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六章 葫芦女孩

第六章 葫芦女孩


  话说珍珍在景仁宫里知道大师兄勋龄在丰岛牺牲的噩耗后,今日又一个人在园子阑干,凄凉又惆怅地喝着葫芦里的酒,在喝酒稀里糊涂中,她的眼前似乎又浮现出昔日在广州,她与大师兄勋龄,姐姐瑾瑾在文廷式的教导下,在叔父广州将军府里一同读家塾的现场。
  “这个下流残酷的小表渣,我珍珍一定要你这厮日后血债血偿。
  再说杨用霖在北京的弟弟杨五,因为七妹杨小苏被四眼狗端郡王载漪暗中挟持,一个夏夜在大街把四眼狗载漪重重地殴打一顿,救出七妹,四眼狗载漪因为被杨五打得鼻青脸肿,在府邸暴跳如雷,恼羞成怒,命令狗腿故意借口杨家暗中谋反,去杨家把杨五的府邸狠狠地砸,砸得一塌糊涂,但是载漪没有料到,杨五在昨天,就带着妹妹杨小苏,逃出了北京,现在全都不翼而飞!
  “小子,你凭着你大哥在北洋水师当官,就狗胆包天打老子,小子,你逃跑,这大清国普天之下,都是你狗爷的人,你这厮有种,就逃到外国!”载漪听说杨府兄妹逃跑了,气得在府邸一蹦三尺高,对狗腿子们声嘶力竭丧心病狂地嚎叫道。
  载漪没有猜错,杨五原来就想去威海参加北洋海军,但是他大哥却送他进了天津武备学堂,嘱咐他在学堂学习,以后做一名军官,现在他得罪了京城第一薛霸王载漪,京城的杨府是住不下去了,七妹杨小苏就与丫头荷花劝杨五去朝鲜前线找他大哥杨用霖,参加海军一同打小鬼子!
  “五哥,父亲在江南当官,京城这府邸自打大哥参加北洋水师后,就十分的冷清孤寂,所以五哥,这次得罪了那四眼狗载漪,我们索性去前线,如可以立功,朝廷就不会缉捕我们了!”杨小苏梳着一个留海,和一条墨云叠鬓的大辫子,来到杨五的面前,不停嘟着小嘴,对五哥杨五娇憨地劝道。
  “你这个丫头,女孩子家应该在闺房里学习女红与三从四德,你却每天在京城大街到处胡作非为,这次若不是你惹了那个霸王载漪,他怎么会派狗腿把你抢回他的府邸?你看看你这腰如束素,面如桃花,身材窈窕的,在大街上每日抛头露面,那些亲贵与恶霸怎么会不抢你?”杨五与杨小苏,荷花从京城逃跑,来到天津的一家客栈,他听妹妹杨小苏这般在他的面前絮絮叨叨的,不由得也怒火上涌。
  “那个王爷?五哥,他是八旗子弟?我呸!就是一个每日在街头巷尾抢男霸女的花花公子,那天在大街上,那厮用那四眼一直暗中窥视着本姑娘上下看,本姑娘知道这小子是暗中在京城里盯上本姑娘了,原来就想把这厮的狗头砍了,但是就是因为五哥对妹妹我的叮嘱,我才几日忍气吞声,但是没有料到,那恬不知耻,不知羞耻的贼杀才,竟然公然在京城大街监视跟踪石家的石呆子,还暗中指使几个狗腿子四处传播丑化石呆子的谣言,欺骗那些不明真相的路人,公然气石呆子,这几个厚颜无耻的鸟男女竟然躲在大街旮旯恶意欺负人家石呆子自鸣得意地取乐!妹妹我那日在京城的大栅栏,后来实在忍不了这鸟放出的屁,就轻松地对他那狗脸一揪,没想到,这四眼狗载漪的狗脸完全不经打,本姑娘对他那脸轻轻一粉拳,就把这个四眼狗狼心狗肺的大门牙打掉了,这小子就指使他的爪牙,把本姑娘在大庭广众下绑架了,五哥,这种不知廉耻又狼心狗肺的四眼狗,打死他就是在京城替天行道,你为何要妹妹那日不还手?”杨小苏不但在杨五面前没有一点点悔改的样儿,还对杨五说得理直气壮,与侃侃而谈。
  就在这时,客栈来了几个耀武扬威的官府衙役,对着客人气势汹汹地大呼小叫:“杨家兄妹,殴打慈禧皇太后的侄女婿,还暗中在京城谋反,是大逆不道,这里谁把杨家兄妹举报逮捕,王爷一定全部都论功行赏!”
