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二十章 平壤血战

第二十章 平壤血战


  话说日军元山朔宁支队向平壤清军牡丹台阵地清晨发起总攻,清军因为在五个阵地内完全分散了兵力,牡丹台被日军攻占。
  玄武门,中午,日军炮兵又从牡丹台的阵地山峰,向玄武门的清军阵地日夜不停居高临下轰击,清军玄武门被日军炮兵的大炮狂轰乱炸了一个时辰,阵地上的士兵都尸体枕籍。
  “左大人,我们中了小鬼子元山朔宁支队声东击西的诡计了!日军大岛混成旅团故意向船桥里阵地进攻,他们的主力却向我们玄武门阵地总攻,现在日军主力集中兵力,我们玄武门的兵力只有两千人!”勋龄跑到左宝贵的面前,向左宝贵打千禀告道。
  这时,勋龄与杨五杨小苏的身旁已经没有几个兄弟了,如狼似虎的日军用刺刀把几个人围在了垓心!
  “兄弟们!今日杀一个算一个,杀一双赚一个!老子今日就是死,也要拉几个鬼子垫背!”勋龄手执大刀,一声大喝!
  “勋龄,我们虽然中了倭寇的声东击西之计,但是现在本总兵亦能在玄武门将计就计,把倭寇主力全部都吸引在玄武门,再集中我们平壤的兵力,把元山朔宁支队全都反包围!”左宝贵胡目圆睁,对勋龄指挥若定地厉声命令道。
  “嗻!”勋龄拱手道。
  这时,牡丹台上的炮弹,如风驰电掣,突然呼啸着一个一个飞入阵地,顿时炸得玄武门硝烟弥漫,城堞支离破碎!
  就在清军们手忙脚乱时,突然左宝贵总兵,穿着黄色的黄马褂,在众目睽睽,大庭广众之下鹤立鸡群,余勇可贾,威风凛凛地步到了玄武门的城楼上,亲自手执速射炮,向玄武门城下如母蝗虫一般漫山遍野冲来的日军射击!
  “联队长,玄武门城楼上的左宝贵总兵与盛军防守阵地,竟然任凭我们的间谍怎么编造谣言,诈骗挑唆,都仍然在城楼上泰然淡定,坚守阵地!”日军第十二联队士官吉田,向联队长立见尚文禀告敬礼道。
  “命令元山朔宁支队,在一个小时后,一定要把玄武门攻占!”立见尚文对着吉田凶相毕露道。
  “叶大人,左总兵派了一名营官,向大人呈上了一封左总兵的信笺!”再说平壤城内的直隶提督府,侍卫向叶志超打千禀告道。
  叶志超,李鸿章淮军的老将,几十年前在太平天国战争时,因为在战场上冲锋陷阵,锐不可当,被士兵起了一个绰号,叶大呆子,这次平壤决战,因为叶志超用无耻的抢功手段,抢了聂士成的军功,朝廷竟然任命他为平壤大军总统,现在,叶志超率领自己五个营的主力,在平壤的内城防守,侍卫向叶志超呈上了左宝贵的信笺,叶志超没精打采地看了后,命侍卫把勋龄等人给撵出去!
  “勋龄,你回阵地告诉左总兵,他的玄武门阵地现在特别吃紧,本官的内城更吃紧,现在倭寇第五师团的主力在师团长野津道贯的率领下,正在攻打城西,本官若派兵去援助你们,这平壤就全军覆没了!”叶志超对义正辞严的勋龄,老奸巨猾地奸笑道。
  再说玄武门,立见尚文在前线亲自指挥主力向阵地冲锋,但是左宝贵亲自在阵地指挥,只见他穿着黄马褂,一身是胆,亲手执着速射炮的绳开炮,忠勇无双,盛军士兵们被左宝贵的余勇可贾激励,向城楼下如若蝗虫一般黑压压的日军英勇射击,只见日军虽然向玄武门城楼野蛮冲锋,但是仍然被已经都在阵地杀红了眼的清军用步枪一个又一个地撂倒在地上。
  “有待!”这时,日军炮兵阵地的一个炮列,突然向玄武门进行了残酷的饱和轰击,在日军又一次的狂轰滥炸下,清军的玄武门城墙被炸得支离破碎,硝烟弥漫又一塌糊涂,左宝贵站了起来,只见自己的四周,都血肉模糊,弟兄们全都横七竖八,倒在地上。
  “左总兵,叶志超这个厚颜无耻的怕死鬼,竟然故意以防守内城为借口,就是不命令援助我们玄武门,若不是因为叶志超躲在提督府里贪生怕死,不从内城发病增援我们,玄武门的日军早被我们反包围了!”左宝贵只觉得自己的两个耳朵隆隆地回响,这时,勋龄与杨五搀扶起自己,勋龄对自己拱手禀告道。
  “勋龄,若玄武门没有援兵,老夫就要在玄武门与倭寇血战,我们兄弟最终全部殉国了,但是勋龄,你是皇上与珍主子从那海外叫回来的人,你还是一名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所以你迅速带着杨五等人突围!快走,现在你们趁倭寇还没有攻进玄武门,对城楼合围,快突围!”左宝贵的大手,拍着勋龄的右肩,对勋龄语重心长又老泪纵横地嘱咐道。
  “不,左大人,你与我们一同突围,因为盛军兄弟们兵无将不行,左大人,我勋龄与兄弟们愿意与大人一同在玄武门与倭寇血战,若平壤沦陷,我们与大人一同为国捐躯!”勋龄跪在左宝贵的面前,向左宝贵斩钉截铁地铿锵道。
  “轰!”就在这时,日军炮兵阵地的炮火开始延伸了,炮弹在城楼爆炸,爆炸在清军阵地上此起彼伏!
