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三十五章 陆战队没顶之灾

第三十五章 陆战队没顶之灾


  “轰!轰!轰!”定远、镇远、济远等舰抵近对岸,用舰炮进行震天撼地的齐射,一时间,山崩地裂,火势惊人,祭祀台等高地的克虏伯巨炮被巨磅炸弹炸得炮身爆烈。
  北风习习,王大忠听到声音,跟着吴胖子、荣进三个人俯首眺望着远处的烈火。
  “喂!你们是什么人?乱跑什么?”这时,从南帮炮台上面溃退的士兵乱哄哄的朝着王大忠等人的方向乱冲,被王大忠断然拦住大喝道。
  “你是个当官的?”带头的溃兵停下来扫了扫王大忠的装束,扬着鼻孔哼道。
  “放肆!见了参将大人还不跪下!”吴胖子怒视溃兵,双目如电。
  溃兵见吴胖子气得脸上青筋直暴,不禁吓了一跳,气焰降了下来。“大哥,这小鬼子太厉害,冲了一天,连长官都跑了,你说,咱们当兵的不跑,不是白送死吗?再说,这威海到处传说,小鬼子占领了威海卫,切断了援兵的交通,咱们死定了,所以请高抬贵手,咱们一起逃命吧。”
  “胡说八道,再这么讲,与倭寇同罪!”王大忠挎着腰,大声斥责道:“你们可知道,威海卫并没有陷落,刘公岛也没事!咱们北洋海军好好的都在军港里,开炮猛轰倭寇,而且援兵马上就要来了,至于你们说的那些谣言,是小鬼子的奸细,刻意在这一带到处散布流言,搬弄是非,颠倒黑白,什么北洋水师军极差,淫荡无纪律,全是胡扯,你们看看,咱们就是北洋水师,执行完特殊任务凯旋而回的,跟咱们学着点,自强不息!勇往直前!”
  溃兵油子瞅了瞅王大忠等人的军服,果然是血迹斑斑,不禁矮了一截,谄媚地笑道:“老总,你们是英雄,小的们佩服,但是小的们是劫后余生,当兵吃饭的,必须讲个归宿,咱们得回去找戴大人报个道,否则,咱们岂不是变成临阵脱逃的吗?”
  “不行,国难当头,你们不知道羞耻二字吗?你们也有家人,父母,现在日本鬼子来威海屠杀,你们不但不抵抗,反而丢了枪撒腿就跑,试问,你们对得起你们的亲人吗?”王大忠痛心疾首道。
  “那去了是送死呀!老总,咱们这点人还不够倭寇一顿饭的。”带头的兵勇愁眉苦l脸道。
  “我告诉你们,跑了是死,没走脱也是死,只有跟着咱们一起,才能保住性命,日本人见咱们人多,就不敢半路截杀,听明白了吗?”王大忠斩钉截铁地训话道。
  ”轰!“陡然间,海岸边炮声隆隆,炽热的炮弹在半空中闪烁,交织着发出嗤嗤的怪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地上爆炸,溅起的铁片惊天撼地,打得人群血肉横飞!
