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十七章 信笺

第十七章 信笺


  话说紫禁城景仁宫的秋夜,珍妃珍珍又一个人魂不守舍,黯然神伤地拿着自己的小酒葫芦喝着酒。
  她的明眸前,是勋龄从平壤送来的一封信笺,看完了信笺后,珍珍不由得眉尖若蹙。
  “大师兄勋龄禀小师妹珍主儿,吾已安全北上到朝鲜平壤,做了高州镇总兵左宝贵大人的营官,虽然马军门马玉昆与左大人都在平壤坚持血战死守,但是大军总统叶志超,总兵丰阿等人,在平壤却命各大军撤出平壤,放弃朝鲜,左大人与臣在平壤不得已,率兵包围衙门,把叶志超大人等人全部都囚禁在衙门里,但是因为叶志超恶意假报军功,编造谣言陷害太原总兵聂士成大人,暗中仗势欺人,诋毁聂大人在成欢偷盗他的军功,把聂大人逼走,现在倭寇第一师团已经包围了平壤城,这个月,我们就要与倭寇在平壤决战!小师妹,大师兄知道你活泼开朗又天真浪漫,但是性格却嫉恶如仇,大师兄在前线十分担心你,前日又在平壤衙门偶然发现叶志超等人在朝廷卖官鬻爵,把这些贪污的罪责全都暗中栽赃推卸给京城奏事处,而奏事处的太监,在紫禁城一直明目张胆打着你的名义,所以大师兄要秘密地提醒你,在皇宫定要对和格格那小表砸与载漪等小人暗中防患于未然!载漪那厮,昔日在京城想公然霸占北洋海军镇远副管带副将杨用霖的妹妹杨小苏,最终逼得杨家在京城里家破人亡,所以小师妹,你一定要暗中告诉皇上,小心端郡王载漪那个呆霸王!”
  “皇上,这是我大师兄勋龄在平壤给我与皇上寄来的信笺!北洋大臣李鸿章在朝鲜前线任命的大军总统叶志超果然是一个大骗子!他在京城用钱收买舆论,到处传播谣言,诋毁聂士成偷盗他的军功,全都是反咬一口颠倒黑白与贼喊捉贼!现在日本第一军第五师团,大岛混成旅团,已经包围了平壤!”景仁宫书房,珍妃凝视着光绪,杏眼圆睁,顾盼生辉,对光绪一本正经地说道。
  “王商,立刻去翰林院,请文廷式!”光绪命令太监王商道。
  次日辰时,光绪皇帝命军机处拟旨,给在天津的北洋大臣兼直隶总督李鸿章发电报,命令李鸿章派兵增援朝鲜平壤!
  1894年9月15日的午夜四点,日军大岛混成旅团的平壤南炮兵阵地,开始向平壤南清军阵地凶猛地炮击!
  平壤南岸马玉昆的阵地,顿时被日军那呼啸的炮弹炸得硝烟弥漫,到处一片火海!
  “大哥,倭寇炮兵开始炮击平壤南岸船桥里马大人的毅军阵地了!”勋龄在牡丹台阵地上被日军那呼啸的炮弹突然给震醒,这时,王子跑到了勋龄眼前,向勋龄打千禀告道。
  勋龄迅速在牡丹台高地上,与杨五手忙脚乱地都举起了望远镜!
  只见南岸船桥里的阵地,日军的炮弹在清军阵地工事上穷凶极恶地飞炸,阵地到处血肉横飞!
  “马总兵的兵为何还没有都还击?”杨五急得暴跳如雷!
  这时,只见日军大岛混成旅团的黑军服士兵,手执上了刺刀的春田步枪,开始向船桥里阵地漫山遍野地冲锋!
  “兄弟们!射击!”阵地上,原来好像全都被炮弹炸死或都失踪的清军突然都在马玉昆总兵的领导下,如若神兵天降,举起毛瑟快利步枪,向日军愤怒地狠狠扫射!
  日军武田联队的士兵,顿时在清军爆发的枪林弹雨下,一个一个被愤怒的子弹撂倒!
  ”哈哈哈,只会在皇上面前每日期期艾艾,日夜都口齿不清的死妮子,也妄想做皇上的妃嫔?看看这个小胖子的照片!脸大得像一只大脸猫,还痴心妄想被皇上宠爱?”
  “珍妃的阿玛,只是京城的一个小官,自己在后宫还装大富豪,特别好用钱,但她在后宫其实连用钱打赏太监都赏不起!哈哈哈,没有钱,在后宫没权没势,也妄想欺负皇后,当皇上的宠妃?”就在平壤血战的同时,紫禁城后宫,撅着屁股躲在景仁宫外的小表渣和格格与李妃,又对珍珍开始了声嘶力竭丧心病狂地冷言冷语,公然对珍妃出言不逊!
  “不要脸的,这一次老娘不会让你这个穷丫头再在景仁宫写奏折了!”
  “大家看看,听听,这个狐媚子写奏折干预朝政!这个不要脸的写的文章全都是偷的!”小表渣和格格这个在后宫颐指气使,疯疯癫癫的女人,在后宫又公然开始了她栽赃嫁祸,泼皮无赖的造谣!
  小表渣和格格在日军侵略朝鲜,大清皇朝朝廷正岌岌可危,中国国难临头之际,竟然仍然兽性大发,丧心病狂地公然无理取闹,四处信口开河,对珍珍公然进行了恬不知耻的人身攻击,这个躲在阴暗处挑拨造谣毒女人在后宫的倒行逆施,终于在皇宫内京城外激起了人们的群情激愤!
  但是让珍珍始料未及的是,和格格与载漪李妃这几个猥琐的鸟男女,却暗中故意从哪个旮旯找来许多救兵,明目张胆恐吓威胁,珍珍在景仁宫,在这一个院子夜凉如水又冷清孤寂的夜,又一次孤独地在院子里茕茕孑立,唱着悲伤的歌!
  就在这时,夜,暗影浮动,铅云低垂,这个悲伤的天空,又飘起了凉凉伤心的鹅毛大雪!
  平壤船桥里,日军大岛混成旅团,终于冲上了清军阵地,马玉昆亲自执着一挺加特林机枪,向对自己满嘴口出狂言的小日本鬼子怒气填膺地扫射,只见这群小鬼子,在机枪子弹的弹如飞蝗中,一个一个菊花爆满山!
  马玉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