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三十八章 夕阳落英

第三十八章 夕阳落英


  杨用霖援兵的出现,打乱了日军的进攻阵脚,如雨的弹片在天空交织,血迹斑斑,势如雷电。
  “弟兄们,跟咱走”黑龙高难度投掷掉头上的日本军帽,挺身引导着陆战队的残兵,从威远山的丛丛断壁中冒险攀岩,渐渐冲出了重围。
  “大哥,是小船!”荣进手搭凉棚,一眼便看到了海面上的一只小艇,那是他们出发时,被丢弃在岸边的仅有小艇。
  王大忠扶着摇摇晃晃的荣棠,立即向着后面的兄弟挥挥手:“还愣着干什么?上小舢板!”
  士兵们面露愠色,带着战后的疲惫,一个个依次拉着小艇跨了上去。
  “用霖,来的时候几百人,回来,也就只能站满这个小船了。”王大忠伤感地看了看一船的人,只剩下八个,不禁感慨万千。
  “大忠哥,不要那么悲观嘛,毕竟,炮台也炸了,小日本也打了,咱们几个兄弟也回来了,放心吧,总有一天,我们要跟小日本算这笔账!”荣棠扬起眉毛,气呼呼地嘟着小嘴。
  “嫂子说的对,咱们的自强不息大旗,还不是插在那里了?”众人哄堂大笑,顿时起哄道。
  “就是,也不枉了小女子我从威海县城过来嘛。”荣棠傻乎乎地眯起了眼睛。
  “对了,荣棠,还没问你,怎么会穿着日本军服跑到这里?家里怎么样了?”王大忠摸着荣棠的额头,喜滋滋地问道。
  “因为威海被小日本占领了,就前天,一听说满大街都是逃难的人,我就存了一个心眼,赶紧把柳子兄弟的母亲和媳妇接到了烟台,自己反正目标小,所以躲在街巷里,临走时还被我抓到一个日本兵,便剥了他的衣服换上,听说这边正打仗,半路上正好碰到用霖大哥,所以我们就假扮日军混进去了。”荣棠嘻嘻笑道。
  “对了,黑龙,你是怎么搞的,突然间就成了我们的人,早知道这些年你就不应该跟日本人勾结,早早回国做个水兵,说不定现在也可以混个一官半职了。”荣进拍着黑龙的肩膀逗趣道。
  “黑龙一拍脑袋笑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的故乡都被小鬼子占领了,再不反水,咱岂不成千古罪人了!“
  ”嗯,黑龙说得好!”王大忠兴奋地鼓掌道。
  “我说黑龙,你那土霸王队伍呢?当年在刘公岛不是很牛逼吗?”杨用霖戏虐道。
  “当年不是给你们打散了吗?被官兵追的到处跑,幸亏咱在日本长崎还有些生意,就这样跑到日本去了,山田隆一,就是元先生那小子,一直跟咱做买卖,后来把咱也编进了他那个日清贸易所,在日本做谍报,大忠,凭良心说,咱可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呀,在日本那么多年,始终没祸害过中国人,一心只想回国重新搞生意,没想到今年打仗,就跟山田这家伙一起来了,你们还记不记得,好几年前,你们到长崎被日本人砍,还是咱给你们通风报信,这才眉宇深入,否则,你们一个也活不了。”黑龙大摇大摆地吹牛道。
  “可惜,当初的兄弟,现在一个也不在了!”杨用霖长叹了一声。“是呀,柳子、吴胖子、荣辉、邓大人。”王大忠对着海面远眺,不禁触景生情,落下泪来。
  “大忠哥,男儿有泪不轻弹,怎么哭了,不就是打几个败仗吗?有什么好伤心的,咱们重整旗鼓,日后一定叫那些小鬼子低头投降。‘荣棠豪迈地说道。
  ”对了,黑龙,前一阵子在威海沿海到处散布流言蜚语,攻击我们北洋水师是色鬼无赖,军纪不严,造成居民恐慌的家伙是不是就是山田的部下?“王大忠双眉紧锁,赶紧问道。
  ”正是,大忠,就是日清贸易所的人,这个什么日清贸易所名字好听,其实就是小日本的奸细,无孔不入,到处散布在我们大清的土地上,哪里都有他们在造谣生事,还在沿海测绘地图,小日本之所以那么快就打下旅顺和威海,都是靠着这些奸细。“黑龙没好气地说道。
  ”那我们就要彻底把这些孙子给赶到海里去!“王大忠勃然大怒道。