  ”快!跟着老总,跟老总一正跑就不会死!“一群兵油子终于把持不住,纷纷跑到王大忠吴胖子、三伢子一伙的队伍里来,一时间人满为患。
  ”大家听我说,这时日本军舰在轰排炮,没有什么可怕的,咱们只要编成纵队行军,就没有事!“王大忠挥舞着双手要求道。
  溃兵不敢怠慢,在王大忠锐利的眼神下,纷纷自动排成了长队。”弟兄们听我的号令,一二三,自强不息!“吴胖子一边迈步,一边向着队伍大喊口令。
  很快,南帮炮台的岸边,演出了一个奇迹般的场景,一支看似训练有素的清兵,杠着快利步枪或毛瑟枪,在海涛中穿行。
  ”旅团长!岸边有一支训练有素的清兵正在向北帮炮台活动,会不会是清军的援兵已经到了?“南帮炮台上,第二师团的几个参谋通过望远镜发现了一支整齐的清兵队伍,不禁大吃一惊,纷纷向旅团长乃木希典汇报。
  乃木仔细一瞧,不禁也大为惊恐,立刻吩咐部队暂停向北帮炮台进军,停下探看清兵动向。
  ”大哥,太好了,不知道为什么,小日本的海上、陆上,都暂停向咱们包围,只是用炮火攻击,看起来,您这一个空城计果然奏效!“吴胖子兴奋地放下脖子上的望远镜,喜气洋洋地汇报王大忠道。
  ”老吴,离北帮炮台还有多少路程了?“王大忠面色平和,镇静地问吴胖子道。
  ”大哥,没有几里了,咱们是不是快一点行军,到北帮炮台里避难?“王大忠身边的荣进三伢子抢先答道。
  ”那就快走吧。“王大忠点了点头,带着队伍向北帮急行军而去。很快,在日暮之前,他们就按照预先计划抵达了目的地,但是,此时炮台上已是空空如也,不但军官跑了,连士兵也所剩无几,操作大炮的炮手不超过三十人。
  ”大哥,敌众我寡,这仗没法打,是不是炸了这里,咱们回刘公岛?“吴胖子紧锁眉头地催促道。
  ”大家赶快到弹药库搜集一些炸药,塞进大炮的炮口,把炮先毁了!“王大忠二话不说,立即命令。
  ”大哥,你看,制高点威远山炮台上的大纛还在,好像那里还有部队!“这时,荣进三伢子兴冲冲地向着王大忠跑了过来,用手一个劲指着制高点。
  王大忠紧咬嘴唇,仔细地用望远镜注视着山上的动静。”长官,威远山上的将士,应该还不知道噩耗吧?“这时,土山炮台的一个炮手缓缓来到王大忠面前打千问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王大忠转过头,奇怪地打量着这个炮手。”大人,今早上,有一批从刘公岛跑过来的溃兵,乘着小船逃上来,到处逢人便说,刘公岛已经失守,丁军门殉国了,咱们炮台上的长官和弟兄一听这个话,头也不回,就都跑了,咱们是还没有准备好行李,所以来赖在这,日本人看起来离这不远了,长官,咱们一同跑吧。“炮手一五一十地说道。
  ”兄弟,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明白了,千万不要被那些奸细骗了,他们一定是日本人派到威海的那群细作,咱们逮了他们好久了,这次混到炮台来,就是为了到处散播谣言,打击咱们的士气,实话告诉你,丁军门好的很,刘公岛也安然无恙,大家放心坚守这里,如果真的守不住,也要把跑都炸了,一门不能留给敌人!“王大忠长吁一声,赶紧解释道。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炮手疑惑地扫了扫王大忠的面门。“就凭咱们在南帮炮台打赢过倭寇,你们看,咱们这有缴获倭寇的枪支!”王大忠把一支村田枪高高举起,给众人看。
  “咦?还真是小日本用的枪,你们真的杀死过小鬼子?”几个炮手异口同声的诧异道。
  ”怎么样,想不想像咱们一样。多杀几个倭寇,到军门面前领功?“王大忠喜滋滋道。
  ”好,长官,那咱们就跟你干了,虽然咱们只有三十个人,但是也不是吃素的。“炮手们纷纷欢呼起来。
  ”走,跟我们到威远山看看,多找一些兄弟,巩固炮台!“王大忠大手一挥,领着一班士兵浩浩荡荡地上了威远山,谁知道刚刚靠近炮台防线,远远就看见壕沟里的几个清兵鬼头鬼脑的向他们张望,似乎不怀好意。
  荣进三伢子立刻警觉了起来,用手捅了捅王大忠:“姐夫,这些清兵似乎有些鬼鬼祟祟,会不会是倭寇假扮的?”