  日军以为阵地上的清军全都阵亡了,都发出声嘶力竭的叫声,一个个争先恐后地都玩命向城楼冲锋!
  只见玄武门上,被炮弹的飞炸炸成一片火海,但是,让这些冲锋像一条条疯狗的日军士兵预料不到的是,阵地上弥漫的硝烟散后,城楼的加特林机枪,又十分骄傲地向这群丧心病狂的兽兵,喷出了十分美丽的火舌!
  日军士兵在清军的火舌之下,一个又一个被打得鲜血淋漓,尸横遍地!
  “小鬼子,你们这群畜生,你左爷爷送你们回日本老家!”立见尚文从望远镜里呆若木鸡地看到已经被炮火炸得鲜血淋漓,遍体鳞伤的左宝贵,穿着特别醒目的黄马褂,一身是胆,忠勇无双地摇着加特林机枪,向看得心惊胆战又膛目结舌的日军,勇不可当地扫射!
  “有待!”日军大炮全部瞄准了左宝贵,向左宝贵轰击,左宝贵终于在炮弹爆炸美丽漂亮又灿若云霞的大火花中,全身千疮百孔地倒下了。
  这时,几名日军在日军上等兵吉田的率领之下,爬上了玄武门城楼,但是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勋龄、杨五、杨小苏、王子、薛仁贵、秃子等侠肝义胆,一身是胆的爱国保家英雄儿女,手执寒光闪闪的大刀,向吉田几个像害虫一般的四眼狗,愤怒地砍去!
  只见杨五一柄大刀,上下翻飞,那大刀过处,倭寇狗头一个个血肉模糊,风驰电掣纷纷地落下,四眼狗吉田想逃跑,勋龄扑上去,一刀从吉田的后子,把狗肚子捅穿!
  “狗日的,今日你爷爷我,杀一个算一个!”勋龄怒发冲冠,率领在阵地上幸存的兄弟,给步枪上了刺刀,如蛟龙出水,冲向正爬上城楼的日军!
  玄武门城楼上,开始了一场如火如荼的白刃战,战斗特别的惨烈,勋龄与杨五等人悲愤交加,手执步枪与大刀,向冲上来的日军大刀阔斧砍杀,杨五的大刀,又砍下了一个四眼狗的狗头,狗贼脖子喷的血,让血脉贲张的杨五又热血沸腾,只见他对着小鬼子一声大吼,又一刀,捅进了一名残忍小鬼子的胯下,鲜血让他的眼睛全恍惚了,他用手一抹眼睛,只见一个声音像狗熊一般的鬼子,正龇牙咧嘴骑在勋龄的身上,狠狠地用手掐着勋龄的颈子!
  “狗日的老狗熊!”只见杨五杀红了眼,愤怒的一刀,戳进了这个骑在勋龄身上,身材特别魁梧的鬼子的股上,因为杨五这一刀对鬼子扎得特别深,那老狗熊回头还没骂人,就倒在城楼上呜呼哀哉了!
  “杨五,救你妹妹!”勋龄这时竭力跳了起来,他看到杨小苏被几个小鬼子围在垓心,因为她力气太小,被小鬼子刺伤!
  “狗日的!”勋龄一声大吼,手执大刀,冲向了日军,然后一招重重的所向披靡与居高临下,把日军从头到臀,劈成了两片!
  玄武门,十分激烈的白刃战,在清军阵地上杀得尸体枕籍,但是肉搏战仍然愈演愈烈!
  因为直隶提督叶志超的诈骗与暗中的黑心迫害,玄武门上的清军兄弟,几乎在阵地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