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二十二章 朝鲜决战

第二十二章 朝鲜决战


  话说日军元山朔宁支队向玄武门进行总攻,日军在牡丹台阵地的野炮向玄武门高州镇总兵左宝贵的阵地连续狂轰乱炸,左宝贵亲自穿着黄马褂,率领盛军向日军射击,因为左宝贵的黄马褂在阳光中特别灿若云霞,所以日军野炮都瞄准了玄武门这个十分醒目的目标!
  玄武门,左宝贵在加特林机枪前,被日军的炮弹飞炸,黄马褂千疮百孔,英勇牺牲了!
  勋龄等人与日军进行了特别激烈的白刃战,在危若累卵之时,朝鲜的通事金英男率领援军增援,与勋龄等人突围,主力撤到了平壤七星门。
  “师团长,立见尚文联队虽然已经攻占了牡丹台玄武门,但是清军主力仍然坚守七星门,皇军向七星门猛攻,仍然不能攻下平壤!”日军第五师团师团部,一名士兵向野津道贯禀告道。
  “大哥,小日本几次不能攻下七星门,真的公然在城外急红了眼,真的露出了这群小恶魔不可见光之处!”七星门城堞,王子用望远镜暗中俯视日军大营,对勋龄等人满怀喜悦地说道。
  “这群小鬼子,以为这天下人都像他们那般此地无银三百两,自作聪明?日军元山朔宁支队虽然攻占了玄武门,但是左大人的五个阵地,已经把他们的主力都消耗疲惫,若日军真的还有主力,炮兵还有特别饱和的炮弹,现在就不会在平壤城外装腔作势地炮火延伸,不率兵总攻,所以我思虑再三,小鬼子炮兵的弹药与总攻兵力,都消耗的很大,他们明目张胆吹牛,威胁我们说他们的主力已经从南方赶来对我们合围,都是故意恐吓威胁我们,骗我们杯弓蛇影!”勋龄的眸子里,流露出伶俐与睿智!
  “大哥,左大人在玄武门用自己的性命,挡住了倭寇三个小时,我们兄弟定要为左大人报仇!”杨五目光如炬,对勋龄厉声道。
  “杨五,小苏等人留在七星门,你与王子等人,和老子一同冲出七星门,反攻倭寇!”勋龄怒发冲冠,对杨五等人怒火万丈地命令道。
  再说日军总攻平壤的军队,南面是大岛混成旅团,旅团长大岛义昌率领旅团进攻马玉昆的船桥里阵地,被马玉昆杀得大败亏输,西面是第五师团主力,但是野津道贯的师团也被总兵卫汝贵打败了,北面是日军主力元山朔宁支队,有七千人,是围攻平壤的主力,虽然日军名将立见尚攻占了牡丹台玄武门,但是平壤城的七星门,元山朔宁日军竟然攻不下,这时,日军第一军司令官山县有朋还没有到平壤战场,野津道贯在阵地举着望远镜,见平壤各城门清军不但没有都兵败如山倒,而且在阵地的抵抗愈演愈烈,不由得长吁短叹,命令各军暂时对平壤总攻!
  “师团长!七星门一支清军突然冲出城门,向我军反击,现在前线的战斗激烈,如火如荼!”就在野津道贯无精打采时,突然又来了一个士官侦查兵,向野津道贯等人敬礼道。
  “清军今日失了牡丹台,玄武门,不但没有都军心涣散,而且还这般勇敢!命令立见尚文第十二联队,在城外阵地死守!”野津道贯举着望远镜,竟然浮现在他眼前的是精力旺盛的清军突然从七星门杀出,士兵们在勋龄的率领下,都血脉贲张又士气大振!
  牡丹台,勋龄的弟兄反攻成功,又把牡丹台阵地夺回,但是清军刚在牡丹台阵地重新用工兵铲挖战壕时,日军的炮弹,又突如其来从天上呼啸而下,在阵地飞炸!
  许多盛军兄弟被日军野炮的狂轰乱炸,炸得血肉模糊,尸体支离破碎!
  “小鬼子四眼狗又撅着屁股爬上来了!弟兄们,给老子狠狠地打!”勋龄迅速举起望远镜,只见日军元山朔宁支队的鬼子,又铺天盖地,像母蝗虫一般漫山遍野地爬上来,对着兄弟们一声大喝!
  清军阵地上顿时枪声惊天动地,阵地向日军吐出悲愤的火舌,日军也手执春田步枪,与清军进行了阵地对射!
  顿时,牡丹台阵地尸体枕籍,刀光剑影,枪林弹雨!
  “大哥,倭寇的主力正集中火力,轰击我军的两侧阵地,我军冲锋,伤亡十分惨重!”勋龄手执毛瑟连发枪,正杀红了眼,突然,薛仁贵从牡丹台的右翼阵地,火急火燎地赶到勋龄的面前,向勋龄禀告道。
  “薛仁贵,命令兄弟们撤回七星门死守!”勋龄命令道。
  七星门,勋龄的精忠营血战了一日,虽然死伤惨重,但是顺利把日军打出了平壤城,这时,乌金西坠,平壤突然彤云密布,大雨滂沱,勋龄回到七星门,只见城楼上,到处都突如其来地插着白旗!
  “大哥,叶志超这个怕死鬼投降了!”杨五怒不可遏地向勋龄禀告道。
  9月15日晚,平壤城下起了滂沱大雨,直隶提督叶志超知道牡丹台玄武门被日军攻陷后,吓得惊慌失措,立即命朝鲜平壤的官员带着自己的信笺,出城请日军在城外停止总攻,这个对日军炮火吓得心惊胆战的狗贼命令平壤城各城门,都插上白旗!
  勋龄怒发冲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