  王大忠用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会子,发现岗哨上的守兵已经赶回去报告了,不禁面上从容一笑,对着后面的弟兄吩咐道:”你们先停在这里,我和老吴上去看个究竟,三伢子,你在后面压着队伍。“
  众人都轻轻地回答:”是。“王大忠这才大摇大摆的带着吴胖子走上了炮台。
  ”站住!你们是哪个部分的?“几个戴着皮帽子的清兵举着步枪,渐渐的逼近王大忠和吴胖子两人问道。
  ”八嘎!“王大忠勃然大怒,煞有介事地指着哨兵大骂,然后从容的说了一段日语。
  几个哨兵仔细一听,不禁都肃然起敬,低头行礼。
  “米拉萨,谷葫芦杀码。”王大忠这才转怒为喜,挥手向着哨兵致意,哨兵很快把王大忠给引进了炮台。
  ”马得!“王大忠回头,冲着吴胖子一使眼色,吴胖子便心领神会,冲着王大忠一鞠躬,然后很快地跑下了山。
  一伙哨兵说着地道的日本话,有说有笑的把王大忠迎进了炮台,王大忠便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套着日本人的话。
  “我是第二师团的参谋,带人化妆成清国兵的样子,你们怎么先行动了?”王大忠有说有笑地问道。
  “长官,我们是按照师团长的秘密命令混进炮台的,任务就是配合主力,在战斗打响后一举里应外合,全歼清国守军,没想到,清国军那么没用,给咱们一吓,就没影了!”一个精明的小队长向王大忠夸口道。
  “太好了。我们是第二批部队,都装扮成清国军,咱们两方面加起来,兵力强多了,咱们来的时候,还遭到清国援兵的追击,你们赶紧打开营门,让我们的人进来。”王大忠微微一笑道。
  “嗨!”小队长不由分说,便命令手下打开了营门,吴胖子一看营门打开,不禁大喜过望,手头的手枪一挥,大队的清兵便迎了上去,还没等日军回过神来,纷纷背后一刀,全部结果,整个过程没有半点响声,吴胖子便控制住了炮台的营门,仔细注视着炮台上的动向。
  荣进带着第二队,从营门渐渐的向内包抄了过来,超过十余名穿着清军服装的日本奸细被同时放倒。
  “对了,大佐,你们部队的行动口令是什么,能告诉鄙人吗?”小队长紧盯着谈笑自若的王大忠,忽然不安地问起来。
  “我们的口令,很简单,自强不息!”刹那间,王大忠便从腰间闪出一柄手枪,对准小队长的额头就是一发狙弹,一时间小队长脑浆迸裂。
  在场的日本奸细一阵惊慌,纷纷冲上前来,把枪口对准王大忠,王大忠岂是等闲之辈吗,仗着毛瑟转轮手枪的射速,冲地上一滚,然后左右开弓,打得日军血肉横飞,恰在此时,吴胖子和荣进的主力赶到,冲着日军一路放枪。
  ”老吴,这股小日本可不简单,他们的余部已经跑到了炮塔之上负隅顽抗,看起来想等待后援,咱们不管多么困难,必须立即消灭他们!“王大忠怒视着巨炮,一挥大手道。
  ”好,弟兄们,向炮台上面纵火,把这群王八蛋给老子逼出来!“吴胖子挥起一个火把,竭力的指挥道。
  很快,炮台上大火熊熊,焦头烂额的日本兵冲出火网,挥舞着刺刀和王大忠的人进行了白刃血战,双方刀光剑影,战斗异常激烈。
  ”大哥,你看,炮台下面密密麻麻的日本兵冲上来了!“混战中,荣进三伢子一听炮台下有枪声,赶紧向下一望,好家伙,血红的太阳旗带引着黑压压的日本兵,正在奋力向炮台上冲锋。
  ”妈的,大哥,咱们怎么办?“吴胖子焦急地注视着王大忠。
  ”给我准备好炸药包,连炮台一起炸了!“王大忠声嘶力竭地呼喊道。
  ”不行呀,大哥,没有那么多炸药!“吴胖子回答道。
  ”岂有此理,弟兄们,先把炸药塞进大炮的炮口,把炮给炸了!“王大忠愤怒地怒吼道。
  山下的日本发出狼嚎般的声音,举着刺刀,黑压压地冲上了第一道防线,荣进三伢子带领士兵垒砌沙包,进行了英勇阻击,双方枪林弹雨,交火异常激烈。
  而另一方面,吴胖子已经捆着几包炸药,塞进了大炮的炮口,并开始从炮口向下排导火索。
  ”弟兄们,掩护老吴!“王大忠一边高举大刀,将靠近的日军奋力劈倒,一面高声命令身边的士兵射击。
  终于,导火索排到了炮台下,王大忠立刻点燃了火绳,拉着吴胖子一帮人迅速退向后山,只听一声闷响,顿时地动山摇,硝烟弥漫,王大忠一伙人终于在日本占领炮台之前,冒死把北帮炮台最后一个有威胁的高地威远山炸毁!
