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二十一章 女恶魔的毒计

第二十一章 女恶魔的毒计


  话说平壤玄武门战场,勋龄与在白刃战中最后剩下的兄弟,最终被日军围在垓心,勋龄手执大刀,怒发冲冠地向日军杀来!
  “皇上!我大师兄与左将军在玄武门阵地牺牲了!”景仁宫寝宫,夜,窗棂外一霎微雨洒庭轩,光绪皇帝载湉被突如其来身边珍珍的不寒而栗的叫声从自己睡梦中惊醒!
  “珍珍,你又梦魇了吗?”光绪柔情似水,询问从噩梦中惊醒,面如土色又鬓发凌乱的珍珍。
  “皇上,臣妾刚刚梦见大师兄勋龄与左宝贵将军在平壤玄武门战死了!”珍珍用纤纤玉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依偎在光绪的怀里。
  “珍珍,你这次放心,我们在平壤的大军,必定能把倭寇消灭!”光绪凝视着吓得冷汗淋漓的珍珍,明眸含情脉脉地凝视着珍珍,安慰珍珍道。
  “皇上,你相信李妃李宛与和格格编造的谣言吗?珍珍听说,你还是十分相信皇后!”珍珍蛾眉紧锁,向光绪温婉问道。
  “珍珍,皇后那个歹毒的绿茶婊,朕不会相信她了,朕知道,你也不相信你的姐姐暗中与李妃狼狈为奸,装被你欺辱的被害者,恶意把你歪曲妖魔化为恶人,但是珍珍,这个世间,这个紫禁城,人们的关系,都错综复杂,虽然瑾月是你的姐姐,但是这人心隔肚皮,你也不能在后宫断定,她就没有暗中诋毁出卖你,所以珍珍,在这后宫,就是亲姐妹,你也要防患于未然!”光绪对珍妃软语温存道。
  次日,景仁宫,惠风和畅,梅花回到书房,向珍珍欠身禀告道:“主儿,瑾主儿故意在皇太后与皇上面前装可怜,暗中陷害主儿,皇后虽然在钟粹宫寝宫表面对主儿满面春风,但是暗中是故意看不起与玩弄小主,奴婢今日暗中在后宫调查,这些可能全都是真的,小主,你想,我们在储秀宫向皇太后请安,皇太后突然就晓得了皇上赏小主坐八人大轿的事,命李总管把八人大轿砸了,奴婢那日在景仁宫记得,那日知道皇上赏小主大轿的主子,只有瑾主儿,但是次日皇太后与皇后就知道了,奴婢那日百思不得其解,那日在储秀宫哪有这么巧合?”
  “梅花,本宫与瑾主儿是亲姐妹,索然昔日我们同父异母,但是我们从小都是姐姐一直照顾我,姐姐又岂会出卖害我?”珍珍蛾眉瞥着梅花,闷闷不乐,黯然神伤道。
  “但是主儿,昔日进宫之后,皇上先宠爱的是瑾主儿呀!”梅花心潮起伏道。
  “梅花,这几日后宫发生的许多怪力乱神的事,我想都是小人故意制造的绘声绘色的假象,李妃在畅音阁唱的那几出戏,只有迫害妄想症,才在宫内外到处以讹传讹,鼓舌造谣,对不明真相的人们一口咬定,都是羞辱嘲笑人得猥琐暗示!”珍珍凝视着气得娇憨的梅花,对梅花眉似春山地说道。
  “哈哈哈!本宫听说,皇上在后宫,其实最宠爱的是珍妃的姐姐瑾妃,珍珍这个傻蹄子,被皇上这般的玩弄,竟然还要给皇上生皇子!”
  “大家看看,现在人人都知道珍妃这肚子里的,是个勋龄的拖油瓶,她竟然还不知廉耻地在景仁宫写文章!”
  “肥蹄子!你丢死人了!”
  就在这时,书房窗棂外,又传来小表渣和格格那恶毒卑劣的冷言冷语声。
  “和格格,你这个女恶魔,你躲在外面以为你秘密设下的连环计本宫都在后宫深信不疑了?你个不知羞耻的小表渣,你再在宫外狗叫,本宫就派人打你!”珍珍怒视着在窗棂外骚情浪态的小表渣和格格,气得娥眉倒竖,手执小弹弓,瞄准和格格的八月十五,又是一个石弹,打得这小恶魔和格格捂着屁股逃跑了!
  “小主,我们在大栅栏开的照相馆,终于赚了几百两银子!”珍珍用石弹打得和格格抱头鼠串,她自己在景仁宫又阑干倚遍到黄昏。
  景仁宫,乌金西坠,宫女蔷薇欢天喜地地跑回了宫,向珍珍欠身禀告道。
  “蔷薇,这次在京城,本宫幸亏暗中杀了一个回马枪,你看,我们又赚了银子,若瑾月姐姐出卖我们,我们岂能在京城这么赚?”珍妃乐不可支又沾沾自喜地从蔷薇的素手中接过了银子,对蔷薇倩然一笑道。
  “和格格,我们给珍妃下了几个月的可以堕胎的慢药,但是这珍妃怎么在景仁宫还没有堕胎?”景阳宫,李妃李宛凤目圆睁,怒视着和格格,厉声咆哮道。
  “李主儿,这次本格格的慢药,要在后宫暗中制造一个巧合,让皇上或珍妃永远恨皇太后或皇后、瑾妃!”小表渣和格格向李妃欠身,阴毒地诡笑道。
  “主儿,今日李妃与皇后娘娘在后宫争斗了起来,皇后告李妃故意与内务府串通一气,在后宫恶意克扣妃嫔的月银,主儿,钟粹宫的莺儿劝主儿联合皇后娘娘,我们这次在皇宫是不是与皇后娘娘联手把李妃扳倒?”梅花欠身问道。
  “不,梅花,这是皇后等人设下的圈套,她们在后宫暗中都是臭味相投,我们不要在后宫参加皇后李妃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梅花,你把皇上的奏折全部都拿来,本宫要帮皇上在景仁宫排忧解难!”珍珍吩咐梅花道。
  平壤前线,玄武门战场,午后12点,就在勋龄杨五等人被鬼子包围的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从玄武门内,杀来很多援兵,勋龄手执大刀,定睛一瞧,只见率领援兵的,是朝鲜金英男,勋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