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十二章 景仁宫

第十二章 景仁宫


  “主儿,您又做噩梦了?”珍珍的耳边,传来了梅花温婉的小声呼唤声,她坐了起来,只见梅花柳眉一耸,顾盼生辉,正凝视着自己,自己觉得自己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梅花,皇上呢?”珍珍一往情深地凝视着自己的身旁,询问梅花道。
  “主儿,你一夜喊皇上的名字,皇上辰时去上朝了,为了在寝宫不干扰您睡,嘱咐奴婢不要把主儿叫醒!”梅花粲然一笑欠身道。
  “这几日,本宫又担心皇上,又担心朝鲜前线,梅花,本宫在皇宫外开的照相馆生意现在怎么样?”珍珍凝视着娇憨又笨笨的像小企鹅一般的梅花,询问梅花道。
  “主儿,现在我们在京城开照相馆,怎么会生意好?京城有人编造传播谣言,说照相机可以叫魂摄魂,和格格那个小表砸就四处造谣,竟然反咬一口颠倒黑白,混交试听又贼喊捉贼,说主儿开照相馆是在京城用妖术暗害人,还在皇宫里到处信口开河,说主儿在景仁宫学洋鬼子黑气功,诋毁诬陷主儿暗中诅咒皇太后!”梅花杏眼圆睁,撅着小嘴,愤愤不平道。
  珍妃莞尔一笑。
  话说珍妃他他拉氏珍珍,在光绪二十年,公元1894年,因为慈禧皇太后的六旬万寿,在景仁宫被册封为妃,今年,她还在景仁宫暗中有了身孕,她在紫禁城的理想就是与光绪皇帝载湉长相厮守,但是,端郡王载漪的卑劣恶毒的女儿和格格这个小表渣与钟粹宫的皇后静芬,景阳宫的李妃,对在后宫目无下尘又浪漫天真,心直口快的珍珍,暗中切齿痛恨,不择手段想把珍珍秘密除掉!
  所以李妃在后宫传播了珍妃现在怀的孩子不是光绪皇帝载湉的谣言,企图害珍珍名誉扫地,暗中挑唆与煽动慈禧皇太后,对珍珍恨之入骨!
  光绪二十年,就在紫禁城后宫祸起萧墙又暗潮汹涌,波云诡谲的同时,大清东方的朝鲜王国,无耻阴险的日本侵略者无所不用其极地向大清恶意挑衅,他们见朝鲜突然爆发东学党农民起义,认为有机可乘,就暗中给大清驻朝鲜的商务大臣袁世凯秘密地设下了一个圈套,故意引导与怂恿朝鲜向大清国借兵镇压东学党农民起义!
  日本为何能在朝鲜随心所欲地干涉朝鲜国内政?这一个现在令人发指的恶果,我们就要从二十年前的1874年日军侵略台湾讲起!
  同治十三年,东瀛,经历过明治维新的日本政府,竟然公然借口琉球的渔民被台湾高山族杀死,派兵在大清台湾府的廊桥登陆!
  琉球昔日是中国的属国,明朝、清朝的皇帝,全都曾派使者册封琉球国王,许多中国人昔日也移民琉球岛,但是明朝末年,日本的诸侯岛津义弘派大兵侵略琉球,琉球暗中投降了日本岛津氏,两百多年,琉球一面向大清进贡,一面被日本挟持。
  自打美国的佩里舰队用美利坚的坚船利炮打开日本的大门后,日本国发生了明治维新,日本诸侯长州与萨摩暗中联合,把日本德川幕府推翻,最终还政日本天皇,日本明治天皇继位后,把日本的封建政体改革成立宪,学习欧美,开内阁与国会,把日本岛原来几百个小诸侯全部都撤藩,改成日本明治政府直辖的县。
  日本明治维新学习欧美列强后,只十年,就成功地富国强兵,明治政府对内,残忍镇压日本的民主运动,对外,把侵略的目标,瞄准了琉球、朝鲜与大清!琉球因为原来被萨摩岛津氏诸侯暗中征服,所以也在政府撤藩,土地都归国有的名单中。
  日本明治政府就用这个下流无耻又莫须有的借口,宣布琉球是自己的国土,派兵理直气壮地向台湾侵略,最终用火炮,顺利讹诈了大清几十万两白银,几年后,顺理成章地把琉球国彻底吞并,改为冲绳县!
  因为大清朝廷的腐败与大清官员的不作为,日本竟然又用侵略琉球同样的法子,在大清属国朝鲜王国的江华岛挑衅,用军舰炮轰江华岛炮台,逼朝鲜国王与日本明治政府在江华岛签订了一丧权辱国的《江华岛条约》!
  虽然朝鲜王国的腐败政府几次请清军镇压日本在朝鲜的势力,但是日本仍然在朝鲜的首都汉城建立了大使馆,笼络朝鲜开化党,故意给朝鲜政府制造混乱,大清的北洋大臣兼直隶总督李鸿章,与大清朝廷,因为全都想得过且过,与日本政府签订了《天津条约》!
  十年后,日本明治政府借这个条约,诈骗与怂恿朝鲜请清军镇压朝鲜东学党农民起义,趁火打劫,派了一个旅团的侵略军,在朝鲜仁川如狼似虎地登陆!
  魔鬼在东亚公然挑起冲突,随心所欲干涉朝鲜国与清国内政,这群躲在地球阴暗处,日夜监视世界别的独立主权国家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妄想侵略与抢劫,公然把别的民族当奴隶的畜生,趁光绪二十年甲午慈禧皇太后六旬万寿,终于在这个本来和平的世界,兽性大发地发动了侵略战争!
  几万日军残暴地在仁川登陆,这群禽兽在朝鲜丧心病狂,穷凶极恶地对朝鲜百姓进行了***地残忍屠杀!
  紫禁城景仁宫的珍妃,从小就在广州叔父将军府的家塾中,与姐姐瑾月,大师兄勋龄听说过日本这个国家!
  “皇上,文先生从小就对嫔妾说过日本国明治维新的故事,那时嫔妾对日本这个立宪国家,还特别的佩服,认为日本竟然有学习欧美列强雷厉风行改革的勇气,还在几年前颁布了东亚的第一个宪法,嫔妾昔日还劝皇上学习日本的维新变法,但是这几年,嫔妾真正地从真相中晓得了日本国的真正狰狞嘴脸!这个明治政府,不是想与地球别的国家民族全都和平相处,而是妄想用暴力,欺辱和奴役别的民族,用自己的所谓文明,奴役别的国家,控制别的民族的独立主权与自由,所以皇上,珍珍永远支持你向日本宣战!”景仁宫,夜,花满银塘水漫流,珍珍蛾眉一拧,对光绪皇帝载湉,义正言辞又深明大义地说道。
  “珍儿,你所言极是!”光绪凝视着小元宵脸通红,似乎还有一些爱国义气与孩子气的珍珍,情不自禁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