  “五哥,载漪那个狗王爷,现在竟然带狗腿追到天津客栈了!”杨小苏莞尔一笑。
  “七妹,我们立刻离开天津,若被这四眼狗跟踪,你一个女孩子家,成何体统?”杨五的明眸瞪了瞪杨小苏,嘱咐杨小苏道。
  “五哥,四眼狗载漪这厮在京城恶贯满盈,现在这小子暗中追本姑娘追到天津,这是我们暗中惩治他的天赐良机,我能不能晚几日再离开?”杨小苏春波送盼,撅着小嘴,向五哥杨五喋喋不休地央求道。
  “不行!”杨五怒视着杨小苏,一脸严肃。
  “哥,为什么?昔日在京城,你为了救妹妹我,不是亦在路上把这厮狠狠地打了一顿?”杨小苏嘟着嘴,对杨五杏眼圆睁,娇憨道。
  “妹妹,五哥那是因为要救你,才劫持了载漪这厮,现在我们在京城老宅好不容易逃出,在天津虎口脱险,现在你又要去自己跑回虎口,哥不能让你再回去做危险的事!”杨五拉着杨小苏的红酥手,命令杨小苏立即跟他离开天津。
  再说四眼狗载漪,指使官兵在天津到处缉捕杨五兄妹,杨五带着杨小苏赶到天津的码头,都准备上轮船时,他们的面前突然浮出了鼠头獐目又五大三粗的四眼狗载漪与他的一群身材魁梧的狗腿子!
  “杨五,打了本王爷,你这厮就想带着妹妹逃出京城?把你妹妹嫁给本王爷,自己砍断自己一个手指,本王爷就饶了你们兄妹的性命!”只见这四眼狗端郡王载漪,面目扭曲,对着杨五身旁花容月貌,身材窈窕的杨小苏,对杨小苏嬉皮笑脸道。
  “王爷,你放我妹妹走,我杨五可以把自己的命给你!”杨五无惧无畏地挡在杨小苏的眼前,向载漪拱手道。
  “杨五,老子要的是你妹妹,你把你妹妹嫁给本王,你们兄妹以为也是皇亲国戚了!”载漪对杨五面目狰狞,凶相毕露,龇牙咧嘴道。
  “哥,王爷是喜爱妹妹,妹妹我现在看王爷没有什么歹意,如若妹妹嫁给王爷,我们杨家不全部都平步青云,成皇亲国戚了吗?”杨小苏故意暗暗向杨五瞥了瞥眼睛,故意笑靥灿烂地对杨五说道。
  “妹妹!”杨五十分惊愕地凝视着杨小苏。
  “杨五,还是你妹妹小苏识时务!若小苏嫁给本王爷,本王爷回府就把叶赫那拉那只母老虎给废了,让杨小苏取而代之!”载漪听了杨小苏的话,不由得那心中如若小鹿直撞,顿时对曲线玲珑的杨小苏色眯眯地上下窥视,得意洋洋道。
  “王爷,如若你让小苏做王妃,小苏今晚就嫁给你!”杨小苏忽然婀娜多姿地步到四眼狗载漪的面前,对载漪百转千回道。
  这四眼狗载漪听杨小苏的话这般温婉,顿时情不自禁,心中心猿意马,目视着杨小苏穿的红色比甲和下身的百褶裙,不由得大喜过望又心花怒放!
  天津客栈,小苏对这四眼狗载漪故意婉转温婉又柔情似水,载漪欣喜若狂。
  “王爷,小苏怕回到京城,你们家那个母老虎在王府一定会气急败坏,暴跳如雷,千方百计折磨小苏我这玉洁冰清的女儿家,所以王爷,我们在天津就大婚吧!”杨小苏见载漪被自己的柔情似水迷得色迷心窍,又故意百转千回地对四眼狗载漪百般逢迎,四眼狗端郡王载漪一听小苏要在天津就成婚,不由得忘乎所以!
  天津客栈,载漪买了客栈一个大屋子,做与杨小苏的洞房,今夜,洞房里,原来应该柔情似水,佳期如梦,虽然这红蜡烛在洞房的囍字下连续摇曳生姿,洞房内张灯结彩,但是洞房这一夜,却是十分的静谧!
  次日,端郡王的丫头小厮全都悄无声息进了洞房里,却看到这四眼狗载漪,被一条黄绳子绑得若一头野猪一般,摔在床下,四眼狗那鼠头獐目的狗脸,也被杨小苏打得鼻青脸肿。
  “这个死蹄子,本王昨晚竟然吃这蹄子打坏了!”管家作伥把四眼狗嘴内的抹布拿出,这载漪就凶相毕露,龇牙咧嘴地对奴才们乱呼乱叫。
  “王爷,王妃昨夜洞房打坏了王爷?”
  “这丫头!本王爷的尾椎骨被这死丫头吃打坏了,本王要把这杨家兄妹千刀万剐!”载漪咆哮道。
  轮船上,杨小苏莞尔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