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十四章丧心病狂

第十四章丧心病狂


  “代人当兵?这话什么意思?“王大忠和杨用霖、吴胖子、柳子知道此事后,直到次日,都没有回定远舰,谁也不知道他们干什么。
  “王二副,这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自己满嘴什么纪律、认真,昨晚为什么单独溜号呢?难道,你就不怕背后被人传谣言?“定远管带办公室,刘步蟾一脸正经地训斥着王大忠道。
  “大人,出大事了,昨晚,我和杨用霖等几个同僚在刘公岛铁码头救了一个只有十三岁的水勇和他的姐,据他们的招供,他们是代人当兵的,标下怀疑,这军中,有人吃空饷!“王大忠悄悄附着刘步蟾的耳朵报告道。
  “什么?邓世昌的被诽谤公案才刚刚了结,偏偏又跟着出这种事?大忠,你有没有问,他是哪个舰上
  的?“刘步蟾气得吹胡子瞪眼。
  “总兵大人,我看算了吧,反正咱们他妈是被打了翅膀的乌鸦,浑身是羽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然那京城的红顶子御史又要教训咱们水师狗屎一堆了。“王大忠背着手怪话道。
  “费什么话,叫你说就说!“刘步蟾两眼冒火,怒气冲冲。“是济远舰上的事,方管带的兵。“王大忠没好气道。
  “方伯谦?这小子专门拍丁军门的马屁,老子最他妈看不过眼他,怎么,他犯事了吗?“刘步蟾眼睛一亮
  道。
  “其实,事情也不过是因为方管带的手下,有个游击大的官弁,叫贵骈,他放高利贷,把一个十三岁大的孩子作为抵押拉到水师替自己当水勇,然后,孩子的姐姐女扮男装到刘公岛找人,然后被发现,追
  杀。“王大忠吞吞吐吐地叙述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放高利贷?还有女扮男装的进了刘公岛泊地,你当女扮男装的进了刘公岛泊地,你当那些造我北洋水师谣的狗东西没事干,没找碴,拼命给他们大舌头诽谤找机会是吧!“刘步蟾一拍桌子,大声骂道。
  “这个刘大人,咱也没想那么多,只顾救人了,再说一个姑娘家,为了弟弟来军港,也怪可怜的。“王大忠抓耳挠腮道。
  “没说你这个,王大忠,咱们水师里面,都司以上的官咱们是一清二楚,什么贵骈?咱怎么感觉这人头一次听说?“刘步蟾一抹八字胡质疑道。
  “这,方管带人缘广,五湖四海的部下,那是千奇百怪,咱哪能清楚?“王大忠皱眉道。
  “岂有此理,我水师自强不息,就出了这么些个玩意,天天拿放高利贷来自强,真是岂有此理,大忠,你有没有事?有空的话跟我走一趟提督衙门,我要亲自向丁军门告状!”刘步蟾是个急性子,再加上平时对方伯谦看不惯,大手一挥,便拉着王大忠一起进了海军公所,当面向丁汝昌提了贵骈这个名字。
  “贵骈,这个名字本军倒是听过,说起来不好意思,贵骈是我年轻时候,带骑兵打仗的亲兵贵府的长子,这个贵府,是我的贴身心腹,后来官至副将,贵骈是方伯谦看着我的面子,给安排进济远舰的,说起来贵骈年纪轻轻,也带过骑兵打过仗,在水师里安排个官职,也是可以的。”丁汝昌微微一笑道。
  “军门。贵骈在威海擅自治下好几处房产,还大放高利贷,欠他债的,没钱还,竟然就把家里的儿子拉进水师给他当兵,这要是到了打仗的时候,十三岁的孩子怎么打仗?岂不是要误了大事!“刘步蟾痛心疾首地禀报道。
  “什么?放高利贷,吃空饷?步蟾,你是说济远的水勇没有名册里的那么多,有很多人是被硬拉进去凑
  数,长官吃他们的空饷?这绿营八旗的陋习怎么会带到我们北洋水师里面?严查!步蟾,要是真有事,
  就是太子也要给本军门抓出来!“丁汝昌大吃一惊道。
  “军门大公无私,大忠拜服,只是大忠想有一事请求军门,如果事情调查清楚,请军门千万要保住蒙混上岛,女扮男装的那个姑娘。“王大忠说罢,就把少年的姐姐女扮男装救弟弟的事说了一遍。
