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三十章 镇远触礁

第三十章 镇远触礁


  1894年11月初,日本第二军的兵锋已经靠近旅顺,丁汝昌决定,于当夜把所有的主力军舰全部从旅顺退到刘公岛。
  “军门,就这么走了吗?您现在被人身攻击的厉害,朝中正要治你的罪,万一军舰撤回刘公岛,皇上责怪下来该怎么办?”主战派林泰曾十分激动地质问满鬓白发的丁汝昌。
  “执行命令,本军门必须保证水师剩下来的这几只船能够平平安安,至于个人的名节,已经顾不上了。”丁汝昌坚决地说道。
  定远舰和镇远舰,船身上依旧带着海海海战是千疮百孔的弹痕,但是军情紧急,北洋海军顾不上船坞的工人还在维修,立即将军舰开出了大海,这一切,显得很悲惨。
  “大哥!老吴从金州城刺探消息已经回来了!”这时,荣进三伢子急乎乎地跑到王大忠的屋里,上气不接下气地吆喝道。
  “喔?”王大忠一把跳了起来,把吴胖子和三伢子请进了屋内。
  “大哥,金州城的情况,我已经禀告过军门了,总之是惨不忍睹。”吴胖子满脸泪痕道。
  “怎么?金州那么快就丢了?”王大忠担忧地望着吴胖子。
  “大哥,倭寇不但占了金州城,还在城中大肆屠杀,拼命撤出金州城的时候,我都看到了,不分男女老幼,见着了就当街打死,到处是尸横遍野!”吴胖子愤懑道。
  “看起来小鬼子这次登陆是想永久占领辽东半岛,否则,他也不可能进行如此规模的屠杀。”王大忠捶足顿胸道。
  “是呀,大哥,我们是不是应该留在旅顺,与炮台共存亡?”吴胖子和三伢子都握紧了拳头,紧盯着王大忠。“二副!军门下令,所有将弁兵勇全部登船,舰队今晚返回刘公岛!”这时,屋外步进了一个水兵,打千禀报道。
  “唉!大哥,看起来打不起来了,不过也好,回去就可以见到嫂子了!”吴胖子长叹一声道。
  11月中旬,北洋海军撤回威海刘公11月中旬,北洋海军撤回威海刘公岛,这一日的清晨,镇远舰进入了刘公岛停泊地,望着海上一起一伏的浮标,管轮谨慎地驾驭着军舰绕开障碍,慢慢行驶,谁也没料到,下一分钟,船身狠狠地一震,立时开始倾斜,管带林泰曾气愤不已地亲自带人检查,发现是因为海上风大,导路的浮标被风吹偏了地方,致使镇远舰一头撞上了暗礁。
  “快!赶紧把船开到浅水区!”林泰曾急红了眼睛,手慢脚乱地指挥抢险,幸好刘公岛港口离浅水区不远,镇远经过一番挣扎,终于勉强搁浅,避免了沉没。
  “岂有此理!镇远舰呀!在战场都没有受这么重的伤!”林泰曾想着就,感到心中阵痛,被扶下船的时候面色苍白。
  “军门,您千万不要太过自责,谁也没有料到,镇远舰会被浮标所误,这是突发事件,再说镇远并没有沉没,军门依旧有用武之地。”杨用霖担心林泰曾想不开,一个劲儿劝导。
  “用霖,你不知道,自从我北洋海军成军的那一刻,就充满了不祥之兆,不管怎么样,都不一帆风顺,你看,丁军门一个勤勤恳恳的人,竟然被小人背后散布谣言,攻击成了色魔庸官,还有邓世昌,虽然为国出生入死,但最后还是以悲剧告终,现在终于轮上我了,我这个人倒是不愿被京城的那些言官背后嚼舌根子!”林泰曾悲愤交加道。
  “军门,我北洋水师是一支自强不息的军队,就算遇到什么大的困难,也能迎刃而解,关键在于自己,所以,军门不必担心,一旦京城那些家伙来攻击诽谤,咱们海军这么多人,一定会说公道话的。”杨用霖深情地拱了拱手。
  “用霖,那就多谢了,我北洋海军既然是自强不息,那就一定后继有人,用霖,这些年你跟着我,仗打了一场,事办了许多,特别是黄海那一战,你小子命中松岛,是好样的,俗话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不行了,希望你以后多多努力一定要自强不息!“林泰曾黯然神伤道。
  望着林泰曾渐去渐远的背影,杨用霖禁不住心中泛起一丝悲呛。
  “什么?镇远舰搁浅后,刘公岛已经开始有人散布流言,说林总兵是日本人安插进来的奸细,故意破坏?“海军公所,丁汝昌听了刘步蟾的汇报以后,终于按耐不住,扑腾一下跳了起来。
