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四十章 定远,最后的毁灭

第四十章 定远,最后的毁灭


  皂埠嘴,谁也没有想到,日本联合舰队总攻的当儿,岸上突然出现一支杂牌的清军,极其自大地攻击了皂埠嘴炮台,向炮台内的日军展开反攻,所有的一切,都使全力攻击困在港内的北洋军舰的日军如梦初醒。
  “快,冲上去,把他们消灭!”山田隆一第一时间赶到了战火纷飞的前线战地,今日一早,听说他在刘公岛布置的细作因为在岛上散布流言而被清军斩杀,山田感到无比的凄凉和痛苦。
  “中佐,恭喜你成为大佐!”日清贸易所的旧时部下纷纷站在山田的面前,向山田恭恭敬敬地行礼。
  “诸位,我们的同僚在刘公岛英勇殉职,该是咱们替他们完成大业的时候了!”山田昂了昂首,一副大将南征胆气豪的样子。
  “嗨!大佐,我们听你的指令!为天皇效忠!”山田的部下纷纷给村田枪上了子弹,集中目视着山田隆一。
  “好,出发,消灭我们的宿敌,王大忠!”山田隆一手持军刀,带领着部下占据了皂埠嘴的高地。
  “大哥,我们来助战了!这一程真是太刺激了!“王大忠听到声音,稍稍回头,发现笑嘻嘻的荣进带领着几十名镇远的水勇冲上来增援。
  ”好小子!又跑这里来了,说,怎么来的?你姐呢?有没有联系?“王大忠拍了拍荣进的肩膀,呵呵大笑道。
  ”姐夫,你放心吧,是杨大哥叫咱们来的,我姐已经在刘公岛上,虽然岛上的人都出不去,但是格外安全,您吩咐,咱们应该怎么办?“荣进目光炯炯地看着王大忠。
  ”冲上皂埠嘴,把那个威胁咱们舰队的炮台给炸了!“王大忠咬咬牙,端起一支毛瑟枪,冲着荣进笑了笑。
  超过一百名的清军军人在王大忠和荣进,萨镇冰的带领下,匍匐接近皂埠嘴制高点,开始向上面抛石头。
  ”大佐!下面在抛石头,是不是清军冲到下面了?“山田身边的山本急切地注视着山田的命令。
  ”他们没有子弹了,大佐,我们冲下去把他们消灭吧!“山本激动地看着山田。
  ”不行,或许是他们的缓兵之计,大家往下面扔火药包,把他们全部烧死!“山田缓缓一笑,狡狯地命令道。
  ”嗨!“所有的日军一起行动,引燃炸药包,直往高地下面砸,瞬间风助火威,火借风势,威海的海风使得火焰一发不可收拾,炮台下一片熊熊烈火。
  ”万岁!清军全灭了!“炮台上的日军顿时欢呼雀跃,好不兴奋。随着火势的燎原,炮台引起了剧烈的爆炸,一时间,如同山崩地裂,整个皂埠嘴飞上了半空,日军死伤惨重,支离破碎。
  ”我们上当了!“伏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山本懊悔地拉起同样焦头烂额的山田隆一。”原来,那些清军早就把炸药包埋在了地道你,引诱咱们攻击,真是没想到,他们反过来让咱们帮助他们点燃了那些炸药!“山田不可思议地大叫道。
  ”大佐,怎么办?“山本急的一筹莫展,”皂埠嘴很坚固,就算是爆炸,炮台也没有收到什么损失,给我上,继续操作大炮,向港口里的北洋海军射击!“山田信心十足地命令道。
  日军残余下来的兵力立即集结,扑上克虏伯大炮,此时,炮台的巨炮,依旧丝毫未有损失,得意忘形的日军炮手哼哼着小调,将巨磅炮弹装进炮膛,凶猛地攻击搁浅的靖远舰。
  这时,半山坡上,亮出了一个东西,山田和手下仔细观望,发现是一副破烂的旗子,旗帜上的大字依稀可辨”自强不息!“
  ”不好!清军冲上来了!“不知是谁吊了一嗓子,顿时子弹如爆豆般打来,在日军的沙袋上开花。
  ”清军第一次齐射!“山田命令步兵悄悄地调过来一门小山炮,伏在阵地下面等待着王大忠的出现。
  ”弟兄们,上!“很快,一声河满子!苦大仇深的清军临时陆战队凄厉的呐喊声开始靠近,此起彼伏。
  ”有待!“山田大喜过望,刷地抽起指挥刀,命令炮兵装弹射击。
  半空中,一种炸药的焦糊味弥漫阵地。”不好!是清军炸药包!“山田大吃一惊,赶紧捂住山本的头,一起趴下,震耳欲聋的爆炸飞溅起绚丽的火花,如同一条火龙。
  “弟兄们,口令,自强不息!给我杀呀!“王大忠飞起一把短刀,握在手心,所有的士兵发一声呐喊,或是高举大刀,或是挥舞刺刀,一起跃过日军战壕,杀进了皂埠嘴炮台。