  “那个代人当兵的少年和他的姐姐都叫什么名字?“丁汝昌关心地问道。
  “少年叫荣进,小名三伢子,姐姐叫荣棠,他们家原来是威海的清白人家。“王大忠一五一十说道。
  “好,大忠,步蟾,这件事要暗暗的查,至于口风,千万要把紧,尤其不能让方伯谦知道,以免让人抓了把柄,又乱造我们水师的谣!“丁汝昌机警地提醒道。
  “是!军门!”王大忠和刘步蟾应诺而去。
  “女的,喂,柳子,今天我们看见,你们定远舰那里,有个女的,长得还怪漂亮的,柳子,倒不会是你们王二副,把夫人带来了吧。“柳子刚刚理玩舰上的事,就被一只莫名其妙的手拦了下来。
  柳子回头一看,是致远舰上的荣辉。
  “咦?怎么你致远上的人消息这么灵通?“柳子疑惑地看着荣辉。荣辉认真地说道:“柳子,这人心险恶,有人故意散播-些胡说八道的事,到处挑拨是非,所以唯恐大家不乱,真不知道,这帮人包藏着什么祸心,所以柳子,叫你们定远舰小心。整个北洋水师的灵通事,他们济远是最先知道。”
  “我知道了。“柳子板着脸一扭头走了。
  “什么?就连致远的管轮荣辉都知道咱们定远这出问题了?看起来,整个水师,超过一半都被方伯谦的人
  蛊惑了,这丁军门的案子怎么查?“王大忠听了柳子的报告,不由得愁眉苦脸起来。定远舰上窝藏妇女!这个小道消息一经披露,很快成了北洋水师整个舰队议论纷纷的特大新闻,由于考虑到影响,丁汝昌决定,亲自问一问荣进、荣棠俩兄妹,贵骈这个游击将军,是如何犯下罪恶的。
  “军门,就连军纪最严的致远舰,都被流言光顾了,可见这流言蜚语的害处有多大,万一再被图谋不轨者利用,攻击我们北洋海军,咱们就又要吃苦了。“林泰曾清楚地意识到这次事件的害处,连夜联合刘步蟾向丁汝昌建言。
  “你们不必着急吗,你看,王大忠和杨用霖带谁来了?“丁汝昌谈笑风生,招呼两人坐下。
  “标下王大忠给军门,总兵大人请安,这就是荣进、荣棠两兄妹。
  大忠当先打千,进来奏报道。
  随着王大忠洪亮的声音,一名身形窕瑶的女子和一个瘦弱男孩跪在了内厅之中。“起来吧,姑娘,说说,你们姐弟是如何被贵骈欺骗,拐到军营里来的?“丁汝昌慈祥打量着倔强从容的荣棠和战战兢兢的荣进和气地问道。
  “回军门大人,事情是这样的,贵骈那个混蛋,自己仗着是达官贵人在威海到处兼并房产,我们家的一个废园子被这厮看中,他就耍尽一切手段想搞到手,结果,他通过官府,硬说我们家的园子坏了他的风水,要咱爹赔钱,最后不知不觉就搞成高利贷了,贵骈硬要我当他家的丫鬟,我的弟弟不肯,就挺身而出被这厮骗进军营,专门为他的军舰练勇凑数字,吃空饷!“荣棠怒不可遏地揭发道。
  “岂有此理,贵骈这小子真是反了,竟然敢在本军门门的眼皮底下抢男霸女!坏我水师的名声,来人,立即把贵骈这小子给我绑到这里来,本军门要好好问问他!“丁汝昌不禁心头火起,大声吩咐王大忠道。
  “嗻!“王大忠还没来的及动,外面的杨用霖已经怒气冲冲地带着柳子、吴胖子一伙人去济远抓人,须
  臾,他们就像绑羊一样把贵骈抬了过来。
  “跪下!贵骈,你小子这一程真是好风光呀!借着战功,在我水师里面搞绿营那一套,说,你对荣进、荣棠两兄妹都干了什么?“丁汝昌怒视不以为然的贵骈,厉声质问道。
  “丁叔,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荣家兄妹因为赔我的风水,欠了我足足几百两银子,军门,这可不是小数目呀!“贵骈狡辩道。
  “放屁!什么风水不风水,这不都是你说的算,再者,我听说:你们济远舰,上的练勇,超过一半都是空额,你竟然敢在外面找几个老弱病残来冒充水兵,借机侵吞他们的饷银,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丁汝昌见贵骈不但毫无悔意,还振振有词,不禁勃然大怒,腾地一下跳起来责骂道。
