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三十七章 陆战队抢滩决战

第三十七章 陆战队抢滩决战


  1895年2月4日,大清早,北洋水师派出的五百名特战队开始在北帮炮台登陆,从陆上反攻被日本山东作战军占领的威远山炮台。
  “有待!”凄厉的吼叫声震天动地,日军在距离炮台不到五百米的视线下,惊恐的发现,一片红色蓝色的海洋,正在迅猛的向炮台逼近,下意识的紧张使得阵地上的日军纷纷颤抖着举起了村田步枪,在联队长的指挥下扣动扳机,集体射击。
  飞溅的弹雨在清军的队列中肆虐,士兵前仆后继,王大忠具有很高明的作战经验,情急之下,赶紧指挥弟兄伏在浅滩上,进行隐蔽。
  “听我的命令,所有的军舰都向威远山发射排炮,以最大火力掩护陆战队登陆!”丁汝昌一个人高高的矗立在靖远的飞桥上,两只眼睛望穿秋水,充满火花,他头也不回地紧紧注视着岸上的一切,一字一句的给身边的刘步蟾和叶祖珪下令。
  “开炮!”北洋水师瞬间炮火齐射,震天撼地,威远山陷入一片硝烟烈火之中,日本人没有料到,就在他们拼命还击的同时,一支清军已经赫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把成捆的炸药点燃,抛向半空,这只队伍的指挥者,就是镇远的管带,杨用霖。
  “长官,我们上当了,原来清军在总攻之前,已经预先在前线登陆隐蔽了一支小队伍,没想到,他们的正面进攻有这些小队伍接应,很快就突破了我们的阵地。”陆军中佐山口不顾灰头土脸,急匆匆地跑到山田隆一的壕沟里,进行汇报。
  “什么?威远山已经丢了?赶快集结十五联队,全面反击,夺回制高点!”山田大为诧异,一挥指挥刀,命令所在联队高扬起紫色流苏联队旗,开始向威远山冲锋。
  一时间,炮火连天,飞起的弹片炙热无比,打在散乱的队伍中,血肉横飞。
  ”大哥,小日本的联合舰队和陆军炮兵都在向咱们炮轰,威远山上还有日军残部顽抗,我们的部队被压制住了!“吴胖子一面躲避着炮火和飞溅起的沙石,一面大吼着向王大忠报告道。
  ”老吴,咱们离威远山制高点还有多少路程?“王大忠的脸上被硝烟笼罩,只剩下一双血红的眼睛狠狠地瞪着吴胖子。
  ”大哥,没几步就上去了,可是小日本有十几个守军躲在隐蔽地方打冷枪,弟兄们冲不上去!“荣进三伢子急切地大吼道。
  王大忠高高举起右手,向着威远山的火力点眺望,立即胸有成竹地回头命令部下,距离超过三百米,用树枝裹着炸药包点燃导火索,直接插进倭寇的隐蔽点!”
  “嗻!”吴胖子、荣进等人振奋精神,在同僚的火力掩护下,拼死向前冲锋,当到了差不多三百步的距离时,士兵们举着早已准备好的长数枝和长矛,引燃导火索,向着日本的藏身之所猛烈投掷,一时间,标枪齐发,深深的扎入日军的隐蔽山洞内,立时百花齐放,猛烈爆炸,山石崩裂,血肉横飞。
  “弟兄们!自强不息,冲锋不止,给老子杀!”王大忠挥起手中的大砍刀,怒吼一声,高举着“自强不息”的大旗当先冲进了威远山炮台,吴胖子等人不甘落后,纷纷拔出青龙刀,或是给手中的毛瑟枪上了刺刀,不要命地杀进日军的阵地里去。
  一场空前惨烈的肉搏战就此开始,双方绞杀在一团,扭打,刀劈,愈演愈烈,王大忠和荣进等人奋勇冲杀,刀斫枪刺,双方断肢残肉,在空中飘荡。
  斜刺中,一个矮个头的鬼子兵发现王大忠一个人挥刀猛冲猛杀,奋勇无比,突然大叫一声,举起刺刀如同猛虎一般扑向王大忠,把王大忠摔落山头,王大忠只觉得额头上一热,用手一摸,发现满手的鲜血。
  “妈了个小倭寇!”王大忠不顾伤口麻醉,飞身跃起,一刀砍飞了那个小鬼子的项上首级。
  “火罗塞!”几名逼急的日军,见王大忠武功超群,一起嚎叫着向他杀来。