  天色渐渐暗了,借着回潮,日本联合舰队没有逼近刘公岛,王大忠带领的陆战队残部终于回到了刘公岛,辛辛苦苦的向丁汝昌复命。
  “大忠,本军门真是没有看错人,真的炸了,所有的炮台,都被你们炸了!”丁汝昌喜气洋洋的见到王大忠和杨用霖,不由得欣喜若狂,两只手执着王大忠和杨用霖,激动无比。
  “军门,港口内的军舰怎么样了?”王大忠担忧地问道。“放心,白天发现日军的路上火力减弱,就知道你们得手了,这一程你们干的好。对了,听说你的妻子荣棠姑娘也立了大功,本军门要好好奖赏你们。“丁汝昌兴高采烈。
  ”军门这都是应该的,但是,回来的时候,标下发现,封锁我们港口的日本军舰,超过二十多艘,咱们的近况,依旧是没有改善呀。“王大忠忧心忡忡道。
  ”说得对,大忠,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你,昨晚,日本鱼雷艇又偷袭了我们的军港,来远和威远、宝筏都沉了!“丁汝昌沉痛地说道。
  ”什么?军门,看起来,我们刘公岛有日本人的奸细呀,否则,日军如何能这么容易就突破我们的防线?“王大忠诧异道。
  ”大忠,依你看怎么办?“丁汝昌点了点头,凝视着王大忠。
  ”标下请军门立即下令,抓捕刘公岛上的奸细。“王大忠立即跪下请求道。”好,大忠,你和杨用霖赶紧去,本军门给予你们全权。“丁汝昌同意道。
  ”大人,就在那里,发现个日本探子,在私下里接触守岛的陆军,散布谣言,说山东已经失守,我们北洋水师完了,应该立即投降才能保命,咱们已经把他关起来了,昨晚上,那家伙已经招了,还给我们一个奸细的名单,您看,咱们是不是马上就按照名单一个一个抓人?“定远舰的宿营内,一名北洋护军悄声的向王大忠汇报道。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谁也没有注意到,黑暗中,一个矫健的身影,在树荫下一闪而过。
  ”喂!你们是干什么的?“这时,刘公岛铁码头上,哨兵们发现了几个奇怪的身影。
  ”军爷,咱们是刘公岛上的小百姓,听说威海糟了难,亲戚都在那里,所以咱们得回去一趟。“其中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满脸堆笑道。
  ”口令!“这时,蹬蹬蹬几下,从刘公岛的岸上,跑下来一个军官打扮的人突然喊道。
  ”自强不息!“那几个身影顿时不由自主地的回答起来。
  ”抓起来!你们既然是百姓,为什么把口令说的这么熟练,一看就是兵!“来者正是王大忠,带着几名士兵拔着刀围了上去。
  ”岂有此理!果然是化妆的!”哨兵一把撕掉难民的伪装,大声嘲弄道。
  “大人饶命,小的是济远舰上的水兵,名叫王大顺。”那个化妆的人赶紧下跪道。
  “哟,老本家,名字满顺口的嘛,怪不得从前老觉得济远舰上有日本奸细,原来是你呀,带走!”王大忠大手一挥道。
  “慢着,你们想干什么,这位王军爷可是盛宣怀大人的幕僚,你们抓他,不通知,大人,就敢吗?”一边的一个奸细突然大言不惭道。
  “一并抓走!”王大忠白了奸细一样,照着脸上吐了一口吐沫。
  刘公岛上的日本奸细案,就这么势如破竹的结束了,抓到的济远军官被当即关进大牢,等待处置,而王大忠却已经按捺不住,带着荣进跑进了海军公所,执意要求丁汝昌,将奸细全部正法。
  ”军门,在此千钧一发的时刻,我北洋水师命悬一念之间,请军门必须做出决一死战的表态,鼓舞将士们奋战到底!“王大忠重重地跪在丁汝昌的书案之前。
  ”大忠,本军门给你看一样东西!“丁汝昌一声不吭,将书案上的一封信递给了王大忠。
  ”怎么样?大忠,这信上说的事,或许跟咱们平日不满的事,是一个意思。“丁汝昌带着皱纹的眼角,轻轻地瞥向王大忠。
  ”是的,军门。“王大忠断然放下书信,长叹一声,书信落在书案上,赫然显出几个大字”日本联合舰队劝降书”!
