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十六章来自智利的希望 下

第十六章来自智利的希望 下


  “喔?没想到王大人还是个善于分配的人才,但是,你觉得你有和我们讨价还价的资本吗?“山田狂妄地仰天大笑。
  “抓住他们,他们是倭寇!“正在此时,突然间,四面八方杀声震天,火把动地,无数的清军官兵潮水般地杀了过来。
  “好!我们的外援到了,弟兄们,抓住山田,别让他们跑了!“王大忠精神振奋,举起手枪连续射击,打得日本武士四下乱串,一时间,双方火力全开,进行了激烈无比的枪战。
  “大哥!听到你们的说话声音,我们就带兵赶来了!“柳子和荣棠满面春风,喜滋滋地来到王大忠的面前。
  “太好了!柳子,干得漂亮,所有日本奸细都被我们一网打尽,这一回我们买煤是注定成功了!“王大忠望着满地的日本浪人尸体,禁不住眉飞色舞。
  “快检查尸体,看看有没有那个日本军官山田?“杨用霖不敢怠慢,立即带领官兵打扫战场。
  “大人,没有山田,那小子是他妈属猴的,先逃了。”吴胖子气冲冲地禀报道。
  “不管了,咱们立即回张府,去取货!“王大忠二话不说,带着一干人就杀回马枪。
  张府上下,听说城里打了起来,都惊讶万分,在外面张望,一见王大忠一伙人满身血迹地过来,赶紧上前打听。
  “张大人,不过是一群倭寇毛贼,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实话说吧,本人是北洋水师定远舰二副,杨大人是镇远大副,奉丁军门的命令来开源煤矿,以他个人的名义买无烟煤,还请大人配合。“王大忠微笑着拱手道。
  “这个,原来那群日本人是奸细,但是王二副,你们要订的那批煤,已经被贵骈大人的亲信卖给英国人,还请见谅。”张翼慌慌张张地回答道。
  “什么?我们的煤又被你出卖了?张大人,我们丁军门可是担着被朝中的政敌人身攻击的危险以个人名义办公事,却被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耍弄,你说,你究竟该当何罪?”王大忠勃然大怒道。
  “这个,本官就是再神通,也不会先算到谁先抢到生意,贵骈公子近水楼台先得月,也是巧合中事。”张翼根本就是不动声色地捋须一笑。
  “张大人,说实话,我忍了你很久,作为朝廷命官,你小子仗着后台知法犯法,把朝廷的物资盗卖,以权谋私,你认为,你这样做一点事都没有吗?竟然害了人还如此嚣张!”王大忠怒火万丈道。
  “住口!你是什么东西,敢在本官面前破口大骂,别说你个北洋水师小官,就是丁军门来了也得让我三分,你要是再敢乱来,小心本官把你皮都扒了!“张翼脸色一变,大声呵斥道。
  “混账!朝廷就是有你这种狗官,才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王大忠气得直翻白眼,杨用霖一看情况不对,赶紧拉住王大忠捂他的口,一边勉强笑道:“张大人,我这个同僚性子直,多有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两个人拉拉扯扯,出了总办府,王大忠虎着眼睛瞪杨用霖道:“老杨,你小子倒是会装和事老,我们走,那煤怎么办?”
  “王大忠,从现在的情况看,煤只能智取,不可鲁莽,毕竟,煤还在那个贵骈的手上。”杨用霖冷静地劝道。
  “这话也对。咱们回客栈,再重新计议吧。”王大忠一拍脑袋,无可奈何道。两人会合了柳子、吴胖子、三伢子荣进和荣棠,说明了形势。
  荣棠眉尖紧蹙,拍拍王大忠的肩膀道:“王大哥,那个贵骈不是急于想找到我吗?我看不如由我露个头把他们引出来,然后王大哥再动手!”
