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二十五章 黄海血战初阵 上

第二十五章 黄海血战初阵 上


  1894年9月17日午后13点15分,经过十几分钟的冲击,定远、镇远带领主力勇往直前,猛打日本联合舰队本队的三景舰,而吉野等第一游击队凭着自己的快速优势,不顾一切围攻北洋最弱的第五小队超勇、扬威,仅仅十几分钟,超勇扬威便被高爆弹打成火海。
  “妈的。老大,你看,我们的故乡老舰扬威,被那群狗日的打成筛子了!”王海外和吴胖子通红着双眼,凝视着右翼的滚滚浓烟,怒不可遏。
  “保持队形,冲进日舰本队乱战!”刘步蟾悲壮地注视着起火不止的第五小队,悲愤欲绝,他沙哑着声音,大声命令轮机舱开足马力,继续猛冲!但是,恐怖的事情又发生了,由于航速缓慢,当北洋舰队尖锐的阵角撞进第一游击队的时候,松岛、千代田等主力舰已经飞驰过去,让定远扑了个空。
  “狗日的,要知道这些纰漏早晚发作,咱们当初就应该在天津狠狠地敲一笔张翼和盛宣怀!”吴胖子气得直发抖。
  “别急,反正咱们被盛宣怀那些大爷背后编派辱骂得灰头土脸,回去也是丢人,不如今天就拼了,老子也好装一回好汉!”王大忠呵呵大笑道。
  “炮台注意,四艘日本军舰落单了,方位右前方!”桅盘上继续传来通报,王大忠、王海外和吴胖子精神一震,立即根据巨炮炮座上竖起的大铁尖,测算射击诸元,准备开炮。
  “炮弹车!快,送炮弹!”王大忠漫无目的的叫道。
  ”小日本,这一程把你们打成肉泥送回家!“吴胖子启动了炮台。
  ”炮弹来了!“随着一声稚嫩的呼喊,炮弹车咕噜咕噜地运到,炮弹随即被牵引进了炮膛。
  ”好小子!“王大忠面色一喜,回头一瞧,来人正是他的小舅子,荣进三伢子。
  ”发射药,装填完毕!诸元完毕,开炮!“王大忠一声令下,巨炮再度发威,凶猛的炮弹直接命中迎面驶来的日本铁甲舰扶桑,立时爆炸开花,虽然火苗不高,但是扶桑当场有两个水兵被打成肉酱,血肉横飞,扶桑赶紧转舵,脱离日本联合舰队本队的阵型。
  “老大你看,是致远、来远、经远,他们都来了!”定远舰上,吴胖子和荣进三伢子一片欢呼。
  此时,除了被大火肆虐的第五小队超勇、扬威以外,所有的北洋军舰全部冲击到位。
  “敌舰比睿被我们冲乱了,集中包围,火力夹击他!”刘步蟾注视到了这一明显的目标,禁不住欣喜若狂,他生怕失去了这一攻击的最好时机,站在飞桥上高昂呼喊着炮塔。
  “目标比睿!目标比睿!”定远、镇远的305毫米主炮炮台全部高度旋转对准了比睿,杨用霖和王大忠,互相微笑着测算炮距,下令开炮。
  “轰轰轰!”主炮如同惊雷,震得天旋地转,准确的炮弹瞬间就命中比睿,形成猛烈的爆炸,比睿立刻起火,左右摇荡。
  “舰长,我们被本队甩掉了,现在进入了北洋舰队的包围圈,怎么办?”比睿军官围住了樱井舰长,大声询问。
  “立即加速,从北洋舰队的包围圈中冲出,和本队会合!”樱井面不改色,大手一挥,决意玩命,比睿吨位有两千多,航速13节,并且有铁甲防护,但是这是一艘有三个桅杆的老舰,战斗力并不强,樱井深知自己的实力,决定与其等着挨打,不如先下手为强,冲过北洋的火力圈。但是,他没有料到,北洋水师的经远、来远和定远、镇远,同时加速向他迎面冲来。
  ”舰长,水线下有笔直的波纹!似乎是鱼雷!“水兵惊骇地报告。”加速开过去,避开鱼雷!“樱井不顾一切地命令,比睿像疯了一样狂奔,这时,致远上的邓世昌和来远上的邱宝仁都把目光对准了他。