  “日本人的这封信简直是在剐咱们的心窝子呀!我们大清为什么失败了?因为制度,虚伪的儒学和道统,腐蚀了朝廷,官场腐败,****,到处都是腐败!我们的对手竟然说出了我们平常不敢说的话,真是好笑!“丁汝昌面容痛苦,似乎已经把持不住。
  ”军门!虽然是这个样子,但是,咱们还可以拼死一战,您别忘了,咱们北洋水师的座右铭,自强不息!咱们不是奇葩,而是水龙!军门,您就下令,决一死战吧!“王大忠两眼冒血,怒目圆睁。
  ”好!大忠,起来,我们决战吧,宁可战死,也总比骂死的好!“丁汝昌面色凝重,庄严地注视着王大忠的面孔。
  ”大忠,你可能还不知道,丁军门革职留任,已经被追究罪责了。“丁汝昌一旁的刘步蟾黯然说道,他的表情,变得更加沮丧无奈。
  ”哈哈哈,子香,舍得一身剐,咱们还怕谁?刘公岛,咱们反正战死了可以留在这里,活着还要回到京城被诬陷,出战吧,本军门已经决定,今日全部军舰突击,一举冲出刘公岛,至少,咱们也要有一线生机。“丁汝昌癫狂般地紧盯着地图。
  ”军门,我们北洋水师被戴的帽子太多,也太扯淡了!那些造谣散布咱们隐私的家伙,完全是在胡乱编造流言,军门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战前乱娶小妾,花天酒地,世昌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诬陷辱骂朝廷,还有林泰曾,被骂成胆小之徒,真不知道那一天,咱们就会被诬陷成要当皇帝,军门,所以这军舰还是不能出港,一旦全部出去,那些背后下毒手的东西就又会编造罪名,军门,咱们不能死在口水中呀!“刘步蟾激动得泪涕交融,伏在地上不起。
  ”军门,那么就派鱼雷艇吧,鱼雷艇先出港袭击日本联合舰队,然后再开通一个缺口,或许,有些船可以冲出去,到时候,咱们向上面汇报,还可以说是有的军舰战场上走失了。“王大忠灵机一动道。
  ”大忠的建议可以试行,军门,您就下令吧,咱们知道,就算是顶着污蔑的大浪,咱们也要保几艘船!“福龙号鱼雷艇管带蔡廷干坚定地拱手道。
  ”出发!“丁汝昌的一声凄厉的嗓音,几艘鱼雷艇带着朝霞的光辉,冲出了刘公岛港口,烟雾缭绕,血红的颜色,映照着深黑的大海,随波汹涌,让人感觉无比绝望。
  ”军门!蔡廷干他们没有攻击,而是直接逃跑了!“悲愤的靖远舰管带叶祖珪,冲着战场大哭不止。
  ”他们想冲出去,保几条军舰,但是,我没料到,他们跑了!“丁汝昌毫无血色的脸面,显现出苍老和失落,一股死亡的气息,弥漫着整个北洋水师。
  ”军门,鱼雷艇在爆炸,日舰竟然拦住他们了!“王大忠眺望着远方,心情急切,恨不得立即冲上去。
  “大忠,杨用霖去讨救兵,有没有回来?”丁汝昌微笑着回过头来,用干涸的手,紧紧拉住了王大忠。
  “这个,标下还没有得到消息。”
  远远的威海陆路,县城已经被日本全部占领,杨用霖为了赶时间和争取安全,带着荣进一路奔波,跑上了一个小村子,那里,可以迎接到山东巡抚李秉衡派出的三个营。
  “杨大哥,天边似乎起火了!”荣进茫然地注视着天际,失落的用手指着。“这一趟旅程可能是咱们最后的任务了,荣进,加快脚步,到了那边,就会碰到援兵,那是我们北洋水师的希望呀,超过三千名士兵!我真想看看咱们的士兵!”杨用霖心潮澎湃。
  “老杨,是太阳旗!日本人!“刚刚走了几步,两个人便目瞪口呆,原来,这个小村庄,已经被烈火包围,烧得噼里啪啦。
  ”走!冲进去!“杨用霖怒火万丈,举起步枪,玩了命的冲向了火源,那里,发现了日本兵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妇女在野外的高粱地,被侮辱残害,漫天的火焰,满地的尸首。
  ”别跑!倭寇!给老子放下东西!“荣进悲愤莫名,高声大吼着举起锈迹斑斑的刺刀,杀向了正在抢掠财物的日军。
  ”达来?“一个小个头日军嬉皮赖脸地回过了头,荣进趁着势一个弯身,举起毛瑟枪瞄准了三点一线,性如烈火般扣动扳机,顿时,一条完美的抛物线,日军应声倒地。
  ”八格牙路!“其余的日军立时如狼群一般咆哮了起来,高举步枪射击,弹雨之中,荣进接着冲力,一个下伏,正好接着杨用霖,他举起击毙的一个日军号手手中的喇叭,吹响了北洋水师的军号。
  号声惊天动地,山河顿时哭泣,一时间,狂风降临,铺天盖地。
  ”不好,清军大队来了!“日军顿时惊慌起来,但是,他们的军官轻蔑一笑,丝毫并不在意。
  ”走!“杨用霖见势不妙,驮着草地里的一名妇女,拉起地上的荣进,赶紧向草丛中乱跑。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群强盗!“大约走了一里,杨用霖背上的女子拼命的挣扎踢打,把杨用霖翻倒在地上。
  “姑娘,我们是北洋水师,别怕,我们是来救你的。”杨用霖扶起女子,关切地解释道。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得杨用霖眼冒金星。“你们都是一群色狼!不论是倭寇,还是官军!你们都是杀人凶手!”女子柳眉横竖,情绪非常激动。
  “我们不是色狼,我们是北洋水师,”杨用霖几乎意志崩溃。“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好好一个威海,被你们糟蹋成这个样子!色狼!”女子圆睁着仇恨的眼睛。
  此时,大雨磅礴,荣进好言好语,带着女孩去找她的亲戚家,只剩下杨用霖一个人默默地凝望着无边的山地
  “到底,我们为了什么?我们是自己吗?我们有存在的价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