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二十三章决战之巅 上

第二十三章决战之巅 上


  山田带领的化妆人员刚刚靠近停泊定远舰的港口,劈头盖脑的探照灯便四面八方地射出了强光。
  “长官,我们中埋伏了!“山田身边的原野面色扭曲地看着山田。
  “不管他,反正回不去了,咱们把火箭拿出来,对准定远,猛烈开火!“山田狰狞地笑了笑,手下立即从箩筐中取出火箭和炸药包,对准暗夜的定远猛烈开火射击。
  嗖嗖嗖!一时间,万箭齐发,犹如火龙。“定远“舰上丝毫没有动静。
  “勇士们,冲上定远舰,用炸药包把它炸沉!“在这千钓一发之际,带头领先,抱着一桶炸药就往定远甲板上冲,这帮日本间谍靠着绳索、软梯,很快搭上了定远的船舷。
  “去死吧!“定远舰上突然冒出了一批水勇,架起机器格林炮紧急上膛,开始了极其过瘾的扫射。
  “不好,赶快往岸边撤,清军早有准备了。”山田一看身边左右不断有人中弹惨叫,突然清醒了过来,带着原野几个人狼奔虎突奔向刘公岛岸边,不过已经为时已晚,那个渔女划的小船早已不见。
  “快跳水!”眼见身后火光冲天,山田吓得面无人色,拉着原野一骨碌跳进大海,便再也没了踪影。
  “军门,这回绝对是一网打尽,丰岛海战,标下的兄弟柳子死在寇的重炮之下,柳子兄弟死的壮烈,真不愧我们北洋海军的口号“自强不息”,标下过去也有一个柳子的小名,现在柳子不在了,我就尤是柳子,说什么,也要完成他的遗志,给我北洋海军争光!“王大忠声泪俱下道。
  “军门,平时,咱们北洋海军被那些心怀叵测的家伙诬陷为好色、无能之徒,现在,该是咱们自己给自己正名的时候了,子香也觉得,弟兄们死的惨烈,而盛宣怀那些大爷们还要给咱们天天穿小鞋,军门,为了死去的弟兄,咱们是应该向朝廷,向天下正名我们的实力了。”一旁的刘步蟾颇有感慨地拱手道。
  “是呀,子香,自强不息,是我们北洋海军的军魂所在,咱们不是畏敌避战,醉生梦死,今天这一战,就是我们的开端,我们要向天下证明,我们到底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我们能不能出淤泥而不染,跟八旗、绿营那些腐败军队真正划开界限,真正做一个东海奇葩!“丁汝昌激动地向在场的将弁们训话道。
  一个星期后,北洋海军得到了李鸿章的电报指令,命令丁汝昌率领所有北洋舰队在大连湾待命,护送图南号运兵船在辽东大东沟登陆。
  “军门,军舰什么时候出港护航?“总兵刘步蟾今夜精神饱满,神采奕奕地来到定远军官舱,向长吟的丁汝昌请示。
  “子香,听说朝鲜前线的战局吃紧,平壤已经被日本第一军团团包围,咱们这次就是运送铭军到大东沟登陆,掩护平壤后路,所以这事情十万火急,立即通知各舰管带,午夜3点就出发,记住,一定要保密。”丁汝昌认真地吩咐道。
  后半夜,大连湾风平浪静,以定远、镇远、经远、来远、致远、靖远、济远、广甲、超勇、扬威、广丙、平远、福龙号鱼雷艇,镇南镇中左一左二等十几艘大小舰只为首,护送三艘载满陆军的运兵船开始浩浩荡荡出港行动。
  秋日的深沉,海面上,只有滚滚波涛回旋翻转。
  定远舰,水手舱,水兵们正在睡觉,王大忠穿着柳子生前遗留下的号衣,与吴胖子、三伢子等人吹牛侃话。
  “三伢子,上回引蛇出洞,全歼日本奸细,你姐可是立了大功呀,怎么,出发的时候没跟你姐道个别?“吴胖子笑呵呵地拍着三伢子的额头。
  “那得问我姐夫!“三伢子扑哧一笑,一双眼睛盯着喜滋滋的王大忠喜上眉梢道。
  “可是,万一我们这一次运兵,遇到日本联合舰队怎么办,别忘了,山田那狗日的可是跳海失踪了,万一他们回来报仇?“吴胖子双眉紧锁道。
  “那倒不是没可能,但是我们既然来了就不怕他倭寇敢中途偷袭,毕竟,咱们北洋水师被骂贪生怕死,畏缩不前已经太久了。“王大忠苦笑道。
  “那大哥,要是日本人真敢来偷袭,那按照我们这次运兵的规模,岂不是要决战了吗?如果真要决战,那咱们这炮弹、船只、火炮,还行不行?“三伢子插嘴道。
  “其实,丁军门这个月一直在向朝廷汇报这些困难,但是你猜朝廷什么反映?皇上倒是发话要买新军舰,但是实际兵部办起来,依旧一发新炮弹都没有送来,丁军门反而被御史言官们骂了个底朝天,什么怕死胆小,不懂海军,卖国投敌,更有奇葩的,竟然绘声绘色说丁军门闭门不战的原因是,日夜在刘公岛贪恋女色,整日花天酒地!这个流言被他们到处乱传,竟然有朝臣上奏,要把丁军门撤职办罪!“王大忠愤懑地说道。
  “一派胡言!丁军门要是一天到晚在海军衙门金屋藏娇,那这海军是怎么在海上开来开去的?咱们北洋海军的人,一年都没有几天上岸休息的,上哪去花天酒地,真是无耻!“荣进三伢子愤愤不平道。
  “喂!太阳升起了还睡!一个个都是懒鬼,还要不要自强不息了?“朦朦胧胧中,定远水手舱的几个老兵都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
  镇远大副杨用霖深色的1888式将弁服赫然出现在王大忠的眼睛里。
  “老杨!怎么跑到咱们定远来了,军门不是说不准乱窜门的吗?”王大忠揉着眼睛问道。
  “唉,你仔细瞧瞧,军舰已经停泊在大东沟了,陆军正在登陆,否则我怎么能过来?”杨用霖戏谑道。
  “喔!你们为什么不叫我,我一个定远的堂堂二副,竟然连军舰下铁锚了都不知道!”王大忠大声向摸着脑袋的三伢子和吴胖子发飙道。
  “这也不能怪他们呀,是刘管带亲自吩咐,让你们睡一个好觉。”定远大副沈寿垄乐呵呵地应声打开了船舱门。
  “喔,原来是刘军门,那我们应该干什么?”王大忠团笑着看着沈寿。
  “该干什么干什么,该训练还是训练,这陆军上岸最少也要一天多的时间。”沈寿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