轰击,日本赤城舰,只有六百多吨,航速10节,现在是为西京丸上的日本联合舰队海军部长桦山资纪护航的炮舰,13点25分,赤城舰桥被定远炮轰击,舰长坂元八郎太与几名水兵被炮弹炸得脑浆迸裂!
  黄海海面,只须臾,赤城炮舰就中了连续几炮,军舰上血肉模糊,尸体枕籍,赤城炮舰的航海长佐藤铁太郎迅速上了舰桥,立即代替舰长坂元八郎太指挥,并命令在舰尾被北洋舰队猛烈轰炸炸毁的大桅杆上,立刻重新把海军太阳旗升上!
  “赤城与比叡想逃跑!王子,开足马力,追上赤城!”杨用霖举起望远镜,看到赤城炮舰想逃,厉声对舰艏的主炮与镇远舰的轮机舱大喝道。
  镇远舰、定远舰、靖远舰与广甲舰,都对赤城舰进行了交叉火力的更猛烈轰击,比叡被打得突然失踪在硝烟弥漫的海面中,赤城死伤10人,惊慌失措地抱头鼠串,这时,来远舰的管带邱宝仁大声命令军舰,追上赤城,把赤城打沉!
  比叡与赤城被北洋海军围攻,赤城背后的西京丸原来看到第一游击队集中超勇扬威都甲板起火,桦山资纪不由得士气大振,命令原来是商船,现在改为代用巡洋舰,只有一门主炮,两千多吨的西京丸,也突然开足马力,企图冲锋陷阵,但是让桦山资纪没有料到的是,比叡舰与为西京丸护航的赤城舰被北洋舰队舰炮猛烈地围攻,被那舰炮呼啸的炮弹打得千疮百孔,现在桦山资纪最害怕的北洋海军主力舰定远、镇远舰却向他与西京丸冲来!
  “迅速挂信号旗,请伊东祐亨司令官命令第一游击队军舰迂回,救比叡与赤城!
  但是让桦山资纪始料未及的是,日本第一游击队四舰在接到信号后迂回,自己的西京丸号却突如其来与第一游击队的最尾军舰浪速号几乎明目张胆撞了起来!
  、
  “快,迅速转舵,命令轮机舱左满舵!”浪速舰的舰长东乡平八郎也在舰桥上一顿手忙脚乱,最终才顺利地躲过了与军令部长桦山资纪西京丸撞击的大事故!
  “轰击西京丸!”这时,炮塔里的勋龄,用望远镜看到浪速正在惊慌失措与竭尽全力转舵,躲西京丸,如梦初醒,猜到西京丸上必定特别重要,他对着杨五、薛仁贵,大声命令道!
  定远、镇远铁甲主力舰,在追击比叡赤城未捷时,突然举起望远镜发现了西京丸这艘长99米的大船,两舰迅速主炮瞄准西京丸,向西京丸进行了愤慨的猛烈轰击,西京丸水兵们的头顶心,全都飞下呼啸的炮弹,西京丸轮机船的舵先被舰炮击毁,甲板亦被炮弹炸了十几个大洞,桦山资纪命令轮机舱用军舰的人力舵,立即逃走!
  “大哥,第一游击队如狼似虎地放速射炮,已经都迂回到我舰的面前!”镇远舰炮塔,杨五对勋龄厉声道。
  “杨五,把西京丸轰沉!”勋龄举着望远镜,他见那西京丸号虽然很大,但甲板上只有一门主炮,认为西京丸号上,必定有登陆的日本陆战队,所以他大声命令炮塔的炮,瞄准西京丸!
  “大哥,平远、广丙与几艘鱼雷艇,
  现在已经全都赶到了战场!”杨五向杨用霖禀道。
  “命令平远等舰,也围攻西京丸!”杨用霖目光如炬地大声道。
  两点三十分,在黄海决战前都停泊在大东沟的入海口为登陆的陆军警备的国产铁甲舰平远号与广丙号,福龙等军舰,终于赶到了战场,这时,因为日本第一游击队在迂回时错误看了松岛旗舰的信号旗,纵队错误地回到了定远镇远等北洋海军主力舰的舰艏冲锋的正面,日本联合舰队在战场竟然突如其来出现了混乱!
  西京丸巡洋舰与第一游击队的殿舰浪速阴差阳错差一点互相撞击!战场上,幸亏浪速舰长东乡平八郎指挥军舰顺利地躲开,日本联合舰队才没有出现很重的战场失误!
  “执钩绳立炮位!”镇远舰炮塔,勋龄一马当先,在敌人那呼啸得如若冰雹的炮弹下,淡定指挥杨五等兄弟向敌舰开炮!
  黄海,午后二时,中日双方舰队进行了今日最激烈的乱战与炮战!
  炮弹在黄海爆炸激起的大水柱,都如若那黄河之水天上来,在镇远舰的甲板上恐怖地此起彼伏!
  刚赶到战场的平远舰,在管带李和的指挥若定下,用二十公分半的主炮向日旗舰松岛轰击,只听一声震天动地的爆炸响声,松岛舰的左舷鱼雷室,被平远舰这颗没有大爆炸的炮弹,当场打死两名日军鱼雷发射员!
  松岛的速射炮,迅速对平远舰进行还击,只见战场上,刹那间,震耳欲聋,松岛速射炮向平远舰连续如狼似虎地喷出让人不寒而栗的火舌,平远舰主炮迅速被日舰那遮天蔽日的炮弹几次击中,变成了一片火海!
  “邓大人!平远舰与广丙舰刚赶来,就都被倭寇击中,全部中弹起火!”致远巡洋舰,桅杆上的桅盘,致远瞭望兵向忧心如焚,怒发冲冠的管带邓世昌禀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