  “不行,荣棠姑娘,这也太危险了,你刚出虎口,我们怎么能再把你送进去?不可以,别说了。”王大忠一脸严肃地摇头道。
  “那要怎么办?贵骈那个狗东西取到了煤,眼看就卖给英国人了,到时候,我们哭都来不及,就算造反一次吧,用美人计,绑架贵骈,也算是给咱们出出气!”荣棠嫣然笑道。
  “好,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那咱们也只好当次反贼了!大忠,就让荣棠姑娘装作在外面到处打听三伢子,天津闹市,人越多越好,等那个贵骈上了钩,咱们就趁机来个瓮中捉鳖,逼那小子把煤还回来。”杨用霖脑子一转,聚精会神地同众人分析道。
  “那荣棠姑娘可一定要小心了,老杨,你必须一刻不停的在暗处保护她,若是荣棠有失,看我怎么教育你!”王大忠打趣般地大笑道。天津贵府,自打接手了张翼手上的几吨无烟煤,贵骈便十分得意,认为发了大财,这日突然有许多他在外面布置的探子络绎不绝回来报告,说在天界街头看见了荣棠,好像是在急匆匆的找人。
  贵骈一听便跳了起来,荣棠的花容月貌这几日一直在他的眼皮底下乱串,按说这个贵骈恨不得把荣棠占为己有,所以对荣棠的行踪十分上心,现在手下果然发现了她的踪迹,贵骈不禁大喜过望,当即就点起家丁,亲自领着到天津街上抓人。
  果然不出所料,由于多天的暗中监视,贵骈家的探子早就多角度掌握了荣棠的行踪,所以贵骈带着手下很容易的就摸到了悦来客栈,当即一拥而上,冲入荣棠的客房,把荣棠绑了个结结实实。
  贵骈连声奸笑,命家丁守在外面,自己一个人进入客房,面对着楚楚可怜的荣棠雨带桃花的泪容,贵骈放肆地用手扳着荣棠的下颌,威胁道:“美人儿,只要你从了本公子,本公子保证不害你弟弟,并且和你们荣家的债务一笔勾销,如何,这可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呀!”
  “贵骈,你小子少给老子喷饭,把你的狗爪子给我拿开,否则小爷要你的狗命!”霎时间,一股寒光带着冷冷的剑锋,指在了贵骈的脖子上,贵骈吓得魂飞魄散,回头一瞧,竟然有一个家丁打扮的青年人威风凛凛地举着宝剑,轻轻架在他的脖子。
  “有话好说!千万不要动手!”贵骈吓得直发抖。贵骈,你小子是属乌龟的,咱们那么多天找,愣是没有找着你,没想到一用美人计,你小子就乖乖滚出来了!呸!你这个东西还配到处散布谣言,说我们北洋水师好色,真是活打了嘴了!“贵骈背后冷笑的这个年轻人正是王大忠。
  “王大哥,别跟这小子废话,我可是跟他苦大仇深,赶快剁了这狗才的狗头,反正,官府查了他也是因公牺牲。”荣棠没好气地浅笑道。
  “不不不,王大忠,咱们有话好好说,你不是要那个什么无烟煤吗?咱都给你,怎么样?”贵骈眼睛一转,开始央求道。
  “嗯,早就应该如此,不过你小子得说话算话,立即给咱们写下一副字据,否则,咱们直接送你见官!”杨用霖和柳子、吴胖子一干人从户外步进来,异口同声地要求道。
  “好好好。”狼狈不堪的贵骈赶紧认真写了几笔,王大忠微笑着瞧了瞧,不禁乐开了花:“说,你的那货现在存在哪,咱们现在就取!”
  “在大沽口洋人商行,只要他们接到这个,就发货。”贵骈不敢怠慢道。
  “弟兄们,大功告成,把贵骈绑在柱子上,咱们走!”王大忠莞尔一笑,轻松地带着人扬长而去。
  “快!天津有人当街造反,绑架贵骈大人,立即把他们捉拿归案!”这边一干人刚刚从商行出来,那边,大批的官兵声势浩大的出来满大街抓人。
  “大哥,怎么办,贵骈叫救兵来了!”柳子急匆匆地看着王大忠。
  “你看,咱们的人来了!”这时,只见杨用霖把手一指对面烟尘四起,原来是直隶总督府的亲兵赶来了。
  “奉中堂大人之命,请王大人、杨大人立即回总督府,有要事相商!”亲兵驾驭住战马,停下大喊道。
  众人禁不住喜气洋洋,冲着远处的官兵一翻白眼,就挎着几匹马,飞也似地走远了。
  总督府,李鸿章热情洋溢地接见了杨用霖和王大忠,把购买智利最新军舰的草案向朝廷禀报的结果告诉了他们。
  “回去告诉你们丁军门,虽然这个购买新军舰的建议不错,皇上也开了金口,但是,户部一时拿不出银子,马上又是圣母皇太后六旬万寿的大典,所以让你们久等了,先回去再等等吧,或许万寿过了,就有购买军舰的银子了。”