  “嗖!”荣进见势不妙,举起一包炸药,引燃导火索,飞身一掷,炸药包划着美丽的弧线飞进日军的阵营,刹那间火光四射,爆炸的气浪把三名日本鬼子一下子卷飞起来,立时支离破碎。
  “荣进,干得漂亮!”王大忠冲着荣进欣然一笑,继续挥舞起大刀,向着靠近的日军左劈右砍。
  硝烟弥漫,血腥逼人,在成堆的尸体上,吴胖子奋力挣扎,把“自强不息”的大旗插到了顶峰之上。
  “突刺给给!”就在这一时刻,骤然间,弹如雨下,火力炽烈,几名上了顶峰的士兵纷纷倒下,就连高举大旗的吴胖子也是肩部中弹,动惮不得。
  “老吴!”王大忠心急如焚,赶紧举起一包炸药,吩咐手下道:“时间紧迫,大家要抓紧时间,把炸药埋在炮台下面,彻底摧毁他们。”
  “是,大人!”荣进目光如炬,带领着士兵如猛虎下山一般冲击炮台,把所有的炸药包或是掩埋,或是塞进炮口,排出了长长的导火索。
  “不好,清军在排导火索,来人,给我冲上去,无论如何都不能给他们点火!”另一边的山田隆一更是双目似火,拼命地催促手下的士兵向着炮台猛冲,企图阻止清军。
  双方在五百米的距离内开始进行激烈的交火。“喂!对面的,是不是经常到处造我们北洋水师谣的日本奸细?”山田隆一听到呼喊声,赶紧举起望远镜对准炮台仔细观察。
  他发现,乌云之中,升起了支离破碎的“自强不息”杏黄旗,虽然受到战火的侵袭,旗帜的颜色有些脱落,但是自强不息那四个大字,尤其引人注目。
  “你就是北洋水师的王二副吗?这么多年了,咱们到哪里都能见到,是不是缘分?”山田隆一灵机一动,冲着对面用中文呼喊道。
  “山田?不,元先生,从十几年前,你小子冒充黑龙开始,就对咱们大清的土地起了贼心,咱还不知道你,奸细一个,到处散播流言蜚语,误导我大清人,怎么,这次也晓得穿起陆军这身皮,来威海找死?”王大忠咬牙切齿地高吼道。
  “王大忠,你不要把错误都归罪到咱们日本人头上,如果不是你们的朝廷腐败,又怎么会使得你们北洋水师炮弹打不响,若不是你们和权贵不和,遭到他们的诋毁和陷害,那谣言怎么可能传的那么广?一切只有一个原因,你们清国,到现在为止,还只是个靠人治的野蛮国家,根本就是西方意义上的文明国家。”山田语带讥讽地说道。
  “那你们就文明了?发动无谓的战争,来咱们的土地上杀人抢劫,所到之处,妇女遭殃,村庄被毁,你们是一群十恶不赦的鬼子!“王大忠怒发冲冠,大声质问道。
  ”王大忠,你不要忘了,在你们自己的国家,你们北洋水师的名声就更不好了,有人说你们是腐朽无能,临阵脱逃,还是色魔恶鬼,聚赌嫖妓,无恶不作。“山田哈哈大笑道。
  ”好,山田,那就让你小子睁大眼睛看看,咱们北洋水师是什么样的军队,弟兄们,给我集中火力,打排枪!“王大忠凛然一笑,手举大刀。
  陆战队们高举步枪,前队蹲下射击,后队扣动扳机,刹那间枪声如雷,弹片如雨,日军冒着清军的火力网,举枪还击,血肉横飞。
  ”大哥,成了!“这时,荣进手中紧紧握住导火索的头子,向王大忠匍匐而来。
  王大忠身边的清军不断倒下。”快,就是那个人,集中火力,把他打倒!“山田眼尖,很快就发现了导火索,立即命令士兵集中攻击,瞬间,荣进便被雨点般的弹雨所笼罩,生死未知。
  ”荣进!“令人窒息的战火中,王大忠放声大叫,但是却毫无回应,只见得半空中弹雨横飞,激若闪电。
  ”荣进,快走!“一片混乱中,荣进只觉得身子一软,浑身抽筋,就在这最虚无的感觉中,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紧紧的拽住了自己的手腕。
  ”吴大哥!“烟雾中,荣进依稀辨认出吴胖子带血的面庞。”荣进,快走,火药由我来引燃!“吴胖子不顾一切,奋力推出了荣进。
  导火索在一瞬间爆燃,透出绚丽灿烂的火花。”大家快走!“王大忠见大事不妙,立即纵身一跃,跳进了山体的隐蔽处,刹那间,剧烈爆炸,山崩地摇,巨大的石块带着血肉四处乱飞。