  刀光血影,在炮台再度上演,双方士兵你来我往,绞杀在一块儿,王大忠、萨镇冰和荣进,一人一把大刀,左右劈杀,所向无敌,日军的刺刀装在村田枪上,仿佛是长矛在手,刺杀得十分得心应手,血火之中,王大忠和山田隆一狭路相逢。
  ”山田,你的死期到了!“王大忠理了理自己破碎的号衣,大刀寒光闪闪,直指山田。
  ”王大忠,我跟你有什么宿怨?为什么逼我逼得这么紧?“山田挥舞着武士刀,诡异地笑道。
  ”还说没有仇?你说,柳子、吴胖子、还有荣辉,邓大人,这么多的兄弟,都是倒在谁的刀枪下?“王大忠怒目对视着。
  ”可他们都不是我杀的。“山田诡笑道。”可谣言是谁造的?是哪个整天精力旺盛地监视着咱们大清?是哪个丧心病狂地四处散布流言,坑害我北洋水师的名声?你们日本间谍,比起那些明晃晃拿着刀枪的陆军更可耻,你们是一群混账!我今天在此,就是替天行道,为我大清在这场战争中千千万万屈死的人,彻底复仇!“王大忠高举大刀,厉声质问道。
  ”好!王大忠,恩恩怨怨就在这里算清吧!我会让你好好去另一个世界的!“山田隆一呼啸一声,举起武士刀,敏捷地向王大忠左劈右刺,王大忠横起大刀,奋力几刀,就化解了山田的攻势,柳子和吴胖子这些兄弟惨死的身影,在他的眼前直晃,他愤怒了!
  ”嗖嗖嗖!“一把鬼头刀带着寒光,直飞山田的头顶,一颗头颅,随着一腔热血,倒在地上,而王大忠,手捂着胸前的伤口,呻吟着倒地。
  ”大忠!大忠!“荣进和所有的弟兄纷纷围在王大忠的身边,急促地呼叫着。
  ”大忠!“王大忠已进入弥留之中,他奋力的睁开眼睛,向着众人微笑:”荣进,好好照顾你姐,我先走了,记住,我的儿子,也叫柳子!“
  自强不息的大旗在这一瞬间,被萨镇冰插上了皂埠嘴的炮台,他带着无比的沉痛和哀伤,愤然点燃了炮台上的炸药包。
  皂埠嘴炮台,又一次在顽强的北洋水师的手上,彻底炸成了废墟!
  这一天,北洋水师再度打退了日军的总攻,并使日军死伤无数,这是整个甲午战争中,仅有的战例。
  1895年2月10日,威海保卫战已经打到第十一天,刘公岛上人心惶惶。
  ”说,李秉衡的援兵都过了三天了,为什么还没有到?“海军公所,丁汝昌双眼血红地盯着案前的文书,厉声质问跪在堂下的刘昶禀。
  ”军门,李秉衡大人说援兵一定会动到,他是不会骗我们的。“刘昶禀战战兢兢地解释道。
  ”胡说八道!那援兵在哪里?三天前就应该到了,难道三天还走不到吗?“丁汝昌激动地训斥道。
  ”军门,李秉衡大人是山东巡抚,积极的主战派,他一定会派兵的,或许,是遇到什么困难。“刘昶禀继续解释道。
  ”李秉衡信中是很慷慨,但是,救兵如救火,再过几天,恐怕我们好不容易取得的战绩,就要付之一炬了。“丁汝昌发急道。
  ”军门,山东巡抚急电!“这时,一名亲兵恭恭敬敬地递上了李秉衡打来的电报,丁汝昌望穿秋水地打开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当场瘫坐在椅子上。
  ”军门,您怎么了?“刘步蟾和杨用霖等人立即围住丁汝昌,关心地问道。
  ”李秉衡分明是在耍弄咱们,说好的救兵,突然变成无兵可调,不但如此,李秉衡还在朝中参奏了我们一本,说咱们胆小怕事,作战不力,导致优势兵力被围,这简直是火上浇油!“丁汝昌向着刘步蟾投出了绝望的眼神。
  ”这个李秉衡,真是岂有此理!没想到他不但没有兑现救兵,还对咱们痛下毒手,怎么办,要是皇上信了他的胡说,岂不是更不会派援兵?这个李秉衡,怎么也跟着掺和起来搬弄是非起来了?“刘步蟾痛心疾首道。
  ”李秉衡看起来像个君子,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咱们还是不要指望他了,军门,现在援兵绝无希望,摆在咱们面前的只有两个方法,一个是投降,一个是以死报国!“刘步蟾志气凛然道。
  ”子香,立即派人炸毁定远和靖远,免得被日军俘获,快去!“丁汝昌欲哭无泪道。
  ”嗻!军门!“刘步蟾沉重地跪了下来。
  定远舰上,已经是甲板空空,当年喧闹的船上,现在只剩下千疮百孔,定远二副王大忠,炮手柳子、吴胖子等人,永远把咱们的灵魂,留在了定远之上。
  北风凛然,刘步蟾一个人歩在空荡荡的甲板上,显得无比伤感。”大人,所有的官兵都离舰上岸了,是不是立即点燃炸药?“大副沈寿堃凄凉地向刘步蟾请示道。
