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十九章 患难与共

第十九章 患难与共


  话说紫禁城景仁宫,珍妃在屋外眺望着东方,这几日,几个日夜对她的虐待陷害,与她无畏地反抗,让拂晓时分晨光熹微时的珍妃十分疲惫!
  “这场战斗,我与皇上还要打到什么时候?大师兄,虽然这个世间黑暗,但是只要我们同心,就一定可以在这个世界拨云见日!”珍珍凝视着铅云低垂的夜冷月,向月亮期期艾艾地祈祷道。
  院子内,花满银塘水漫流,珍珍执着梅花的素手,婀娜地步到光绪的坤舆全览图之前。
  “珍珍,虽然和格格那群小人小流氓在京城想方设法不择手段地公然骚扰破坏我们开的照相馆的营业,但是,我们的店仍然在京城正常营业了,还传播给京城的百姓亲贵正能量!”这时,珍珍的闺蜜四格格,忽然从大门外笑语盈盈地跑了进来。
  平壤前线,船桥里战役已经打到9月15日清晨7点,日军大岛混成旅团在船桥里阵地大败,被马玉昆毅军的反冲锋打得七零八落,就在船桥里的大血战已经公然进入白热化的同时,平壤城北的日军元山朔宁支队也向左宝贵军牡丹台阵地突然发起了总攻!
  牡丹台,炮弹在阵地的天空呼啸,炸弹在阵地上如狼似虎地飞炸!日军炮兵阵地,开始对牡丹台阵地进行炮火饱和攻击!
  阵地上,爆炸此起彼伏,但是清军士兵在阵地仍然都坚持死守,日军立见尚文联队等七千鬼子,向牡丹台进行了今日最猛烈的攻击!
  “勋龄,日军元山朔宁支队主力七千人向牡丹台总攻,左总兵现在在玄武门牡丹台阵地的兵力只有两千人,左总兵命我们迅速回牡丹台阵地增援!”船桥里,就在勋龄等人在阵地杀红眼之际,突然金英男从城北火急火燎赶了过来,向勋龄禀告道。
  “金英男,我们回牡丹台!”勋龄大声命令道。
  过了须臾,勋龄率领杨五杨小苏,王子、薛仁贵等敢死队,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城南秘密迂回到了城北牡丹台,这时,勋龄等人俯视牡丹台下,只见穿着黑色军服的日军,像母蝗虫一般,突然都漫山遍野黑压压地爬了上来,这些日军,举起春田步枪,向阵地点射,顿时,阵地上的弟兄们血肉横飞!
  “打!”勋龄手执毛瑟连发步枪,瞄准日军连续愤慨地扣动扳机,打得日军一个一个在牡丹台下血肉模糊,尸体枕籍!
  “有待!”就在这时,城北日军炮兵阵地,又向牡丹台更加穷凶极恶地进行了炮火延伸,牡丹台上又迅速被日军更疯狂的炮击炸得到处支离破碎!
  “狗日的!老子叫你这表砸嘴再嚼舌根子!”勋龄怒视着向山上爬的日军,毛瑟枪瞄准了一名鬼子小军官,怒火上涌地扣动扳机,只见那子弹在山下的石头一蹿,竟然正打在那小鬼子头上!
  “打得好!”清军阵地上欣喜若狂又欢呼雀跃!
  ”八格牙路!这群支那马鹿大!炮火继续轰击!”日军联队长立见尚文举着望远镜,看到元山朔宁支队被打得尸横遍地又人仰马翻,屁滚尿流与兵败如山倒的丑态,气得在炮兵面前像一只发狂的猴子,一蹦三尺高!
  日军第十二联队,再次向牡丹台轰击,牡丹台那些阵地,因为叶志超丰盛啊等人暗中在修建战壕时贪污军饷,让阵地最终变成了豆腐渣工程,所以现在牡丹台遭遇到日军这么猛烈的炮击,终于被现场轰成了一片焦土!