  “丁叔,您也太听这个丫头的面之词了,咱的秉性,您老爷不是不知道,确实在绿营混过多年,这按照绿营的风格来练兵,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嘛,再说,这个丫头女扮男装,擅自闯我们北洋海军的驻地,就算再怎么有理也是死罪,您可千万不能拉偏架呀!“贵骈拱着手辩解道。
  “这“丁汝昌捋着胡须,一时间愁眉不展。
  “费什么话,哪里有人女扮男装?只不过是本军官的妹子按照常例来岛上探亲,怎么?有什么不可以吗?“王大忠见贵骈以挑衅的口气敌视着荣棠,赶紧上前解围。
  “就是,咱们水师又不是不许亲眷探亲,再说咱们就是军官,这事是咱们批准的,你怎么能说人家妹子是擅闯军事重地呢?“杨用霖偷偷一笑,也跟着帮腔道。
  “胡说,荣棠什么时候成了你王大忠的妹子?我怎么不知道?“贵骈气得面色铁青,大声抢白道。
  “就是,咱们水师又不是不许亲眷探亲,再说咱们就是军官,这事是咱们批准的,你怎么能说人家妹子是擅闯军事重地呢?“杨用霖偷偷一笑,也跟着帮腔道。
  “胡说,荣棠什么时候成了你王大忠的妹子?我怎么不知道?“贵骈气得面色铁青,大声抢白道。
  “怎么没有这个妹子?她是我义妹,怎么,咱有义妹要通知你吗?“王大忠抱着手冷笑道。“你们竟然连成一起蒙骗军门,你们别忘了,这军中有的是军官,到时候叫御史弹劾你们好色无度,在军中窝藏妇女,看你们还怎么下台!“贵骈气急败坏地指着王大忠鼻子大骂。
  ”嗷!我明白了,原来这么长时间流传我们北洋水师好色,都是你小子在外面乱传的流言,好!军门,请立即处置他吧!“杨用霖微微一笑,王大忠就跟着嬉皮笑脸道。
  ”且慢,丁叔,其实这是,还有方管带知情,您为什么不问问方管带呢?“贵骈一见大事不好,赶紧向丁汝昌禀告道。
  ”伯谦?贵骈,你自己做的好事,竟然还想颠倒黑白,来人,给我叫来方副将,跟他好好对峙对峙!“丁汝昌铁青着脸吩咐道。
  不多一会儿,方伯谦冷静地进来打千请安,丁汝昌开门见山,说了贵骈吃空饷的罪状,方伯谦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向丁汝昌拱手道:”军门,这位贵游击,是军门亲自安排给在下的,难道,他有什么不妥吗?“
  “伯谦,贵骈虽然是我安排的,但是若是他仗势欺人,你也应该管管才是。丁汝昌自觉理亏,便不痛不痒地责备了几句。
  方伯谦笑道:”虽说标下平日事忙,但是贵骈犯事,标下也有不查之过,既然军门已经调查清楚,那标下就做主,将贵骈革职查办,驱逐出济远,不知军门认为标下如此安排是否有失公允?“
  ”好!伯谦,就这样吧,俗话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贵骈罪状确实,立刻赶出北洋海军,交付刑部严加治罪!“丁汝昌口气坚定道。
  贵骈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垂头丧气地被亲兵押了下去。
  这边王大忠喜气洋洋地向丁汝昌拱手道:“军门大公无私,大忠真是由衷敬佩呀!”
  丁汝昌苦笑道:“什么大公无私,我只是后悔,破不了情面,贵骈这小子如此猖狂,到底他是世家子弟,本军门对他的惩处,也就仅此而已了!我水师的口令叫什么?”
  “自强不息!军门!”王大忠回应道。
  “自强?我大清的官场星罗密布,处处是黑,哪里还有什么自强,恐怕就连最基本的办正事,都不是那么容易呀,又何谈什么自强不息。”丁汝昌长叹道。
  带着茫然的表情,王大忠和杨用霖,柳子、吴胖子护送着荣棠荣进兄妹出了海军公所。
  “多谢王大哥杨大哥,还有这么多弟兄们仗义相救,荣棠这厢有礼了。”荣棠满面春风地向王大忠等人深深地道了一个万福。
  “快起来,妹子,同时天涯沦落人,就应该互帮互助嘛,我只是担心你们姐弟,外面到处都是贵家的爪牙,我担心你们出去了会有危险的。”王大忠担忧道。