  “大人,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咱北洋水师连连战败,正好坏事又筹到一起,上一回京城御史联名弹劾我水师好色无能还没有结束,这下子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故,盛宣怀那些人指不定又要用流言蜚语来敲诈我们一顿!”刘步蟾阴着脸道。
  “怎么办?到底怎么办?”叶祖珪士气越来越低,如果林军门再因为此事被朝廷斥责,那军心就更完了!“王大忠担忧地说道。
  “好。大忠,你和杨用霖今晚就去镇远,好好安慰一下林军门,记住,千万别告诉他岛上散布的流言。”丁汝昌郑重吩咐道。
  “是!”到了第二天凌晨,王大忠和杨用霖急匆匆地来到镇远舰上林泰曾的办公室,却意外发现,办公室的门虚掩着。
  “林军门?”王大忠感到气氛不对,阵阵冷气扎的自己透背凉,他悄悄地打开半边门,第一眼便发现对门的椅子上,摊着一双不会动的手。
  王大忠顿觉大事不妙,赶紧和杨用霖上前几步,拉住椅子上的人一探鼻息,已经是断气多时,那个椅子上的人正是林泰曾本人,已经服毒自杀,使得他面上七窍流血,死状恐怖。
  杨用霖毫无知觉地倒退几步,禁不住猛然一吐,五味杂陈。
  “快来人!林军门自尽了!”不多时,镇远舰_上乱作一团,警报齐鸣,丁汝昌老泪纵横地凝视着镇远,不禁痛心疾首。
  “怎么会这样?镇远舰在黄海中了几百发炮弹,林军门]都没有轻言失败,为什么会如此窝囊地自尽而亡?”王大忠听了杨用霖.的哭诉,感到格外震惊,吴胖子、三伢子、荣辉等人,也都表情肃穆。
  “这就是信仰,黄海那一战,我在致远和经远上都呆过,特别是致远沉船的时候,我亲眼看见,刘忠亲手扔给邓大人一个救生圈,但是邓大人连看都不看,就把它给扔回去了,邓大人原本可以活得。”荣辉感慨万千道。
  “质本洁来还洁去,教予污掉陷渠沟,这就是气节,直至打到最后一个人,也不皱一下眉头,林军门并不是胆怯,更不是畏罪,你们知道吗?当年林军门在英国格林治皇家海军学院留学的时候,有这么一条校规,苟丧舰,当自沉!”杨用霖悲呛道。
  “是呀,我们北洋海军的口号就是自强不息,舰在人在,舰亡人亡,林军门自尽,并不是胆小,而是他的灵魂,已经与军舰连在了一起!”王大忠心痛如斯,冲着威海的港口,深深的鞠了一躬。
  “大哥,这几日,没有抽空去见荣棠嫂子?“吴胖子打破众人的沉默,故意转换话题道。
  “嗯,一回威海我就去了,但是很奇怪,荣棠并不在我的府上,问家人,也没有头绪。“王大忠怅然道。
  “那荣棠姑娘是失踪了,还是被人绑架了?”荣辉惊讶道。
  “被人绑架?荣辉,你是什么意思?”荣进三伢子睁大了眼睛问道。
  “你们不知道吗?威海城里这几日乱得慌,听说有人四处散布谣言,说旅顺已经失守,日本人马上要包围威海卫,北洋海军已经被丁汝昌卖给了日本人,威海满城都在抓奸细,我担心,一定是山田隆一那个王八蛋又回威海了!黄海海战后他为了报复定远舰,肯定来这里捣乱,所以我担心,荣棠嫂子的失踪
  会跟奸细有关!”荣辉若有所思道。
  “对了,荣辉,你不提起来,我还差点忘说了,前一阵子,我派老吴和三伢子到城里吸引日本奸细,已经查出,那个所谓的丁军门娶姨太太,好色无耻的案子,就是日本奸细搞得,方伯谦死前,和一些神秘的商人暗地里接头,一个挺漂亮的女子在大庭广众冒充丁军门的家眷,都是他们设计搞得。“王大忠不经意说了一句。
  “嗯我就说,丁军门整天忙于军务,在海上跑来跑去他怎么可能有时间在战时又娶什么姨太太?看起来,日本奸细造谣的危害很大,我们必须将他们一网打尽!“杨用霖坚决地说道。
  “整个日本奸细的阴谋,我们已经知道大概,而且老吴也引起了日本人的注意,放心,只要山田敢露面,保证可以将这个王八蛋五花大绑。”王大忠微笑道。
  “那么,这趟路程就劳烦诸位走了!”杨用霖起来拱手道。
  “放心,杨大哥,一定给林军门门报仇!”荣辉郑重地回答道。
  三伢子,你盯着日本奸细已经超过五日了,有没有把握,今晚就带兵去抓人?“王大忠坚毅地-看着荣进三伢子,严肃地问道。
  “大哥,晚上抓人,这帮狗日的反而有防备,我和吴大哥故意被日本奸细收买,准备透露一点刘公岛的港口军备的情报给他们,这帮家伙一定乐得嘴上冒泡,一大早,等他们大摇大摆过来时,再抓!“荣进三伢子朗声笑道。