  李鸿章的一席话,把王大忠和杨用霖当场说得呆若木鸡,王大忠苦着脸回道:“中堂大人,这军舰可不是菜市场买菜,是拖不得的万一,太后六旬万寿之后,万一,军舰被别人抢先买了,就什么都晚了,再说,咱们大清国东边那个邻居,野心勃勃,一看就不是吃素的,万一发生什么变故,那咱们北洋水师就
  被坑苦了。”
  “胡说!难怪朝野有人有人传说你们北洋水师胆小无能,看起来无风不起千层浪,这还没打仗呢,你们都怕变故了!这还像个军队吗?”李鸿章顿时脸色一变,几乎要咆哮起来。
  带着无尽的遗憾,和眼看着从智利闪耀过来的救星就此破灭,王大忠和杨用霖、柳子等人终于收起自己奇葩的光芒,班师回朝了,虽然有些遗憾,但终归是拐了一大堆质量不错的无烟煤,顺便也从汉纳根那里,弄了一箱子德国产的开花弹,也算是有个交代。
  所以在这个月的月底,王大忠带人乘着差船宝筏,准备起航回刘公岛。
  “王大哥,你一个人走了,难道不管我们了吗?”随着一阵银铃般的娇笑,王大忠猛地一回头,看见夕阳云霞之间,花枝招展的荣棠姑娘正牵着十三岁的弟弟荣进,在码头挥手致意。
  “哎呀!老杨,你竟然不通知我差点把荣棠姑娘给忘了,快放舢板,我要接他们姐弟回威海。”王大忠拍脑袋,恍然大悟道。
  很快,这对冤家就在弟兄们的注目之下,有说有笑的走上了军舰,杨用霖严肃地背着手,凝视着王大忠,阴阳怪气地问道:“我说大忠,你是记忆力减退还是怎么了,明明《北洋海军章程》不让家眷登船,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王大忠眼睛一瞪,呵呵大笑道:“你这个狭猝鬼,怎么是家眷?荣棠姑娘明明是落难的难民,被我救上船的,至于以后发展成什么关系鬼才知道,还有荣进这小子,也算是当过咱们北洋海军的兵,怎么样?咱公私分明吧。”
  “大忠,好小子,开始抢男霸女起来了!”柳子和吴胖子禁不止打趣起来。
  差船宝筏拖着滚滚浓烟,向威海刘公岛一路而去,没有多长时间,就回到了刘公岛上的铁码头,王大忠和杨用霖带着疲惫和自豪向丁汝昌愉快复命。
  “嗯!大忠,用霖,你们辛苦了。”丁汝昌愉快地注视着他们黑黝黝的面庞,不禁乐开了花。
  “丁军门,标下无能,虽然竭尽全力,但是也只拐来一些无烟煤和少许炮弹,别的,什么军舰,速射炮,一样也没办成。”王大忠遗憾地低头道。
  “唉,大忠,你们不像朝中的有些人,只会背后造谣中伤,散布流言,拉山头吹大牛,至少可以办一点实事,已经算很不错的了,你们知道,朝中的那些大爷,除了多磕头少说话,大搞私利,连个屁事都不会做,咱们水师也算是有一点用一点,有总比没有好呀。”丁汝昌一声长叹道。
  “军门,我差点忘了,那个在背后鼓舌造谣,诽谤我们海军的大公子贵骈,咱们在天津又遇见他了,这家伙,可谓是有恃无恐,谁也没料到,他还有官职!”王大忠忿忿不平道。
  “哈哈哈,没办法,确实没办法,就连本军门,也跨不过官场,最近这朝中造我们水师谣的,倒是越来越没章法了,真是信口开河,胡说八道,说咱们北洋水师以训练为名胡作非为。”丁汝昌苦笑道。
  “启禀军门,刘总兵求见。”王大忠正说得起劲,突然一名亲兵上前打千传报,丁汝昌眼睛一亮,立即命亲兵迎接。
  “丁军门,王大忠和杨用霖这两个小子还真能干,刚刚我们北洋海军铁码头,已经收到了天津发过来的无烟煤,稍微检查了一下,虽然数量,但还是能够主力舰用一阵子的,军门,依我的意思,咱们与其这么费力的搞煤,倒不如来个釜底抽薪,直接参劾开源煤矿总办张翼,告他私卖好煤,却把劣质煤供应我们海军!”刘步蟾一喜一忧地拱手道。
  “子香,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水师本来就处在人身攻击的风口浪尖,这时候再搞出对头,不是给自己找不高兴吗?”丁汝昌苦思再二,还是摇了摇头。
  “唉,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万一哪天真的打了起来,我们这种外强中干的军舰,不知道能不能经得起风险呢。”刘步蟾担忧地皱着眉头。
  “所以,从今日起,我们要好好的训练,为了自己的生命,我们只能靠自己了。”王大忠吐着怪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