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四十一章 尾声 刘公岛的眼泪

第四十一章 尾声 刘公岛的眼泪


  清光绪二十一年乙未,公元1895年2月10日,驰骋东亚海面19世纪最大的铁甲舰,北洋水师的旗舰,大清的骄傲定远舰,在管带刘步蟾的亲自指挥下,愤然自爆。
  黄海海战,日军火力猛烈,无比的下濑火药和速射炮,没有任何一发能够击穿定远舰的装甲,威海卫保卫战,巨大的305舰炮曾经击沉无数日本鱼雷艇,而最后,它毁灭在自己人的手里。
  绚烂的火花,激起剧烈的阴霾,笼罩着寒冷的刘公岛军港,顽强的定远舰,在自爆以后,仍旧坚持着,在浅水区随风荡漾,没有完全沉没,后来,日本联合舰队派人打捞它的遗物,不计其数的定远材料被运往日本福冈,建立了一个叫定远馆的宾馆。
  很多年后,据日本方面传说,很多人在阴森森的夜里经过定远馆的时候,总能听见莫名其妙而又恐怖怪异的声音,诡异的事情不断出现,连警方也做不出任何判断。
  当事人称,某日午夜十二点后,当事人殴酒路过定远馆,睡在定远馆门前,迷迷糊糊听到有人用中国的北方方言大声呵斥他,他迷迷蒙蒙地睁开眼睛一看,顿时吓得魂飞天外,他的视线前,分明站着几个穿着中国式深蓝号衣的中国人,这些人不像是现代人,而更像是19世纪的清朝北洋水师官兵,一个多世纪过去了,这些定远上的亡魂依然在定远的遗骸上阴魂不散!
  一百多年前,1895年2月12日,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已经自杀殉国,刘公岛上,只有少数高级军官知道这一噩耗,他们凑在一起,商议向日军投降。
  “你们还在这干什么?陆路总兵张文轩已经自杀殉国了,你们还等在这里等死吗?赶紧组织兵力突围吧!”忽然,海军公所的大门一开,怒气冲冲的杨用霖带着荣进,冲了进来。
  刘昶禀等人冷冷地盯着杨用霖。“喂!你们都说话呀!听说,有人散布流言,说丁军门已经殉国了,高级军官在秘密商议投降,告诉我,是不是这么回事?”杨用霖大声质问道。
  “杨大人,为了我们北洋水师全体的安全,请你配合,咱们现在手上有丁军门的提督大印,借着丁军门的名义,和日军议和,咱们还有一线生机!”刘昶禀活动杨用霖道。
  “一派胡言!你们竟然想投降!你们难道忘了,我们北洋水师的座右铭是自强不息吗?我们只有奋战致死,没有说活着当俘虏的!你们面对着丁军门和死去的那么多弟兄,不觉得羞愧吗?”杨用霖怒火中烧,大声地质问着在场的众官弁。
  “杨大人,这也是没有办法,日军早就送来了劝降书,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只有活着,才能保留北洋水师,才能有朝一日,东山再起!”广丙舰管带程璧光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用一双期待的眼睛凝视着暴怒中的杨用霖。
  “程大人,那刘军门和我姐夫那么多的弟兄,就都被你们给抹黑了!人生在世,死也要死的堂堂正正,怎么能够苟且偷生?”荣进渗着泪水,竭力反驳着程璧光。
  “可是,我们北洋水师,超过一半的主力军舰都没有了,让我们怎么打?”刘昶禀长叹一声道。
  “那还有我们镇远!既然丁军门没让炸镇远,那我们就血战到底!”杨用霖昂起头,大步地步出了海军公所。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请杨用霖带头,向日军上交这封投降书。“刘昶禀匆匆拿出盖了丁汝昌提督大印的一纸降表,递到了邱宝仁、叶祖珪的手中。
  ”那咱们一起去,到镇远上,请杨大人出来!“程璧光奋起挥臂道。
  于是,一干人流跑到了镇远舰的岸边,只见荣进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军舰的甲板上,刘昶禀等人感到奇怪,一窝蜂打开了舱门,惊恐地发现,杨用霖血肉模糊地倒毙在公案上,嘴里衔着自己的转轮手枪,很显然,他是拿这玩意儿自杀的。
  ”大人,军中超过一半的高级军官都以身殉国,现在怎么办?“程璧光上前向刘昶禀拱手道。
  ”没办法,就以丁军门的名义去交降表,程管带,麻烦你了。“刘昶禀冲着程璧光一笑道。
  程璧光毅然点了点头,谁都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程璧光的弟弟正在广东和革命先行者孙中山一起策划着旨在推翻清王朝的武装起义!
  “杨用霖,你安息吧,这个腐朽的王朝,不值得你来以血殉葬,但是,你还是殉国了,你殉的是国家,而不是皇帝,你放心,我现在在这里韬光养晦,潜伏在清王朝的军队里,日后一旦时机成熟,我一定会拿起刀枪,推翻害人的朝廷和皇帝,为中国人创造一个新社会!”程璧光缓缓上前,用右手合上了杨用霖还没有闭上的眼睛,默默祝愿道。
  2月17日,北洋水师正式投降,剩余军舰全部被日军占领,只剩下一只孤零零的康济号,带着北洋水师所有牺牲军官的灵柩以及剩余官兵,将弁,凄然地离开刘公岛,谁也没料到,后来马关条约后,日本兵撤出威海卫,英国人又紧接着占领了刘公岛,一直到五十多年后,刘公岛才重新回到中国的手上。
  茫茫的大海,一名风姿卓越的年轻少妇,手执着一个年幼男童,立在海石上,远远地眺望着刘公岛。
  “母亲,爹爹曾经在海上吗?”男童稚气地问道。
  “是呀,柳子,他你爹叫王大忠,是一个奇葩,在国家内忧外患的时候,毅然为国捐躯,不为人们理解的投入海军,整天疯狂着,有人说,他们是一群古怪的人,不合群,不顺眼,有人造谣,说他们腐败、好色、怕死,也有人吹捧他们是军神,总之,你的爹,就是在那样一个大家庭里。”母亲甜美地一笑,默默眺望着海面。
  “姐,我刚才海歧号下来,我们有新军舰了!”不远处,悠悠的走来一名魁梧的海军军人,他,似乎就是王大忠和杨用霖、丁汝昌、邓世昌、吴胖子、荣辉、柳子的影子。。。。。。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