  “好,那必须抓活口,若是探听到你姐姐的消息,赶紧回来报告王大哥,明白了吗?“吴胖子教训道。
  这一日清晨,白雾弥漫,刘公岛港口的能见度确实很低,太阳还没有升起来,一大早,就有一只小小的渔船在浓雾的包裹下,渐渐向防线逼近。
  “嗯,今天果然是好天,我说兵大哥,你真的能带我们近距离观察刘公岛的出海口?“小船上,一个梳着辫子,商人打扮的中年人耐心地问一个清兵装束的年轻人。
  “嗯,这年头,只要你们银子多,还怕办不了事?说穿了。咱们北洋水师,就连军舰都可以帮忙走私,关键在于你们懂不懂事?“清兵口气极大道。
  “好!大爷,真是爽快!“中年商人喜气洋洋地竖起大拇指。
  聚然间,船已经到了离岸不远的浅水区,清兵呵呵一笑,突然一个鱼打滚,一头钻进了海里。“这是怎么回事?长官,我们上当了!“船上顿时一片大乱。
  刹那间,船身一覆,船上所有刹那间,船身一覆,船上所有的人都同时落水,等待他们的,是无数早就埋伏好的游泳好手。
  “口令!自强不息!”一旦上了岸所有的水兵开始互相确认身份,三伢子湿漉漉的身子,一手押着一个奸细,意气风发地第一个上了岸。
  “荣爷真是好手段!”水兵们都纷纷上前恭维。
  “小意思,这些个家伙没胆在战场上决胜负,就会在人背后散布流言,攻击诽谤,这嘴巴就是一个贱!来人,把他们的舌头都割了,看他们还嚼舌头根子?”三伢子气愤愤对着众人道。
  “慢着,我们是日本人,按照国际法,你们应该优待俘虏。”几个奸细吓得面如土色,赶紧狡辩。
  “废话!你们小鬼子在我大清的土地上,烧杀抢掠,什么时候讲过国际法?我大清是主权国家,岂容你们这些奸细到处颠倒黑白,搬弄是非?给我打!”荣进三伢子愤怒道。
  “长官,你是不是想知道一个秘密?”这时,奸细中,一个家伙软了下来。
  “什么秘密?能换你们一条狗命?”荣进奇怪起来。
  “就是贵军王二副的尊夫人!”奸细威胁道。
  “什么?我姐!快说,你们把我姐给弄哪里去了?”荣进骤然一听顿时大怒,赶紧怒火万丈地一把提起日本奸细,高声质问道。
  “这个,你们必须让我见到王二副。”日本奸细诡笑道。
  “什么!他说,荣棠在山田那个王八蛋的手里!”夜深了,王大忠听了吴胖子和荣辉的审讯结果,不由得怒火中烧,他亲自冲到关押俘虏的小房子里,一把拽起了奸细,情绪十分激动。
  “大哥,您冷静一点!咱们还没问出荣棠嫂子被关在哪里呢!”吴胖子和荣辉、杨用霖赶紧围,上来拉胳膊的拉胳膊拉腿的拉腿。
  “说!我娘子给你们关哪儿了?敢拿这个威胁我,我把你小子碎尸万段!”王大忠眼睛瞪得老圆,大声吼道。
  “呵呵,你要是有胆子的话自己去,荣棠被我们长官带到旅顺去了!”奸细阴冷地笑道。
  “老吴,你们把人给老子关起来,我去去就回!”王大忠丝毫没有犹豫,便做出了决定。
  “大哥,你冷静一下,这些日本特务在威海散布流言的案子还没有审明白,很有可能留下后患,还有,我们破案的关键时刻,为什么这小日本拿荣棠嫂子作为要挟,看起来大有文章呀,说不定是他们的诡计,诱使你去旅顺送死!”杨用霖镇定地劝道。
  “老杨,别废话了,我迟一点去,荣棠就多一分危险,没说的,丁军门那里,你就说我是去旅顺刺探军情了!”王大忠摆出一副非去不可的姿态,一点也不松口。
  “好!姐夫,我也去,咱们一起在黄海上自强不息,这会子,更要给姐姐长点脸,你们不去,我去!”荣进三伢子激动万分地站出来。
  “好吧,老王,既然你非得冲冠一怒为红颜,那我也就舍生忘死陪情种吧,总不能让你一个人送死!”杨用霖无奈地摇摇头,也从容地站了出来。
  “既然是这么说,那咱们全去得了!左右都有个照应!这正应了咱们的口号,要自强,不当狗熊,既然是英雄救美,那咱们就做的轰轰烈列,永远别停下!”吴胖子一拍桌子,唱起了大诺道。
  “那丁军门门那边怎么糊弄?毕竟有个北洋海军章程在那里,咱们不好说走就走吧?”荣辉提醒道。
  “方便,只要不超过半个月,咱们就说是去旅顺刺探军情,丁军门真着急旅顺的局势,一定会批准咱们去的。”杨用霖欣然道。
  “好!”众人都佩服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