  “大哥,我们前面的几个战壕,全都被日军的炮火轰平,几十名兄弟全都阵亡!”勋龄与杨五等人隐蔽在战壕里,正被日军炮弹的爆炸炸得都耳朵隆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王子跑回了阵地,向勋龄痛心疾首地禀告道。
  、
  “这群狗日的,只会躲在那里放屁,不敢冲上来!王子,命令弟兄们全部隐蔽京战壕,等小鬼子上来,咱们再吃小笼包!”勋龄用手抹了抹眼前的鲜血,怒视着山下,咬紧牙关,对小鬼子恨得咬牙切齿,厉声命令王子道。
  这时,牡丹台阵地经过一个半小时的炮轰激战,战壕里最后只剩下八十五名勇士,弟兄们的步枪子弹已经全部打完,勋龄一身是胆,在战壕里身先士卒,给步枪上了刺刀。
  “勋龄大哥,小苏在阵地下实验过了,这炮弹炸药的渣子全都放进纸筒里,我们只要有个导火线,把纸筒一拉,再扔下山,就可爆炸!”就在这时,如芙蓉寒霜的小脸打成一个大黑脸的杨小苏,鬼鬼祟祟进了战壕,向勋龄古灵精怪地大声陈述道。
  “小苏姑娘真的是聪颖过人!我们就用这劳什子,在小桂子爬上来之前,给他们上一顿花生米烧鸡!”勋龄把纸筒用火点了导火索,再扔下山,果然,那劳什子爆炸了,勋龄顿时喜笑颜开,对杨小苏心悦诚服道。
  “大哥,小鬼子又撅着屁股爬上来了!”这时,薛仁贵跑进阵地,向勋龄禀告道。
  “狗日的,大家先不要放枪,等这群倭寇爬上来,我们再用花生米烧鸡伺候!”勋龄怒视着山下像蝗虫一般黑压压爬上来的日军,目光如炬,对着杨五等人大吼道。
  过了半晌,日军见牡丹台阵地上一片静谧,穷凶极恶地嚎叫着,开始了他们的大和猪突万岁大冲锋!
  但是让立见尚文呆若木鸡的是,天空突然像冬天的大冰雹一般,落下了一群遮天蔽日的纸筒!
  牡丹台上下,都枪林弹雨!
  “轰轰轰!”纸筒从牡丹台阵地砸下,就在日军全都惊愕百思不得其解时,纸筒突然说时迟那时快,竟然在他们的脚下爆炸!
  手榴弹在日军中,突然炸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大蘑菇云!
  日军顿时都被炸得人仰马翻,血肉横飞!
  “弟兄们,这群狗日的鬼子畜生不如,欺人太甚,跟他们拼了,今日杀一个算一个!”就在这时,勋龄突然从战壕跳了出来,手执大刀,对战壕地的兄弟,一声惊天动地的何满子!
  “杀!”杨五、王子、杨小苏、薛仁贵等人,突然都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如蛟龙出水,从战壕冲出,一个个手执刺刀大刀,如虎入羊群,对着日军大砍大杀!
  只见杨五一柄大刀,盘头盖顶,上下翻飞,杀得日军人仰马翻又鬼哭狼嚎!
  这时,一名穿着黑衣的日军四眼狗,对着勋龄怪叫,像一头老狗熊一般,冲了过来,只见勋龄一声大吼,就把这个四眼狗震尿了,勋龄的大刀左右盘旋又横扫千军,大刀寒光闪闪过处,日军血肉横飞,碎尸万段!
  只见勋龄冲到四眼狗面前,双手举起大刀,最终对这个丧心病狂的侵略者,进行了正义的砍头审判!
  牡丹台血战,阵地上日军与清军尸体枕籍,清军八十名勇士,在牡丹台这场白热化的肉搏战中,最后几乎全部阵亡,牡丹台在血流成河中,被日军侵占!
  玄武门,左宝贵率兵亲自增援勋龄等人,见勋龄只带着几个鲜血淋漓的弟兄回到玄武门,不由得如晴空霹雳!
  紫禁城,小表渣和格格,继续更臭不要脸地对珍妃日夜耍泼皮无赖,但是珍妃都莞尔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