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二十九章 丁汝昌遭罪

第二十九章 丁汝昌遭罪


  黄海战后,丁汝昌带领残余军舰停泊旅顺,却因为隐瞒战报遭致朝廷的轩然大波,导致光绪皇帝在一周后决定撤掉丁汝昌的北洋海军提督一职。
  ”什么?军门,这次盛宣怀来,是因为朝廷已经识你破了咋没呢上报的战绩?“海军衙门,刘步蟾在丁汝昌的案前读了丁汝昌给的李鸿章急电,不禁大吃一惊道。
  “纸包不住火,这也难怪,毕竟咱们海军损失巨大!”丁汝昌苦笑道。
  “可是军门,咱们也并非故意为之,大东沟一战,海面上烟雾弥漫,谁能够真正看清楚情况?再说,当时日舰比睿、赤城和西京丸确实消失了,咱们总不可能停下炮火确认吧。”刘步蟾愤懑道。
  ”军门,依我看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盛宣怀这帮人不知道他们平时对于咱们水师的需求都是什么态度,现在好了,到了一起玩完,需要负责的时候,他们又把浑水全部倒在咱们身上,这谣言最容易以讹传讹,盛宣怀、张翼他们为了隐瞒自己的失误,干脆全部散布流言,给咱们穿小鞋,这真是岂有此理,军门,我看不如向朝廷申述,反驳他们。“一旁的林泰曾怒火中烧道。
  “唉,世昌他们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否则,本军门身边还有一个好商量的人。”丁汝昌扫视了一下身边的将弁,不由得泪由心生,老泪纵横起来。
  “军门,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究竟盛宣怀这次前来问罪,我们如何应对?还请军门明示!”王大忠看了看众人,赶紧拱手禀道。
  ”咱们上回吃过盛宣怀的苦,这次也不要怕他,该说什么就说什么,至于那个方伯谦,要是有必要,就把责任全部推在他头上!谁叫他在弟兄们生死关头,擅自逃跑,贪生怕死!“刘步蟾哼了一声道。
  “好,就这样!”丁汝昌无奈地点了点头。
  ”兄弟,咱们方管带是在冤枉,有要事求见你们王二副,还烦通报一声!“王大忠刚刚在府邸里愣神,思恋着留在威海的荣棠,这时,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和讨好地请求声。
  “老吴,是什么人在那里吵闹?”王大忠腾地一声跳起来,大步走到大门那里。
  ”大哥,是方伯谦那小子,亲自带人来了,肯定是来求大哥说情的。“吴胖子没好气地耷拉着脑袋。
  ”打开大门!“王大忠二话不说,命令亲兵拿开门栓,朱门轰然而开,失魂落魄的方伯谦和几个属下尴尬地笑着,拱手致意。
  “方大人,怎么?今日是什么日子?让您老兄带着那么多礼物进门贺喜,王某真是愧不敢当。“王大忠冷冷一笑,拱手还礼道。
  “王二副,咱们的交情,那还不深吗?毕竟咱是什么意思,你懂得,大东沟一战,要不是在下毅然决然,带舰离开,那济远岂不就完了?”方伯谦卑鄙地谄媚道。
  “喔,看起来方大人有功呀,听说编北洋海军章程那会儿,您也在,请问,我北洋海军的口号是什么?”王大忠笑问道。
  “那当然是自强不息喽。”方伯谦勉强地笑道。
  “那么好了,这自强是逃跑吗?你看看,邓大人在战场上奋战不息,直至战死为止,他那才叫自强不息,而你呢?不但在定远、镇远最危险的时候临阵脱逃,还竟然撞沉扬威舰不顾,狼狈逃命,你算个什么东西?”王大忠正气凛然道。
  “这个,战场上瞬息万变,济远舰多处中弹,死伤多人,船体中伤,当时要是不撤,我水师岂不是又白白损失一条军舰?大忠,这可是权宜之计呀。”方伯谦勉强笑道。
  “喔?是这样的吗?方大人?”王大忠尖锐的眼神扫视着窘态逼出的方伯谦,失声讽刺道。
  “方伯谦,你别颠倒黑白了,咱可是在致远上战斗过的人,那时,致远沉的时候,你们济远根本就躲得远远的,怎么可能船体瞬间中伤,你简直就是胡说八道!”这时,从王大忠身旁冲出致远幸存的管轮荣辉,厉声指责方伯谦道。
  “好,王大忠,你不领情,那本官也没办法,你是知道本官和盛大人是什么交情,只要他点头不杀本官,就是丁军门也不能拿我怎么样!”方伯谦气急败坏的走了。
  “这个王八蛋!”荣辉怒视着方伯谦怯懦的背影,痛心疾首。
  “大哥,方伯谦这次死定了,你以为盛宣怀还会包庇他?战报的真相已经泄露,就连盛宣怀本人,都要竭力推卸责任,你看着吧,方伯谦这狗东西必然没有好果子吃。”吴胖子笑骂道。
  “从这也可以看出,当初一定是方伯谦这个家伙勾结盛宣怀陷害邓大人的。真是报应!”荣辉面露鄙夷道。
  次日,盛宣怀突然从旅顺离开回了天津,朝廷的钦差乘船到了旅顺海军公所,向丁汝昌等人宣读圣旨。
  “查北洋海军副将方伯谦,贪生怕死,擅自逃跑,致使牵乱队伍,即刻拿下正法!”钦差话音刚落,方伯谦便嚎叫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本官有功于朝廷,又是记名总兵,怎么能说杀就杀?”
