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三十二章 戏院大北洋 下

第三十二章 戏院大北洋 下


  “王大忠,你小子可真行,按照你们中国人的话,这叫做爱美人不要江山,为了自己的老婆,把命都丢在这里,不是很荒谬吗?以前鄙人还以为你是一条好汉,没想到,关键时刻,也是英雄气短呀!”这时,从戏台子上面,得意洋洋地步下来一个瘦小的日本军官,在卫兵的护卫下,冲着王大忠狂妄地喊话道。
  “哈哈,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在我们大清到处散布流言蜚语,搞人身攻击的元先生呀,好久不见了!自打你小子像倭寇一样串到咱们威海暗地里挑拨离间,到处搞破坏,还给咱们丁军门弄了一个色鬼无赖的桃色案子以来,咱们北洋水师可是记住你了,今天怎么了?是活得不耐烦了,来咱们旅顺口杀人放火,找死来了?”王大忠冷笑一声,反唇相讥道。
  “大忠,咱们虽然国家不同,立场不一样,但是,本人代表帝国海军,还是挺敬佩你的爱国精神,正所谓,识时务为俊杰,好不容易怜香惜玉,救了如花似玉的老婆,却要在这里孤独的死去,岂不是可惜,这样,看在咱们的交情,只要你们投降,我一定网开一面,放过你们,怎么样?”山田隆一用熟练的中文劝降道。
  “哈哈哈,山田,你白日做梦,把咱放了,那你有没有把那些无辜的百姓放了?王八蛋,吃我一枪!“王大忠鄙视地瞟了山田一眼,继续开枪射击。
  ”不识时务,来人,全部杀掉!“山田勃然大怒,带领士兵如同野兽一般冲了上来,正在这时,陡然间,山田的身后杀声震天,一股打扮的奇形怪状的人高举着长矛钢鞭和大砍刀,奋勇杀了上来。
  ”不好,支那人造反了!“日本兵震惊万分,赶紧回头应战,但见火光之中,方四爷骁勇无比,手持一把村田枪,猛烈射击,日本兵死伤一片,纷纷伏在地上躲避。
  ”壮士,快走!人已经成功就出了!“
  到了第二天的清晨,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王大忠一伙人带着方四爷和幸存的十几个演员,气喘吁吁地跑出了鬼魅般的旅顺市区。
  ”四爷,怎么样,没有受伤吧?“王大忠和荣棠感激地步到方四爷的面前,向方四爷深深的鞠了一躬。
  ”小伙子,闺女,这是老朽应该干的,不必这么客气,你没有看到吗?这整整一个旅顺城,男的男,女的女,老的老,少的少,有那个没被这些畜生祸害屠戮,老朽我只是想给他们出口气,讨一个公道!“方四爷不禁泪如雨下道。
  ”方四爷,我中华有您这样的英雄,绝对不会灭亡的!“王大忠带着悲壮和振奋,向方四爷深深地鞠了一躬。
  众人一直跑到了岸边,目送着方四爷的人上了一艘小船后,便收拾行装,准备找回自己留下来的那艘大木船。
  一路上,满地尸体,惨不忍睹,荣棠诧异地发现,有几名孩子手拉手的惨死在日本兵的刺刀下,还有的青年女子,因为不甘被鬼子侮辱,而蹈海身亡。
  ”大忠哥,我也要习武!“荣棠突然紧紧拉住王大忠的衣襟,一本正经地凝视着王大忠的面庞。
  王大忠惊讶地发现,荣棠的眸子里,充满了坚毅和沧桑。
  经过三日的漂泊,王大忠和弟兄以无一人伤亡的骄人战绩,成功救回荣棠,顺顺利利的凯旋回到了刘公岛,但是,大家都并没有高兴的意思,而是各个闷闷不乐,甚至有些悲呛。
  我大清百姓的性命,真是一点都不值钱呀。
  ”大忠,你们回来了?“海军公所,王大忠默默地站在衙门外,等候丁汝昌的召见。
  丁汝昌和蔼地注视着微微有些失落感的王大忠,不禁戏谑道:”大忠,这一趟老婆都救回来了,怎么还是那么失魂落魄的?“
  ”军门,不瞒军门说,这一路,看到了太多的死亡和不公,所以标下高兴不起来。王大忠有些悲呛地说道。
  “喔?你看到了什么?”丁汝昌奇怪道。“看到日本兵肆无忌惮的屠杀我们的同胞,还有因为没有粮食,而被活活饿死的饥民。军门,说到底,这些都是我们间接造成的,军门我们北洋海军的精神应当是自强不息,面对强敌,应该永不言败,与敌人正面决战,就是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而我们现在呢?除了躲还是躲,旅顺躲到威海,如果威海也丢了,我们还能到哪里?”王大忠悲愤道。
  “放肆!王大忠,你怎么能和军门这么说话?”一旁的刘步蟾不禁呵斥道。
  “刘大人,你也是知道的,为了李中堂的一纸保船为重的命令,我们北洋海军的名声给黑成了什么?胆小鬼,没有军纪?色鬼豪赌?还是训练废弛?再这样下去,那些不切实际的谣言将越传越厉害,咱们北洋海军,还有抬头的时候吗?”王大忠一本正经地激愤道。
  “大忠,这个道理,我们也不是不明白,这就叫政治,你懂吗?谁叫我们北洋海军,被人叫做东海奇葩?被人看做不合群,又消耗军饷最多的异类?谁叫那些中饱私囊,只会溜须拍马,动辄自大的达官显贵,硬是昧着良心,把咱们性命攸关的炮弹、煤炭都换成了劣质产品?谁叫咱们的忠贞直爽被这污秽的官场所不容?大忠,认命吧,李中堂的命令是我们最好的选择,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只有活下去,才有可能转败为胜!”刘步蟾泪流满面地说道。
  这时,先一步进来复命的杨用霖正好进来,撞到了王大忠和丁汝昌的争吵。
  两个月以后,果然不出王大忠的所料,1895年1月30日,日本山东作战军开始进攻威海南帮炮台,一场觊觎歼灭北洋水师全军的阴谋,正悄然形成。
  这一场战役,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威海卫保卫战。
  从1894年12月开始,因为到了冬季,日本大本营决定暂停对清国大陆的进攻,为了保证彻底控制制海权,为以后攻占北京做基础,日本大本营终于下了决心,派军队在山东登陆,按照旅顺的作战办法,迂回到北洋水师的后面,海路包抄北洋水师,达到彻底歼灭的效果。
  “军门,月初,日军三万余人在山东的荣成湾登陆,现在已经开始逼近我们刘公岛身后的南帮炮台,威胁我们海军的后路,万一,陆路炮台被日本陆军所占领,他们再用炮台上的巨炮转过来向咱们港口军舰轰击,那咱们岂不是全军覆没?”这天,刘公岛下着漫天大雪,刘步蟾紧急地来到丁汝昌的书房,向丁汝昌禀报了这一噩耗。
  “什么?子香,事不宜迟,咱们必须先下手为强,尽快拆除南帮炮台的巨炮,比如皂埠嘴、祭祀台、大虎山,都要提前把炮给拆除掉,以免落入倭寇手中!”丁汝昌紧张地吩咐道。
  “可是,军门,这陆路炮台的军队,不归咱们海军管,要想派人拆炮台,必须通过戴宗骞大人!”刘步蟾皱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