  ”集中火力,全力打比睿!“邓世昌不失时机地冲着舰艏的双联主炮大喊。
  ”陆战队集中到船舷,准备接舷!“经远舰上,林永升也紧急做了动员。
  刹那间,炮火如雨,在空中尖声呼啸,交织爆炸,比睿连连中弹,桅杆帆具支离破碎,樱井带着惊险的感觉,即令水兵发射机器格林炮。机器格林炮相当于当时的手摇机关枪,一分钟能发射一百发小炮弹,在这种密集的火力掩护下,北洋诸舰失去了靠近的先机。
  ”好!速射炮四面发射!一刻也不准停!“樱井发觉本舰已经躲过了来远的鱼雷,大喜过望,立即命令侧舷炮全部开火,企图转败为胜。
  炮火过处,无不命中,经远来远和致远立即还击,比睿火光冲天,好不容易冲到了定远的身后,已经是伤痕累累,士兵被准确的炮弹炸得支离破碎,断肢残肉在空中乱飞,极其血腥。
  “妈的,咱们的炮弹威力太小,比睿还没沉!”刘步蟾急得顿足捶胸。
  “子香,不能放过比睿!”丁汝昌眼见比睿要从眼前闪过,奋力地呼喊着刘步蟾。
  “炮塔作360°回旋,目标比睿后甲板,用咱们天津骗来的德国开花弹!”王大忠急中生智,玩了命地大喊道。
  “大哥,炮弹来了!”荣进三伢子立即推来了小车,炮弹入膛,王大忠和吴胖子仔细瞄准,嗖地一炮,顿时巨响一片,巨大的炮弹带着炽烈的火花直射比睿,不偏不倚,凶猛地冲进比睿的后甲板,立时形成了开战以来最激烈的大爆炸,炸得地动山摇,血肉横飞!比睿舰的后甲板立时崩坍,船身恐怖地发出断裂的声音。
  “舰长,本舰19名水兵在刚才的爆炸中全部毙命。”副官满脸灰烬地向樱井规之据报告道。
  “好!定远王大忠那小子打中了,弟兄们,看我的,再来一发,比睿就沉了!”镇远舰上,像看了烟火晚会一般兴奋的杨用霖绝不服输,立刻带领炮手发炮,于是,在定远命中比睿仅仅几分钟之后,北洋水师巨无霸镇远再度开炮命中比睿。
  ”打中了!“望着比睿舰艏龙骨的破裂,镇远舰上欢呼雀跃,但是,很快,杨用霖就发觉,他们打中的这一颗炮弹,不会爆炸。
  ”妈的,偏偏在这时候出问题!“杨用霖遗憾地猛打炮身,浓雾之中,比睿黯然继续撤退,退出了战场,不过离得较远的北洋军舰发现前方浓雾弥漫,以为比睿已经沉没,兴奋得大声欢呼。
  比睿被彻底打残,他身后的炮舰赤城顿时失去了掩护,成了北洋舰队的新的打击目标,一场血洗即将开始。
  午后13点30分,超勇一片火海,北洋水师的第五小队,扬威开始驰离自救,第四小队的济远和广甲,仍在最后。巨浪滔天,炮火起伏,定远铁甲舰上,疯狂激愤的王大忠和吴胖子、荣进三伢子、王海外等人,凝重的面上涂满了硝烟。
  “吴胖子,当初柳子是怎么死的?”王大忠一只手抚在吴胖子的肩上,目光炯炯地凝视着吴胖子。
  “大哥!被敌人乱炮打的!”吴胖子欲哭无泪。
  “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给老子乱炮揍他个颠倒黑白的!”王大忠一咬钢牙,奋力启动炮塔,将视线移在了日本脱队的一艘小型军舰上。
  这艘船就是本次海战日本联合舰队的最小参战船只,炮舰赤城,排水量六百多吨,长度也只有四十几米,飞桥上的刘步蜡已经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个明显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