  “方伯谦,你小子醒醒吧,还指望盛宣怀?”刘步蟾冲着方伯谦冷峻地一笑。
  “不对,钦差,在下举报丁军门,丁军门战前没有指定谁代替旗舰指挥,导致队伍大乱!”方伯谦突然反咬一口道。
  “这个圣旨上倒也说了,丁汝昌畏缩无能,好色涉赌,战事之前拥妓纳妾,躲在刘公岛肆意淫乐,战事才起,指挥无方,着急革职押解进京治罪!”钦差高声道。
  “胡说八道!这是什么人散布的流言?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刘公岛上没有妓院,怎么会肆意淫乐?”刘步蟾大为光火道。
  “刘总兵,这事情京城已经是家喻户晓了,您还不知道?”钦差狡狯一笑道。
  “那我请问,丁军门一旦押解进京,这旅顺没人指挥,应该如何?”刘步蟾反驳道。
  “那没有办法,你问朝廷去。”钦差嗤之以鼻道。
  “可是这战场上的事,岂是儿戏,什么淫荡,什么无能?要真是这样,那还打什么仗?”王大忠、杨用霖一班将弁纷纷起立抗议道。
  “闭嘴!都想造反不成?”丁汝昌闭着眼睛呵斥道。
  “这一趟进京,行程漫漫,子香,水师的事情还希望你多费心!”丁汝昌苦苦一笑,向着刘步蟾鞠了一躬。
  “军门不能走!”这时,荣辉、荣进、吴胖子等官兵一起都闹了起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钦差来宣旨,都超过好几日了,若是还不能把本军门押解进京,那朝廷就要治咱们不忠之罪了!”丁汝昌痛心疾首道。
  ”可是,军门一走,我北洋海军全军覆没,谁来抵这个责任?难道朝廷让咱们担责任的机会都不给吗?“刘步蟾对着钦差,怒目而视道。
  ”侍卫,上!“钦差猛地一挥手,几名黄马褂便如狼似虎地围了上去,把丁汝昌五花大绑。
  “疯了!都他妈疯了!”林泰曾、萨镇冰一伙人群起激愤。
  ”行了,丁汝昌临战纳妾,和方管带争风吃醋的好色嘴脸,早已经在京城传遍了,这个朝廷下的指令,必须把他带走!“钦差丝毫不动声色道。
  ”有人散布流言蜚语,你不知道呢?要知道,三人成虎,别有用心之徒到处破坏,到处挑拨,到处诽谤,万一是日本人的奸细所为,你们有几个脑袋,能当得起责任吗?“王大忠血红着眼睛,拦住钦差大骂。
  ”放肆!你是什么人,敢在钦差面前出言不逊?“钦差气得脸红脖子粗,大声呵斥道。
  ”你要知道,咱们北洋水师,黄海大东沟一战,阵亡七百多兄弟,有的军舰全船覆没,至于你说的那个色魔无能的丁军门,在战场上被倭寇的下濑火药严重烧伤,可是后面五个小时,他一直坚持在甲板上,丝毫不肯回船舱躲避,这就是丁军门!真实的战场,你们上过吗?要想使我们北洋海军真正放心地打一场胜仗,你们为什么不给我们增添先进的枪炮,为什么要给咱们过期的煤炭和劣质扎不起来的哑弹?每一分钟,都有水兵痛苦的死亡!你们怎么面对他们的家人?”王大忠情绪爆发,激动地扯着钦差的衣领大声说道。
  “快把王大忠拉开!”现场混乱的不可名状,刘步蟾赶紧组织海军公所的亲兵,围成一道人墙,禁止士兵围观。
  次日大清早,方伯谦横躺在自己的府邸大床上,还没睡醒,忽然间,户外传来一阵吵杂的声音,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人反剪双手,拖下床去,一路绑到旅顺黄金山炮台下,两脚一踹,跪在地上。
  “狗日的盛宣怀,你他妈杀人灭口,老子饶不了你!”惊骇欲绝的方伯谦,头落之前,声嘶力竭地喊了这一句话。
  “我北洋海军的精神,是自强不息,像方伯谦这种无耻之徒,必然死无葬身之地!”刘步蟾鄙夷地瞄了瞄地上的死尸吐了一口吐沫。
  丁汝昌同时被押往茫茫大海的那边,士兵们盔甲鲜明,这时,一纸赦书再度打破沉静。