  ”大清朝引以自豪的定远舰,原来只是一个笑料,沈寿堃,完了,所有的人都完了,他们曾经是北洋水师的中流砥柱,你还记得王大忠这小子吗?我们海军刚起来的时候,是他跟着丁军门到英国接舰,那时候,咱还是留学生,想想真是可笑,我大清朝,竟然容不下这个坚船利炮的北洋水师,我们全部都是国家的奇葩,你知道奇葩是什么意思吗?就是笑料,堂堂的大清海面上的海军,竟然只是老佛爷的财产下,施舍出的一个小小储蓄罐玩具,我们都是玩具!记住,定远舰,不过就是一个玩具!“刘步蟾一口饮完了手中瓶子里的毒药,大声狂笑道。
  2月10日,刘步蟾死了,死的十分突然,而又渺无声息,直到随从在刘步蟾的官邸发现了他的遗体,当时,杨用霖就在场,他清楚地看见,刘步蟾的眼皮下,还挂着一行泪痕。
  北风呼呼的吹,今天的丁汝昌从来就没感觉到,自己有今天这样苍老,他呆呆地盯着眼前的一盆腊梅花,出神。
  “军门,刘昶禀大人和几位洋员求见!”这时,陆路总兵张文轩,不声不响地进了门槛,跪在丁汝昌的脚下。
  “喔,是文轩呀,让他们进来吧。”丁汝昌赶紧用毛巾拭了拭自己的脸颊,装作微笑似地吩咐道。
  很快,十几名刘公岛上的北洋水师官员都进来请安,为首的是刘昶禀和洋员马格尼。
  “外面打得怎么样了?”丁汝昌郑重地问道。
  “军门,东泓炮台被炸毁了,现在咱们北洋水师孤立无援,请军门下令,投降吧。”刘昶禀丝毫不避讳地说道。
  “刘昶禀,我们北洋水师的精神是什么?自强不息!你们忘了吗?就算是死,咱们也丢不起这个人,再说,援兵就要到了。”丁汝昌干瘦的下颌,在奋力的挣扎着。
  “军门,援兵不会来了,李秉衡为了保卫烟台,正在向那里调兵,所有的防军都撤走了,咱们的炮弹已经不多,只剩下军舰,不如趁着还没有全部报销,跟日本人和谈,说不定还能活着出去,这里,毕竟有洋员保证安全,我们是可以被保护不受屠杀的。”刘昶禀企图用最生动的语言,打动着丁汝昌。
  “胡说!刘昶禀,你的良心都烂到狗肚子里了吗?投降?废话,咱们北洋水师一败涂地,最后再投降,你不是让天下都嘲笑咱们贪生怕死吗?那些流言蜚语会瞬间升腾,咱们就是个遗臭万年!“杨用霖怒不可遏地大声骂道。
  ”遗臭万年?杨大人,你以为我们是什么东西?咱们不过就是老佛爷的一个玩具,水师能建立起来,是老佛爷的恩典,现在能在这,也是老佛爷的一句话,北洋水师,就是个笑话,生命重要啊,咱们除了命,还有什么?凭什么为了这个腐败的舰队,去殉道?到最后,还是一句话,自取其辱!“刘昶禀长叹一声,面容睚眦道。
  ”就算是自取其辱,也不能落人以柄!不然,我们怎么对得起世昌、步蟾还有那么多的弟兄?“丁汝昌一趴桌子,愤然说道。
  ”军门,屋子冷,咱们生火暖暖脚吧。“杨用霖发现丁汝昌全身发抖,不禁关心地劝了一句。
  ”你们都下去吧。“丁汝昌漠然一笑。天已经入了夜,丁汝昌慢腾腾地起来,吩咐杨用霖把提督大印的一个角去掉。
  ”军门,这是为何?“杨用霖大惑不解道。”用霖,你在英国,好像还有一个英国未婚妻吧?“丁汝昌微笑着看着杨用霖。
  ”军门,都这么多年了,早就是没影的事了。“杨用霖勉强笑道。
  ”那个时候,咱们头一次去英国,头一次看到铁甲舰,那时,王大忠、柳子、吴胖子他们都在,谁都没想到,那个时候咱们会有一支这么大的北洋海军。“丁汝昌津津有味地回忆道。
  ”但是,谁也没想到,咱们今天,虎落平阳被犬欺。“杨用霖哭丧着脸。
  ”我想到了,有这一天,但是,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用霖,弟兄们都不在了,咱们要留个种,日后还能有个希望。“丁汝昌嘴角浮出一丝微笑。
  “嗯,军门,您好好休息吧,船到桥头自然直,咱们终归有办法。”杨用霖鼓励着丁汝昌。
  第二天,北洋水师所有的军官发现,提督丁汝昌,自杀在海军公所内,死不瞑目。
  “军门就这样走了!”刘昶禀等人吓得魂不守舍。“刘大人,赶紧封锁消息,向日本人投降吧,就用军门的名义,越快越好!”洋员马格尼催促刘昶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