  蘑菇云在半空升腾,空前的大爆炸点燃了弹药库,把所有的一切都炸成一片焦土,只有那杆颤巍巍的”自强不息大旗,仍在硝烟中随风飘荡。
  “老吴!”尸山血海之中,王大忠和荣进奋力的扒开尸体,寻找着吴胖子的身影,但是却一无所获。
  “嗖嗖嗖!”眨眼间,榴弹飞溅,突起的火力把正在撤退的清兵残部打个正着。
  “大哥,咱们被包围了!”荣进恐惧地用手指着渐渐靠近的日军,一只手紧紧握住枪柄发抖。
  “荣进,不要怕,威远山被咱们毁了,咱们还要去炸虎山阵地,仗还有的打,集中精神,奋力射击!”王大忠爽朗一笑,毫无畏惧,随见扣动扳机,跳进一处壕沟,继续进行还击。
  “王大忠,别打了,你们想不想回家?告诉你们,威海已经被大日本皇军占领,要想见到你们的亲人,活着回去,请停止进攻,打起白旗,我们保证不开枪!”这时,日军方面,高高挑起了白旗,一名日军翻译开始高声的吆喝道。
  “大哥吗,你看,那小子不是黑龙吗?”荣进仔细盯着翻译瞧了瞧,黯然失色道。
  “呸!败类!”王大忠怒目盯着翻译手中的白旗,举起步枪,瞄准准星,对准目标扣动扳机,白旗随风而散。
  “大忠兄弟,咱们是威海的老乡,不要执迷了,知道你娶一房媳妇不容易,咱们都是在海上混的,何必自相残杀,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听过关公身在曹营的故事吧,暂时投靠日本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黑龙捂着嘴大吼道。
  “黑龙,你小子还要不要脸?原先你只是着威海的土皇帝,现在竟然投奔倭寇,再来祸害同乡,你说你算个啥?”王大忠大骂道。
  “那兄弟我就爱莫能助了,开枪!”黑龙一戴帽子,一时间,日军排枪齐放,王大忠拉着荣进,赶紧躲到壕沟内。
  不知过了多久,从远方悠悠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王大忠感到奇怪抬起头来用望远镜观察,顿时目瞪口呆,阵地的另一头,一个日本兵装扮的女孩正手持一把尖锐的刺刀,抵住黑龙的喉咙,向着王大忠的方向喊话。
  “大忠哥,黑龙和日军军官,都被我的人控制了,你们快跑!”
  “大哥,好像是我姐,她怎么跑到战场上了?危险不危险?”荣进一皱眉头,紧张地盯着王大忠。
  王大忠二话不说,赶紧带着士兵冲上前去,一举控制住了放枪的日军,荣棠控制着黑龙笑语盈盈的步到王大忠的面前。
  ”八嘎!你们为什么不开枪?“这时,从黑龙的身后窜出一个络腮胡子的日军军官,见此情景,愤怒地叱骂着举枪犹豫的士兵。
  ”山田长官,我们的中队长和翻译都被清军奸细控制了。“士兵一筹莫展道。
  ”放肆!立即开枪,不管人质,把他们全部消灭!“山田抬手举起一把村田枪,对准荣棠,迅猛地叩响了扳机。
  ”荣棠!“王大忠大惊失色,下意识地扑上前去,一声枪响,惊天动地,视线中,荣棠被黑龙护住了心口,子弹瞬间一击,穿透了黑龙的左肩。
  “哎呀,王大忠,救你老婆我都受伤了,还不来救命!”黑龙痛苦地倒在地上大吼道。
  “咦?”荣进大喜过望,赶紧端起毛瑟连发枪,向着手足无措的日军猛烈扫射,战况顿时又激烈起来,山田恼羞成怒,对着黑龙连续瞄准射击,黑龙却把大手一挥,半空中飞起一把飞刀,正中山田的面门。
  “大忠兄弟,别怕,杨用霖在此!”这时,日军的后方,突然也枪声大作,王大忠一听声音,知道是杨用霖带着另一股陆战队来增援了,顿时精神大振,带着士兵猛烈还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