  “查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畏缩无能,虚报战功,但是念其督军有年,罪证有多谣传不实,现暂时革职留旅顺戴罪立功。”众人全部松了一口气,王大忠跪地不起,大声念着王海外和柳子的名字。
  “大哥,不过是小人到处散布谣言,人身攻击,不要太当一回事,这丁军门再怎么说,也不像方伯谦,专门娶年轻小老婆吧,军门不是色鬼,咱们也不是。”荣进三伢子赶紧拉起王大忠好言劝道。
  “荣进,都不知道你姐在威海怎么样了?”王大忠一面鼻涕一把泪地问道。“哈哈哈,大哥,你放心,咱们不久就要回威海了!”吴胖子打趣道。
  1894年10月末,清日战争的形势陡转直下,首先,日本第一军三万多人,渡过鸭绿江,占领九连城,清军鸭绿江防线全线崩溃,另一方面,由于北洋海军的受伤军舰仍旧没有修好,失去制海权,日本第二军在联合舰队的护送下在花园口登陆,占领金州,旅顺岌岌可危。
  ”口令!自强不息!“旅顺提督府的大门,亲兵们互相对应口令,林泰曾、叶祖珪、邱宝仁等将领陆续进海军公所参加紧急军事会议,王大忠、杨用霖,也在与会之列。”诸位,由于我军在大东沟损失太大,现在无力在海面巡弋,而倭寇丝毫不给咱们喘息的机会,已经发兵从旅顺后路进攻旅顺,一旦后路炮台失手,咱们海军就全完了!“丁汝昌忧心忡忡地说道。
  ”军门,现在,日军在花园口的登陆还没有完成,我们倒不如主动出击,打沉他几艘运兵船,那对于战局,可是大胜呀!“王大忠拱手献策道。
  ”是呀,军门,我北洋海军两铁甲定远、镇远依旧健在,各主力舰依旧可以生火再战,事不宜迟,再说,也是为了让朝廷识破流言蜚语,咱们都应该主动出击呀!“杨用霖锦上添花道。
  ”嗯。“丁汝昌捋须沉思了一会子,凄然道:“诸位,我海军存在一日,倭寇就忌惮我三分,大东沟一战,我们已经用血的教训了解到倭寇的船坚炮利,以及双方的差距,如果再战,我海军必然损失更大,倒不如取猛虎在山之势。”
  ”军门!如果不主动寻找战机,那我们的士气会越来越低,军门三思呀!“王大忠苦劝道。
  “可是,李中堂已经发来电文,命令我们依托旅顺海岸炮台,坚守旅顺!这就是说,不让我们主动出击!”丁汝昌无奈地拿出李鸿章的电报。
  “军门,将在外有所不受,咱们应该灵活了解中堂的意思,依托海岸炮台,并没有说不能出战呀!”王大忠激动道。
  11月初,北洋海军大修完毕,出海巡弋,离开旅顺港,丁汝昌害怕遇上日本联合舰队主力,只是象征性地转了一个圈子,就回到威海卫,后来,在李鸿章的催促下,再度回到旅顺,不过仅仅是短短的停留,北洋海军再度全体消失。“山田,这一次掩护第二军攻打旅顺,你知道这对于我日本海军,是何种意义吗?“松岛舰上,伊东佑亨把山田隆一召进办公室,一本正经地问道。
  “长官,我皇军在征清战争中已经连连获胜,势如破竹,但是,为了保证我国的胜利,必须彻底消灭我们最大的敌人,北洋水师!”山田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山田,最近,你那个诽谤丁汝昌的计划进行的十分顺利,给丁汝昌弄花边新闻,散布他好色无能懈怠军务,似乎,喜爱阴谋诡计,争权夺利的中国朝廷已经上钩了,对丁汝昌的人身攻击已经开始,恐怕现在,败坏丁汝昌名声这个计划,已经事半功倍了。“伊东佑亨呵呵笑道。
  “小意思,我们日清贸易研究所如果仅仅满足于散布流言,那就太小儿科了,长官,请批准在下,登陆旅顺。”山田笑呵呵地要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