  深夜了,海面能见度极低,王大忠趁着日军不敢靠近,带着吴胖子等人好不容易从岸边找了一条小船,然后领着剩余的士兵,上船撤退,此时,他回头瞧了瞧,手下的兄弟,只有不到八个人了。
  隆冬的威海卫,滴水成冰,翻滚着的海浪遮天蔽日,王大忠一路劳累,终于在日出之时,领着剩下的人,抵达了刘公岛铁码头。
  ”军门,我们回来了!“王大忠留着浑身的血迹,来到丁汝昌面前,倒身便拜。
  ”大忠,辛苦了,就回来这么几个人,可是,你们确实长了我北洋海军的志气,你们这才叫自强不息!“丁汝昌泪盈盈的扶起王大忠,赞口不绝道。
  ”军门,南帮炮台的皂埠嘴,我们已经彻底炸毁,途中经过北帮炮台,由于日本奸细四处造谣,散布流言蜚语,恐吓我们的守军,炮台上已经没有一兵一卒,咱们炸了炮台上的大炮,这才回来。“王大忠郑重地回报道。
  ”什么?北帮炮台也丢了?“丁汝昌顿时只觉得耳膜嗡嗡作响,脸色煞白。
  ”军门,咱们应该早就预料到有这一天了,要不是戴宗骞不肯听咱们的话,那咱们也不会吃这么大的亏!“刘步蟾懊悔非常道。
  ”是呀,炮虽然炸了,但是按照日本工兵的进度,不出三天,炮台就能修好,到时候,咱们的军舰仍然要吃自己的炮弹,怎么办?“副将邱宝仁叹气道。
  ”对了,北帮还有钓鱼嘴炮台的炮没有摧毁,王大忠,你们必须要再去炸一次,才能保证咱们的刘公岛安全。
  ”刘步蟾忽然想起了什么,大声吩咐道。
  “既然戴统领的陆军不行,咱们也只有靠自己了,对了,咱们不是有海军陆战队吗?这一次正好派上用场,王大忠,本军门命你和杨管带一同带领五百名海军陆战队,再次登陆北帮炮台,把威远山给夺回来,这一次本军门配给你们再多些炸药,一定要把那个高地给炸平了!”丁汝昌无奈地命令道。
  “是,军门,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把咱们北洋海军自强不息的大旗插上威远山,然后,再把这个高地给彻底平了!”王大忠毅然应声道。
  “什么?又要登陆?”王大忠刚回军营,把丁汝昌的命令一通报,几乎所有的老兵都不约而同的鼓噪起来,上次的南帮炮台之战,回来的只有八个人,而且是血迹斑斑,可见去炸炮台,根本就是九死一生,面对如此恐怖的战斗,不少的北洋水师陆战队,都立刻怂了。
  “你们还像个男子汉吗?不敢打,不敢拼,苟且活着,将来就不怕被人耻笑吗?‘王大忠愤怒地斥责道。
  ”大人,不是咱们不出力,实在是天下人已经误解咱们北洋水师好多年了,什么好色聚赌,贪生怕死,咱们顶着这个帽子本来就危险,再到战场上不值钱的送了命,以后就更加让家眷抬不起头来,所以大人,还是活着好。“陆战队们窃窃私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